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一十章 态度的转变

第五百一十章 态度的转变

  “在身前所做的行为,都是些为别人着想的事情,但在死后,竟然是靠着吞噬后辈来存活至今的,所有的行为无不显示了他的自私心态,果然,没有一个人简单的。 ”

  江汉珍一声感慨,若不是这位身上残留着吞噬了外来意识体的痕迹,以及他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加上传授一些误导人的东西,若是骗一般人还真的可行,甚至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一部分。

  若是江汉珍不懂得运算之法,算不出这种阵法的奇点所在,若是贸然进入一部分神识意识体,说不定还真能被这人阴了。

  但江汉珍历来谨慎,从不做将自己放置于危险境地的环境中的事情,若是不会这个运算之法,肯定不会贸然进入其中,而是另想他法,比如将这个意识体引出来,而不是很冒失的进入其中,给人家送菜。

  到了这时,江汉珍脸上闪过一种古怪之色,向着身后的蓝莓瞥了一眼,看着蓝莓那一副好似天生善良的样子,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容。

  蓝莓的这位先祖,也就是当时的蓝光王国开创者,在担任国王期间,就是蓝莓这种性格,不管是对人或者对事,都会用自己独特的善良方式处理,因此了得到了一个好名声。

  但背地里却极为阴险,自私之心早已占据内心。

  而让江汉珍想到的是,蓝莓又何尝不是这样,看见江汉珍以及现在的蓝光护卫军所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都是违背了她所认为的善良,就跳出来指教一番,甚至指责。

  被拒绝过许多次,还时不时的跳出来指教一番,如此之长的时间,都没有将自己内心的认知融入到蓝光护卫军来,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想法。

  在江汉珍看来,这就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她跟蓝光护卫军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她有她自己的见解,永远不会与蓝光护卫军一条心,原因就是出在先祖上面,多少代人的根深蒂固,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江汉珍摇了摇头,对于蓝莓,两人之间只是一场交易而已,交易完成,或许会看在这些面子上给她安排一个职位,让她待在蓝光护卫军中。

  对于这事,也没怎么多去关注,毕竟人家也是为自己考虑的,并没有什么错。

  而这时,江汉珍开始观察着徽章思索起来,这个东西的用法就是只要是修炼了六芒星辰图的占卜师,就能将意识体进入其中,犹如尸解仙一般的存活下去。

  但江汉珍并不是要培养一群尸解仙为自己服务,而是要用这个徽章。

  意识能够进入一部分,就能互相传递消息,而且意识体在这个空间之中都有随意飞行的能力,即使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都只是在一念之间,毫无阻碍,若是用此物来传递消息,那就省去了很大一部分麻烦。

  兵道之事,信息传递也占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若是能在瞬息之间将消息传递出去,就能做到对军队的随意指挥,甚至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徽章的进入之法也就是最外层的那个观想图,只要观想出来就能进入其中。

  这图不但单单是一幅图,还是一种精神力的修炼方式,只要安心修行,对人的精神力提升有很大的好处。

  这幅图甚至可以说是这方世界的核心之物,也是根本法则,甚至可以说,整个蓝光世界的所有文明都来自于这一副图上。

  就与仙道世界中的人族八卦图一样,是人族的文明核心,自羲皇画八卦起,人族才有了自己的文明,一切的文明,都是在这种运算之法上展开的,几乎成了人族的核心之物。

  这个六芒图也是同样的道理,是这方世界中的最根本起源之物,一切的发展,都是建立在六芒图上的。

  江汉珍甚至有一种预感,若是能六芒图用好了,就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甚至能改变许多事情。

  但目前还不能将六芒图完全传下去,因为徽章之上还有一道封印没解,若是贸然进入其中,在封印的作用下意识就会被损伤,最好导致本体受伤,甚至造成不可逆转的危险。

  但这不妨碍江汉珍提前做准备,先打基础,等到封印解开,就将完整的普及出去。

  想到此,就拿起桌前的笔,在面前的纸上一口气画了三幅图,这才停了下来。

  而身后的蓝莓见到江汉珍画的这三幅图,似乎有些好奇,但跟随江汉珍如此长的时间,哪还不认识这就是观想之图,是一个凝聚精神力的法门。

  顿时有些上心了,就开始观看第一幅图,很快的就将第一幅图记下了,试了一下,毫无阻碍的在灵台中将之观想了出来,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有了一点增长。

  顿时心中有些窃喜,心道,我也不是被他说的一无是处,就是这个观想图,就很简单,我一学就会。

  接着有开始观看第二幅图,只是看了几眼,就样全图印在了脑海中,试了一下,也没有什么阻碍的就观想了出来,而且效果比第一副还要好。

  顿时有些激动,自己平时修炼的很差劲,没想到这种传说中占卜师的观想之法,修炼起来竟然如此顺畅。

  不禁开始猜测起来,他问什么不传我,怕我学会了?或者是就是为了打击我才不教我适合的?

