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心易的缘由

第五百三十三章 心易的缘由

  瑶似乎有所察觉,就抓住鮑的手,说道:“这次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紧张也在所难免,等会你跟我学着点,看我是怎么做事的,只要你多看,肯定能看出一点名堂来。”

  瑶如此说着,但心里也明白,这种对事情的感悟,只能靠自己领会,别人根本帮不上忙。

  此时的鮑,只能做点简单的事,复杂的以他那个脑子根本转不过来。

  但简单的事似乎不足以让他恢复身体的创伤,但复杂的事,都需要门槛的。

  比如他们这些人,想要加入一个固定的部门,都需要有过一次经验,或者执行过任务,才能顺利的过度,到时候可以有一个好一点的位置,能够赚取功德气运的位置。

  像鲍这样的,没有什么位置,去了也不一定能够有什么机会,最简单最苦的修大地,似乎比较适合鮑,但也需要一定的门槛的。

  他们这一批人,去都是从小队长开始的,若是鮑这样,去了只能是最底层。

  瑶最终摇了摇头,觉得还是自己对鮑的期盼太高了,希望他厉害一点,但看他现在紧张的样子,就有一种无力感。

  他们这批人心性之道都不差,心性好的人,似乎没有什么紧张,害怕之类的情绪出现过,从来没有。

  这些都是出现在普通人中心性还没成长完善的人身上的,只要心里素质稍微好一些的,都不会出现这类事情。

  出现在鮑的身上,虽然反常,但也让她知道了鮑所受的伤是在是太重了,重到如此多年都束手无策的地步。

  总觉得是因为自己,鮑才受伤的,虽然鮑从没有怪过她,但她就是这样想的。

  不过现在瑶放松了许多,心道,‘就这一次,只要这一次,将事情做好,让鮑也出点力,能为蓝光领地中做出贡献,就能有一次资历,就送他去修大地。

  而且,只要对领地做出贡献,都会有天地最本源的称为功德之气的物质降下,不管贡献多少,都会有,有了这点功德,就能让鮑有一点恢复,然后去修大地再由她来辅助,肯定能够彻底的恢复。’

  瑶如此的想着,还一边按着正在自责拖了后腿的鮑。

  “放心吧,没事的,去了之后,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了就成,剩下的都交给我,你不用管,不要多想了。”

  鮑点了点头,想要出点力气,但他的心神的确不争气,残缺的厉害,他对于蓝光领地的归属感不必别人弱,甚至更强。

  几乎将蓝光领地当成了自己的家,当成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成了心中的一个信仰。

  加入蓝光领地中,从小到大都没有人亏待过他,也没有让他遭受什么非人的虐待。

  此时已经成年,已经到了可以加入建设的时候,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有许多人都劝过他,他这个样子,即使一辈子什么也不做,都能很平稳的过一辈子,由领地养着,一切的吃穿用度都有领地发放。

  但鮑还是没有听从这种建议,似乎将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已经跟整个蓝光领地联系到了一起,再也密不可分。

  他并没有听从别人的建议,而是凭借着自己的毅力,硬生生的从魂魄残缺的身躯中,凝聚出了一份意识星图。

  当他以为这次能为领地做贡献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这个意识有点假,似乎还是比别人的弱。

  但即使这样,也没有放弃,还是一如既往的努力。

  鮑今日努力所花去的时间,可以在同龄人中堪称第一也不足为过,这也就是江汉珍为何亲自干预给鮑走了个后门,让他烙印了自己的意识。

  这种人其实什么越不缺,该有的优点全部具备,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

  所缺少的,就是一个机会,不管这什么机会,这种人都会竭尽全力的去抓住,只要抓住了,就是腾飞时候。

  这也是江汉珍为何不亲自出手,将他治好的原因所在。

  在《心性易》中,对于生命的希望,从来都没有放弃这一说,永远不可能的放弃自己的生命,而且要敬畏生命。

  所用的核心就是心性。

  就是拿凡人来说,哪怕只要头还在,都要能找出自己的生机出来。

  对于修炼之人,就跟不用说了,哪怕只有一缕残魂,一滴血液,都要从环境中找出自己立足的方式。

  而性为一身之主,心性就是一身之主的特性,若是用起来,就是自己许核心的东西,来主宰自己的生命,而不是想外界所有一切低头。

  鮑在瑶的安慰下,也逐渐的打起了精神,但眼神却变得更加坚定了,似乎有了一种别样的韧性在其中,坚定的让一般人看了都胆怯。

  在瑶的带领之下,两人向着自己的任务之地走去,灰暗的天空下,让两人的身影变得逐渐模糊,但那种永远不屈服的气质,就连天空的灰色雾气也特意的避开,不敢与其争锋。

  ···

  天宫之中,正在打坐的江汉珍忽然睁开眼睛,似乎有了一些感悟。

  取出身边放置的用玉块制作成的书简,慢慢的打开。

  只见上面第一行写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而江汉珍似乎也在盯着第一个看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拿起一只符笔,在后面写道。

