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意外的机会

第五百三十五章 意外的机会

  外面传说是一夜之间,其实在苏莉领地中,却用了足足三天时间,对于那些选择拥护苏莉的领地之民,自然会将其带走。

  这次新一代的人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之人,心性通明,了解人心,对管理之道,似乎很容易上手。

  抓住了关键之处,简单的组成一个编组,事无巨细的做好的分工,有运输,有运送,有补给,有医疗,有保卫,一应俱全。

  就虽随便拉出去一支,都能在人能够生存的任何地方扎下根来,甚至能产生一个王国。

  这也只是随便几个蓝光领地中的人所带领的这些民众能做到的事,并不出奇。

  一直花费了三天时间,将所有的支持苏莉的人全部带走了,无数支队伍,在整个苏莉领地中那个出现,浩浩荡荡的向着山道赶去,到了山道,自然有人会接应。

  只要带人翻过山去,就是一片新的天地,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唯独这个山道需要自己走,根据路途中的表现,决定有的去处,也算是一项考验。

  有些能坚持翻过山的,以后的前途肯定不会太差,到了半山腰的,或者到山顶坚持不下去的,都会有不同的待遇。

  只要放弃,就会有电磁接引车出现,将人接走。

  蓝光领地缺人不假,但也不会什么人都收的,就是收了,也会根据身体意志等因素来做安排。

  这里面,孩童却占了很大的优势,基本上都能得到好的福利,最好的优待。

  沿途还能收拢一些想要遗弃的,送人的,被虐待的,山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艰难,似乎是知道了以后在领地的地位就从山道上评判,就有人害怕小孩拖累自己的行程,耽误了自己的前程,主动的将小孩送到蓝光户籍司的手中。

  户籍司的人自然是来之不拒,就会立即送往女娲院中,从此与他们原本的父母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

  不理会这些人怎么想,但这些户籍司的人确觉得这才是正常的事情,他们当初就是从女娲院中出来的,认为自己是世界的孩子,甚至还会去宣传一些。

  但有一支队伍,却在山道之下驻足不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领头的就是当初也分配到任务,去带领一个小镇人口的瑶和鮑的队伍。

  但似乎只看到瑶,却没有看到鮑的存在。

  而此时的瑶,似乎有些焦急,一直盯着通道看个不停,似乎在等什么人。

  作为这次的总负责人曦正要做收尾工作,似乎看到了一些异常,就降落下来,站到了摇的面前。

  看着有些焦急的瑶就问道:“这是怎么了?怎没还停留在这里,截止时间已经快要到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瑶这次发现曦的存在,就说道:“还差一个,鮑不见了,原本我们在带人的路上,却遇到了其他领地的人,鮑不想我们的行踪暴漏,就引开了他们,说会追上我们,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曦心中一动,也明白这事情的原因了。

  此次的行动仓促,有许多还不是太完善,因为苏莉领地的人是在有些多,所以对保密工作上做的不是太好,就让各队伍的人自己负责。

  若是其他人,肯定没什么问题,但这个鮑,他就不敢说了。

  鮑在领地中很多人都知道,也佩服这位虽然受了伤,但从不放弃的那种毅力,让许多人都佩服。

  对此,也有好多人劝说过他,就是什么也不做,都能在领地生存的很好。

  但这位好像并没有放弃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修炼,甚至还真将意识星辰图给凝聚了出来,让许多人都觉得有些佩服。

  但不管如何,都是有些残缺,也让人为之惋惜。

  鮑对大道的理解,似乎只能理解一半,另一半好像永远找不到一样。

  但此时的曦也有些疑惑起来,即使如此,也不应该现在还不会来,即使鮑在领地中是残缺之人,但在外界,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

  就有些皱眉问道:“距离现在多长时间了?”

