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掌权的想法

第四百九十三章 掌权的想法

  场面顿时僵持了下来,而这时,江汉珍就对伍莱说道:“这人是来捡便宜的,你自己看着处理。”

  “是,大人。”

  伍莱应了一声,提起手中的巨斧,狞笑一声,就要冲过去。

  而这时那个死皮赖脸之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说道:“慢着,我有话说。”

  而这时伍莱看向了江汉珍,就见江汉珍说道:“你的职责就是听命行事,其他的任何事都不要管,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伍莱这时候想起了江汉珍的可怕,也不管其他,就招呼了一声冲了过去。

  而这时候死皮赖脸之人面露狰狞,怒道:“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兄弟们,冲···”

  话还没说完,回应他的就是一个硕大的斧头,情急之下只能举手格挡,但斧头的巨大力道一下子破开了短棍的力道,砍断棍子,迎头砸下。

  在这人最后一眼看到了就是一个犹如锅盖一般的斧刃,连砸带坎的到了他的头顶,接着整个世界都好像停留在了这一刻,临死前忽然在想,若是不耍这样的心思,或许就能成为人上人,以后再也不用死皮赖脸了。

  周围的三百棍手被瞎蒙了,原本地上的惨状就将他们吓得不轻,以前都是打架斗殴,哪见过这种场面。

  但这群斧手可不会管这么多,都是听命行事,犹如死士一般。

  上去就跟随者伍莱,一通砍瓜切菜之后,只剩下一地的哀嚎。

  最后江汉珍才安排让人收拾一番,带着一百多还活着俘虏向着集合之地走去。

  伍莱被打过一次,而且相当凄惨,几乎去了半条命,被治疗也一番,也没少遭受虐待,虽然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江汉珍所为,被江汉珍就活之后,但他不敢去恨江汉珍,而是将所有的仇恨全记在了文森特身上。

  就是后来,被江汉珍教了一些消耗身体潜能,增加爆发力的功法,才隐藏至今,江汉珍知道,迟早有用到的一天,即使用不到,也要以防万一。

  结果显示,还是用到了,伍莱的能力不比文森特差,能在闲汉中间建立一定的威望的都有一些过人之处,很快组织了一批身体强装,看上去高大威猛之人,并集中传授功法,组建了这一支重斧手队伍。

  而那个死皮赖脸之人,名字江汉珍懒得去问,只是那人被多次吊在树上打,后来被江汉珍带走,也传授了一些东西,只不过这人似乎心没有在这个上面,最后还耍了心眼,想要在文森特解决了江汉珍的时候做一次渔翁。

  但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被心中有怨气修炼起来不要命的伍莱完全吊打,最终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此时的集合场地,所有的大小喽啰都在原地站着等待,但等来的并不是文森特,而是一个看上去有些陌生的人,和一群提着巨斧的壮汉。

  场面顿时陷入哗然,当看到一个下半脸被打烂,还是去了一条胳膊的人,让大小喽啰再也忍不住了。

  而江汉珍只是看了一眼当初打伍莱的时候在场的几个人,几人顿时反应过来,就为众人解释道,这是真正的老板,这一切都是他组建的。

  众人听明白之后,就对江汉珍投以敬畏的目光,转变的很快,挺直了腰板,好像就要表现一番。

  而这时候被伍莱提在手里的文森特,在意识模糊之间,看到了这群喽啰的变化,好像已经将他忘了。

  脸上中出现一种悲凉的神色,嘴里咕嘟咕嘟的冒着血泡,好像在说着什么。

  江汉珍从他意识中散发的波动,判断的出这人是在骂这群人叛徒,对他们这么好,又如此笼络,当头来权叛变的他。

  文森特说完,意识逐渐模糊,挣扎了一下,全身一个短暂的抽搐,再也不动了。

  江汉珍看了一眼,生命特征逐渐消失,也就没去注意。

  伍莱虽然也察觉到了,还是继续提着文森特,并没有打算撒手的意思。

  对于文森特,江汉珍也只能说是可惜了,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改妄图冒险一搏。

  自从他有那种自立的想法的时候,江汉珍就不准备再用他了,这次就是分权,将文森特独掌大权的情况抹去,分权给别人。

  他最好的结果就是继续留在这里,去一个没有多少权利的地方,或许还能继续活下去。

  在重斧手的簇拥之下,江汉珍站到了高台之上,也是文森特以前经常站着的地方。

  重斧手将那一百多残缺之人提到了下面,排成一排,站在这些人的身后,这才等待江汉珍的命令。

  而江汉珍看了一眼下面表情不一的众人,有恍惚,有畏惧,有躲闪,但更多的还是在害怕。

  甚至有人产生的离开的打算,但这些榜样在这放着,他们也不敢提出。

  江汉珍扫视一眼众人,然后说道:“今日我是第一次见大家,但有人不想让我顺利的来,甚至产生了歹意,想要自己做主,对于这些人,只有按照规矩处置。”

  “行刑。”

