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开封府动作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开封府动作

  大乾新立百年,大多沿用前朝制度,开封府作为前朝审理大案要案的一个部门,也沿用至今,只不过权职只负责审理案件,开封府尹为正三品,在盛京这个权利的集中地,像三品官员,一抓一大把,也只能审理一些小事,至于大事,还真轮不到开封府。

  开封府尹林恩今日处理完事情,正在偏庭歇息,茶还没喝上一口,门外的鼓被人敲响。

  咚咚咚。

  声音桥的不慢不紧,没有一丝状告者的急切,身边的差衙正伺候着,就看林大人一脸不耐烦,就顺势说道:“大人,这人敲的真烦,小的去将他打发了。”

  府尹看了一眼身边的差衙,仔细的看了一会,说道:“你可知本官为何能在此位置待上许多年吗?”

  差衙心中一突,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想要补救也来不及,只能说道:“大人公正廉明,为百姓请命,圣上知道大人忠心耿耿,所以才将府尹这个位置交给大人。”

  “呵。”

  府尹不屑一顾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是因为我没有疏忽任何小事,盛京为我大乾中枢之地,官员不计其数,比我厉害的不知凡几,别看都是来伸冤的,说不定哪个人后面站着什么人,若是疏忽一次,也就没有机会了。”

  “是,是,还是大人英明。”

  差衙连连赞同,心知刚才说的那话有些玩忽职守,心里暗暗后悔,府尹身边的差衙换的很勤,从他进入开封府的时候,就没见过那个人待在府尹身边超过三个月的,即使相处的很融侨,也不会久留。

  果然,就听见府尹说道:“你现在去监牢组,那里没什么人,也是个轻松的差事,这是个机会,等到你立了功,也就足够上升一步了。”

  说完摆了摆手,说道:“去吧。”

  身边的差役一副懊恼之色,本来一个大好的前途,就被他一句话个毁了,府尹身边还没待多长时间,就被支盗了别的地方,看着府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也知道这事肯定不好商量了。

  最终还是叹息一声,说道:“多谢林大人。”

  差役已经后悔的不行,目前这个位置,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胜任的,林大人虽暗不会相信任何人,身边的人更换的很勤,可改有的出处一点也不会吝啬,对身边之人,最多三个月之后,就会另行安排,无一例外都会达到一些好处,只有他这种犯了错的人,才会调去一些没什么大作用的地方。

  就比如说让他去监牢守着,说立了功之后再提拔,可盛京监牢之中都是做临时看压,宣判之后才会押往别处,比如流放三千里,或者哪个矿场之类的地方,监牢也不会积累那么多人,在说这事盛京之地,又有哪个人敢来开封府监牢闹事,所谓的立功,也就成了一句笑话,甚至还会因为收受贿赂而被抓住把柄干出开封府。

  不理会差衙的面如死灰,自顾的看着案几上的书册,差衙只能用带有狠意的眼神看一眼府尹,然后离去。

  看着差役走了,林大人从桌子旁拿出一本书来,赫然的写着无圣道典四个大字,此人虽然不是狂信徒,可对于无圣道的教义还是很赞成的。

  “无圣道典所述果然诚不欺我,本官自十年前就找了这本书,观看折后才知人事之根本,人间万物逃不过一个利字,按照上面的道理去行事,从不与任何人结为党羽,保持独善其身之道,在此位置能待上八年之久,也算一大成就。”

  林府尹看着无圣道典十分满意,无圣道典为无圣道根本经,若是其他的门派,肯定会藏着掖着,深怕泄露出去,但江汉珍自普传法门起家,如今到了收集香火之时,修炼的性质也决定了他不会将这些修炼之道看的太重,若不是此界纸张太贵,说不定还会将之普传出去,让此界所有人都成为信徒。

  也就是朝廷打压的比较严重,所以也没怎么发展,至于无圣道典,大乾官宦之家,或者世家门阀,都会想办法购置一本,也许是好奇,也许是觉得这是最好得到的修行之法,但不管怎样,无圣道典许多人都看过,而这位林府尹就是其中一个。

  开封府尹在大乾争议比较大,凡是担任此等要职,不管如何都会犯错,每一任都不会超过两年,在林府尹这就转了风向,当初因为得罪了人,被破格提拔到了此位置,取道典其中一种方法,奉行下去,竟然在此位置一待就是八年。

  行事历来低调,但政务却没有丝毫荒废,就连盛京的治安都好转了许多,因为平淡,就连皇帝都觉得盛京本该如此,所以就将这事给忘了,也正是因为此事,才是他能待八年的原因。

  林府尹进入正堂之中,坐在了自己的位置,而两侧差役都以就位,惊堂木一声拍响,说道:“何人击鼓,带上堂来。”

  一举一动中规中矩,没有丝毫不对之处,好像做了无数遍似的。

  门口的差役这才将无圣道人带上来,林府尹一看台下之人,心中一突,觉得有些不妙。

  ‘怎么是无圣道人,皇帝对无圣道忌惮已久,就怕武圣道闹事,可无圣道武力太强,又来了百十名无圣卫,若是闹起事来,就是整个御林军都不一定管用,如今来此,事情肯定不小,不管如何,定要明见圣上,禀报此事。’

  林府尹心念电转,就想好的后路,但对公堂之上无圣道之人,还是按照规矩说道:“此乃开封府,敲响冤鼓,定有冤情,据我大乾律法,敲响冤鼓,必有冤情,若无官身,都要打上十杀威棒,以示你惊动大乾威严,但本官自会为你主持公道,若你放弃伸冤,你可自行退去,本官可以既往不咎。”

  台下的无圣卫终于听完了林府尹的话,此一段是规矩,若要无灾祸,就总受规矩,即使谁也挑不出毛病,每次升堂都会说一遍,但无圣卫去没听此言语,只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府尹身上的气息,发现就然有无圣道长期诵读道经之后被无圣道祖加持过的痕迹。

  心中暗笑一声,就将一纸状纸递了上去,说道:“大人,我乃无圣道无圣卫马自前,为朝廷五品护卫,也算是官身,今日来开封府是为民请命,武温候之子洪桂嚣张跋扈,与礼部潘侍郎之子潘荣两人臭味相投,当街纵马行凶,惊扰百姓,影响我大乾之国风,被人劝阻反而还加害与人,毁坏百姓财物却毫无所觉,王爷觉得两人影响了我大乾形象,而且毫无家教,故派我来此状告二人,根据我朝廷律法,严惩此风。”

  林府尹看着手中的状纸,一个劲的翻着白眼,明明就是踩烂了两个萝卜,竟然说的如此堂而皇之,甚至说到了大乾礼仪之邦的名声上面,到哪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不合理之处,明明就是两个萝卜的事情,可牵扯到了无圣道,就不简单了。

  无圣道是大乾zao fan鼻祖,而且是最成功的一个,大乾上下都对此决口不提,他看到不光是两个萝卜的事情,而是无圣道又想zao fan了。

  若是因为他处理不好此事,大乾也对外称礼仪之邦,而他其实也算半个无圣道弟子,无圣道的那些手段他也能窥视一二。

  只能暗道一声倒霉,找什么理由不好,偏偏找两个萝卜来zao fan,若是一个不好,我出去去投靠无圣道,好像真没路走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