  “二十个小时了。”瑶面色担忧的说道。

  曦立即用心占之术推演了一番,身上的散发出犹如六芒星辰一般的光芒,瑶看到这样,眼中出现一些希望。

  曦的这等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的生命层次,都是以精神见长的,对于推演之术,肯定不一般。

  若是有他出手,希望就大了。

  曦在心占之术中,看到了鮑的身影,被一群人追着向反方向跑去,而这一群人都骑着马,鮑用的是双腿狂奔,即使这样,这群人都有些追不上。

  鮑并的方向似乎是与蓝光领地中的反方向,似乎真的要将人引到一边去。

  看到这里,曦一阵叹息,知道鮑这种人认死理,认准的一件事情,似乎就要做到底。

  看鮑的架势,似乎要把这帮人拖死,速度不慢不快,就是保持在这群人快要追上的路线上。

  曦正要想确定方向,但随从虚空中出现一道投影,伸出手将他所看到的图案凭空抹去了,接着这道身影转头对他笑了一下,凭空消失。

  “父尊。”曦一声惊呼,从推演的转态中被掀了出来。

  而身边的瑶见此,有些紧张的问道:“曦总长,鮑怎么了,有没有他的消息?”

  曦就要说出刚才见到的景象,似乎一开口,就说不出来了,顿时觉得古怪。

  看着欲言又止的曦,瑶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就问道:“是怎么了,是不是他出事了?”

  之间曦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出事,他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了。”

  瑶看到这样,就更加不放心了,就觉得眼前有些黑暗一般,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而曦又说道:“他去执行了一项绝密任务,已经不是你我能干涉的了,而是最高等级的绝密。”

  说着,就向天空示意了一下。

  瑶顿时会意,也明白这件事不简单,这样的示意,就是在他们这群新人中的一个暗指,这批成长起来的人,都知道这个意思。

  也只有这样,他们都不会去过问,因为会与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小事。

  瑶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着曦说道:“多谢曦总长,我明白了,我这就带人回去。”

  曦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就看着瑶有条不紊的带着队伍沿着山道而离开了。

  曦看着瑶做事的样子,有条有理,合乎自然,没有丝毫滞涩之感。

  似乎觉得奇怪,按理说此等表现,修为肯定不低,按理说现在肯定会有一定的位置,但为何还如新人一般。

  曦就用神识观看了一下瑶周身散发的气象,顿时眼睛一缩。

  “二阶顶峰。”

  曦似乎有些惊讶,但随即一想,也就明白了,肯定是为了鮑的事情,才会如此,不然早就崭露头角了。

  随即感叹道:“后来者居上,后面的人越来越强了,看来我要抓紧一些,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被比了下去。”

  旋即又从身上散发出一股斗志,一种对自身的自信油然而生。

  因为他还有更大的愿望,从来不惧挑战。

  而此时山道上带人向前走的瑶似乎有所感应,心中一动,也觉得有些欣慰,有些感动。

  对于鮑的事,也将她压的不轻。

  她并不惧怕这种压力,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这次的事情,本来准备好了的,让鮑得到功德,慢慢恢复损伤。

  但这这种损伤,是能恢复,但具体如何,只是一个希望。

  能不能一次恢复,她也不知道,但并不会因此而放弃。

  但没想到这件事牵扯到了最上面,几乎等于天道垂青。

  因为位鮑感觉到高兴,她知道,鮑的路似乎是找到了,她自己的也要开始了。

  心中决定,回去之后,就开始崭露头角,向上发展。

  鮑有了机会,只要不出意外,就会恢复起来,以后的前途远大。

  就是除了意外,也是为领地做事,为了领地而献身的,也是值得的,为此,他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想法。

  若论归属感,没有人能超过他们。

  此时,在中枢之地的江汉珍,又有了新的感悟,拿出身旁的玉简书册,慢慢的打开,还是用各种符号组成的一副画卷,只要一看,就让人沉迷中其中不可自拔。

  而这时候,天道似乎有感,身后的圆球散发出阵阵的道韵,加持在江汉珍的身上,让江汉珍身上的气息更加浩瀚。

  而江汉珍灵台中开始用运算之法,以极快的速度运算着,无数的变化,在脑海中演绎,最终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位置上。

  接着就取出身边的符笔,在乾卦之后开始写道。

  “初九,潜龙勿用,天行顽健,周行不殆,往复循环,位列初九。”

  接着又翻看到了复卦之上,在后面标注起来。

  “反反复复,无始无终,不偏不倚,修身守己,可定心,入龙属。”

  写完之后,江汉珍又仔细想了一遍,发现没有错误,又卷起了书册,放置一边,整个中枢之地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从来都没有变过。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