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矛盾两相难

第二百九十七章 矛盾两相难

  其实在外界,无圣道放过世家大族,让外界都一副疑惑不解之态。

  以往这种乱民组成的起义军,就如蝗虫一样,所过之处,全为废墟,对于世家大族也不放过,而对于传说中的读书人十分看重,可读书人又怎么看的起这些人呢,对他们管束宽松,但转眼就会卖了,被剿灭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无圣道不一样,对于世家大族,除了皇室与亲近皇室之人,基本上能做到秋毫无犯,对于读书人也没有明确的态度,只不过不像以往,将读书人的地位抬得很高,无圣道对待读书人就和普通百姓一样,没有高低之分。

  此事是江汉珍所主张的,无圣道大多都是文盲出生,即使扫盲,也学一些实用的,对于读书人的事,就让读书人自己去玩,完全没有掺和的想法,因为用不到读书人,那些高深的论调对于无圣道来说是个障碍,自然也不会盲目的提升地位。

  但在他看来,这些世家门阀还是比较接地气一些,世家门阀在读书人的笔下就是罪大恶极,自私自利,但在江汉珍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首先世家不会去玩那些假大空的高深理论,完全是脚踏实地的一步步扩大自己的产业,从实际出发,经过几代或者几十代的发展,才有如今的威势,之所以不服皇权管束,也不是没有原因。

  被书生们将皇权至上已经抬到了顶峰,就是想要侵占世家门阀的利益,所以两者之间才会产生矛盾。

  而皇帝也对读书人十分推崇,也反馈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话语。

  但在江汉珍眼里,并不是这样,他本身势力薄弱,不足以跟任何一方抗衡,只有选择利益共同体。

  此界有世家门阀可以看成一方,皇权与书生看成一方,至于门派自认为高高在上,一心想要掌控天下的势力,江汉珍表示敬而远之,不想与之产生过多的交际。

  这三方势力皇权已经不可能了,皇权最容不下的就是,而读书人反复无常,不可信任。

  剩下的就唯有世家门阀还能与自己站在一方,经过一系列的政令,无圣道底盘中那些世家大族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无圣道的政令还是能施行下去。

  也就是说这些门阀世家对于无圣道不反对,也不支持,世家门阀掌权之人都不是笨人,也不会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与无圣道冲突。

  至于那些底蕴浅薄的新晋贵族,都是受了大乾的恩惠,一些脑子转不过弯的人还是会忠于大乾。

  江汉珍自然会成全他们,抄灭家产,所有人拉到苦力营进行劳动改造。

  此理江汉珍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向无圣道解释清楚,毕竟脑子能转过弯的人还是不多。

  经过张文星一番血腥清洗之下,凡是在无圣道挂了名的书生,一律抓捕,若有反抗,就地格杀。

  读书人虽有浩然之气,但这些对于鬼魅是克星,也就能震慑一下普通人,对于无神道信徒,却没什么用处。

  无圣道香火修炼法门之中,也经过完善之后,借用了普传法门之中的道理,将此融入其中,凡诵无圣道祖名号者,都会得雷霆之力加持,强健体魄,壮大神魂,开通百脉。

  又加上信徒心中对于无圣道的偏执信仰,浩然之气好像完全失去了效果。

  大乾禁止民间练武,读书人体魄一般,拉出来几个杀鸡儆猴之后,其余的读书人都乖乖的束手就擒,全部送入苦力营中,在棍棒教育之下进行劳动改造。

  这事一出,整个大乾都为之哗然,犹如一阵风暴一样,读书人都纷纷向大乾皇帝谏言,除灭无圣道。

  但江汉珍又废除一些阻碍发展的制度,比如禁止练武,阻碍通商之类的,做这些的都是世家门阀,这也就变相的提升了世家门阀的地位,以往历朝历代对于世家的打压之策,在无圣道手里算是彻底作废,让大乾皇族以及读书人更加痛恨无圣道,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大乾皇帝以及一干心腹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大乾新战不久,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

  大军出动,需要的钱粮无数,短时间凑足是不可能的。

  对于无圣道的事情上,世家门阀集体保持了沉默,在无圣道的政令之下,竟然发现自己没了限制,若是无圣道的政令真的能施行下去,那世家门阀就会进入一个飞速发展时期,得到的利益竟然是以往的好几倍。

