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章 洪易见温候

第二百二十章 洪易见温候

  在洪易打开窗户的时候,大总管也看了过来,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看见洪易,大总管停住了脚步,漏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易少爷,侯爷回来了,叫你过去,有话要说。”

  整个侯府之中,唯一对他客气的就是这位大总管。

  当然,大总管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人看见他动过怒。

  此时的洪易已经算是半个无圣道弟子,虽然不是信徒,但无圣道典是从普传法门而改编过来的,其中的心术之道,就成了一些核心的东西。

  不要看谁对你笑脸,或者是特别好就将一片心全部掏给对方,殊不知这种人不光对你好,其实对任何人都是如此,洪易观看过无圣道一些东西,自然不会轻易的在相信大管家的和颜悦色,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看法,总之一平常心对待即可。

  ”什么?父亲回来了,为什么叫我,有什么话要说?”

  洪易心中非常震惊,武温候虽然是他父亲,自从当着他的面气得他母亲气血攻心而亡之后,这十几年也没见过几次,他只不过是一个最不起眼,地位最底下的一个,甚至连侯府下人都不如的边缘人物,怎么也轮不到洪玄机问话。

  甚至在怀疑,洪玄机是不是早就忘了有他这么一个儿子。

  但也不敢怠慢,洪玄机主张理学,做事最讲规矩,自然从家开始施行礼法,规矩严格,叫人必须立刻赶到,不然就会受到家法的严惩。

  洪易知道又一次,三夫人的儿子因为喝醉了酒,正赶上洪玄机回来考校功课,迟到了很久,结果就是一顿家法,连腿都打折了。

  可见洪玄机心性,除了他的理学之外,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连家族都能给抄了,打断儿子的腿都是小意思,跟何况一个可有可无的洪易,现在正处在微末之处的洪易自然不敢多做什么,深怕慢了一步被责罚,若是被认定为不遵家规,那就不是腿打折的事了,以洪易没有母家支持的人,说不定会把脑袋切下来。

  整理了衣衫,打开门,跟随在大总管身后,去面见自己的父亲。

  穿过几条长廊台阶,走过几个大花园,经过几个大池子,十多个圆门围墙门户,跟随在老总管后面,洪易足足皱了一顿饭的时间才到了侯府中心的。

  若是没人带路,洪易非得迷失方向不可,也可以说洪易住的地方偏僻,想要找一下还真不容易,弯弯绕绕的要走好久,难怪一直被忽略。

  与其余公子小姐的小院对比,在侯府之中,洪易的小院,还不如侯府中的茅房。

  他的身份,也不能在侯府随意走动,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着别人住的地方,在看看自己的,也不想多少什么。

  记得前几日在无圣别院之中,房屋虽然新建,但章护法给他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出了一件大殿留给江汉珍,对于他的规格都是狂信徒的标准,而且还将他的住所的钥匙给了他,告诉他以后那里就属于他的。

  侯府的,在他记忆中,只有小时候,虽母亲来过,这人情冷暖冰如刀,亲情淡薄寒如霜的侯府并不是他的家,脑中不时的闪现出无圣别院中的那个小院,心中暖暖的,从没有出现过侯府这些龌龊事。

  “怎么有点定不住神儿?”

  来之前,就有点感觉惴惴不安,他知道,因为他父亲威严太重,这次叫他,不知道会说什么事。

  用无圣道学来收束心神的方法将心神稳住,随着老总管踏进了。

  侯府大修建的富丽堂皇,一色的青玉石板,平光如镜,坚硬似铁。

  正中是一副巨大的字,字体端正,给人一种规规矩矩的压迫感。

  是个“礼”字。

  一张两丈长的紫檀供桌,摆放着许多的贡品,用皇家的绸缎盖着,显然是御赐之物,都用香火供奉。

  左边的一张大椅子坐着一个锦衣华服,头戴紫冠的人,虽然两鬓花白,但给人一种力量无穷的感觉。

  只要坐在那里,就感觉无数的规矩一般,叫人不敢抬头。

  此人正是洪玄机,大乾王朝的无圣。

  “洪易,你站在右边去,我有话要与你说。”

  看老管家带着洪易进来,武温候用手一指。

  洪易知道这是侯府的规矩,即使说话也要严格执行,如上朝一般,而且还要声音洪亮,若是谁不按照规矩,那就少不了一顿责罚。

  洪易应了一声,走到大厅右边站好,朗声道:“父亲大人有什么吩咐?”

  “嗯?”

  退到门口的大管家疑惑的看了一下,似乎对洪易的镇定楚护意料,就算是长子洪熙,在洪玄机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不禁多看了两眼。

  只见武温候说道:“听说你用草书给咏春郡主答了一句诗?为什么不用正字?卖弄你的文字和诗才?经义道理不去读,做这些歪门邪道?”

  看似淡淡的说着,但语气很冷,让人听的不寒而栗。

  任凭洪易紧守灵台,也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出了一身冷汗。

  “嗯?”

  看见洪易不回答自己,武温候嗯了一声,这一声之后,整个大厅的温度好像忽然下降很多,洪易之间感觉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要不是最近练武,身体强健了许多,说不定被此威严给吓得瘫软过去。

  洪易只能低着头说道:“父亲大人教训的是,我以后不敢了。”

  作为儿子的洪易,对洪玄机的那一套也是知道的,即使你是对的,也没不能反驳,只能屈从。

  这规矩一视同仁,即使长子也是,轻则打断腿,重重则被家法打死也不稀奇,温厚治家严厉,在大乾都是出了名的,也颇得一些士大夫赞赏,即使无圣道道主江汉珍,也不得不赞赏一声武温候,自称在这方面不如他,连家人都是说杀就杀,好不手染,江汉珍自问也做不出来。

  “嗯。”

  听到洪易的服软,武温候语气缓和不少。

  “这件事你犯了家法,本来要打你二十棍子,但念你功名在身,而且开春就是恩科乡试,暂且绕过你,你若中了举,就一笔勾销,若不得中,家法一样执行。”

  “是父亲大人。”

  武温候又道:“今年你已经十七,按照我大乾律法,也成年了,你有什么打算?”

  洪易见气氛有所缓和,本来想要大胆的提出自己的额打算,学弓马武艺,但看了无圣道典之后,其中介绍,适当的时候要藏拙,不可将自己的想法完全暴漏,让人猜出什么,也是对自己的保护。

  但心中对父亲武温候还抱着一丝期盼,还是决定提出来,就说道:“父亲大人,我想学弓马武艺,希望父亲大人成全。”

  武温候一听,眉头皱了一下,说道:“经义都没读好,学什么武艺。”

  似乎对洪易学武艺很不赞同,一口气果断拒绝道:“你先把经义读好,经义都没读好,还想学习武艺,不过是个莽夫而已此事以后不要再提,知道了吗?”

  “知道了。”

  洪易虽然心中失望,但也没漏出来,依旧没有反驳。

  “好了,你去吧。大总管,带他到账房支一百两钱银,让他备战科考。”说完就摆摆手,示意两人离开。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