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无数的问题

第四百八十四章 无数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或者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江汉珍,你可以称呼我为先生,或者老师,都可以。”

  “那你的占卜术厉害吗,你是否会灵修方法?”

  所谓的灵修方法,就是占卜师一般用来修炼精神力的方法,能否成为一个占卜师,就看精神力是否强大。

  因为在六芒星运算之中,所耗费的就是人的精神力,没有一个强大的精神力是不可能完成这种运算的,若是以为自己灵智大开,强行运算,很可能会消耗过度,造成神经衰弱等一系列现象。

  对于灵修,江汉珍还是知道的,虽然对于六芒星阵的一些方法不知道,但以前也遇到过一次血脉巫师与血脉武士的争都之战,也了解过一些修炼精神力的法门。

  核心得东西,也是一个世界的文明标志,就犹如此界的六芒星阵一般。

  就是以他目前的修为,也能将适合此界的之人修炼的方法推演出来。

  就说道:“会一些。”

  “那你可以教我吗?”少女问这话的时候有些紧张,又好像担心。

  见到江汉珍点头说道:“可以,灵修士一个占卜师的核心,怎么可能不教你呢,若是不学灵修之法,还不如不要去学占卜,用六芒阵法做点别的也行。

  而且,这是必学的基础东西,只要回去之后,我就叫你如何冥想。”

  “太好了。”蓝莓一声欢呼雀跃,接着说道:“你不知道,那些占卜师收学徒,三五年之内是不会教的,只是让学徒自学,也就是这本书上的知识,三五年之后,才会开始教,但还是这本书的知识,但灵修之法,却不肯请以传授,甚至一辈子也学不到。

  我只要能学到灵修之法,就能很快的成占卜师了,这书上的内容我已经弄明白了。”

  路上,蓝莓很快的进入了这种好问的状态之中,江汉珍还是不厌其烦的解答这,对于回答问题,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每个世界,都会遇到好问的学生。

  而这些好问的学生,以后都会有一番成就,甚至给他能带来一些启发。

  忽然,蓝莓又疑惑的问道:“你说的冥想是什么?是灵修吗?”

  “灵修是一种称呼,冥想是一种手段,修炼精神力的都都可以称为灵修,其中冥想,就是灵修的一种手段。”

  江汉珍解答一次,气氛总会沉默一回,不是蓝莓不问了,而是需要消化一阵。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一个简陋的小院前,看上去有些破旧,但从宅气来看,却很稳定,是一个适合住人的好地方,而且刚还在星光城的一处地脉节点之上。

  不知建造住宅的人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建造的事如此巧合,看房屋的结构,虽然简陋,但给人一种特别精致的感觉,甚至这个小院,让江汉珍看到了六芒星阵的感觉。

  “这就是我家了。”

  蓝莓给江汉珍介绍了了一些,就要上前去开门,就在蓝莓将门打开,并邀请江汉珍进门的时候,忽然从远处跑来一个顶着一副绿色的鸡窝头,身材壮硕一副掉长脸的青年气势汹汹的从远处飞奔而来,忽然之间挡在了江汉珍的面前。

  继而转身犹如审问犯人一般的盯着蓝莓问道:“他是谁,你怎么可以往家里带别的男人?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往家里带男人是很危险的,而且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会有影响。”

  继而转头凶狠的对江汉珍威胁的说道:“我劝你趁早离开,别让我对你动手。”

  “中二青年?”

  看着这位年轻人的样子,这个词瞬间出现江汉珍的脑海中,不禁的开始打量起来,看了看面前这位邋遢的青年,又看了看面容很精致,身材玲珑的蓝莓,顿时摇了摇头。

  这两人并没有血脉气息相连,也无气运牵扯,也就是说,两人没关系,只能算是点头之交。

  人且从蓝莓身上散发出的意识波动来看,针对青年的有一种淡淡的厌恶,关系并没有青年自认为的那样亲密。

  而这个动作恰好落到了邋遢青年的眼中,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以为江汉珍是摇头叹息他不自量力,竟然想谋到蓝莓一般。

  蓝莓的容貌虽然有些遮掩,但身材很好,面容也算清秀,在这个整日为生活劳顿的贫民窟之中,也算是一朵靓丽的花朵。

  作为贫民窟之内的强装青年,自然认为也只有自己有资格拥有蓝莓。

  但被江汉珍的眼神看的连连摇头,他似乎感觉到江汉珍在说你不配。

  恼羞成怒一会,就要上前动手。

  而蓝莓这时候赶紧上前挡在江汉珍的面前,十分生气的用她那蓝宝石一般颜色充满灵气的小鹿眼睛瞪着邋遢青年怒道:“伍莱,你不要闹了,我的事还不用你来管,我带什么人来我自己加你管不着,你赶紧给我离开,不然我就去伯爵府告状。”

