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流言的攻击

第四百八十五章 流言的攻击

  蓝莓的家虽然不大,但还算有几间房屋,江汉珍选择了一间靠近地脉节点的屋子就住了下来,不是他不想选择刚好在地脉节点上的那间屋子,而是那间屋子正是蓝莓所住的房间。

  小院中干净整洁,麻雀所院校五脏俱全,就连石头铺成的小路,以及一个小花园,甚至还有一个小池塘,石桌,石凳一应具区,若不是这在异世界,江汉珍还以为回到了仙道世界了。

  这种房屋的格局,与仙道风水之学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一个用的是黄道确定方向,按照二进制八方运算法布局,另一个是以六芒星辰定位,五为变化核心,以心意瞬间成像。

  但两者运算的方法都能有一些共同特点,就是都能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而且无懈可击。

  能住如此地方,也难怪会生出犹如蓝莓那样的女孩,天地灵秀之地,自然滋养生灵。

  但若不能就此镇压,就会出现德不配位的想象,甚至地脉偏移,远离原来的位置。

  这就是命格不足,去要待在一个好位置之上,不但不会成为自己的助力,还会因此而招来灾祸。

  在与蓝莓闲聊之中,得知这间房屋是他的父母在她出生之前所建的,就在她五岁的时候,她母亲忽然消失,而她的父亲的身体也很快的衰败下来,在几年后也走了。

  根据蓝莓的说法,是他父亲因为伤心过度而垮下来的,但在蓝莓拿出他父亲的一份手札,却发现了一些关于修行境界的感悟,也就是占卜师的修炼心得。

  但这不完全如现在主流的修炼方式,只修炼精神力,不修炼身体的这种方式。

  根据江汉珍从手札上的感悟推测,他的父亲修为境界绝对不低,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三阶生命等级的程度,这种生命程度,只要不去作死,就是常年不吃饭也能活很长时间,更何况从没有在他父亲的手札中见到过以前受伤的记录。

  或许其中存在一定的意外事件,但江汉珍跟趋向于此地地脉作祟,就是因为这种东西,影响了他父亲的运程,才导致身体以极快的速度下降的。

  当然,在外人看来就是伤心过度,心脉受损,但这种地脉都具有修补心脉的作用,当然也会挑选人的。

  而从他父亲死亡的时间判断,与地脉转移的时间相一致。

  这让江汉珍感觉到人心难测的同时,也觉得人的命运十分奇特,就算是他,也不能看清全貌。

  最多也只能从一些命运的现象中分析出一二,当做经验之谈罢了。

  至于参悟,他还没到那个时候。

  自江汉珍住进来之后,就开始教蓝莓占卜术,先是根据他自己的一些修炼法决,又结合此界的六芒星阵,创出一个冥想之术,让蓝莓去打基础。

  之所以刚开始就传授,也是发现蓝莓说他将那本书的基础全部掌握了,江汉珍一看之下,果然如此,若不是不会占测之术,就能用此来进行占卜。

  基础特别扎实,基本上能将星图装进脑子里,而且能演变出各种变化。

  所以才开始教她冥想之术,冥想之术是否能有所成就,这可是一切占卜的前提条件,若精神力不强大,就会对自身造成损伤,甚至造层不可逆转的后果。

  所以江汉珍一直都教她一些补充生命元气的东西,或者是一些演变之法,对于她时常要求的要学的占卜之术,江汉珍一直都么有教她。

  其实占卜之法,就在一窍而已,只要一窍点通,百窍皆通,即使普通人掌握,也能做到占卜之事。

  只不过凡人经不起消耗,占测不了几次,就能将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占卜看似神奇,也极为灵验,但占卜师一过中年,都会变的异常贫穷,甚至会变得多灾多难。

  根据江汉珍的经验,以及口口相传的定律,江汉珍知道占卜损伤的事自己的命运,若是占测的越多,命格就会出现残缺之相,原本自己该拥有的好像没有了,自己就会变得极为凄惨。

  所以,江汉珍就没有教蓝莓占卜之术,而是说要等到她筑基有成之后,才会教一点。

  这虽然让蓝莓感觉到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学习。

  就在江汉珍在此地待了一个月的时候,一天晚上蓝莓带着一副捧心般的忧虑走到了家门口,但到了门前,深吸了几口气,极力的恢复自己往常一样的心情,觉得差不多了,才推门而入。

