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神将危机明心性

第五百四十九章 神将危机明心性

  他当时是查了,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但查到的东西让他至今都难以接受,才让他不敢继续追查下去,若是真的查了个底朝天,又怎么可能在仙道一方继续待下去。 

  即使如此,也让他内心中的某些形象变得逐渐崩塌,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光芒。

  就像平时见到一个女孩,看着是一位女神,一度变成了自己心目中幻想的对象,但仔细接触之后,却发现是个渣女,除了让自己损失惨重,甚至有将自己命都搭进去的可能,以前的女神光辉,散发着一阵阵让人见了感觉要窒息的毒素。

  之所以能一直的坚持着,还是作为一个雷部兵将,对于仙道的归属感作祟。

  毕竟,雷霆都司是一个军事单位,内部有着严格的纪律,对于每一个兵将来说,几乎将这些融入到了自己的灵魂中,早已部分彼此。

  他并不是江汉珍,也不是江汉珍教出来的那些人,那些人一看风向不对,早就跑的没影了,还哪里会等到继续留下来将等着人来杀呢。

  到现在为止,与江汉珍有关系的人,或者是他教出来弟子,不是出去就回不来了,还有就是趁人不注意消失了。

  甚至还有人逃到了无极世界一方,当起了仙奸,听说还过的很滋润。

  留下的,都是一些还顶不了什么大用的,对于这种事情,连参展的资格都没有。

  那些人,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如泥鳅一般的滑不留手。

  仙道管束一事上,只有雷部内部有严格的纪律,其余的都很松散。

  等到仙道一方察觉之后,已经晚了,能跑的全都跑了个干净。

  就连在雷部还算老实人的乌大都舍弃了自己的仙体,带着蓝二姑不知去哪里投胎去了。

  这些人的出逃,当时在雷部产生了很大的反响,当时有人就想将这些逃跑的弟子捉拿归案,毕竟这些人大部分属于雷部兵将。

  当然,也不乏有仙道其他势力上门问罪的,甚至联合起来对雷霆都司施加压力,让他们出去将人抓回来。

  最为雷部军人,即使外界如何,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内部不去维护,明知道这些外人对雷部不安好心,逃兵可是大罪,回来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处罚,但内部不能乱。

  当时雷部已经组织了抓捕这些逃出去的人的队伍,就要出发了。

  但却被雷霆祖师挡了回去,说是这些人都是去执行任务了,是他派出去的。

  一句话就将仙道诸人全给打发了,这些人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认。

  毕竟是人家内部的事情,若再继续插手下去,就有干涉秘密的嫌疑,这些人即使再怎么不甘,也只能认了。

  这件事在陈驿等人的眼里,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羡慕这些人的洒脱,但内心的坚持让他们认为,这些人或许不适合做一个军人。

  他们想要学,但又怎么学的出来,首先根深蒂固的思想,已经让他们难以改变。

  即使雷霆祖师说了,谁若要想出去做任务,在雷霆玉枢上汇报一声就可以离开。

  这句话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离开的快点,现在是允许的。

  或者说‘你们都去逃命去吧,再待下去可能会有危险’,说的即使如此明显,但响应者寥寥无几。

  因为他们发现,竟然有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出去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要离开,瞬间就会变的迷茫。

  最终大部分人还是留了下来,有些离开的人,出去转了一圈,最终发现自己在外面竟然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标,又回来了。

  就连陈驿也在想,自己出去能做什么,修炼万年,在凡人时与恶人战斗,踏入仙道之后,就与妖魔战斗,到了域外,跟无极世界的人战斗,几乎一生都跟人在战斗中度过。

  最擅长的出了打仗别的几乎都不怎么会,除了战斗,几乎不会别的了。

  他其实在内心中也清楚,要改变自己,也是有方法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江汉珍穿梭诸天万界,根据他的残篇法门为根基,后来又根据红云祖师,燃灯祖师,以及自身观察万界人心的现象,总结出来的那个《普传法门》,因为江汉珍出自雷部,这本书被人称作《雷霆普传法门》。

  这本书其中就有九成的篇幅在叙述心性修炼之法,若是能够明晰其中的道理,他也能做到如那些新弟子样的洒脱,但他总觉得与自己在雷部的心性不否,始终难以翻看下去。

  直到后来,江汉珍出了意外,这本书就逐渐的消失,甚至被列为禁忌的存在。

  当然,在雷部也不是没有,有一个名为《心相雷霆经》书册,就是消失的《普传法门》,也只有后来入门的弟子去学这些,他们这些雷部的老兵们,却很少有人去接受这种思想。

  此时的陈驿,似乎也感觉自己有些固执了,对于那种心性修炼之法,没有去看,道现在进入一种窘迫的境地,好像手脚都被束缚了一样,甚至有些后悔了起来,当初不应该坚持自己的固执,而是带头学习,若是他带头了,肯定有很多人来学这些。

