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五十章 瞒天过海无极来

第五百五十章 瞒天过海无极来

  雷经有云:雷霆者,乃阴阳之枢机,号令万物之根本。

  故无有雷霆,则无以宰御三界。是以雷者,类也,是以出万类而起群品也,是元始之气生杀之机也。

  宇宙之始盖因阴阳相交一时之爆发,此即是雷霆之用也,所以无处不有雷霆之显现。

  雷声天尊所主万物生杀枯荣,善恶赏罚,行云步雨,斩妖除魔等事。

  上照天心大道,下济幽冥群苦。

  这段雷经总纲出现在陈驿的心头,让他恍然大悟,这不久是说的是雷霆从何而生,是为何而生,又是做什么的。

  大道生成万物,毕定有其作用,没有作用,也就不会存在了。

  尤其是上照天心大道,下济幽冥群苦,就是他们要做的事。

  其中没有一样是说要为仙道旁人来服务,去实现别人的私欲,为别人谋取福利的事项。

  所关心的就是天地与众生,并非指某一个人。

  而这就与江汉珍恢复天地的那些行为部门谋而和,此时,他总算是看明白了,原来是自己都价格核心给丢了,竟然成了那些烂七八糟的矛盾中互相攻伐的一把刀,早就脱离了核心之物。

  也明白难怪雷部的为难几乎是越来越多,早就偏离了自己的大道,成了别人的手中随意支配的傀儡,不遭受灾祸就怪了。

  一个修道之人若是偏离了自己的大道,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被他人所支配,那就离死不远了。

  此时,才想起江汉珍当初做普传法门的高明之处,因为他根本没有忘记核心是什么,也明白究竟是要做什么。

  而且也知道了江汉珍后来出事的原因,雷霆都司如今变成这样,与那些仙道之人在从旁引导,施压,布置等手段脱不了干系,都想将这个在仙道战力无双的部门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一个人找一个理由,让雷部无法拒绝的理由,仙道诸多道脉不下几百,如此加在一起,就成了几百条束缚雷部兵将行动的理由。

  若此之多的束缚,怎么可能得到自由,又怎么可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而江汉珍的出现,无疑是将这些束缚的理由大部分给解除了,普传法门中的心性修炼,就是不要去管别人如何说,还要将这些杂乱的思想排斥出去。

  首先修炼的事自己的心性,然后再考虑自己的道,对于闲言碎语,别人的指教,一律当成身体的毒素一样的排出体外。

  而这些毒素,正是许多仙门道脉中用来束缚雷霆都司的手段。

  就如有人唱道,‘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猜来猜去猜不出来’。

  他唱给你听,但他却今天看这个漂亮,弄到手里,明天看那个好,去追求,成天左拥右抱的,好不自在。

  但你的,只有羡慕的看着,默默的念叨着,‘女孩的心思我猜不出来。’

  就如此的恶毒,首先限制你的思维,就等于给头上盖盖子的蚂蚱,永远挑不出瓶子。

  这样说的人无非就是不想让你跟他抢而已,你若不听,那就会对你产生恶意,开始攻击。

  到了现在,陈驿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如今的雷霆都司早已不是以前的雷霆都司了,而是被关在瓶子的里的蚂蚱,而瓶子还捏在别人的手里。

  也在一瞬间明白了江汉珍为何会半途出事,无非就是打破了这个瓶子,让这些人心里不平衡罢了。

  对于这些人而言,所有资源都是他们的,包括雷霆都司,也能做出一些控制。

  早就将这些当成了自己的,有一天瓶子里的蚂蚱跳了出来,还跟他们抢食物,自然会将根源灭了,价格蚂蚱重新装进瓶子里。

  陈驿想到这里,已经满脸的懊恼,暗骂自己被束缚的太紧了,竟然在现再快要死的时候才发现。

  但目前看来,他的情况就是一个死局,怎么都不可能有活的希望了。

  假传命令,这首先就是死罪,然后破坏任务,又是一项重罪,若被报上去,所有的人都会将目光放在雷霆都司,在外人的施压之下,顾忌事实祖师也难以保住他。

  但忽然想到,若是江师弟在的时候会如何,会怎么做,按照他的分析,江汉珍只要掌握权力,绝对不会让别人插手,若是不掌握去权力,也绝对不会去管一丝一毫。

  不知道他为何会想到江汉珍的身上去,原本已经压在心底的事,不知为何这几天经常出现。

  最终摇了摇头,将此事归结于身死前夕对生机的渴望,因为只有江汉珍这种对不合理的规矩根本不理会的做事方法,才能在这个枷锁满天飞的世界活下去吧。

  最后自嘲道:“可惜都迟了,谁知道这次能不能活下去都两说。”

