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仙道天道非一体

第五百五十四章 仙道天道非一体

  <tent>

  江汉珍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做出决定,相比于慈航来说,陈驿就是自己人。

  两方有了矛盾,而且不可调和的时候,不管什么原因,首先要帮的都是自己人。

  这是他做事的一贯风格,此地无仙道管辖,属于野外,所用的法则自然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不管陈驿做了什么,甚至天怒人怨的事,首先要帮的都是自己人。

  至于慈航,若在无极世界面前,就是自己人,但在雷府之人面前,怎么都是一个外人。

  对于外人,江汉珍不可能有丝毫的手软,顿时眼中闪过一道杀气,悄悄的打开了外面的阵法。

  陈驿很快的降落,见星辰之上有个通道,慌不择路的他就钻了进去。

  而身后的通道,也慢慢闭合,陈驿下了一跳,心道,若不是又进了别人的陷阱?

  心中正感觉绝望的时候,面前忽然出现一道身影,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陈驿顿时面露喜色,几乎就要惊叫出来,但也知道后面的慈航还在追着,也就强压下了心中无数的疑问,站在了一旁。

  而此时,慈航道人也紧随其后的到了星辰之上,扫视了一眼,顿时皱了皱眉,然他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发现进入星辰的入口。

  刚才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陈驿就进入了其中的。

  神识探查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但他可以确信,人肯定在里面。

  就用音波之术说道:“陈将军,难道你不想回去了吗?我这是要带你回去的,你为何一看见我就跑。”

  而此时,陈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听到江汉珍传音说道:“先拖住他,只要不让他离开就行,等我做点东西。”

  陈驿顿时会意,就对外面喊道:“慈航道人,你要回去就先回去好了,我还有些事要做,等做完了,我自会回去的。”

  慈航心道果然在这,只要在这就好办多了,就接着说道:“我们都有军命在身,我一个回去恐怕没法向别人交代,还是你跟我一起回去吧,也让我能够有个交代,毕竟这次的事情不小,恐怕现在除了你我,已经没有活人了。”

  慈航在说话的时候,神识继续搜寻者这颗星辰,想要找到其中的阵法痕迹,再将陈驿揪出来。

  就听到陈驿喊道:“没有活人了,那不正好,我若跟你回去肯定会被责问,大罗金仙都没有活下来,我一个金仙却活了下来,这正常吗?”

  “怎么不正常?”慈航道人暗道一声麻烦,接着说道:“无极世界之人的凶残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被他们进身,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我们所擅长的都是远程缠斗之法,或许还能抵抗一二,没有阵法陷阱的掩护,被他们全灭也不奇怪吧。”

  慈航道人说着的时候,还是用神识不停的扫视这周围环境,希望从中看出一点蛛丝马迹出来,他敢肯定,陈驿就是藏在这里面。

  但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连他都看不出来。

  此时,慈航不禁开始暗骂起江汉珍来,以前的仙道修炼之法,都是有章可循,都在一个体系之下,大致的思路都是一样的。

  后来出现的一些攻击手段,就连他都看不真切,甚至不明白,根本就是毫无章法可言,甚至连创造法术的思路都难以摸清。

  这些或许不是江汉珍亲自传授的,但与江汉珍又很大的关系。

  他的那种普传之法,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所有的让他们觉得就是魔道手段的东西全都冒了出来,让他感觉到是不是自己还没有认清楚这个世界。

  或者,这个世界变得陌生了。

  寻找了半天,都没寻找出这颗星辰上任何阵法的蛛丝马迹,心中不禁有些焦急起来,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发现有人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无极世界的人有多残暴他也感受过一次,当初他都被打的魂飞魄散的,若不是还有一方世界中被江汉珍所镇压,没有被无极世界之人寻着他的生命气息过来灭掉他,说不定他会就此而亡。

  因为当初出手的人可没打算让他活着,是无极世界的一位大尊,追寻这他的命运轨迹过去,差点将他的所有布置全部抹去。

  大罗金仙是厉害,很难灭杀,但还是难逃命运法则之下追击,若是有参悟了一丝命运法则的天尊,或者是被称为大尊的人,只要追寻这命运的痕迹追踪过去,还是能够将没有镇压之宝的大罗金仙完全抹杀的。

  因为就是时间痕迹,也要遵循命运法则,而命运法则也是混动中的终极法则,就连他,也是凭借着自己多少年的经验,最终参悟出命运因果,与命运沾点边,才能在仙道之中站稳脚跟的。