  就连那些古板的家老都在这个数字下集体失声,加上无圣道最开始对世家门阀示好,所以在这次大乾朝会之上,世家门阀显得极为低调,即使发表意见,也是从中和稀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下朝之后,大乾皇帝当即大怒,不知道摔坏了多少东西,叫来心腹之人洪玄机商量,最终也没商量出个什么来。

  洪玄机离开皇城回到侯府之后,管家就立即走到了跟前,说道:“侯爷,族中家老来了,正在客厅等候,说有事要跟侯爷说。”

  武温候文武双全,智慧自然不会太差,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妙,因为洪家也算一个世家,顿时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但侯府对于家族还有依赖,也不敢当场发怒,就说道:“走,我去见见。”

  等到两人到了客厅,就见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者带领着几个中年人,立即站了起来。

  就见头发白的老者说道:“这不是武温候吗?如今位高权重,我这就给你请安。”

  洪玄机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忍了下来,上前扶住老者,说道:“原来是三叔来来,侄子刚从皇城回来,失礼之处,还请三叔不要见怪。”

  老者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哪敢怪罪侯爷,侯爷可是大乾重臣,位高权重,我这个乡间老农怎么敢说个不是。”

  洪玄机内心杀意连连,知道今日肯定要被说教一番,但作为一个做出理学,并且想要推行之人,最重规矩,自然不会不顾面子,做出有损名誉之事。

  对着老者一礼,说道:“是小侄的不是,怠慢之处还请三叔原谅,但不知三叔来此所谓何事。”

  老者怒道:“你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洪玄机内心杀意连连,对于这些事当然知道,无非就是家老们觉得他立场不对,可他是理学创始人,以后的志向还需要大乾,自然不会承认。

  就装作不知道的说道:“小侄真的不知,还请三叔明示。”

  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洪玄机,看样子不似作假,面色有些缓和,被人蒙蔽也情有可原。

  就说道:“如今天下乱相四起,大乾又在修养生息之际,在楚护郡之地无圣道颁布了法令,与我们交好的世家大族都表示观望,若是这些政令真能施行,就是我们的机会,每年的收入要增加很多,有些甚至已经准备暗中支持无圣道了,大乾皇族与无圣道矛盾不可调和,皇族虽强对我世家门阀多有打压,无圣道虽若,可政令对我世家门阀有利,有世家门阀支持,无圣道也能抗很长时间,家族决定,先保持观望,派遣商队在无圣道地域行商。”

  也没看见洪玄机越发阴沉的面色,接着说道:“世家决定暂时不可为朝廷出力,保持观望即可。”

  洪玄机面色黑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洪家家老,说道:“我们为大乾之民,理应忠于大乾,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此些乱臣贼子倒行逆施,置天下黎明百姓于不顾,天地师君亲,作为大乾之民,不念着大乾的好,竟然犯上作乱,此等贼子当诛。”

  接着说道:“三叔竟然以家族为借口,为那些乱民开拖,此等不忠不义之举,竟然说的这么堂而皇之,就不怕被朝廷知道,抄家灭族吗?”

  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你别给我讲那些大道理,我洪家自八百年前立了家业,如今历经三朝,考的不是那个当朝仁慈,而是我们洪家子弟辛辛苦苦用双手赚来的,你一句什么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就想将我们洪家的家业全部算进他杨家,你当我们是什么,空口白牙就要占了我们的家业,当我们是什么,送财童子吗?”

  洪玄机心中一股杀意已经凝聚,但还是忍住没发作,说道:“当今圣上文治武功,乃天子,天生尊贵,有管理天下之责,治理我大乾黎明百姓,有他在四海慑服,万国来朝,此功绩又有何不可取之于天下。”

  老者被洪玄机这些道理气的之间站了起来,指着洪玄机骂道:“你别给我说那些大道理,我中土之地本来就人杰地灵,你竟然不顾家族安危,做出这等选择,既然如此,那就将我们全杀了,来个大义灭亲,好为你争取功劳,既然如此,我洪家没有你这等逆子,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这侯府门槛高,我走还不行吗。”

  说着就一声招呼,在带来的人的簇拥之下,带人离开了侯府。

  洪玄机面怒一寒,对于家族之人的一件,竟然有些心寒,想他文武双全,创出理学,如今为天下之正统。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