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鱼饵的作用

第五百三十四章 鱼饵的作用

  大道无垠,又无处不在,万物皆自道出,又自道而化亡。

  损益之间,方见大道道化之相。

  在大道面前,生灵永远是渺小的,即使威震寰宇之内的大罗金仙之辈。

  或许能造成很大的破坏力,也会给世界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即使将所有毁灭,大道已久存在。

  大道并非生灵,也并非有自己的个人感情,只不过是无处不在的规律,永远的依照这种规律的存在。

  并不会因为谁长的好,给他多照顾一点,谁长的差,就远离他一点。

  对于大道来说,不管是做什么的,也不会去干涉,也不会有任何意见,还是按照大道规律继续的转动着,不会因为任何事,任何人而做出丝毫改变,哪怕这人已经修炼到了很高的境界。

  但道就是如此,但人心不一样。

  人心有喜好,有偏颇,有亲疏远近之分。

  就像江汉珍以前总结出来的那些心性修炼之法,都是根据东拼西凑的东西,和自己的经验,总结出来的。

  虽然最根本的来源都是大道,江汉珍所学的这些,都是最初的先贤看到之后,用生灵的语言,将之翻译了出来。

  这本没有错,但就在往下传的时候,有人会觉得这不合理,改一点,又有人觉得那不合理,改一点,但就是不自己去总结一套。

  最终到了最后,犹如二道贩子一样的不知除了多少皮,原本的早已面目全非,甚至还会给其中加点毒药,等到毒法的时候,又成了回头客。

  也是因为江汉珍想要有一个与武士文明宇宙相匹配的心性修炼之法,才有了想要自己效法天地大道来完善一本,才有了《心性易》的出现。

  也幸亏他有了这个想法,否则还真不知道他以前最引以为傲的心性修炼之法竟然出现了一百多处的错误,都是违背大道自然运转规律的错误。

  有些错误还能修成过来,有些错误甚至成了一个致命的缺点,就犹如有人在你的家里一处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留了一道暗门,只要有需要,就可以随时从暗门中跳进了将自己的全家人一起给劫持了。

  江汉珍知道这个的时候,有些细思极恐,也有些愤怒异常。

  不知道是谁留下的,无从查起,但他相信,这些心性上的漏洞,肯定是有人有意为之。

  甚至产生了以此做一个陷阱,将这背后之人抓住,看看究竟是谁的想法。

  旋即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太多了,多到需要跟一方宇宙为敌的程度。

  最终只是将此念想压了下去,一个念头都没有放出来。

  手中的玉简书册之上,江汉珍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着,慢慢完善着,身后的天道法则将自己的道韵加持在江汉珍身上,以支持他瞬息之间,无数复杂的运算。

  最终江汉珍推演到‘水火既济,时令当位’的时候,有些难以支持,似乎是刚才的灵感用尽,也就停了下来。

  缓缓的平复了心情,又打量着手中玉简书册,上面无数的符文组成,犹如一方宇宙在不停的变化,生出了一丝丝的玄妙,看上起犹如一个世界一般的在内部演变。

  接着暗暗点头,重新卷起了玉简书册,又进入入定之中,逐渐的,中枢之地有恢复了平静。

  蓝光世界之中,已经步入正轨,一切都按照江汉珍的设想发展着,也是在按照宇宙中最好的发展方向发展着。

  这种发展,对宇宙最为有利,也是符合道理的一种发展模式,也是江汉珍目前所能做到的巅峰只状。

  一切都犹如‘水火既济’一样,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犹如修炼内丹样,正在炼成金丹的时候。

  这种平衡,看似最合适,但其中也蕴含这凶险在内,只要在水火之中,有人打破这个平衡,就会从这种状态退出来,还会造层一定的影响。

  而此时的蓝光世界中,就出现了对世界发展的不稳定的因素,随时会破坏发展的因素。

  这个因素,就是江汉珍已经做好了陷阱等着上钩的这个天外来客。

  此时的蓝光王国之中,苏莉领地出现异动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外面,而最终,也被一个名为天辰子的大占卜师得知。