  江汉珍对着下面的重斧手说道。

  重斧手闻言,挥动重斧,不管手底下的人有没有求饶哀嚎的,一斧头就看向脑袋,就是已经在半途死去的,也没有逃过这一斧子。

  百十个人头滚落在地上,腥味逐渐的弥漫开来,让众人心中一紧,都不敢动弹了。

  甚至有几个人被吓得晕了过去。

  而江汉珍接下来又说道:“这次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我们的步伐不能停止,是要继续向前的,这次行动,奖励翻倍,凡有大功之人,皆可提拔,各对现在去准备,所有不稳负责人跟我来,我有事要安排。”

  江汉很说完,就瞅了一眼众人,然后吩咐伍莱留下一部分人,盯着这群人,就带着剩下的重斧手离开了,接下来的场面就混乱了起来,甚至还有人表现出一副兴奋的样子。

  奖励本来就不少,翻倍岂不是更多。

  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积累许多人,就是因为给的星币不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在哪都适用,但还是有些人本来就是半推半就的加入进来的,进来就是混日子的。

  看见如此危险,甚至有丢了性命的可能,顿时有了去意。

  对于这些人,伍莱自然会盯着,只要发现叛逃的现象,就砍断一条腿。

  至于会不会有人叛逃,肯定是有的,但只要留下一条腿之后,自然就不会管他逃不逃了。

  或许这样会让人觉得不近人情,没有丝毫体恤下属,没有丝毫与人为善,其乐融融的气息,但江汉珍本就打算走的事速成路线,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好的规矩,不如给一个血的教训,只有让这些人人见到了,才能彻底的记住,管理上就方便的许多。

  江汉珍离开之后,也在想文森特的的事,虽然是文森特自找的,但将一份很大的利益放在他面前,又有谁可以把持的住。

  就像是禽兽与禽兽不如之事一样很难选择,选择禽兽,就说明没有畏惧,证明江汉珍的威慑还不够。

  选择禽兽不如,江汉珍也不会高看他一眼,但他以后的日次会好很多。

  这件事以后,至于让别人独掌大权的事情,现在江汉珍可没打算,而现在,甚至产生了一种亲自掌权的想法。

  权利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好的。

  以前也有过这种想法,但一直都没实施,一来是忙着修炼,没时间去干涉这些,第二个是还是有顾忌。

  在仙道一方的时候,就跟不用说了,许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若是敢漏出一丝这些想法,就会在某个时候,出了意外,或者迷失在什么地方,自己一个人去玩。

  人心复杂,江汉珍从不敢去轻视。

  当初他被送往域外战场之时,中途出了意外,去了一个残缺的世界,当初带领一群弟子们开始修复世界。

  记得那时候那群他跟那群本来都很乖巧,很听话,也横尊敬他的弟子们最后弄得有些不愉快。

  甚至让他有些心灰意冷的离开了世界,一个人向更远的地方漂泊。

  就是因为他接触了权利,想要跟那些以往都对他很尊敬,在他看来都很不错的弟子们争夺权力,从而被排斥,若不是他离开,甚至会反目成仇。

  就是这些弟子都是如此,但仙道中弟子无数,若是他想要插手权力的事情被知道以后,又有几个人能答应,更别说真正的天庭掌控者了。

  权与利,谁也逃不过去,那怕是神仙也是如此。

  当初他即使用强硬的措施夺去了大权,但那个地方似乎距离域外战场比较近,很容易就被找到。

  若是别人知道他有控制世界的企图,反对之声肯定不绝,当时只有神仙修为,若不想出什么意外,肯定要服从。

  也是因为这事,让江汉珍有了离开的想法,有个组织虽然是庇护,但也同样是一种枷锁。

  修炼大道,就要一窥全貌,若被枷锁限制住,终究有所不全。

  仙道之中这个禁忌那个规矩的多如牛毛,稍有不慎就会犯了别人的禁忌,但这些禁忌中却是大道所在,想要继续修行下去就不得不违反这些禁忌,因此也就仇怨从生。

  但若去遵守,即使修炼到很高的境界,也会有些残缺,有些道理往往存在与一些禁忌之中。

  也是因为如此,江汉珍才想远离仙道,远离所有的人,去追寻自己的道理。

  当然,也就有了自己做主的想法,在阳神世界中仓促了些,但也稳固了金仙的道果,并得到了人龙易,后来到了神启世界,就开始执行了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一切都隐晦了很多,没有做的那么明显。

  几个弟子之所以不敢违背他的意志,就是因为江汉珍自加隆组建护卫队之后,就将兵权掌握在了手里,从没有交出去,就是离开了,也放在天道之处寄存,在神启世界之中,除了他能随意调动武力,也只有天道才可以。

  即使汉森几人再如何表现,他都从没有将兵权交出去的想法。

  果然,几人老实多了,根本没有任何倨傲,甚至还会想方设法的讨好他,与仙道世界没有掌握兵权之时那些弟子的尊敬不同,而是真正的讨好。

  仙道世界之中,那些他教出来的弟子们学有所成,都有一番成就之后,也就很少围着他转,定夺也就尊敬一番,时常也不会来往。

  哪像神启世界之中,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会想方设法的来讨好他,这并不是这些人品德好,或者觉悟高。

  而是他掌握着所有的兵力,能够决定任何事情的兵力。

  因为明白以前是何种原因,他就没有打算交出兵权的想法,即使离开了神启世界,也没有交出去的打算,而是寄存在了自己能够掌控的天道意志之处,而不是托付给任何有智慧的生灵。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