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人定可胜天?

第二百八十六章 人定可胜天?

  这次取得的物资,丰厚无比,粗略的估算一下,就是在盛京购置几个农庄都不成问题,在得知皇子立府,都会置办一些产业,以作为笼络人心以及日常开支所用。

  太子是第一个开府的皇子,肯定还没什么好的产业,这次从南方运送来的丰厚物资,可能就是太子为了自己置办产业而弄出来的。

  江汉珍粗略估算一下,也推算出这可能就是太子的所有积蓄了,即使如此也让无圣道肥了一把,置办一些产业,就能支撑起整个无圣道。

  至于太子如何,还真不关他的事,没有丝毫想要将东西还回去的意思,且不说还回去就是死路一条,就是给他颁发一个奖章,也不可能送回去了。

  财物面前,人人平等,金银铺路,神鬼开道。

  随着江汉珍对自身香火之法的完善,无圣道几个狂信徒可开启的传道之路,先是置办了几个廉价一点的农庄,作为一点根基,接着又四处打听哪里有灾难,若是发现流民出现,就一并收拢入农庄之中,成为第一批信徒。

  经过几次金钱开道,一些小村庄内都立起了无圣道祖庙,自此江汉珍本尊香火不断,身上的伤势也在慢慢恢复着。

  此时也没灾没难,看似朝廷与前朝残留势力还有些矛盾,甚至冲突不断,可这些地方不是朝廷的就是残留势力的,与无圣道没有丝毫关系。

  大地之上,所的底盘都是有主之物,看似混乱,但与最底层好像没有任何关系,一般的百姓若是没什么护身之法,就会被牵扯在两方之中,作为炮灰不留丝毫。

  对于这些势力,经过一番探查,江汉珍发现自己一方竟然连一个也对付不了,若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传道,肯定会发生冲突,最终才决定暗中传播,等待机会。

  对于机会,早有定计,就是预测到今年有蝗灾出现,只要当地衙门不作为,活着一地之主的势力对底层不关心,那就是无圣道的机会了。

  在这种封建王朝,能遇到一个清官都是福分,到时候流民肯定会很多,此时所要做的就是暗中收集粮食,只等蝗灾一到,就大肆收拢信徒。

  而且根据自己的情况,大致估算出一个数字,先裹挟十万流民,凝集自己的气势。

  无圣道这边日子过的舒适,可盛京那边就有点凝重了,太子失去了货物,洪熙按照原本的计划想要与太子的关系更进一步,本来按照早就编排好的剧本演就行了,只要太子点头,就能将货物找回来,到时候这份情谊就大了。

  听说秋试之后太子就要去边军任职,只要随便立下一两个大功,有太子帮衬,升官发财不是梦。

  正当他坐着美梦,就得到消息说货物被劫了,还是无圣道的人。

  洪熙当即大怒,就要找无圣道讨回货物,就去寻找大罗道几个家老商量对策,计划在黄泥岗被破坏,而且黄泥岗是赵家的地盘,不但坏了计划,而且让大罗道失去了面子。

  正在气头上的赵家家老都表示要发追杀令,找回货物的同时,还要惩戒这种狂妄之辈。

  可在大罗追杀令发出去之后,家老们才逐个反应过来,此计策一出,不是明摆着太子的东西是他们劫的吗。

  即使不知道,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慌忙之间收回命令,可造成的动静,还是免不了的泄露了出去。

  太子早就对自己心急如焚,而且自己的人还回来了一些,只不过他最看重的财货却不见了,从现场留下的尸体上,寻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最终推断出这时大罗道所为。

  又结合得到的消息,大罗道在追查一批货物,这就让太子认为这就是大罗道所为,至于货物,已经消失。

  当即向皇帝汇报此事,皇帝对于大罗道很清楚,当年为了安抚大罗道,就让心腹洪玄机娶了赵家女,如今朝廷正在恢复元气之际,皇帝只是回了句‘我知道了’,赐下了几个闲置皇庄,就将太子打法了。

  虽然事后对武温候洪玄机说明了情况,可洪玄机整个府邸的财政都被正妻赵氏掌控,最多也就是责骂几声,增加了赵氏的一些怨气罢了。

  其中问题颇为复杂,也是因为朝廷没有固本培元之固,若不然,天下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势力存在。

