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人心似鬼蜮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人心似鬼蜮

  江汉珍对这位小文青年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一心恢复分魂,等待一个合适的身体,投身复活。】八】八】读】书,2√3¢o

  修炼之道,人在海中,肉身是船,魂是船里的人,船载着人,一直向彼岸行驶。

  肉身与魂不可偏颇,需要平衡修炼,此之谓性命双修,修炼之道肉身与灵魂并重,灵台意识藏魂,肉身藏魄,此是魂魄之说,若却一样,元神难成,仙道无门。

  即使江汉珍已经是道果金仙修为,并没有修炼化身之法,此时分魂降临,也需要身体进行修炼,才能向着分身进化,如今分魂意识逐渐强悍,差的就是一具身体,此地虽说是一处山村,但在这死亡率高的古代世界之中,等一两个将死之人还是等的起的。

  而且还以巩固分魂,保持能量充足,为借壳重生之后,增加些底蕴,也好让自己以后的路途走的顺畅一些。

  就此安心躲在泥胎神像后面,暗暗的抽取一丝香火信仰之力,用来增强自己。

  忽然察觉到门外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声,江汉珍感觉有些奇怪,人群刚散去,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纳闷之际,就向外看去。

  就见门口一个鬼头鬼闹之人,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一下,好像是确定没人,才走进了庙门,行事鬼祟,定然暗藏坏心。

  而此人江汉珍也见过,就是刚才和那个叫小文的青年说话的好心大叔刘老四,不知为何,又跑回来了。

  接着就在庙中一个角落停了下来,抓住了挂在角落的绳索,轻轻的拉了几下,顿时在后面房间庙祝房间内一个铃铛响了起来。

  让后面行好事的一男一女停了下来,男子看着铃铛,一阵皱眉,又加上被打扰,心中受了惊吓,身体有些不给力,女子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找你?”

  庙祝说道:“不碍事,顾忌都是小事。⊕八⊕八⊕读⊕书,◇o≮”

  女子说道:“圣教的事情是大事,你还是去看看吧,我得回去了,等明天再来伺候你。”

  庙祝看着自己被吓的有些不给力的身体,也叹息一声,本来准备大战个三百回合,可被打扰了一下,也难以继续,就说道:“真是晦气,连每天的最后一样功课都没做完。”

  说完对着女子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回吴老二家吧,这几天就先别来了,等到这段时间忙完,你在来。”

  女子坐起身来,说道:“是夫君,奴家这就回去。”

  接着就迷恋的看了一眼正在穿衣服的庙祝,庙祝的身体强壮,浑身的肌肉凝结,形成一个个的疙瘩,全身气血比起普通人,要强上一些。

  用神识观察,此人全身筋肉强劲,尤其是肌肉,能量比一般人都要强悍。

  江汉珍回想着此界中境界的划分,武者之道,从炼肉,炼筋,炼皮膜,炼骨,炼脏,到连骨髓的大武师,分别为武生,武徒,武士,武师,先天武师到大武师划分。

  而此庙祝,可以算得上武徒了,也算是一个习武之人,难怪这女子看着庙祝一脸柔情。

  但两人的关系有些古怪,既然称呼夫君,又为何要回吴老二家,心中纳闷,也许是此地某种风俗。

  此时庙祝一副怒意的从后面钻了出来,看见正在庙中低头站着的刘老四,怒意也就消了不少,说道:“原来是刘老四啊,你来这有什么事,现在是用餐时间,怎么没回去吃饭。”

  刘老四一改刚才的忠厚老实,一副奸猾之相对着庙祝说道:“梁寺监,小的发现洪小文有逃走报官的想法,此想法危险无比,若是让他成功,我们小川寺恐有灭寺之祸,所以特来相告,还请梁寺监定夺此事,为我圣教清理想要反叛之人。”

  江汉珍听的一阵失笑,原来这忠厚老实的刘老四是个奸猾之人,面前一套,背后一套,若是不亲眼所见,就连自己都被这刘老四的忠厚形象给蒙骗过去。

  而刘老四的称呼也有些奇怪,明明有些类似庙祝神庙的地方,其中的庙祝却被称为寺监,心中纳闷,觉得自己初来窄到,有些还不清楚,等到再观察一下,就能熟悉。

  就见梁寺监横眉一束,眼中杀气尽显,说道:“岂有此理,梁家兄弟竟然都是生有反骨之人,洪小武如此,洪小文竟然也是如此,本来念着他年纪小,想要饶他一命,竟然还要步入他大哥的后尘,既然对我圣教产生了怀疑,想要进入苦海中,享受了我圣教的好处,应该是被邪魔附身,洪小武已经不是原来的洪小武了,现在应该是魔鬼在控制着他的身体,就用圣火将邪魔除去。”

  刘老四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说道:“梁寺监英明,为我等愚昧众生清除魔鬼,带领我们走向彼岸,此举小的深感敬佩。”

  梁寺监也是自行的一笑,谦虚说道:“无生父母,真空家乡,这都是圣母指引我们,才能,才能逃离苦海,搭上我圣教的末班船,要感谢就感谢圣母吧。”

  刘老四赶紧行了个礼,对着神像虔诚的说道:“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梁寺监看着刘老四行完礼,就说道:“等到圣母成仙,我可能就要去分寺当一护法,这小庙的寺监我会推举你的。”

  刘老四顿时大喜,他如此做不久是图谋这点好处吗,不然何必费尽心思的做这些暗害之事,就激动的说道:“多谢梁寺监,多谢梁寺监,小的定会努力做好分内之事。”

  梁寺监点了点头,就见刘老四目光闪烁,看似还有主意,就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刘老四眼神一狠,说道:“寺监大人,如今洪家两个已经被魔鬼附体,剩下的那个洪小全是他们的弟弟,他们洪家的身体容易吸引魔鬼,为了免除后患,是否要把这个洪小全也···”

  说着对着自己的脖子比划了一下,示意很明显。

  江汉珍看感觉要翻白眼,这刘老四指鹿为马的本事业态强了,想要斩草除根就说,何必找这么个理由。

  只见梁寺监也是思索一阵,说道:“我圣教无生父母,就是人都不是父母所生,原本就在苦海,只有孽障纠结,才会出生在一个家庭,每个人的罪过都是自己承担,没有牵连他人一说,对于洪小全,如今还不到十岁,是我们的信民,应当以兄弟姐妹对待。”

  而刘老四也是一阵羞愧的说道:“是,寺监大人,我们信名亲如一家,都是兄弟姐妹。”

  但梁寺监接着说道:“不过人身意外无常,不知什么时候无常到来取人性命也不好说,我们虽然在圣教宝船之上,可毕竟还在苦海,出点意外在所难免。”

  刘老四心中暗道一声可惜,就怕这个洪小全以后长大报仇,但听到梁寺监如此说,他怎么又听不明白呢,就睁大眼睛,认真的说道:“寺监大人,小的明白了。”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江汉珍目光闪烁,也没有多说什么,此时就想赶紧了解此界,免得寻到身体之后,因为不了解规矩,而被当做所谓的魔鬼个烧了。11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