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观察地脉

第四百四十八章 观察地脉

  果不其然,里奇果然对着肯亚说道:“我说肯亚爷爷,你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多了,就不要让贝蒂如此浪费了,给一些不相干的人,跟扔了没什么区别,毕竟小贝蒂还小,不懂事,你作为爷爷,要多看着点。”

  肯亚老实巴交的一个平民,最多只有一些小聪明,被一个年轻人如此说,也觉得有些难受。

  但毕竟,里奇说的是事实,他们的事物的确不多,出去捐献的粮食,能不能回来都是一个大问题。

  只能一个劲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我会看住贝蒂的。”

  里奇觉得不过瘾,又说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而这时候正好遇上了从远处晃悠回来的江汉珍,顶着一个鸡窝头,满脸胡子拉碴的瞪着江汉珍说道:“我劝你早点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碍眼,你跟着队伍,什么忙都不帮,就走远一点,要跟着也行,不要在我们面前晃悠,否则由你好看。”

  说完还捏了捏拳头,威胁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江汉珍淡然一笑,问道:“我吃你的面包了?”

  里奇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但还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江汉珍又接着说道:“既然没有吃你的面包,那就吃你的饭,走你的路就成,路虽然不宽,但也能走许多人。”

  “你···”里奇被一下子气得说不出话来,愣在了原地。

  江汉珍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去理会,如今他的修为全部隐藏,看起来就与普通人一样,没有丝毫超凡的特征,唯一的区别就是看着比一般人健康一些,皮肤犹如玉质,放在普通人中间亮眼一些罢了。

  人的行为,与身处的环境有关系,江汉珍到了这种环境,遇上这一类人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不知道为何,这位里奇对自己不去帮助人,会产生如此大的意见。

  甚至对贝蒂对自己露出的一些善良,会做出如此大的反应。

  最终只能将之归结为心性问题,比较多嘴,而且气量狭小一些,喜欢用道德去绑架别人罢了。

  江汉珍之所以没有任何帮忙的动作,因为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一个原则,就是救急不救贫。

  人在未及时刻,却是是无计可施,但对于贫穷,就是一种病,若是勤劳一些,脑子灵活一些,何必遭受这种苦难。

  一切的苦难,必有因由,若不是不会积累气运,还将自己的气运消耗了个干净,又何必过的如此艰难。

  而且,路已经给他们指了出来,去三十六号管线之地就行,只不过他们不懂得变通,依然坚持要去朝拜罢了。

  最终只能摇摇头,避灾理会,在人群中不远处的地方站着,等待接下来的一次赶路。

  虽然临近傍晚,但距离太阳落山还需要一段时间,此地也不是一个能够过夜的地方,接下来就是一边赶路,一边找个适合安置帐篷的过夜之地。

  将近半个小时,这一支小队伍已经吃完了晚饭,准备好东西,继续赶路了。

  江汉珍也跟在众人的身后,一起向前走去。

  热心的里奇,继续时不时的帮助肯亚老者一番,每帮一次,还看一眼江汉珍。

  在一番艰难的行走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扎营的地方,人群开始放置东西,寻找地方,开始扎帐篷,一切都照常进行。

  江汉珍只是找了一块看起来圆润有些许光泽的石头,就看是观察了起来。

  这引的许多人一阵鄙视,有人问到。

  “你看那个人,他在找什么?”

  还没等别人开口,作为热心肠的里奇就开口说道:’还能找什么,找吃的呗。”

  “不会吧,石头上哪有吃的?”有人疑惑。

  而里奇就嗤笑一声,鄙视的看着江汉珍说道:“他不找吃的还能找什么,一路上谁看见过他吃东西,肯定是饿了,每次到一个地方,都会观察植物,或者石头,无非就是捡点草籽,挖点虫子当食物,他还能作什么。”

  “哦,原来如此。”周围的人对于里奇的解释,也觉得说的过去。

  但对于他们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呢,两人不对付,一路上里奇都在找机会收拾这位奇怪的年轻人,但这位年轻人丝毫不于他一般见识。

  对于他们而言,也是枯燥路途中的一个调味剂而已,当个热闹看就行了,让他们参与,是不可能的。

  在人们议论江汉珍吃草籽,吃虫子,甚至有人猜测是在吃石头,吃土的时候。

  一边的小贝蒂时常漏出一些不忍心,而他的爷爷肯亚,只是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情,也不去看小贝蒂的样子,甚至有些不敢去看。

  孙女的善良他不忍心去打断,也许在这个生活的艰苦的时代中,善良是一份难能可贵的东西。

  小贝蒂听别人说江汉珍的不是,到了最后正值有些不忍,只能低下了头。

  忽然眼睛看了正在研究石头的江汉珍,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就愉快的跑去帮自己爷爷的忙了。

