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五十五章 遁甲命术炼星辰

第五百五十五章 遁甲命术炼星辰

  (以后每天两更)

  就连正在给这可星辰上做布置的江汉珍心中也隐隐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神识查看了一下陈驿的现状,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妙,竟然出现的化道之相。

  但也没有立即叫醒他,化道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如果不是有意化道而去,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将自己化入大道之中。

  按照目前陈驿身上的情况,要化道而去,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足够他在这可星辰上做些事情了,也就没立即停下来叫醒他。

  修炼就是如此,处处是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悬崖,一朝之间,修为化为乌有,所有的一切都将消失。

  化道也是如此,修道之人若无自己的主张,若在忽然之间自己的所有信念全部崩塌,失去了心神之主,也就是‘太一之神’,就会全身法力散乱,恢复最本源的面目。

  人自道而出,就回归于大道,就是化道。

  就如常人说说,失去了精神支柱,整个人都奔溃了一样,六神无主,就会胡言乱语,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一部分就会变成人们常见到的精神病,还有一部分会变成身体的疑难杂症,犹如痴呆,无精打采,精神不足,疲惫等症状。

  所以修炼之人,首先是从自我开始,从来不会将精神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有放在自己身上,才能与自己合一,是一个完全的人。

  若放在被人身上,别人是个骗子,或者死了,自身就会出问题。

  寄托之人死了不要紧,但要紧的是连自己的心神也伴随着死了。

  这种情况对于凡人来说都很麻烦,何况是修炼之人。

  但好在江汉珍对心性的了解已经到了很高的程度,这种情况自然有办法解决,所以也就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完善自己的事情。

  他的目的并不是保住陈驿的命,或者自己逃跑,而是要将慈航留下来,留在这可星辰之上,然后了解以前的一份因果。

  到如今,才彻底明白仙道这些人为何如此行径了,一直以来都在仙道之中,从来都不会离开。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一个利字上,也有些惋惜自己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些,若是当初穿梭万界,为自己多争取点利益,小心翼翼的发展,那得到的不是更多,或许现在也是大罗金仙。

  当初穿梭万界,所做的事都是为了仙道,并非是为了自己,但从他手中所出的大部分资源,补充天地,完善天地的其实并没有多少,大部分都进了这些仙道这人的口袋中。

  虽然出发点都是恢复世界,完善世界,进化世界,但做到的也就是恢复了几个世界,让主世界的五道六桥稳定了下来,也算是一份功德,至于其他的,现在似乎都与他无关了。

  至于得到这些利益的是谁,已经很明显了,无外乎就是被仙道各门派瓜分了而已,成了他们的底蕴。

  江汉珍心中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多少后悔。

  当初自己的修为没有如今这么高,只能算是一个初入修行的人,本来的打算是为雷霆都司做事,就要按照雷霆玉枢的大道去做事,所做的事是为了天地,为了众生。

  但事情的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在以往数万年的发展中,就连雷霆都司也慢慢的被仙道诸多道脉渗透,嫁接了他们的意志,扭曲了雷霆玉枢的遵旨,成了各个仙道门派手中的一把刀,早就忘了雷霆玉枢的遵旨,即使记得,也难以施行。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还是平稳的,但就是他的出现,就等于给这个本来已经被仙道稳定的局面投入了一颗石子,给已经被仙道利用的雷府惊起了阵阵的波澜。

  这恰恰是这些仙道所不能容忍的,对雷府的控制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利用雷府为自己做事早已成了他们的习惯,早就将雷府看成了自己的东西,是自己的奴隶。

  作为一个奴隶主,又怎么愿意看着自己的奴隶逃出去而得到自由呢?

  到了现在,江汉珍也逐渐的看明白了,他的出现,就是打破平衡局面的存在,不管这个局面是好是坏,都有人反对。

  那他最后出了意外,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没有人愿意看着损害他们利益的人出现,只要发现,将这种现象立即掐灭。

  此时的江汉珍,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时候的宣化雷神了,当初当机立断的选择离开仙道,现在一番验证,是走对了。

  他的出现,损害了好多仙道之人的利益,即使那次回去,回到仙道体系之中,等待他的还有后续的招式,指不定哪天就陨落在了战场之上。

  因为在域外战场之上,损失一些人实在是太普遍了,普遍到和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当然,雷府肯定会给他庇护的,但雷府自身情况都不是很好,域外战场之上损失最多的恰恰就是雷府。