  摇了摇头,就开始做出一些遮掩,帮助身边的那些神将同僚逐个的离开。

  原本在大罗金仙的眼皮子地下要离开根本是不可能的,之所以能够能如此瞒天过海的而且还能瞒过去,都是因为江汉珍对修为的偏重点。

  不知为何,江汉珍对那些攻击战斗的法术手段很不在意,甚至连修炼都不修炼,最热衷的就是逃生保命的手段,似乎将心全都用到了这个上面。

  普传法门中心性修炼占了九成,剩下的一成中,修为境界的描述只有一分,而剩下的九分全是逃生保命的手段。

  甚至有人见了就对江汉珍产生一种鄙视,怕死能怕到这个程度,也是一种境界。

  虽然有人鄙视,但对于这些保命手段,没有人会不在意,那些仙们道脉虽然对此法门是恶意的禁制,但在自家,还是会收藏起来,经过一番改头换面,成了他们自己的东西,传给门下弟子,或者自己用。

  但若说这种手段最兴盛的地方,还是在雷府之中,那些新晋弟子,似乎都热衷于此,在原有的基础上将逃生保命的手段几乎发展到了极致。

  在短短的百年之中,各种各样的新手段层出不群,甚至有些连想都想到不到。

  而其中就有一门手段,名为瞒天过海,是一门可以欺骗天机而完成的法术。

  此门法术就是利用自身一件东西,变化出自己的形象,而且将自己的一丝命运留在东西上,并通过傀儡之法,经过一番施展,将自身的一半法力输入其中,让傀儡进行运转。

  而本尊就会气息大减,甚至连生命气息都变得不一样,锁住自己的命运,向未知的地方转移而去,以此来离开。

  因为本尊离开之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所以就连天道也无法察觉,更别说人了。

  因为这个办法奇特,被雷府许多人都当成了自己的保命手段,外人并不知道。

  陈驿看着一个个离开的身影,也逐渐的放松下来。

  能离开一个是一个,几乎成了他最后的愿望。

  中途没有丝毫波澜,都毫无痕迹的离开了,就连与雷府关系比较亲密的慈航道人都没有发现。

  而紫乙真人,继续的坐在隐藏之地打坐修行,对于这次的事情,早就有了心中的腹稿。

  这次很明确的说,就是来探路的,至于截杀,根本不抱希望。

  在他看来,就连那些雷府愣子都能看出来,无极世界的人又怎么看不出来呢。

  这次的目的就是让这一百人送死,看看这些人的死法,从死法上判断出一些新来的无极道尊的后辈与天星子的手段。

  至于建功,根本就没想过。

  忽然,紫乙真人似乎感应出了什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道,莫不是这群愣子又在搞什么把戏?

  就要用神识去看,但忽然发现不远处出现了动静,一群人悄无声息的从虚空中突兀的出现,让他眼睛顿时一缩。

  “不好,是无极世界一方。”几乎就要惊呼出来,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心中有些惊慌,这群人竟然出现的如此诡异,而且就在他们隐藏的不远处。

  而本来都在闭目养神的其余人纷纷睁开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这群人,再也保持不住刚才怡然自得的神情,面色都凝重起来。

  对于无极世界之人,他们有着一种恐惧,而且不是一般的恐惧。

  仙道一方的战斗弱是出了名的,平常若是跟无极世界的人争斗,三五个都不一定拿下一个,就是雷府战斗力很强,也不可能做到一对一。

  此时的紫乙真人看了一眼,赶紧收回了目光,对着周围的人低声怒吼道:“别去看。”

  然后收回了自己的一切信息,其他九人都纷纷效仿,都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对于这种修行者,就连念叨他都能感应的出来,跟何况看一眼,一不小心就会被揪出来。

  他们来的目的是看这一百位雷府金仙如何被杀的,看看这些新来的援军的手段,也好回去研究出对策,并不是自己送死来的。

  就在他刚才的那一眼,已经看出了个大概,领头的那个剑眉星目,一副帝王之相的青年,赫然就是大罗金仙的程度,而且全身气息浩瀚如海,他看的都感觉是在惊涛骇浪之中,让他有些胆战心惊。

  而且周围的大罗金仙就有二十名,与他都有些不相上下。

  对最让他害怕的还是那个拿着一幅罗盘状事物的年轻人,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只要视线投入,就会有一种晕头转向的感觉。

  刚出现的这群人,正是从无极世界降临到此的天星子一行,目的就是要将仙道一方彻底的赶武道文明宇宙,将武道文明宇宙的资源夺取,以增加自己世界的底蕴。

  当然那,最终的目的,还是无极道尊要准备突破道尊境界,想要进入真正的混元境界。

  同为道尊的人很多,都有突破混元的希望,但都只是希望,此一步与天地差距无疑。

  能感应出混元境界的人不少,但距离混元境界最近的人,目前所知就无极道尊一位。

  当然,还有传说中的一位蛐蟮道人,听说分身无数,是不是的就以道祖出现在各个地方,至于真实修为如何,无人得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