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撒诱饵钓鱼

第二百二十七章 撒诱饵钓鱼

  江汉珍本尊在各地做了一些布置,四处安放了一些以无圣道为核心的经书,而且都是直指大道的经文,其中一卷名为阴符经的经书,将之修改的面目全非,以无圣道思想ie核心,并且将之炼制成没有丝毫作用的仙兵,只充实着无圣道信仰之力的东西,扔进了北方战场之中。

  不但在北方战场之中,就是大乾各地都撒落了这些伪造的宝物,就是觉得分身行动太慢,竟然被困在一个小地方就是十几年,如今他能够进入此界,虽然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但也不能白来一趟。

  此物最大的作用并不是修炼,而是侵蚀,只要被次光沾染,就会梦到无圣道经上的经文,若待的时间长了,而且自身意志力薄弱,自然会变成无圣道的信徒。

  而且其上的金仙道果之力凝儿不散,有不朽的特性,即使放个千万年,也依旧如此,只要将种子埋下去,此界的一切信仰之力,都会成为他修炼的粮资,一直到了科举之前才停下,等待着科举之时引出的圣贤之力,从而趁机收割。

  各地科举也在如火如荼的举行着,自进入考场之中,江汉珍凝视虚空,就看见不时都会有一道文气直上天际,而虚空中就会生出一到圣贤幻影。

  江汉珍本尊在世界之外随州一捞,就将幻影抓了出去,接着一阵雷光闪烁,幻影就变成最纯粹的信仰能量,然后被本尊储存起来。

  此时做的隐蔽,也不回有人发现,但其中所得却不少,而这只是一个举人考试,若是殿试那气象肯定非凡,但江汉珍却不会一直在盛京待着,只等到这次科举一结束,就返回无圣道驻地,因为还有许多事要做,比如神风国传道之事。

  行馆中,江汉珍欣赏着文气触动的圣贤之相,忽然一个无圣卫推门而入,江汉珍一看其手中的令旗,就知道事情不对,就问道“是何事让你如此慌张。”

  “回道主,武温候洪太保就在造成悄悄进京了,自进宫一趟,然后直奔贡院而去,气势汹汹,属下怕洪易事情有变,就来此汇报。”

  无圣卫一口将话说完,江汉珍一阵疑惑,问道“洪玄机不是去北方平乱了吗又如何无故回京,难道我圣道北方分坛如此不堪,几天时间就被洪玄机给平了”

  “属下不知。”

  北方之地叛乱根源就是无圣道,也是江汉珍下令让北方叛乱,就是借机将洪玄机支出去,但洪玄机竟然回京了,这就让无圣卫也傻眼了,但他也不行无圣道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当初说的时候只要将人拖住就行。

  就说道“道主,此事绝无可能,我圣道即使再不堪,在北方也有百万参加过简单训练的信徒,即使集合一半,也不是洪玄机五万人马加上北方的杂兵,也不可能短时间拿下我圣道。”

  但不管怎么说,洪玄机时回京了,这是事实,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北方无圣道失败了,叛乱就此被平定,第二个就是洪玄机有回京的理由。

  至于无故回京,江汉珍想想都觉得不可能,战场私自离开,与逃兵无疑,此乃大罪,别说是洪玄机承担不起,就是皇帝自己这样做,也会影响自己的权利,别说天下兵将会对朝廷失望,就是文人都会将他喷死,洪玄机即使再怎么亢奋怎么嚣张,也绝对不敢做这等事情。

  这两种结果都与无圣道没有好处,但江汉珍对洪玄机私自回京却有了一些看法。

  思索片刻,就说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洪玄机打的什么主意我们未尝可知,但大可一试,贡院之事,我会去处理,你去办另一件事。”

  无圣卫当即说道“还请道主吩咐。”

  江汉珍拿出一道虎符,递给无圣卫,说道“既然洪玄机回京,难就当他打了胜仗,不管如何,我们都要验证一番,起码要知道战果,立即用灵符传书风雷旗,火雷旗,极速赶赴北方,而你带一队人,先一步去北方协助救援之事,尽量将我圣道信徒保住。”

  “是,道主。”

  无圣卫立即结过虎符,忽然心头一动,问道“若是我圣道没有什么事情,属下该怎么办”

  “呵呵。”

  江汉珍轻笑了一声,眼神莫名的说道“风火二雷旗都去了北方,难道是去旅游的联络云蒙各部落,拖住边军,既然大乾主将都逃了,那就是说明大乾觉得北方叛乱已经没希望了,自动放弃,我无圣道慈悲,就帮大乾将此地外敌打退,替他们智力北方。”

  无圣卫眼睛一亮,也觉得这事可行,激动的说道“是道主,属下誓死完成任务。”

