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地二百六十六章 自行我道

地二百六十六章 自行我道

  送走了金鸡童子,江汉珍神色中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之色。】八】八】读】书,2√3¢o

  心中明了‘故有之以为用,无之以为利。’

  心道,‘当一个人有用的时候,他才有存在的必要,当一个人没有任何作用了,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此道理上古先贤都清楚,但唯有贫道将此书于纸上,当时怕造成天下之大不韪,应用太上道祖之言,今日看来是对的,贫道如今的处境,本想静心规划一番,但在你们看来,已经没有作用了,此道理我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江汉珍摇了摇头,随即翻过此事,与达到自我而言,一切都是路人,神色中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本身的气势变得凝实起来,好似永远存在一般,看上起无比真实。

  手一招,菩提树枝瞬间变小,飞到了江汉珍手上,心神入内,开始查看起自身的本源之物,飞碟玉佩,一切的机缘,都是来自于飞碟玉佩之中。

  记得在凡间身死之时,就将此物捏在手中,去了西游世界,后来一切的所得,其实都是飞碟玉佩的作用。

  明了道路,自身的道果汇聚起来,向着识海中所凝聚,可就在凝聚之时,飞碟玉佩之上的那个雷符却开始放出亮光,对他所凝聚的道果隐隐有些排斥。

  江汉珍对此自然明了,而且早有准备,控制着飞碟玉佩飞出识海,然后自身的道果在识海中凝聚,没了阻挡,识海中形成一个似幻非幻的雷霆之物,形状与飞碟玉佩极为相似。”

  就在江汉珍凝聚出道果之时,飞碟玉佩有些不受控制的动了,而且似乎是要飞出去一般,准确的说是飞碟玉佩中的雷府动了,不受控制的动着。

  竟然开始抽取飞碟玉佩所收集的能量,欲要飞出去一般,江汉珍对此也没什么想法。▲-八▲-八▲-读▲-书,◇o≧

  飞碟玉佩很明显是世间一样奇物,而且不是凡品,任谁也会心动,当初没有想着些事情,就是因为想也白想,还不如不想。

  可如今进入异界次元之中,就连天道法则都与仙道诸天不一样,甚至有着玉帝的暗中使坏,将他送入这么一个隔绝地带,让他才有机会想这些事情。

  江汉珍一面稳定着飞碟玉佩,一边观察着内部雷府的意志,洞察其想要启动飞碟玉佩。

  心重对此猜测不已,若要去,肯定是去雷符主人身边,若是就此跟着过去,还是和以前一样,如今选择大道之途,不弱先离去,是善是恶,等到修为高了,一切都由自己说了算。

  玉佩在此界的积累已经足够,足够进行一次穿梭,而他的道果凝聚,好像是打开了雷符早就设定好的程序,就要启动从他身边飞走。

  这对于江汉珍来说,就有些不能接受了,此物对他最为重要,几乎成了他的根本之物。

  但也清楚,想要凝聚道果,灵台中不能有其余东西存在,只能将其余的东西放出来,但飞碟玉佩奇特,无形无质,不受影响。

  此会中一个雷符在其中,看似保护,其实就是等道果凝聚之时,因为灵台中有雷符的存在,不能凝聚道果,只有将雷符放出去,可雷符好像长在玉佩中枢一般,要放出去只能一起放出去。

  江汉珍对此冷笑不已,若是自己选择的是天道道果,根本压制不住自身宝物,离去也是应有之事,可如今被玉帝暗中使坏,送到了异界之中,接触了另外的一众大道修行,最终选择了大道之路。

  大道自我,对于自己的掌握,极为擅长,从不去管天道如何,别人如何,才能精准的控制住飞碟玉佩,不让内部雷府其作用。

  雷符在内部极力的挣扎着,想要启动然后飞走,但江汉珍控制着玉佩,雷符也掌握不了控制权,只能挣扎。

  江汉珍随即看了一眼此界,虽然此界对于他来说还有些排斥,但此界却是他的转折之点,没有此界的一个封闭环境,也不可能有这次彻底体悟自身的机会,明白大道自我之事。

  就拿整个西游世界来说,都是一个束缚一切的枷锁,只要深入其中,就永远无法解脱。

  在仙道世界之时,江汉珍的体会还没有那么深刻,如今离开仙道次元,选择了大道之路行走,才发现一直以来,自己都被枷锁束缚着,看似自由,其实都是按照天道意志在行走,如今细思极恐,原来大恐怖全在无形之中,等到察觉之后,就被束缚的没有了灵魂。

  对于此界心中感激,运转本身法力,对着虚空连点两次,飞向雷霆学府中的一座监牢之中,两道光点分别落入巫师卡隆和凯伦身上。

  江汉珍自语道:‘能帮你们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有你们的出现,也能让他们彻忽略我的存在。’

  说完就身形消失在原地,钻进了飞碟玉佩之中,运转自身的大道道果,抵抗着内部雷符的排斥,进入了其中,瞬间撤去对飞碟玉佩的控制。

  雷符顿时光芒大做,应出了飞碟玉佩所收集的能量,在内部显示出一个坐标来,飞碟就发动了起来,而雷符淡顿时弱了不少。

  江汉珍神识接着一动,将显示的坐标向着显示的反方向修正,而雷符又开始作用,将坐标调整了过来,但接着越发的稀薄,江汉珍又胡乱改了个坐标。

  雷符好似急了一样,将剩下的所有能量都投入了进去,坐标被修正过来,并且飞碟玉佩已经发动。

  江汉珍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控制着飞碟,调整这方向,但大体方向已经确定,只能极力的向一边修正,不让飞碟玉佩按照雷府所指定的坐标飞行。

  如今雷符能量已经耗尽,可完成了他的使命,虽然消失,但给江汉珍却带来一个da a烦,就要带着他去雷符所指定的世界中。

  而他能做的,就是对此调整,让行程左右或者上下偏离一些,对于这个显示的坐标,江汉珍有一种由衷的恐惧。

  从他进入西游世界之时,就一直伴随着这个雷符,从没有摆脱过一丝一毫。

  当他发现竟然无法挪动雷符之时,就对自不想不看,好似毫无所觉,其实就是内心拒绝去面对。

  而如今好不容易摆脱,又怎么可能重新跳进去呢,也许对方是好意,是关心他。

  但这都不重要了,大道修行,全在自我,从没有相信或者不相信一说,能用的,也就自己的本事。

  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将自身的随身宝物,献祭了几样,只留下一根菩提树枝,就连菩提树枝上所结的果子全部投入其中,才让飞碟玉佩改变了坐标。

  原本在虚空极速穿梭的飞碟玉佩好像拐了个弯,向着另一边飞去,虚空中的转折,让江汉珍瞬间失去了知觉,只知道还在穿梭之中,只能极力的恢复自己。

  就在飞碟玉佩偏离方向之时,域外战场中仙道驻扎之地,忽然平地一声惊雷,一个三目剩下豁然站了起来,神情不怒自威,但随即一阵摇头,自语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又他去吧。’

  随即有恢复了平静。

  而灰暗世界中,又发生了一些变故。11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