  “天德顽健,百折不挠,永不息。”

  接着又开始往后翻看着,后面有坤,离,无妄,大畜,等。

  左右翻看,就好像一副有规律的运算法则,按照一种神秘的规律演变着。

  最终翻到了‘剥’卦之上。

  剥卦此时只有一个字,还没有任何解释,江汉珍就拿起伏笔,在上面开始写了起来。

  ‘不利有攸往’。

  人立天地,自我位中,外识侵袭,自下而上。

  若能坚持意志,不可反复,既无灾害。

  江汉珍心中有所感应,似乎是鮑的行为,因为鮑虽然弱小,但坚持自我,不让自己被外界的言论或者压力所泯灭了自我,还能坚持自己的本心,没有丝毫动摇。

  因为在《心性易》中,对自我心性的修行,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可以说,就是一部修炼心性的易,也是为人所用的易。

  蓝光领地,甚至神启世界,乃至整个武士文明宇宙,因为发展十分迅速,简直是飞速。

  但江汉珍以前的心性之道,就有些难以与发展的文明相匹配了。

  毕竟,当初的心性之道,也有一定的片面性,有它的局限性存在,是他在仙道之时所总结。

  其中内部有许多不一定适合所有人的地方存在,还有许多隐形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枷锁隐藏其中,这些隐藏的枷锁,只能阻碍发展,让人变得总缺少那么一点。

  不知道是谁所埋下的陷阱,传了无数年。

  若是无事还好,但若有事,就很容易被人针对。

  最终江汉珍在研究此界六芒星图,最终研究大成之后,就有了这个想法。

  做出一个适用于所有人心性之道,而且能适用于这方宇宙快速发展势头的心性之道。

  最终推演良久,考虑了许多,才选中了宇宙之中的一个根本运算法则开始演绎。

  就是《易》,此为仙道世界洪荒时期,人族自强自立的智慧结晶,是根据宇宙最根本的数理变化所做。

  由人族羲皇完善,是在那种危机四伏,各大势力夹缝中生存的根本之法。

  人族之所以传承至今,与这个羲皇所做的易有着几乎不可或缺的存在意义。

  其余的道理,江汉珍也不是没有想过,如个大势力的根本法,都有些严重的枷锁在其中,而这个人族所出的《易》,最为纯粹,就是为了生存,就是为了薪火的传承,就是为了人族的延续,能在世界中立足。

  根本无丝毫的个人杂念在其中,也就不存在什么枷锁。

  也是江汉珍最终选定以此为根本,做《心性易》的原因所在。

  当然,他做的这个《心性易》,还是在羲皇的基础上,伏羲时代的爻辞,还是没有感丝毫改动,一个字也没有错的写在了上面,至于后面,就是以此推演出心性的修炼之法。

  如此推演,都是数字组成,没有丝毫偏差,在完善《心性易》的时候,也从自己的身上找出不少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的枷锁。

  就犹如天生被赋予的一些东西,就像蓝光王国中,人们被赋予了对灰色雾气从内心深处,几乎融入到血液里的恐惧。

  江汉珍每每想起来,有些细思极恐,也暗暗庆幸,自己还在金仙顶峰,并没有突破大罗金仙。

  若真突破到了大罗金仙,一切大道根基已定,似乎就成了真理一般的存在。

  但这种真理,却有些不符合宇宙中的法则,跟不敢与混动中的法则对比。

  违反了宇宙中运转的规律,似乎就是异类。

  除非,能像掠夺者一样,就是认为自己就是对的,一条掠夺之路一直走下去,直到超出宇宙,超出混沌之中,前往更高的一个层次。

  但江汉珍却没有这种觉悟,在他的认识中,有着不同的看法。

  人生于世界,效法天地规则而修炼。

  超脱天地,进入宇宙之中,就会参悟宇宙法则来修炼自身。

  但宇宙之外还有混沌,混沌中有许多宇宙,就要参悟混沌中的大道法则来修炼自身。

  即使超出了混沌,或许还有更高层次的在等着,并不是尽头。

  道无止尽,并非只是简单的一个说辞。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