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发现疑点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发现疑点

  陈驿想了很多,接着又提出一个问题。

  “我想问江师弟,你当初为何不找祖师,或者玉帝为你做主,为何不会来报仇,而是选择在这个时候?”

  江汉珍思索片刻说道:“当初我并没有把握对付慈航,而且,想要对付慈航我也没那个能力,而我最相信的就是天道,但那个时候天道势力太弱了,被仙道各派所代替,我又没有能力恢复天地,阻力太大,只能离开,积蓄力量。

  原本也没想报仇,因为这些已经没必要了,以前的创伤,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

  然后,江汉珍看了一眼外面的慈航道人,有些玩味的说道。

  “但这慈航刚好撞到了我手上,我还能怎么办。”

  陈驿听到这,顿时笑了起来,似乎是在笑自己,也似乎是在笑慈航,江汉珍看的暗暗点头,心道,这位陈师兄看来是找到自己的路了。

  而陈驿当即也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为此纠结良久,对于我前行道路上的那些人,还抱有幻想,也不愿意承认他们是有意为之,就是念及旧情。

  但如今看来,自己是自己,他人永远是他人,内外之理,不外乎如此。”

  陈驿说完,就一副大彻大悟的姿态,江汉珍看的啧啧称奇,心中也有些感慨。

  这些资质优良之人果然都不简单,只要一次领悟,就能有一次飞速的提升,再回想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都是经历一番才能明白。

  心道,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资质吧,有些人走路是乘坐坐骑的,有些人使用的是飞行法术,而自己,几乎都是步行。

  只不过自己的方法有些奇特罢了,而且效率比较高,所以修炼速度极快,这也是自己的优势。

  自己能走的这条路,别人还真不一定能成,而别人所走的路,也不一定适合自己。

  自陈驿领悟了内外心性之法,性格也开朗的许多,没有像以往的那样古板,做事全靠规矩,而是有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姿态。

  也逐渐的从以往的那种束缚中走了出来,江汉珍也为他高兴,他能这样,可算是自己报了以前的恩情,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至于以后走成什么样子,就靠他自己了。

  毕竟现在已经改了‘好为人师’的病,对于别人过得好不好,也没像以前全放在心上了,成为自己心性上的压力,让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为这些压力服务。

  总之,江汉珍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有多伟大,只不过是一个修炼之人而已,与浩瀚的宇宙相比,只不过是稍微大一点的蝼蚁而已,与无尽的混沌相比,也就是很难察觉的一粒尘埃。

  自己都如此的渺小,又有何资格去关心他人。

  修炼之道,第一要义就是了解自己修炼自己,也是《心性易》的入门之篇章,若无此心,根本没有办法看懂心性易,这也是江汉珍在《心性易》中设置的唯一障碍,也是最根本的一个障碍。

  就如仙道中‘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一样,这就是真传。

  也是在武士文明宇宙中的一条入门途径,想要步入修炼之途,必须体悟此理,否则,看武士文明中的修炼之法,就看是天书,永远不得其门。

  这也是生命进化之道与仙道最大的区别,也是最根本的区别,也是江汉珍证道的一个根本手段。

  接下来江汉珍所驾驭的这颗星辰穿过武道宇宙与仙道宇宙之间的混沌,进入了仙道宇宙之中,一股玄之又玄的道韵充斥着整个宇宙虚空。

  从远远的望去,无数的世界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宇宙之中。

  恰似万千星辰皆拱北,星罗棋布列斗辰。

  日月玄光照太虚,阴阳轮转逍遥游。

  这就是仙道宇宙中独特的气象,也是诸多宇宙中最有规律,蕴含大道最深刻的一个宇宙,其中法则齐全,道则明显,万物推化,周行而不殆,造化万物,独立不改。

  若是有人看见此气象,肯定会在此方宇宙中找个道韵十足的仙山洞府,参悟法则,以演自身道行。

  当然,许多仙道之人也是这么干的,就是江汉珍见了这一副景象,也难免会产生一种找个仙山福地,然后修炼大道,或者收一群小妖,当一个妖王,做一个逍遥自在的修行者。

  但最终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当初自己也是有一个名为雷池的地方为修行之地,但自己的身份有些特殊,能力也有些奇怪,最终不免进入争斗的漩涡,永远不得安生。

  到最后还差点被人暗害,在仙道逍遥为仙的事情,最终成为一件遗憾之事。

  也回过头来又想了一下,即使当一方妖王,好像也没有那么逍遥自在,每次仙道内部争斗的时候,就会向对各地的妖王清洗一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降妖除魔了。