  就在胡思乱想的空挡中,开始向第三幅图看了过去。

  “哗。”

  第三幅图被江汉珍忽然之间抽走,蓝莓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听到江汉珍说道:“第三幅你还不能看,还不是传出去的时候。”

  蓝莓顿时急了,明明自己能够修炼为何不让她看,就有些生气的问道:“为什么?你画出三幅图不就是为了让人修炼的吗?怎么我就不能看了。”

  江汉珍看了一眼蓝莓有些愤怒的表情,虽然长得不错,愤怒的样子也很动人,但江汉珍看见他那些先祖意识中的残留信息,根深蒂固了许多年,明面上都是这种样子,但暗地里却又是另一种想法,对蓝莓这种样子很不感冒。

  无非就是为自己争取好处的一种心态,为自己争取好处没错,心性之道修炼的就是自己,大修炼自己都是建立在不去损害别人的前提之下,虽然有时候也会做出防卫性的反击,但也不会做出损人利己之事。

  而蓝莓,以及她的那些先祖,所做所为就是将自己的那种不正常意识强加在别人身上,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于这种人,天生的就是气运损耗者,所行之事,除了为自己增加业障,和损害自身气运福报,再没有任何好处,蓝光王国能存在如此多年,在江汉珍看来,简直是个奇迹。

  但是这种人还是会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自己就是好人,世界都对不起他们,世界都欠了他们的。

  若不是江汉珍观看了徽章内部的那个意识体的那些记忆,还真有可能忽略了这个问题。

  有些人就是如此,天生有一种让人感觉是好人的气质,人格的魅力已经达到了站在原地,就会让人相信的地步,就会很容易忽略他做事的本身,因此这种气质也是他们最好的保护色。

  蓝莓就是这样,超人一等的容貌,很容易让人忽视她做事的本身,一个美丽的容貌,遮掩了她身上所有的缺点,只要开口,就会有人看在她的容貌的面子上去为她办事。

  虽然天道给她遮掩了一部分,江汉珍原本以为是天道为了保护她的,现在看来,是天道在压制她,不想让她用这种容貌还害人罢了。

  就是江汉珍有时候也会因为她的真实容貌,对她有些放任了。

  但到了现在,心中明白过来,却不会对此容忍。

  江汉珍面无表情的说道:“此为军中高层普及之物,都属于机密之物,尤其是第三幅图,是目前最高等级的机密,若是你看了,就赶紧将这些东西忘了,就是第一幅第二幅,你既然想要修炼,就是看看也无妨,但也不要泄露出去。

  若是你想寻找修炼精神力的方法,也不是没有,蓝光王国中有许多占卜师,他们的观想图在修炼精神力方面,比这个还要好,以你目前的能力,也不是得不到。”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蓝莓顿时吓的一个哆嗦,对于蓝光护卫军中的机密事件,在这段时间可是处理了很多。

  因为当初她也跳出来指责,但这等事情上,没有人理会她,该怎么动手还是怎么动手,江汉珍在这一点上,从不会妥协,采取零容忍的策略。

  因为此事,蓝莓差点被吓出病来,后来见了处理机密之事,都是躲着,最多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企图看到将人看到愧疚,以达到她施展善良的目的。

  蓝莓对这事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想了一下江汉珍的话,忽然冒出一句:“你打算将这个在军中普及?你知不知道这几幅图有多珍贵,都是占卜师的秘传之物,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将这些东西传出去呢?”

  江汉珍顿时面色一冷,说道:“我的打算,希望你不要干涉,若是再干涉,我们就两清了,还有,若是前两幅图有传出去,我虽然不会杀你,但我们的交易也就两清了,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试试。”

  “你···”蓝莓被江汉珍这种态度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原本都好好的,即使不同意她,也不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怎么忽然画出三幅图之后,就变了态度。

  目光闪烁不定,好像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忽然想到她离开这里,甚至连生活都会变得很困难,甚至活不下去,顿时一身冷汗,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打定主意,在没将本事学到手之前,就不会离开。

  江汉珍看了之后,暗道一声可惜,竟然没有做出冲动的举动,若是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就让她离开,也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但对这些也没有太过在意。

  西游之雷行诸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