  而作为指教派的里奇,似乎是跟江汉珍耗上了一般,只要一有机会,就要在人前人后的编排江汉珍一番,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他自己所想要的。

  其实江汉珍对这种人的心思也知道,就是喜欢指派别人做事,若是不去,就会得罪了他,跟你像是仇人一般。

  若是得不到别人的回应,心态就会失衡,为了找回平衡,就会做出违反常理的事情,比如在人前说三道四。

  一般人遇到这种人,都是与之争吵一番,吵着吵着,这种人的心态就平衡了。

  但江汉珍去不是这样,压根就不予理会,甚至还会用言语将这种不平衡和扩大,最终心态崩溃,向着精神病去发展。

  其实江汉珍什么也没做,只关注自己的事情而已。

  当然,他一路走来,观看植物,或者研究石头,坑定不是捡一些草籽或者刨两个虫子当食物,而是在观察地脉走向。

  而这地脉,并不是显而易见的大地脉而是一些容易被忽视的细微地脉。

  地脉犹如人体血管,有主脉,有支脉,当人也有细微之处的毛细血管,甚至还有一些根本无法看见的虚脉。

  而江汉珍所看的,真实细小的地脉,与常人难以察觉的虚脉。

  其实雷霆循环体系犹如人体一样,也是一个完整的循环,人体是最精密的仪器,身体所有的部位,都有其应有的作用,没有一样是没有用的。

  或许某些不为从出生道死亡,都没有发挥过任何作用,但并不代表他没有用。

  犹如雷霆循环体系,若要让他越完善,就越要主意细节,尤其是一些容易忽视的东西。

  就比如,现在正在看的一些隐藏的虚脉,仔细观察之下,上能与天地之气交流,下能贯穿一些细小的地脉,在这种节点之中,之物都比周围一些要高大许多。

  若拿人体作比较,就如人体系得毛孔一般,虽然看不见呼吸,但的确在新陈代谢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修炼之中,有一种状态,叫体呼吸。

  顾名思义,就是封闭自己的口鼻,而用皮肤来呼吸,接受灵气也是从皮肤中毛孔吐纳,是一种高等生命体特征,与之类似的还有胎息,都属于高等生命体特征。

  只不过这些随着后天的成长,封闭了而已。

  江汉珍现在找的这些,就想相当于地脉中的毛孔,主世界再天地初开之际,各种灵物随处可见,但经过一番破坏,就连当初随处可见的灵物都成了奇珍之物,出现一个,都会遭受很多人的争夺。

  关键之处,还是在于天地被破坏的严重了,有些地方甚至封闭了地脉,这些也就相应的灭绝。

  观察能够呼吸的之物与山石,也是江汉珍无意之间发现的,每到一地,只要发现,就认真的观察一番,有些甚至已经将近封闭,或许是支脉被破坏,他都会将其修复一番,与支脉相连。

  如今观察了如此之久,完善了许多小节点,并的出一个结论。

  若是天地之间,所有的地脉完善,整个天地就会灵动许多,进化的道路也会更加顺畅。

  其中道理,也是顺则成人,逆则成仙,只有返后天于先天,才能让整个世界也进入一种更快的进化道路。

  他以往所做的,大都是修复,或者完善,最多能做到的就是让天地自然生长,自然进化。

  但宇宙之中又何其广大,天地又未尝不是一个生命体。

  人们效法天地,而总结出修炼进化之道,称之为仙。

  那是或不是人也可以让天地也进入这种状态,达到一种修炼的状态。

  江汉珍研究了许久,终于做出了这种设想,当然也只是一个假设,具体如何,还需要以后实验一番,才能做出定论。

  随即江汉珍也有没有了继续观看石头的心思,僵尸头周围的地脉修复一番,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下来,周围星星点点的火光,与小声的说话声,江汉珍知道,这支队伍的人就要休息了。

  风餐露宿,对于仙道之人来说,犹如家常便饭,体悟自然,效法自然,就要与自然多接触一些。

  传说在上古时期,仙道大能若是修为陷入瓶颈,久不见精进,就会离开洞府,在大地之上行走一番,观看自然,效法自然。

  简而言之,就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夜晚的星空看上去星星点点,如星罗棋布的摆放在天空之上,就连这方世界,也是一种投射的一员,遵循着某种规律运行着。

  但去没有仙道之中,一抬头就要寻找的北斗七星,就其余的紫薇,天蓬等星辰统统没有。

  但江汉珍却发现,星空之上的星辰,似乎感觉到了这方世界的变化,在循着某种轨迹在改变着,好像要遵从一种新的循环一般。

  心头忽然有一阵明悟,天发杀机,移星易宿。

  旋即摇头一笑,自嘲道,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想的有些多了。

  随即准备将原地收拾一番,当做打坐的过夜之地。

  西游之雷行诸天

  西游之雷行诸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