  此时的天辰子,已经是响彻蓝光王国的大占卜师,不止如此,此人手段高明,凭借着自身的本事,联合起了蓝光王国的十几个领地,成为了所有领地的代言人。

  如今有所有领地领主的信物在手,可随意调动军队。

  权柄被夺,领地可以说是名存实亡,一切的大权,都已经汇聚到了天辰子的手中,俨然一副新的国王的架势。

  而这些领主,原本是因为迫于苏莉领地的势头才联合到一起的,后来反应过来,也做出了反击,但在由于苏莉领地的存在,才与天辰子僵持不下。

  如今知道了苏莉领地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事情,也明白了敌人没有了,不需要联合了,选择的首要目的,就是去攻占苏莉领地留下的底盘,没必要再让天辰子出面。

  但与此同时,天辰子所建造的星辰宫中,天辰子听着手下的汇报。

  “辰尊大人,苏莉领地,一夜之间消失,不知是好是坏,我们是不是要占领这块地方。”

  天辰子一阵皱眉,这种事,让他觉得有些不正常,太反常了,作为一个修行者,从来都不相信有什么诡异的事件,就是诡异,若是细查下去,总会有人为的痕迹在其中。

  尤其是这件事,说出来之后,就有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似乎与这次他的目的有些关联,但并不是很强烈。

  对于他来说,这就够了,只要有一丝信息,就能追寻过去,迟早能找的到。

  进入此界也有数年,本来很清晰的感应出世界中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面,但子啊他进入世界之中,所感应的东西好像消失了一样,竟然连一丝信息都没有了。

  经过多次查证,在世界之外能感应到,但在世界之中,就难以查询。

  此事不但没有让他气馁,而且有些激动,能够自主隐藏信息,并且能躲过他的星辰测算之术的宝物,肯定不是简单的东西,甚至比他师兄说的品级还要高。

  让他有些期待起来,也对宝物的欲望强烈了许多,就想翻出这件宝物来,无非就是多花点时间罢了。

  而恰好,对这等修行人来说,时间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他也耗得起。

  只要在蓝光世界之中,循着历史的足迹往前走,迟早会漏出一些蛛丝马迹,而且他已经做好了一个长期等待的准备。

  但不想,这才多少年,就已经有了消息。

  就随口问道:“他们的去了哪里,能不能查出来。”

  手下之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派人去了,查不出来,之事在一个地方发现了疑似史前文明留下的一处遗迹,从苏莉领地还留下来的遗民口中得知,在消失之前,苏莉领主带着人来此祭祀过,但这没有丝毫依据,当不得真。”

  说着还将一副画递了上去,而这上面所画的,正是蓝光领地中最初时候所建立,后来随着发展,已经用不上的那个哨所。

  天辰子拿过画一看,顿时感觉到刚才那种心血来潮的感觉又来了,心中一动,觉得这事肯定与他的目的有关。

  而且也发现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哨所,其内不的结构,也附和建立哨所的大道结构。

  哨所,并不只是随意建立,而是要考虑到其用途,属于兵道范畴,但也包含阵法,风水地理等大道所在,甚至能根据哨所,来推断出内部士兵的战斗力出来。

  一时间,天辰子从哨所中看出了许多东西,就连士兵的任务也推演出了个七七八八,就连内部的士兵的修为,都有了一个比较准确的认识。

  甚至顺着哨所反推过去,最终脑海中显示出一副图像出来,若是有蓝光领地的人见了天辰子反推过去的图像,就会发现,不正是蓝光领地当初起步时候的景象吗,定会大惊失色。

  但这事情也属于正常范畴之内,修炼之人心神清静,与道合真,追溯,追源本就是最基本的手段,尤其是一些擅长推演之人,只要根头发,就能将人的祖宗十八代全部翻出来。

  甚至只要一丝残留的信息,就能追到信息之人的世界中去,观一叶已知秋,这本来就是最基本的手段。

  而此时,天辰子似乎感觉到自己抓住了点什么东西,心中似乎有所决定,但还是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不露声色的说道:“好了,这事我知道了。”

  而手下之人正要退去,但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辰尊大人,这消失出来之后,引起了各个领主的渲染大波,似乎有所异动,不知我们该如何处置。”

  天辰子的心早就被牵扯到了外面,对于这些事早就没了心思,这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为他寻找东西的工具而已,可有可无的东西,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盯紧他么,只要不造出什么乱子就行,不用理会。”

  手下之人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就说道:“是,辰尊大人,属下这就去办。”

  等到星辰大殿之中空无一人的时候,内部传来一阵轻笑之声,似乎有些喜悦,带着一丝的欢快。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