  若不是那次的形神俱灭,说不定已经证道天尊了。

  对于无极世界虽然有很深的仇恨,但更多的是畏惧,甚至恐惧。

  即使他的手段在仙道也算不差,但若让无极世界的人近身,还是有很大的麻烦的,更何况那个不知深浅的阳极殿下,还有那个神秘的天星子。

  若是这两人追过来,他除了逃,再什么也做不了。

  但对于陈驿,还是心有不甘,他还想要回到仙道一方去,这陈驿就不能留。

  紫乙真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仙道一方的人品都差不多,若被陈驿传出去,肯定会有人对他下手,因为紫乙真人还有个被称为天尊的师傅在,他肯定难逃一死。

  所以,就没想过让出了他意外的任何人回去,只要没有别人,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陈驿在星辰内部想着对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但这慈航的杀意已经很明显了,他也不可能出去,慈航做的事不光彩,但他做的事也好不到哪去。

  坑害了十位大罗金仙,没有人能放过他,这些人还不是出自一个道脉,若这件事情被人得知,他必死无疑。

  慈航害怕,但他比慈航还要害怕,但现在江汉珍出现了,就在他身边,不知道在做什么布置,看着江汉珍身上浩瀚的气息,就知道不简单。

  心中猜测,面前这位江师弟以后恐怕不能用师弟来称呼了,要换个师兄的称呼,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给了他希望,也不在焦急。

  就对着外面说道:“慈航,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什么?”慈航一愣,总感觉自己听错了一样,但还是反应过来问道:“好啊,那你说说要打什么商量。”

  丛慈航敷衍的语气中,陈驿听得一阵冷笑,慈航打的什么主意已经很明显了。

  无非就是想要灭口,只不过暂时找不到他,才故意拖延。

  陈驿缓和了一下,说道:“我们可以做个约定,你继续去仙道一方,而我,就离开战场,不回仙道世界,去别处,身死由命,你可以不追杀我吗?”

  慈航听得一愣,也明白陈驿是明白他的意图了,索性就不在装了,就冷笑道:“既然你知道了我要杀你,还跟我谈条件,难道你不知道只有你彻底的消失,我才是安全的吗?仙道一方我地位不差,有道统传承,有气运享用,还有我自己的能得到的所有资源,若是只要泄露一丝一毫,我都无法在仙道立足,我数劫以来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一场空。”

  接着又冷声问道:“你说,这些舍去了我还能有所长进吗?”

  陈驿对此不以为意,而是反问,“难道江师弟留下的那么多资源,你还不满足吗?你没少瓜分吧。”

  “你果然与邪魔有染。”慈航顿时暴怒,浑身散发着一阵杀气,震荡者星辰周围都起了不小的风暴,愤恨道:“他就是个祸害,难道你还不醒悟吗?若是他继续那样做下去,连蝼蚁都可以修炼,天道意志就会复苏,那就是三界的灾难,虽然我救了他的命,也算是得了你们雷府的恩惠,但他做事的方式与邪魔一样,怪不得你会在关键世界作出这等选择,那就更不能留你了。”

  陈驿听得沉默了,似乎是第一次听到外人对江汉珍的评价,让他觉得有些受打击,他不明白,江汉珍所做的事都是为了仙道宇宙的发展,完善世界的方法,让众生与世界一体,这样一来,似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为何受到仙道之人的如此仇视,他不明白,不禁开始看向江汉珍,看他停了这等言论是否生气,好劝解一番。

  但只看到江汉珍在继续做事,名没有什么动作,让他松了一口气。

  此时的陈驿,也就沉默了,不再想跟慈航多说什么,也忘了江汉珍交代他想办法拖住慈航的事情,双眼失神的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至于就连外面慈航的刺激,谩骂,甚至激将,任何的手段都没有听到,似乎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因为慈航的这种看法,代表了仙道的意见,让他心中仙道形象瞬间崩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有联想起来以此偶然听到有仙道之人对雷府的评价,话不是太好听,但大致的意思是这群人就是炮灰,应该是我们手中的一把刀,要为我们服务,甚至还听到过有人说出要毁了雷霆玉枢的话来。

  当初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一些口出狂言之人,但这次听慈航将真话说了出来,也有些明白,这些恐怕就是实话,甚至连整个仙道都是如此想的。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双目无神,逐渐的有些涣散,竟然出现一种化道而去的迹象。

  </tent>

  西游之雷行诸天 </p>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