  无赖?江汉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乐了,再看看这邋遢青年的样子,自以为是的堵门,不就是无赖作风吗,顿时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而伍莱青年本看着蓝莓跟他发怒,样子不但没有一丝凶恶,甚至还带有灵气一般的小鹿眼神,让他觉得甚是可爱,甚至有忍不住揽入怀中盘她一番的冲动。

  但听到江汉珍笑声,两人同时看了过来,蓝莓奇怪的看着江汉珍,一双充满疑问的大眼睛,显得有些茫然,因为距离近,蓝莓的脸刚好贴在江汉珍的胸前,仰头看着江汉珍。

  但在伍莱看来,两人就像是情侣之间女的依靠在难得怀里,两人正在眉目传情,而且两人的姿势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突兀感,好像这样做过无数次,甚至排练过一样。

  再看着江汉珍那种也只有二十岁左右面容的样子,怒从心起,伍莱彻底的怒了。

  “混蛋,快放开。”

  一个健步就冲向江汉珍,举起拳头就向江汉珍打了过来。

  而江汉珍并没有在意伍莱的拳头,抬手对着伍莱一挥手,伍莱顿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向远处飞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抬起头犹如蛤蟆一般的瞪着带有一些怨毒的眼睛看着两人,活像一只蛤蟆。

  而江汉珍又想起一件事笑了起来,而蓝莓看了一眼伍莱的那种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而两人此事靠的十分近,互相笑带着笑容。

  而这一切落到趴在地上的伍莱来说,感觉有些天旋地转,刚才被扔出去的那一刻都没有这种感觉,但此刻,却忍不住了。

  从地上爬起来,想要继续动手,但刚才那一下,让他有些害怕,还是忍了下来。

  对江汉珍动手他是不敢的,只能对怒视着蓝莓说道:“蓝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竟然要跟这种人在一起,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你跟他在一起以后只能是被人养的小老婆,甚至连只能算外面养的请人,他也只是玩玩你而已,若是你回心转意,我还是不会嫌弃你的。”

  ‘什么跟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江汉珍一阵嘀咕,这伍莱青年想象力还挺吩咐的,竟然能想到如此之多。

  顿时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伍莱,伍莱就感觉到全身都不能动了,甚至连舌头都不能动,还想接着说的话卡在了嘴里,感觉到十分难受。

  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全身变得冰凉,只感觉全身冰冷刺骨的寒气从脊椎升起,直达头顶。

  双眼漏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滚。”

  只听见一声犹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伍莱不知为何,感觉身体能动了,就下意识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达走了很远,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不是这样啊,怎么回事,虽然害怕,但总觉得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自己的喜欢的人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作为一个头顶绿色鸡窝头的男人,又怎么能忍受的了。

  充满恨意,用那种身死大仇一般的眼神看了门口还在亲密的两个人,转身离去。

  而这时候,江汉珍只是瞥了一眼离开的鸡窝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刚才那一声呵,只不过带了一丝的敕令之音,让他离开就成,伍莱虽然讨厌,但也没有侵犯到他的利益,也没有犯了自己的禁忌,自然没有与他动手的理由,也就没有伤他性命,而是放他离开了。

  但从这个伍莱的眼神中看的出来,这件事还没完。

  而这时的蓝莓还是刚才那个动作,几乎到了江汉珍怀里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伍莱看,又漏出奇异的目光看看江汉珍,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江汉珍看着在自己怀中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蓝莓,就见她好奇的问道:“你真厉害,伍莱太可恶了,我怎么都赶不走,有时候我都不敢回家,你是怎么做到的。”

  江汉珍示意了一下两人的姿势,就笑着说道:“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谈,等安顿好之后再说别的吧。”

  “哦哦。”

  蓝莓忽然发现两人的动作,有些暖没,就赶紧离开江汉珍身边,两腮之间有些通红,似乎是害羞。

  慌忙的拿出钥匙,手不听使唤的经过一番稳定终于打开了们,就低着头请江汉珍先行。

  当看到江汉珍面无异常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就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时而变得担忧,时而变得惊慌失措。

  而这一切都在江汉珍的感知之中,让他心中出现一种古怪的感觉。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