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纵马起冲突

第二百二十二章 纵马起冲突

  果然,洪易即使不招惹是非,是非也会上门,如今开始修炼,胆气十足,也生出了一些事端来。

  侯府三房夫人家的洪桂和他的表兄潘荣,两人骑术精湛,纵马行街,一路横冲直撞,气势汹汹,但也没有撞到任何事物。

  在两人看见洪易时,对视一眼,然后一阵阴笑,几下就飞奔到洪易跟前,潘荣举起鞭子,就要给洪易一个教训,眼看洪易要被抽上一鞭子,这一鞭子下去,定能打成个滚地葫芦。

  危机关头,洪易下意识的一招,打在了马肚子上,马向前冲了十几步,轰然倒地,然后翻了几个跟头,马身上的潘荣被巨大的惯性颠簸出去,摔了个头破血流。

  洪易反应过来,心知要遭,竟然在人面前显露武功,也没有出风头的意思,就想离开。

  以洪玄机的心性,他心里也揣摩了许多,无圣道有专门揣摩人心的方法,洪玄机手握大权多年,本身又是武圣高手,在加上心性偏激,一心想要推行理学,容不得别人任何叛逆,若是落在他手上,肯定必死无疑。

  但也没有多少惧怕,对此界的大丈夫处事气盛,不畏惧强权的道理,心中安稳不少。

  装作没事人一样的就要离开,但红桂见表兄吃了亏,自然不想放过洪易,要为表兄报仇,也是一鞭子打了过来,但没想到被洪易一眼给瞪了回去。

  洪易最近联系弓箭的时候,学着仙道秘法凝聚出了一点箭势,被此一瞪,洪桂被瞪的双目出血。

  洪桂缓过劲来恼羞成怒,就用阴招攻击洪易的裆部,洪易被吓的一身冷汗,此为人体要害,下意识就放了狠招,一招打到洪桂的肋骨上,只听的咔嚓一身,飞出老远,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洪桂好潘荣被人抬走,洪易还在安心的读书,等到中午时,侯府的一队家丁就上门来请,这些人都是军中退役之人,武艺不凡。

  当然洪易也有自知之明,不是说打不过面前这几个人,而是只要动手,就没法回头了。

  这时候隐藏在暗中的无圣卫觉得有些不妙,知道洪易只要这么去,肯定是有去无回,他在侯府之中又没什么地位,当然也没有被抓住把柄,如今将洪桂打的半死,已经不是小事了,被打死也是预想之中的事。

  正要动手之际,不然那见洪易拿出一个神风国标志的扳指,说是镇南公主今日要道侯府,无圣卫这才停止动手,只是暗中跟着,以防万一,而派出其中一人去汇报江汉珍。

  江汉珍在盛京已经待了一个多月,就不见要走的意思,大乾皇帝刚开始还暗示一下,候来也就没怎么管,觉得只要这位无圣道主不惹事就行。

  当然,江汉珍也从没有惹过事,唯一的一次就是一个叫方圆的富家公子不认识江汉珍,也许是横行惯了,没想到惹到了无圣道的头上,结局自然是方圆被抓,最后得知这位就是方家二公子的时候,上门讨要了一百万两银子,就将方圆放了。

  一个多月内,江汉珍在行管一直是深居简出,也不与外人接触,其实就是他想跟被人接触,也没人愿意与他走的近一些。

  能接触的就是底层的平民百姓,无圣道在最底层还是很有市场的。

  今日,江汉珍刚修炼完,就见暗中保护洪易的无圣卫来了一个,匆匆忙忙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事。

  “道主,武温候府三公子洪桂和他表兄潘荣当街纵马行凶,洪易防卫之后,失手将两人打伤,属下本打算出手,但洪易却搬出了镇南公主,看似能逃过一劫,属下怕洪玄机回来后找洪易算账,不知如何处理,还请道主示下。”

  无圣卫急匆匆的跑来,一口气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江汉珍听的一阵头疼,此事本来就不是个事,但无奈无圣道不好出面,他也有些难办。

  不过也佩服洪易的气运隆厚,竟然能认识镇南公主这样的人,也算是能逃过一劫,但接下来洪玄机那还有一场。

  镇南公主本来是神风国公主,大乾还要仰仗神风国守南面的海域,神风非同小可,也是因为大乾与云蒙开战之时,神风国与大乾联军打败了云蒙,最后神风国王只讨了一个封号,而且这镇南公主还是大乾皇帝亲自册封的,是个实权公主,爵位相当于亲王,身份非同小可,自然可以护住洪易,但这还没完,只是过了侯府几位夫人这一关,还有洪玄机在后面等着呢。

  原本有元妃认亲这件事,让洪玄机有所顾忌,没有杀洪易,可现在元妃已经被他杀了,哪找个能让洪玄机顾忌的人,难道要让他跳出来?

  “盛京之地纵马行凶?有没有撞到其他人?”

  江汉珍灵机一动,问了出来,既然保住洪易有些麻烦,那就向洪桂和潘荣发难吧,两人的事情本来没什么,只不过一个纵马行凶而已,发生再大家族弟子上也不算什么。

  但如果拉到明面上,就有些不好看了,江汉珍对于将小事弄成大事迫有心得,以他目前的办法,也只有这样了。

  无圣卫想了一下,有些疑惑的说道:“有是有这么一个,两人在最后撞到了一个百姓的菜摊,才烂了两颗萝卜,不知这个算不算。”

  “算,当然算。”

  江汉珍一下来了兴致,接着说道:“去找人写好状纸,给菜农一些银子,按上手印,去开封府状告纵马行凶之人。”

  “是,道主。”

  无圣卫虽然有所猜测,但也不知道江汉珍为啥要这样做,但江汉珍的吩咐,绝对不会打折扣的。

  洪易在武温候府借着镇南公主的名头逃过了一劫,但知道晚上洪玄机来,还有一劫要过,若是被洪玄机知道他练武而且打伤了洪桂,肯定难逃一死,正在思索着对策,想着要不要去见见无圣道之人,或者找章护法。

  无圣道道主现在就在盛京之中,而且待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见要走的迹象,对他的投入不可谓不多,尤其是无圣道的章护法,本身就是人仙修为,而且还是有品阶的官身。

  若是将章护法搬出来,相信能逃过这一劫,但这就彻底与勋爵无缘了,在学堂读书这几天,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无圣道的事情,也知道大乾的意思,不但忌惮,而且一直在打压无圣道。

  若是他与无圣道走的近了,那以后肯定得不到什么机会,难道真要进入无圣道去?

  洪易纠结了一阵,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对策,最终决定若是到了傍晚,还没有办法的时候,就无向无圣道求救,至于后果,总要先将小命保住。

  至于什么据理力争,不畏强权这些东西,经过这么一出,早就将这些扔到了某个角落,若是没有实力,没有后台,即使占了天大的道理,也没处说理去。

  他没发现的是,他的思维方式已经逐渐的接近了无圣道的思维方式,就连行事作为也在向无圣道靠拢。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