  只不过太子对于跟大罗道有关的人都狠上了,对于有心想要抱大腿的洪熙自然也不例外,虽然皇帝补偿了一些东西,可难免留下一种连自己财物都看不住的影响,又加上此事被传出去,无脸见人的太子没过多长时间就去了边军。

  盛京之事,与江汉珍还是没多大关系,总之有他的手段,也没查到他的身上,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收割季节。

  就在粮食马上就要收割之时,蝗灾如愿以偿的来了,正在听着信徒汇报的江汉珍就说道:“吩咐下去,个分坛四处散开,先设置施粥点,并且宣扬我圣道,先将此事酝酿一段时间。”

  手下的信徒诧异的问道:“灵童大人,我们难道不收拢信徒吗?可知如今正是大好时机。”

  江汉珍笑了一下说道:“不是不收拢,而是时机未到。”

  手下的信徒就虚心请教道:“还请灵童解惑。”

  看着手下的信誉竟然也开始询问了,就满意的点点头,此举也是他好不容易改正过来的,以前的信徒,只知服从,从不思考,什么事都需要他去安排,感觉有些繁重,这才引导的让信徒做事能够思考起来。

  刚开始还担心信仰坚定的问题,后来才觉得自己多虑了,以金仙道果镇压,辐射出的道理,信徒的灵魂都带有他的气息,不管再怎么厉害,被金仙道果所沾染的这种气息难以改变,只要信徒不修炼成金仙,就不会有信仰动摇的事发生。

  如今好了许多,信徒对于他的决议,不懂的话还会开口问的。

  他自然不会吝啬解释一番,就说道:“现在收拢,弊大于利,作位颗粒无收,背井离乡之人,当然不可能在一个地方久留,除非能找到谋生的生计,你可知凡是背井离乡,又无根基之人,九成九的结局都是客死异乡。”

  信徒听得连连点头,说是流民,就是失去了生存下去的东西,离开家乡,想要在别处找一处能活人的地方,但又有哪个大地主会收留人口,给自己增添负担,最多就是施舍粥食,让流民多活一阵。

  最后的结局只有一直走着,直到累死饿死,或者加入犹如无生道和真空道这样的势力,也是被利用造成一些,最终变成朝廷的军功。

  江汉珍又接着说道:“这些流民所过之处,都会宣扬我无圣道,给他们指定一个地方,比如南北必经之地,到了那里就会加入无圣道,有了希望,肯定会有很多人去那里,我们只要在那里等着就行。”

  信徒眼睛一亮,说道:“灵童英明,此举以逸待劳,到地方就能收拢很多,就能救助难边的所有流民,也省的我们人手不够,忽略了百姓,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

  但随即又有些担忧的说道:“那若是朝廷也跟踪过来怎么办,我圣教如今势单力薄,对于朝廷也难以应付。”

  江汉珍笑着一阵摇头,说道:“不会的,没有人会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除非是个愣头青。”

  信徒一阵疑惑的问道:“这是为何?”

  江汉珍说道:“利益而已,这些流民在士族乡绅之前,比之蝗虫更为可怕,蝗虫对于他们来时说,毫无压力,囤积的粮食,度过三五年不成问题,就怕流民变为强盗,将此分而食之,都在忙着怎么防止流民靠近,又怎么去管这些呢,至于官府县衙,只要不攻打县城,危害他们的治理,就不会过问这些,我们收拢流民,又能为官府减轻压力,在南北要道将之收拢,避免了流民进入盛京之地,这就是各地官府的功劳。”

  顿了有些,江汉珍有些不忍的说道:“恐怕那时候都在想着怎么表功呢,又哪有时间处理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信徒对着江汉珍一礼,说道:“道祖慈悲,灵童慈悲,天下妖魔乱世,只有我无圣道以慈悲为怀,救助天下百姓。”

  接着就一声长号:“无圣道祖,真空他乡。”

  江汉珍也回唱一声:“无圣道祖,真空他乡。”

  等到无圣道信徒出去准备的时候,江汉珍觉得自己有些羞愧,本来是打着掠夺天地本源,收集信徒香火来的,可如今干的这事却是救助百姓,活命无数的功德,此界的天道意志对他的排斥丝毫不见减弱,这事在别人看来就有些吃力不讨好了。

  但随着丝丝的香火汇聚,让他灵台都清晰许多,心有所悟,提笔在案前龙飞凤舞的写下四个大字。

  “人定胜天”。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