  也如往常一样,先跟江汉珍打了招呼,然后很快的做好的饭,并且招呼江汉珍吃饭。

  对于吃饭这种事情,他早就不需要了,但还是犹如常人一般的吃一点。

  每天吃饭的时候蓝莓都会向江汉珍说一些搜集到的消息,这也是江汉珍要求的,算作学费的一部分。

  都会选择在每天晚上回来吃饭的时候说,不是不尊重食不语的习惯,而是只有吃饭的时候,江汉珍才会听这些,别的时间,都是教她的时候才能见到,至于这两个时间一过,就是蓝莓也找不到江汉珍。

  而江汉珍对于她的事情,也知道一二,但也没有去用神通去看,觉得有些奇怪,就见蓝莓低着头一个劲的吃着碗里的东西,根本不抬头。

  江汉珍觉得有些不对劲,就问道:“怎么了蓝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蓝莓赶紧摇头,但脸上的慌张却出卖了她。

  现在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也不会有什么城府,一切都写在脸上。

  江汉珍看了她一眼,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装在心里,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若是成了心结,就不好了,很可能会影响你的修炼进程,若是事情成了心中的一根刺,很可能你永远也学不到占卜。”

  蓝莓闻言面色顿时变得苍白,瞬间担忧起来,占卜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若是不学,会成为他心中的另一根刺。

  江汉珍暗道一声果然,蓝莓就是担心这个,对于占卜好像有一种天生的执念,根本没有办法让她放弃。

  至于原因,江汉珍其实也猜到一些,也只有这个,才能让蓝莓但心。

  “我说,我说。”蓝莓面容有些痛苦的点头说道,似乎在做出了什么天人交战一般。

  挣扎的一番最后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就是一个月全伍莱的事情。

  伍莱将蓝莓当成了自己的禁脔,容不得他人染指,蓝莓在贫民窟中,即使容貌被天机展演了很大一部分,但身材与清秀,但在这里,也能算得上一朵精致而美丽的花朵。

  在这个地方,被人体荷尔蒙刺激的青少中老年浪蝶自然不会少,时不时的都想要从蓝莓身上沾点便宜,随着蓝莓身体逐渐长开,这种浪蝶也就越多,弄得蓝莓苦不堪言。

  后来被贫民窟一霸伍莱看上,就开始对浪蝶没警告一番,而他一个人代替了所有浪蝶的位置。

  蓝莓虽然一直以来都对他不假辞色,但伍莱却乐此不疲的一直纠缠。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江汉珍出现以后,伍莱吃了亏,但心中不服,就开始四处对蓝莓进行诽谤,甚至传出很难听的流言蜚语。

  刚开始人们只对她指指点点,后来开始语言攻击,但蓝莓都是躲着走,直到今天,被一群人堵在路口开始语言以及行动上的攻击,虽然行动上蓝莓最近也修炼也一些,没有吃亏,但在语言上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江汉珍听完之后,也只能感慨流言蜚语果然是攻击人心的利器,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哪受得了这个。

  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蓝莓,江汉珍就说道:“修炼之道中心性也是最重要的一环,而且术与核心的东西,要想作一个真正的占卜师,既要敬畏生命,但也不要将任何生命放在心上,因为所学的一切,都是为自己服务的,你若在意别人怎么说,那你的命就不是自己的,而是别人的。

  若是有一天被这种攻击你的语言所绑架之下,让你给人测算命运,你测还是不测?”

  “若你开始为他人占卜,就是将自己的命搭进去,若是你不做,他们还会攻击你。”

  说道这的时候,蓝莓就陷入了一种纠结,似乎在想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是测算,还是不测算。

  在江汉珍叫教她的第一课的时候,就给他说了一个禁忌,与自己无关的人,不可以去占卜,而遇到这种情况,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办了。

  而这时,就听江汉珍又说道:“占卜师,所占卜的一般都是命运,但核心还是一种修炼,修炼之道永远修炼的都是自己,而不是为别人修炼,你即使不给任何人呢占卜,也不会对你的命运造成任何影响,何必去在意与你命运无关的人呢?

  你所关心的应该是你自己的命运如何增强,是为自己服务的,是用来自身趋吉避凶的一众手段而已,而不是为他人服务的工具。

  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你才能走的更远,境界才会有所增长。

  至于别人,过上十年你且看他如何。”

  江汉很这番话说完,蓝莓似乎若有所思,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但又像是顿悟一般。

  江汉珍也明白,这是听进去了,只要想明白其中的关窍,就不会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了。

  即使连江汉珍离开都没有察觉。

  但江汉珍看了一眼外面的某个方向,眼神中露出一丝寒光。

  此时正在刚才攻击蓝莓的那群人中间正在起哄,一起编排这蓝莓的故事,忽然感觉到头顶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随时会砸到自己头上一般。

  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有什么东西,就继续开始对蓝莓进行编排。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