  江汉珍摆了摆手,无圣卫就立即出了门,点燃了两道传讯灵符,在行馆中简单的准备了些东西,点了一队无圣卫,几人快马离开了圣京,也不掩饰,直奔北方而去。

  也就在这时,楚护之地的风火二旗中,主将大殿之中一道符光从天而将,二位旗主一看,顿时下令向北方开拔。

  无圣道常备军为五行雷旗,所有供应优先,而且所有的行军之物随时准备着,能保证只要有军令,就能行动,一刻钟之后,就集结在拒乾关外,一声令下,二旗二十万人就向着被方进发。

  至于看见无圣道大军开拔的人,只能将信件用加急送往盛京,可这怎么也要十天左右,又哪有无圣道的灵符传讯方便呢。

  等到将事情安排完,江汉珍这才带人向贡院而去,而且吩咐人准备了一份贺礼,雇佣了吹鼓手一路敲敲打打的向武温候府而去,让他们在盛京游街之后,再送到侯府,就是说洪玄机已经平定了北方之乱,凯旋回归。

  而另一边已经让人写了一份奏章,带在身上,等到去贡院一趟,然后去将此递给皇上,当然内容也是为洪玄机请功。

  贡院之中的主考房内,坐着几位身穿官府,头戴乌纱帽的考官,当堂正坐的,是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正是这一次主持乡试的主考李神光,当朝名臣,现在的礼部尚书。

  虽然这次是秀才中举的乡试,并不是进士的会试,之事因为这事盛京,所以非同小可,又加上这次朝廷对科考的重视,不但有乡绅免税这一条,而且还有大乾一统,如何慑服四海这一论,所以才派出朝廷大员作为主考。

  时辰到了中午,李神光估摸着应该有才思敏捷的已经开始交卷了,就开始询问各考房的情况。

  几个副考连忙将一张张卷子抱了进来,扯开密封,铺在桌子上,让李神光观看。

  “嗯,这篇大谈仁义,看似刚正,但木讷近仁,只会嘴上说大道理,都是伪君子一流。”

  李神光看了几篇,都摇摇头,把文章抽到了一边。

  旁边的副考也抽了过来观看,接着也是一阵摇头,将这些卷子定位落卷。

  “嗯好字。”

  忽然之间,李神光看到一篇文章,字迹灵动如飞,立刻点点头,又看看破题,“圣帝之心,唯虚与武而通达。”这句,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

  立即感叹道“好,我辈读书人,首先要诚心,又要有手段,只有内外兼修,才能礼法子通,万物一体。”

  这篇文章自然是洪易写的,与主考的学派一致,简直写到了他心里,由不得他不赞成。

  而洪易的字体,是模仿江汉珍的字和弥陀经上的字而成的,自由一种缥缈之气,给人一种轻盈舒畅,可谓是刚柔并进,充满活力,就是看着,都觉得全身轻松。

  身边的几位副考都开始谈论,知道这位刚正不阿,最是严明,知道这张可能就是第一名了。

  “这位考生是谁履历报上来。”

  看到精彩之处,李神光不免询问一句。

  “次子名为洪易,是武温候洪大人之子。”

  早有副考把洪易的履历报了上来。

  “洪玄机洪太保的儿子”李神光皱了皱眉。

  “李大人,慎言,武温候在今日朝上,已经被封为太师,以后称呼要改一改,太师主管文宰,说不定会来巡视考场。”

  一个副考官提醒了李神光。

  李神光看了看手中的卷子,犹豫了片刻,便说道“这卷的立意,字迹都很好,我看就定位第一吧。”

  李神光诧异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副考,疑惑的说道“他不是去北方平乱了吗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已经平定了叛乱”

  “非是如此,而是洪太师发现一宝物,日夜兼程送往盛京,皇上大喜,当即就将封了武温候为太师。”

  “是何宝物,竟然能有如此大功”

  “听说是一本经书,名为阴符经,但皇帝看后大喜,当即封了太师。”

  李神光当即大怒,说道“简直胡闹,一本经书竟然能的太师之位,简直有伤国本,武温候擅离职守,难道不知道临阵脱逃乃是影响军心之事竟然如此儿戏,我定要参他一本。”

  本来心情还不错的李神光听到这事,气得手指都开始发抖了,一副激动的就要跳起来的样子。

  他还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皇上如此儿戏,甚至还能加官进爵,就觉得这件事很不对劲,一本经书竟然能造成如此影响。

  当朝皇帝也不是昏庸之人,竟然做出这等不知轻重之事,此事让他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就在李神光被气得脸色犹如脸谱一样变化的时候,突然外面有差役传唱道“洪太师驾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