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七十章 小庙暂栖身

第二百七十章 小庙暂栖身

  江汉珍飞行大约一两个时辰,不时的收取一两丝香火,转化成精纯的能量,用来壮大神魂,竟然让他偷渡世界所消耗的能量得以补充,甚至神魂都有些壮大。

  心中一喜,暗道:‘修炼雷霆之道已久,今日才得到雷霆之道的好处,就是用雷霆之道生杀中的毁灭之道转化驳杂不堪的香火之力,化为精纯的香火之力,用来壮大神魂是个不错的好方法。’

  本身就是以雷霆入道,得传后世烂大街的雷篆符章见得神魂自我,可以说对雷霆的掌控已经深入灵魂,随手可发,即使一个念头,也能将雷霆所发出来。

  如此就省去了许多麻烦,阳神世界他也知道,修炼之法师以神魂仙道与气血武道并存,是两种修炼之道融合而成的世界,其中偏重心性修炼,其中对于心中的念头研究深入的可怕,以往还不觉得如何,等降临此界之后,才发现其中念头多如繁星,而且复杂至极。

  神奇的是如此多的念头,竟然都有自己的道理,有的可以融合,有的互相排斥,忽悠特点,让江汉珍觉得大开眼界的同时,也谨慎了许多,有些念头就连他都无法解释透彻,再加上他又不是此界之人,就怕一个不小心着了道,造成阴沟里翻船的悲剧。

  忽然从耳边传来一阵阵的祈祷声,神识有所察觉,就见一群男女老少在一处庙宇中的神像跪拜叩首,猜测到可能这就是进行的祭祀活动,刚才香火之力的来源,应该就是此地。

  控制着分魂意识飞了过去,一阵祈祷声传入耳边,只听这群人嘴里念叨着:‘无生父母,真空家乡,信我者生,逆我者亡···’

  声音一遍遍的传入耳朵中,只见这群人犹如狂信徒一般的对着一个老妪泥塑叩拜,不要命的将头往地上磕,‘咚咚咚’的听的江汉珍都一阵牙酸,就连额头的血流下来了,都毫无所觉,好似一次为荣。

  暗道一声:“真疯狂,莫不是我来到什么邪门教派中了?”

  江汉珍回想着阳神世界的情况,传闻是继承现在弥陀经的总纲,分为两大道脉,分别为无生道和真空道,被称为两大邪道教派,现在这个口念无生老母,应该就是无生道的一个分坛了,也只有这种邪门的教派,才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

  江汉珍想到此时,就有一种想逃离的冲动,心中暗道:‘气运不存,又得天地排斥,就是衰运降临,竟然将我吸引道这种地方来。’

  而这种邪门教派,一般都是王朝打压的重点对象,在此地投身,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带兵剿灭了,若是遇到此界的狠人,定然难逃一死。

  但随即自嘲的一笑,‘如今我自己都是这幅模样,还妄想去什么权贵之家,给我大好的基础?人家的气运,凭什么会让我得到,有个栖身之地就不错了,何况···’

  看着汇聚在泥胎神像上的香火之力,觉得这是一个恢复自己的机会,就打算在此地找个能行动的肉身借壳重生,其余再谋。

  分魂意识一转,就附在了泥胎神像之上,不时的截取一两丝汇聚于泥胎神像中的香火之力,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人,看看是否能寻找到一个能够适合重生之人。

  叩拜的人群一直从早上叩拜到了晚上,一个庙祝打扮的人敲响了挂在一旁的大钟,连续几声,人群就停了下来,只听庙祝说道:“下午课现在结束,先休息半个时辰,回家吃饭,然后进行晚课。”

  庙祝说完就头也不会的钻进了后屋,屋内一各女子正在等候,庙祝奸笑着就扑了过去,女子装模作样的挣扎一番,就顺从了下来,接着就是一阵阵动人心魄的叫声和喘息声混杂在一起。

  跪拜的人群站起身了,互相说着话向着外边走去。

  只听见一个年轻人说道:“我们小川村这个活动也太频繁了吧,若是如此,我们地里的农活都被耽搁下来,若是没有粮食,我们了咋活下去。”

  而旁边一个中年大叔赶紧将年轻人拉到了一边,示意他不要说话,还左右看了一下,周围的人都是一副呆滞的神情,好像没有察觉一般。

  中年大叔这才小声说道:“小文你不要命了,现在千万不能说圣教的不是,小心或从口出,若是被梁庙祝听到,就是打死你也没人给你伸冤。”

  叫小文的年轻人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刘四叔,以前我们拜神,都是半月一次,若是农耕闲暇,初一十五拜神一天也是无妨,也耽搁不了农耕,那时候还管一顿饭,可后来七天一次,现在更是变本加厉,竟然三天一次,现在正是播种季节,有遭受了倒春寒,种的庄稼都冻死了一批,还要补种庄稼,这样下去哪能受得了,没有粮食,我们冬天可怎么活。”

  言语之间,满脸的怨气,年轻人的一股不服气的劲儿,尽显在脸上。

  中年的刘四叔也是一声哀叹,说道:“小文你就别抱怨了,我们小川村有圣教的照顾,粮食的税率十税三,若是在朝廷的统治之下,十税四的租子,能活下去都不错了,你就知足吧。”

  小文虽然也知道如此,但还是心有怨气的说道:“那也不能三天就祭祀一次吧,如此下去,还不如十税四呢,以前圣教来的时候,不是说只要拜神就不用交租子吗,我们才答应拜神的,可现在倒好,从以前的不交租,涨到了十税三,我看这样下去,迟早要把我们逼死。”

  刘四叔摇头一阵叹息,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听说最近朝廷打的严,无生老母就要成仙,所以才比较紧张,忍一忍吧,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只要我圣教有了神仙,好日子就来领了。”

  小文听到此事,但心知自家情况,就说道:“还不如回到大乾做顺民,起码不用如此担心被朝廷剿了,若是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就待不下去了。”

  刘四叔顿时一怒,说道:“小文不要乱说,你难道忘了你哥哥的结局吗?他就是因为要逃离此地,被活剥供了神,你可不要乱来,步入你哥哥小武的后尘。”

  眼神中一阵严厉,小文见到刘四叔的样子,也就不再说话,亲眼目睹自己大哥的结局,就是因为受不了圣教的管束,想要逃离,后来被人告发,才被剥皮供神的。

  看着刘四叔一脸关切,也就不再说话,但年轻人自带的一副倔劲,都显示了出来。

  等当两人慢慢的离开庙宇,江汉珍从信息中得到了许多,封建王朝之中,不管在哪,都是百姓难活,不管王朝有多强盛,受益的永远是统治阶级,对于毫无底蕴可言的底层人来说,走到哪里都是一样。

  外面的空气并不会比自家的香,若是没有任何气运,走到天边地头都是一个样。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