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变道理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变道理

  随后就见金鸡童子推门而入,眼睛隐晦的看着江汉珍,似乎是在观察着江汉珍的神情,又似乎观察着别的什么。

  但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江汉珍还是一副淡然的形态,对着江汉珍一礼,说道:“学院最近事务繁忙,久不来先生之处请安,势力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江汉珍听的有些吐槽不已,但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就说道:“你也知我洗好清静,不喜欢被人打扰,如今学院极速发展,也是人心所向,这些虚礼,还是免了的好。”

  江汉珍心中早就有改换道路的想法,而这条路就是一道单行道,根本没有回头路,陪伴着他的可能只有一种孤寂,少了一些牵绊,才能在大道之路上走的顺畅一些。

  自然不想这些牵绊难以舍弃,如今正要找个理由呢,没想到就这样送上门来了。

  金鸡童子自然不会在意江汉珍的言外之意,一心在意道果之物,就将一份卷宗呈递上来,说道:“如今来此,有一事相求,事情的原委,还请先生过目。”

  江汉珍装作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这是什么事?难道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难题?或者融合之道出了岔子?”

  金鸡童子面色有些尴尬,道果之事,所有人都没有给江汉珍说起过,好像都忘了一般,如今被江汉珍一问,也有些不好意思来。

  但普传法门中的心性修炼,让金鸡童子对此也不会在意,随即恢复正常,就说道:“是凯伦与卡隆巫师之事,两人由于因果纠缠,有没人存在半份道果,若能相合,就会成就一份,如今两人生命都到了垂危之际,但不见道果的踪影,就相请先生帮忙,看看是否有办法将其寻回,为我雷霆学院增加一份底蕴。”

  江汉珍听的有些可笑,最后说为雷霆学院,就是想请自己帮忙,还不希望他将道果独吞,若在仙道世界之中,江汉珍修炼以天道为核心,几乎都在为整个天庭,甚至整个天地考虑,有很大的可能就会答应下来。

  就是没人说,江汉珍也会想办法为雷府或者天庭增加底蕴,可如今这是异界次元,不是仙道,天道之法在此根本不管用,根据他的观察,现在的雷霆学院弟子,所行走的路线都是向大道靠拢。

  大道自我,就是以自己为中心,要不然也不会对那种法师塔情有独钟,众位弟子他们在进步,心性在向大道变化,但江汉珍也没停下,而且对于宣化之道,也有所参悟,大道气运之法,本来想传出去,融入普传法门之中,可如今就有了打消这种念头的想法。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我,大道与天道不同,大道之下,谁修炼的事谁的,跟任何人都没关系,传出去,也没什么利益,不传出去,好像还会招来猜忌,索性自己修炼自己的就成。

  看着江汉珍好似在思索什么,金鸡童子又接着说道:“我仙道之中,先生是出了名的慈悲,不但一心为天地做事,而且处处为门下弟子着想,我们本以为能为先生分忧,却不想还是无法超越先生,还是要麻烦先生一次。”

  江汉珍听的越发的可笑,心道,‘高帽子?还是道德bang jia?用此理让我按照你们的想法行事?’

  就摇头说道:“此事我也没办法,他们用契约卷轴签订的,两人都是个品本事,若是两人分不出个高下,此物遁入虚空,谁也没办法寻找出来,若是想要寻找,就放开让两人分个高下吧,等到胜负已分,道果自然出现,也不用如此费尽心思寻找。”

  金理鸡童子心中吐槽不已,让两人分出高下,到那时道果临身,谁也没办法,说不定还会来个反杀,他没想到江汉珍也如此信口开河起来,或者说江汉珍是江郎才尽了,对于高端修行者也看不出什么来。

  现在他的修为,也成就了神仙,跟江汉珍一样的境界,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上前取回了卷宗,心道还是没办法。

  神情思索之际,忽然看见江汉珍身后立着的一颗菩提树,眼睛顿时亮了。

  此数在仙道之内非常有名,几乎成了江汉珍的标志宝物,宣讲道法之时,都带在身边,不但能开启智慧,还有非常功能,无物不刷,吸引宝物挂在树枝之上,端是神奇。

  心中暗思,由此物开路,说不定就能将道果引出来,然后趁机收取。

  就说道:“弟子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先生能够答应。”

  江汉珍面无神色的说道:“说吧。”

  金鸡童子盯着菩提树枝,说道:“先生,将菩提树枝借予我等,此物神奇,定能引出道果之物,只要将道果引出来,定会原封不动的奉还。”

  江汉珍失笑一声,觉得听得有些尴尬,若是引不出来,就不还了,看自己价值缩减,不能给他们提供指点,就开始压榨起来,此事再仙道已经成为常态,如今竟然用这种办法图谋自己的宝物。

  虽说是借,但还的时候就难受了,雷霆学院那么多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到时后江汉珍就是上门讨要,也不一定能要回来,随便一个托词,就能耽搁数年,若是新一届人到来,将此事推到别人身上,那想讨要回来非得动武不可。

  既然最终有武力解决的征兆,那何必埋下祸根呢,江汉珍看着金鸡童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自嘲的一笑,心中对此摇头不已。

  看着金鸡童子说道:“此物为仙道之物,在此界被法则所限制道极限,无物不刷之能已经消失,对付我也无奈。”

  金鸡童子听得一愣,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一直以来都是有求必应的江汉珍,今日尽然开始拒绝起来,让他一时难以适应。

  但长久的习惯被打破,内心中产生一种烦躁之感,就说道:“先生,虽然没有此功能,但让我们雷霆学院做些研究也是好的,先生您也无事可做,不如将此物暂借于我等,等先生需要的时候,来学院取回即可。”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贫道在仙道诸天之内,可以算的上最闲的一个人了,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就改日在来,如今此物还与我有用。”

  接着江汉珍站起身来,说道:“今日不能让你得偿所愿,贫道深感抱歉,不过雷霆学院中能人无数,肯定会有办法的。”

  金鸡童子被江汉珍打乱了套路,一时失去了方寸,对于江汉珍的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对于此事早已十拿九稳,可如今被忽然打乱,正在调整自己。

  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有心想要说什么,可江汉珍站起身来,意思就是送客之意。

  金鸡童子无奈,只能对江汉珍一礼,说道:“借先生吉言,弟子就先告辞,改日再来叨扰。”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