  所以当初才决定,靠人不如靠自己,也刚好那个时候他的心性之道初入门径,明白了修炼就是修炼自己。

  雷府即使再怎么对自己亲善,但终究不是自己,那个时候离开,也未尝没有想完善心性之道的想法。

  所以才当机立断的做出那样的决定,现在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不但明白了世界之道的一些核心,还做出了《心性易》这种能带动混沌天象的经书。

  而且修成了大罗金仙,还是全身都没有丝毫枷锁的大罗金仙,又有一丝的命运法则傍身。

  就是现在站出来,就是不遭受仙道全体的镇压,也能在仙道之中立足。

  原本还是有一个站出来的想法的,但现在看到慈航道人的这个样子,和对他的一些态度,就打消了出来的想法,最终还是决定不露面的好。

  至于如何做,还是要斟酌一番,但最首要的任务,还是准备为武士文明宇宙争取时间。

  至于他与仙道之间,或许已经分道扬镳了吧。

  想到这,江汉珍叹息一声,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或许是他当初没有想过的。

  原本在离开的时候,对于仙道一方,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怀恋的,但自《心性易》成之后,才明白,修行根本没有什么朋友,有的只是道友,是大道相似的道友。

  就是是道侣,也要有互相补充的作用在其中,没有一个只付出,不回报的,也很少有只索取,不付出的。

  都有自己的道,都明白自己的道,道心坚定之人,心性早就坚如磐石一般,不可能被外物所诱惑,若能诱惑,也是认为外物比自己的大道还要珍贵吧。

  就像《心性易》中,外界的所有压力,都不可轻易动摇自己,若是动摇了自己,就会有灾祸,唯有坚持自我,才能安稳度过。

  也就是在那些中途为了外物,而放弃了自己的道路的人,没有一个会安安稳稳的。

  最终江汉珍还是不在多想,继续的对这可星辰做一些布置,而这种布置十分诡异,仙道之人肯定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至连想都想不到。

  大致的原理就是将这可星辰与星辰上的所有东西,当成一个松散的生命,然后他是这可星辰的‘太一之神’,是主宰这个星辰的,其余的东西,包括陈驿,包括慈航,都是星辰的一部分。

  将命运与这可星辰连在一起,谁了无法离开,而他作为‘太一之神’,自然有最大的自主权。

  而这种方法,也暗合了《奇门》的一些道理,他就是甲,而星辰上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已丙丁,是一个完整的整体。

  奇门之法,就是甲为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保护甲而存在的,只要甲有危险,需要谁出力谁就出力,哪怕就是失去生命。

  身在局中,早就连命都不是自己的,很难脱离出去。

  而损伤甲的东西,就是庚金之物,只要找到庚金,而且刚好能舍去慈航,才能安然无恙的一个环境,这就是江汉珍的打算。

  身在局中,皆为蝼蚁,这次江汉珍连自己都设置在了局中,才将星辰命运稳定了下来,有他镇压,即使天尊之属也难以逃脱,更何况一个在天尊边缘的慈航。

  就在江汉珍逐步完善星辰命运局的时候,慈航似乎有所感应,总觉的有什么危险。

  当即测算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心中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有了一种想要离开的冲动。

  但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心中对陈驿的杀意所占据,好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一般,不杀陈驿誓不罢休。

  于是,就在星辰之上疯狂的搜寻了起来。

  而在内部布置的江汉珍一阵冷笑,“你终于入局了,命运都被封在了这里,你又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呢,跟这可星辰纠结在一起,星辰不灭,你就没法离开,还是待着的好。”

  接着江汉珍就没有再去理会慈航,而是继续的完善着他的布置。

  而此时的陈驿,原本已经失去了意识,逐渐的化道而去,但随即看到了一颗星辰,从眼前划过,星辰所散发出的波动,让他有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

  顿时有些警觉,就追着星辰飞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看见星辰在虚空撞开了一个大洞,进入其中,周围的空间深陷,形成了犹如黑洞一般的物体,将他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但星辰还在大洞之中,依稀的闪着光华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陈驿最终向后看了一眼,觉得身后的宇宙星空,似乎已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也唯有黑洞中的这颗星辰与他有些关系。

  转头看了一眼宇宙心空,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什么留恋的,转身投入了黑洞之中。

  “怎么了,我怎么了?”

  坐在原地差点要道化而却的陈驿忽然之间醒来,但全身冷汗直流,也明白了自己刚才的处境,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就化道而去。

  而这时,就听到江汉珍开口说道:“你没事,只不过以后换条路走罢了,以前的路,好像与你没有关系了。”

  《西游之雷行诸天》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西游之雷行诸天请大家收藏:西游之雷行诸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