  就是不学的,他也会用拳头让这些人学习。

  心道,或许祖师已经看出了我们的困局,才做出了这些举措吧。

  若是我们有一半的人隐藏出去,即使战场上的人全死光了,别人也不敢轻易的对我们雷部下手吧。

  陈驿经过一番感悟,似乎明悟了一些东西,脑筋变得活了起来,再抬头一看这些身边的同僚战友,竟然都一副呆板傻愣愣的感觉,总觉没有了以前看的那样灵动。

  似乎心有所觉,明白因为是自己的心性有所增长了,看着周围的战友,有些心疼,甚至有些心痛,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呆板。

  感叹道:“原来我们在别人眼里都是这幅模样,怪不得会被人利用,会被人当炮灰。”

  神色复杂的看着周围的战友,感觉有些心痛,甚至有一种让他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周围的人却不明白陈驿说的什么,就有人问到:“陈师兄,你说的是什么,什么炮灰,什么利用。”

  周围的许多人都有些好奇的看着,想要明白,也只有寥寥几人似乎有所明白,但也一时之间难以想清楚这种关窍。

  “没什么。”陈驿最终一声叹息。

  但随后神色一狠,心道,这次肯定是一个死局,想要脱局,肯定要有人牺牲,与其全部送死,还不如我一人担着。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说道:“刚才我接到雷霆祖师的命令,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办。”

  众人一听,纷纷站直了身体,一副听命行事的架势。

  陈驿满意的看了一眼众人,说道:“仙道后方诸天世界有妖魔作乱,已经有许多世界沦陷妖魔手中,情况危急,祖师下令你等全部去后方平乱,待会我会将你们要去的地方发给你们坐标,此事绝密,不可互相谈论,待会你们就秘密离开,此事不可对任何提及,否则军法处置。”

  众人本来要齐声答道,但见到陈驿做了个禁声的收拾,众人顿时不说话了,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听命行事是雷部一贯的作风,即使心中有疑惑,第一个念头还是去执行。

  等到众人逐渐的散去,就准备找机会离开的时候,而刚才那个说见过陈玉楼的神将就走到陈驿身边轻声的问道:“陈师兄,你这样做不是就将你自己置入险地了吗,仙道后方是有混乱,但并不是妖魔作乱,而是那些仙道的门派跟我们争夺资源。

  他么将我们限制在这里,不让我们返回,就是害怕我们回去,你以为这样做他们就能然我们回去吗,传送通道早就被他们所把手,恐怕很难回去。”

  陈驿看了一眼身边的这名神将,笑了一下,从自己的雷霆玉枢令牌中发出一道指令,面前神将顿时接收到了。

  心神沉入一看,就见到不但有坐标,而且有路线,而这路线并非是用跨界通道,而是横穿混沌的,方向乱七八糟,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而且最后还附着一片心性总纲,并注明要求,让么个人每天都读一遍。

  面前的神将顿时明了,神色一凛,点了点头,对着陈驿说道:“我会完成任务的。”

  说完转身离开,而陈驿看着子啊逐渐准备陆续消失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但随即看向仙道驻扎之地的方向,神色有些担忧,又有些惋惜起来。

  叹息道:“我还是地位太低了,若是不然,我定要给雷霆都司都传达一个这样的信息,让所有人走,能走多少算多少,这地方已经没法待了,再待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接着又是一阵冷笑,“没想到没死在敌人手里,全被自己人给坑死了,难道我们修炼至今,使命就是替别人去送死吗?”

  此时的陈驿,似乎想通了什么,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抛之脑后,准确的说,已经不在乎了,不在乎仙道如何,也不在乎无极世界是不是会赢,所在意的就只有自己,以及自己身边人的生死。

  此时,在《普传法门》中的一句话让他感受越来越深。

  ‘人立天地之间,命最为贵,人生在世,一切皆可失去,唯独命不可失,此为根本,一切德,道,皆以此为基。”

  到了现在,陈驿已经没有了舍生忘死的想法,如今看来,自己当初是多么的不值得,自己的命为谁而活,为谁而立。

  如今想起来,竟然不是仙道,不是为仙道诸天万界,也不是为三界众生,竟然是为了某些人的私欲。

  此时,忽然想起《雷霆玉枢宝经》上的核心出来,让他的脸色逐渐的变化,而且变的极为精彩,神色懊恼,羞愧,难受,甚至手握着自己腰间的金鞭,想要一鞭将自己抽死的冲动。

  西游之雷行诸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