  而当初玉帝引西方教入天庭,就是打算对沿途的妖王进行清洗,免得在后面碍事。

  而仙道一方,也不是没有动静,也对其余地方的中立势力进行清洗,若按照当时的架势,等到清理完之后,仙道和玉帝之间肯定有一番争斗。

  但这一切还没上演,就被江汉珍给破坏了。

  但随着他的失踪,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根据这几天陈驿的话中,天庭之中的玉帝,好像又开始与西方教接触了,而且已经用六道轮回将原本的五道六桥代替,因为轮回完善,倒也没有出现多大的动荡。

  但这次西方教好像做的没有那么明显了,六道轮回抽取本源的速度慢了许多,短时间内,不会给仙道造成什么影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仙道一方才没有着急出手。

  根据江汉珍的猜测,似乎是准备解决域外之事再来对付玉帝与西方教的联合。

  仙道内部的混乱原本没什么,但江汉珍却从其中看到了一种极不正常的事情,好像有一双五形的大手在背后搅动着,有意的让仙道内部争斗。

  而这双大手的主人,江汉珍觉得很熟悉,让他想到了一个当初去过的小世界,就是宇宙中自然生成,按照洪荒天地当初的发展演绎的一方世界。

  这也是仙道诸多世界生成的一个奇特现象,都是大同小异,世界湮灭之后,归于混沌,然后继续孕育,又会再次生成,如此反反复复,就连内部的天道法则都极为相似,视乎是一个世界的翻版。

  就像人们所说的平行宇宙一样。

  但不管如何,都会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势可改,小势不可改’,犹如中了魔咒一般,而且,仙道宇宙中的世界,寿命都不是太长。

  就是江汉珍在其他宇宙中见过的小千世界,中千世界的世界寿命,都要比仙道大世界的寿命要长上很多,这几乎成了他最疑惑的地方。

  想到这个,不免想起了在一次小世界演化天地进入一次大战的时候,俗称封神之战,最后从背后揪出一只蛐蟮出来。

  当时他也将这只蛐蟮道人给灭了,但最后仔细回想之下,这只蛐蟮竟然是一只分身,并非本体。

  最终江汉珍将所有的疑惑锁定在这只蛐蟮身上,开始下意识的推演中着,就看到一副很奇怪的画面。

  宇宙中的一方世界湮灭,然后又聚集周边的气息,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鸡蛋,然鸡蛋内部飞出一只巨斧,对着鸡蛋一划,从中出现一个巨人,然后对着蛋壳使劲的挥动着斧头,逐渐的形成了一方天地。

  但就在这个时候,鸡蛋的不远处,有一只蛐蟮在一旁暗暗的窥视着,等到巨人滑动最后一斧的时候,蛐蟮跳入鸡蛋之中,挨了巨人一斧,被砍的粉身碎骨,似乎有所察觉,就暂身躯将要消散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目光有一种让人脊背发凉的冰冷,让江汉珍都感觉身体一紧。

  接着就在最后一斧的冲击力之下,消散在被巨人新开辟的世界之中。

  江汉珍瞬间睁开眼睛,全身的气息混乱,赶紧的压制了自身的气息。

  “怎么了江师弟?”

  陈驿立刻紧张的问道。

  “没事,刚才修炼出了点岔子,没什么大问题。”江汉珍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

  “哦,那就好。”陈驿也放下心来。

  江汉珍想了一下,这只蛐蟮与他在一个演绎封神实际的蛐蟮也是一个品种,不光如此,而且连生命气息都一模一样,在演绎封神的那个小世界中,这只蛐蟮被人称作鸿钧道祖,而在主世界之中,似乎也有一位禁忌存在,许多人都愿意提及。

  江汉珍查证过好多次,都没有这个存在的消息,被告知是只有金仙才能有资格知道。

  而他成就金仙的时候并不在仙道,而是在外界,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陈驿是仙道世界中的金仙,或许他知道。

  江汉珍就开口问道:“陈师兄,不知道你对仙道以前的禁忌是否清楚?”

  陈驿顿时面色一变,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江汉珍心中一动,果然是知道的,就说道:“有件事不是很明白,存在一点疑惑,想要确认一下。”

  陈驿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在仙道是一个禁忌,也是一个耻辱,只要是仙道之人,在突破金仙之后,会自动得知,好像是下了禁制一般,想要说却说不出来,我也没法告诉你。”

  接着有疑惑道:“难道江师弟突破金仙的时候不知道吗?”

  江汉珍摇了摇头,也感觉有些疑惑,心道或许是自己在域外突破的吧。

  就说道:“我当时突破之时,是在别的地方,并非在仙道之中。”

  “不对啊。”陈驿似乎更加疑惑了,好像自语道:“我突破金仙都是在武道世界之中,为何一突破就有这方面的信息。”

  接着有说道:“仙经都记载,凡我仙道众生,皆秉承天地而生,生命烙印与天地法则之中,可为种民。”

  江汉珍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就在‘种民’二字上,就是属于仙道之人的一个标志,而他没有,哪他属于哪里,或者根本不是此界的,又或者原因就在他自身的那一枚均衡棋子之上。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