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灵童已转世

第二百七十六章 灵童已转世

  随着黄庭内景的意识运转,身体百神都得到了很好的安养,江汉珍试着控制了一下身体,发现竟然能动了,但还是有些虚弱,本来原身就营养不良,再将加上灵魂受伤,几乎就要消散,也辛亏江汉珍收拢了将要散去的灵魂之力,本身分魂强大,才没有多少不适。

  只是感觉身体还是很糟糕,内部的元气不足,连丝毫气息都没有,就开始运转呼吸法,慢慢的恢复身体。

  而他现在的情况,只能用嘴简单柔和的自然呼吸法,也就是全身放松,凝神静气,闭幕冥思,放空思维,让自己身体放松下来,使得内部气息沿着先天循环方式循环,想要积蓄一些力气,以应对接下来的状况。

  外界一队百十百十名的队伍向着这边极速狂奔而来,气血之力滚滚如烟,带着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其中有七八个骑马之人,全身气息比之一般人要强悍不少,一看就知道是武者,军旅之中,能骑马的最低资格都要是练过武的武生,至于普通人,根本就没那个资格,马匹珍贵,最差的也要几十两银子,非一般人能承受的,但这批人有七八人骑马,就代表有七个以上武者,目标正是小川村的方向。

  而子在这群军士之中,却有一个看似熟悉的面孔,若是仔细辨认,不正是外出办事,还没回来的梁寺监吗。

  此时的梁寺监全身被打的皮开肉绽,全身血淋淋的,也没有整理过伤口。

  被绑着双手,拖在一匹马后面,犹如死狗一般的拽在后面,向着小川村的方向而来。

  当快要走到小川村之时,领头的军士勒住了马,后面跟着的一纷纷停住,身边一人问道:“小侯爷,怎么了?”

  只听少年军士不耐烦的说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小侯爷,叫我洪县尉就行。”

  军士赶紧改口说道:“是,洪县尉。”

  洪县尉一脸威严,带着武者那种独有的气息,可年龄还是很年轻,也就一个半大少年,看了身后一眼气喘吁吁的众人,说道:“此地距离小川村也就十里路程,看身后的县兵都累得不轻,这样怎可对阵杀敌,先休息片刻,等养足精神,再对付这些邪门歪道的贼子。”

  身旁军士应声而道,旋即吩咐下去,就地休息片刻。

  洪县尉看了一眼早就被马拖的不成样子的梁寺监,嫌弃的看了一眼,说道:“这邪道贼子可有说出无生道总坛在何方?有没有问出来。”

  身边的军士说道:“启禀洪县尉,这贼子本来硬气的很,但本我们用了我大乾军中酷刑,没几个时辰就全招了,这人还是一个小头目,但要问道无生道总坛之时,一提起这人就是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怎么也不肯说,属下想将他拖上几十里路,让他意识不清楚,在来拷问。”

  洪县尉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若是能问出无生道总坛,这次我就能立个大功,就能借此进入边军之中,等到二十岁之后,只要立了大功,即使封侯拜相都不是话下,让人也看得出,我洪熙就是不靠父亲武温候的关系,也能干一番大事业。”

  身边的军士说道:“是,洪县尉,这次功劳也不小,大人胸怀大志,正值虎父无犬子,年前老爷立功封侯,若是公子也能立功封侯,那就是一门两侯爵了,到时候谁还敢轻视。”

  之间洪熙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洪家底蕴浅薄,如今父亲封侯,就有些树大招风了,我也就是说说,以后不要说出去就行。”

  身边的军士立即说道:“放心吧,大少爷,我洪明从小跟随老爷南征北战,早就当自己是洪家的人了,肯定不会做这种事的。”

  洪熙点了点头,说道:“对于你我还是放心的,就怕被有心人听了去,拿此事做文章。”

  休息片刻之后,洪熙一声令下,带着大队人马,开始做最后的准备,直扑小川村而扑去。

  此时正在恢复身体的江汉珍忽然感觉到一股极度心悸之感,哗的一下,坐了起来。

  一旁正在给众人讲辛酸事的刘老四被吓得挑起来,一声大叫‘诈尸’差点就逃出去。

  就连周围的人也被刘老四这一声吓得不轻,江汉珍看了一眼有些被吓蒙的众人,他相信自己的预感,仙道自身灵感都比较强烈,若是有此种感觉,都会根据程度做出应对之法。

  此法就成为感应,而仙道修行,最初修行的也是感应,仙道出生的江汉珍,对此最为敏感,那种心悸的感觉让他难以应对,如大难临头之相。

  看着人群,顿时有了主意,暗道,此时还是要装神弄鬼一番,不然恐怕这群人不相信,谁让他是所谓的灵童呢。

  就说道:“刚才我昏迷之际,无生老母托梦给我,说此地有大难降临,让我们赶紧逃离此地,若是不然,大家都有杀生之祸。”

