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谎言也是真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谎言也是真

  江汉珍忍不住叹息一声,自觉心中的那份良知还没失去,即使这群人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也不可能看着被官兵杀害此地。】9八】9八】9读】9书,2≧3o↗

  虽然选择了大道自我之路,可并没有对普通人下手的想法,而且若是之自己真的要活下去,这群人都能当做他的资本,就希望多保住一些。

  暗道:‘能救下的也就这么多了,至于生死,还是看自己的命吧,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群官兵是否手软。’

  所安排的一切备用,都在小庙中有所准备,梁寺监作为寺监,自然不会太穷,江汉珍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早就发现了梁祭祀藏钱之地,在一处墙角,取下一块石砖,拿出了一个包裹。

  早就清楚这里面是什么,看也没看的就带到了身上,指挥着众人抬着神像,组织好仪仗,将其中的一些粮食当做祭祀用品,等上轿子,指挥着信徒从小庙后门出去,趁着夜色摸进了山林之中,按照自己早就探查好的路线七拐八拐的走着,一群将近两百号人,大部分都是青年男子,后面跟着背着东西的男女老少,遁入了山林之中。

  自进入山林之中,江汉珍这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这次命是保住了,那种心悸之感越来越微弱,如此也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危险。

  信徒对此也没多问,凭借着心中的信仰,灵童对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也没多想,而这些信徒长期信奉无生老母,早就融入灵魂,在江汉珍看来,就是刚才对抗官兵的那些人,都是一种狂热的疯狂,几乎凭借着一股心气,就不怕死的往前冲。

  对于他们来说,心中的信仰几乎重于生命,到了一种疯狂的境界。

  看着闭目养神,宝相庄严的坐在轿子上稳如泰山的江汉珍,让这群信徒有些不安的心逐渐的安稳了下来,在黑夜中行走,只要看端坐在轿子上的灵童,就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八⊙√八⊙√读⊙√书,2●3o≥

  而且有些人的眼睛看向江汉珍,有一种火热之感,就是江汉珍都感觉有些不适应,一路上为了缓解之中火热的目光注视,不停的换了七八个手印,以缓解这种尴尬。

  而有信徒看见了后面村庄的火光,立即大喊起来,纷纷向后看去,气氛变得有些难以控制,毕竟身后是他们的家。

  慌乱之中就想到了还有个灵童,就有人拜倒在轿子前,说道:“灵童大人,我们村着火了,求灵童救救我们村吧。”

  其余人也跟着反应过来,一下子就拜倒在江汉珍面前,纷纷出言求救。

  江汉珍对此早就知道,但他可没办法,可信徒相信自己,还是要稳住人心。

  结了一个宝瓶印,说道:“无生父母,真空家乡,我们都乘坐圣教这艘末班船,去得地方是彼岸,凡间是无边苦海,只是我们暂时的一个栖身之地,如今村庄内邪魔入侵,毁了我们暂时的家园,可我们圣教最终的家乡在真空之处,此地只是个暂时的居所,只要众兄弟姐妹都活着,作为神派来的灵童,定会带大家走向真正的家乡的,还请大家莫要惊慌,继续向前走。”

  众人一听,躁动的心又安静下来,纷纷念着‘无生父母,真空家乡’,也不再多说什么,对于信徒来说,灵童是来拯救他们脱离苦海的,什么都不要考虑,跟着走就行,至于是否能吃饱喝足,都不怎么重要。

  等到人群继续进发,江汉珍自己都感觉有些脸红,自己竟然能说这些蛊惑人心的话语,忽悠无知民众,可还是觉得也没什么好办法,没吃的了,没穿的了,没家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稳定人心,只要有个念想,就不会对生活失去希望。

  江汉珍看着这群眼中闪过希望目光之人,头皮有些发麻,如今就连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要带着这群信徒,还真不知道彼岸在哪里。

  坐在一群人抢着要抬的轿子上,稳如泰山,心中正在盘算着今后如何,这将近两百人,就是两百张嘴,每天的口嚼都消耗不少,还好出门的时候让人多带了些祭祀品。

  五谷粮食自不必说,鸡鸭牛羊也有些,甚至有人还迁出一头猪来,估计是等着祭祀的时候就地宰杀。

  默默的估算一下,这些东西省着点吃,也就能吃个三五天,若加上野菜野味什么的,最多撑半个月。

  这还不算山林中的危险,这世界中动物凶猛强大,若是出现几个,即使人多,都有减员的可能,非得找一个能够栖身之地,让信徒先活下来,保住的人越多越好,才能让他这幅幼童身躯安全很多,不至于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将他杀死。

  最后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办法,抬头一看,发现已经是月上枝头,算了一下时辰,已经是丑时将近,信徒已经连续走了三个多时辰,看着有些信徒累得脚步都有些不听使唤,但眼中的狂热不减,四下看了一下,虽然神识不能用,但精神强大,目力较强,发现不远处有一座山谷一般的地方。

  顿时说道:“都停一下,今日就暂且休息。”

  而信徒中一个累得腿肚子都打摆子的人说道:“灵童,我们不累,还能继续走,我们会跟着灵童去家乡的。”

  而其余几个狂热信徒也纷纷开口表示自己能行,还能继续走。

  江汉珍听的满头黑线,都一个个成那样了,还要硬撑着,不知道的人以为这不正常,知道人肯定以为自己给信徒施展了什么邪门法术。

  江汉珍就说道:“大家精神十足,意志可嘉,但去真空家乡路途遥远,并非一日之功,这要看大家的功行,还有毅力,但不管怎么说,人要休息好,填饱肚子,在有力气上路是不是,大家听我的,前面有座小山谷,今晚先到那里安顿一下,一切等明天在说。”

  中人听得一愣,心中的信仰也更加坚定了,而且在这有些漆黑的夜晚,灵童竟然能知道前面的小山谷。

  对于灵童洪小全,他们都是知道的,从小身在小川村,从没有出过门,竟然能知道这么多,对此虽然听的感觉是对的,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最终还是向着江汉珍所指的方向走去,果然发现一个不大不小的山谷,安排两百人绰绰有余,信徒大多是穷苦出生,也没读过什么书,纷纷的赞叹灵童的灵感,还暗中议论,自己这群人是碰见真神了,对于‘真空家乡’之事,越发的期待起来。

  江汉珍只是一阵摇头,对此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毕竟什么真空家乡的,都是谎言,而他就在这数月之间的观察,得知了无生道就一个很简单的几句话,只是说真空家乡要什么有什么。

  他当上灵童之后,就从以往的认知之中,东拼西凑的开始圆这个真空家乡的谎言。

  现在他就是说自己是骗他们的,估计信徒也不会相信,还会以为自己这个灵童是在考验他们的心诚不诚。

  江汉珍也只能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先生存下来再说。11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