  江汉珍声音中带着一丝古怪的腔调,让众人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就连刘老四也被吓的一惊。

  眼珠子一转,刘老四觉得不能让他成为什么灵童,若不然,自己的大部分努力就白费了,什么托梦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就古怪的一笑,说道:“小孩子就别乱说话,这样不好,如今我们小川村安居乐业,多少年都没有什么大难,那有什么大祸临头。”

  说完就看着被江汉珍借尸还魂的洪小全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说胡话呢,是不是被吓到了,没事的,有刘叔在,不要害怕,等今天忙完刘叔给你抓点药去。”

  江汉珍斜视了一眼这个刘老四,他好不容易营造出了一种让别人认真听他说话的神秘气氛,初步向灵童转世之身的形象发展,却被这刘老四一下子打破了,将他从神棍的境界,又打回了一个普通小孩。

  感应着心中的心悸感越来越强,江汉珍只能装深沉,盘坐在原地,闭目养神起来,而且还用跌坐之法,手掌结着一个奇怪的手印,神色肃穆,一副宝相庄严。

  信徒见此,顿时觉得很厉害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

  而刘老四看着江汉珍眼睛闪烁不定,看样子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信徒在下面开始小声谈论起来,而江汉珍虽然心中焦急,但也无奈,被刘老四这么一搅和,原本的打算也不好施行,还不如装作深沉的好。

  但随即一个信徒慌张的跑了进来,还没进门就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官兵打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刘老四顿时来了精神,赶紧站出来说道:“官兵多少人?”

  这名信徒说道:“有百十人左右,而且全副武装,好友骑着马的。”

  刘老四眼珠子一转,看着周围的人都有些慌了神,顿时觉得这试一次机会,就站在高处说道:“才一百人,我们怕他做什么,我们这小川村男女老少起码有五百人,大家集合起来,跟他们拼了。”

  说着就有人响应了起来,而有部分人却被江汉珍说的大难临头之事给引了过去,刚说完,一会就有官兵杀到,对于洪小全转世灵童之身也有些相信起来,正在看着江汉珍,希望出个主意。

  只见江汉珍睁开眼睛,说道:“老母刚才从又托梦给我,说此劫只有刘老四能解决,他有金刚护体神功,刀qiang不入之体,让他去挡住官兵,而我们先撤回后山。”

  说完也不管众人反应,说道:“来几个人,抬上老母神像,先跟我走。”

  而这时就有人站了出来,对于江汉珍的话有些相信,早就慌了神的他们,也没个主意,见有人出主意,就会跟随,也不管是对是错,就开始执行。

  刘老四刚要反对江汉珍的话,但所有人都向他看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刘老四,看看是不是金刚不坏,刀qiang不入。

  加上江汉珍已经借壳成功,而且占据了识海,并且做出了修行人队友的灵魂,分魂入体,本身就是金仙修为,气质自然不凡,所说的话虽然不能言出法随,可让神魂薄弱之人信服,还是很简单的。

  江汉珍指挥着几个年轻汉子将无声老母的泥胎神像抬上了一个大轿子上,这轿子是早就准备好的,每年无生老母诞辰之日,都会抬着神像游行一番,抬轿子的一般都是年轻力壮之人,七手八脚的就准备妥当。

  而其中一个年轻人问道:“灵童大人,需不需要带着仪仗。”

  江汉珍看了一眼,抬轿子的只有八个人,心道,自己带走这八个人呢,恐怕也不够用,只要被官兵打进来,这整个村都会被tu sha当做功劳,八个人对自己来说,还是有些少了。

  就说道:“要,当然要,老母出行,怎可无威严伴随,而且要人多,让刘老四先去对付官兵,其余人都按我指点的走,越快越好。”

  江汉珍说着,就感觉身体一阵虚弱,觉得这样不行,就接着说道:“还有,给我也准备一顶轿子,带上祭祀的食物,要快。”

  几个年轻人不知道江汉珍这是要干什么,但想到江汉珍能得到无生老母托梦,这可是他们的信仰。

  在加上江汉珍醒来之后,气质就不一样了,给人一种可靠信服之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就开始准备去了。

  而此时外面的喊杀之声越来越大,伴随着惨叫之声,心知这是外面的信徒的抵抗。

  说是抵抗,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其实就是凭着一股不怕死的疯狂,等着挨上一刀罢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