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恻隐之病

第三百六十三章 恻隐之病

  <tent>

  江汉珍最终觉得是均衡棋子的原因比较大,而且他来自于宇宙不知何处的一个角落,似乎是在仙道的未来时空中,也是仙道宇宙残破到极点时候的世界。

  在原本他出生的那个世界虽然不见任何超凡力量,几乎与凡俗没有什么区别,但该有的神话传说一个也不少,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而且当初的科技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平,从周边的几个星辰之上,也发现了一些类似于人工形成的遗迹,也证明在其他的星球上曾经也存在过文明,有过生命的痕迹,只不过留下的痕迹太少,难以判断而已。

  似乎在茫茫的宇宙星空之中,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让人类生存的另外一个地方。

  江汉珍隐约的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番猜测,也越来越靠近事实了。

  并且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就是在解决慈航的这件事以后,就在时空中寻找一次,希望找到后世的地球。

  而这也是他能做到的,若是没有坐标,没有任何信息,时间轴线有无数条之多,谁知道会走向哪一条,若要寻找地球的位置,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他本身就来自那里,只不过被均衡棋子穿梭无数的时空,到了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但不管如何,他与原本的世界都有关联,寻找坐标就简单了许多。

  就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躲到了宇宙深处的一个小角落里,想确定一下是否与那只窥视在暗中的蛐蟮有关,若真是如此,他觉得他有必要做点什么。

  有了解决的办法,江汉珍也就不再着急,驾驭着星辰向当初的白蛇世界飞去。

  而这时候,星辰之外被束缚的慈航见到仙道世界的景象,顿时大惊失色,而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己将要大祸临头一般。

  继而,不停的对着星辰内部说起了软话,希望能得到一些回应。

  而星辰内部的陈驿也被吵得烦不胜烦,最终无奈,也有些不忍心,就问江汉珍。

  “江师弟,你真打算不理会他,直接将他带入拖入世界之中重演当年的白蛇传?”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江汉珍不以为意的说着。

  “不是。”陈驿一阵犹豫,“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光彩,一声不啃就将人带到坑里,到时候若是反应不过来,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让人死,起码要让人死个明白吧。”

  陈驿也知道了江汉珍的计划,就是将慈航拖入当初的世界中,重演当初的白蛇传,将慈航的自我迷失,让他从一条白蛇重新开始,看看是否能够回来。

  他并不怀疑江汉珍又没有这个能力,但总觉的像是决斗,起码要下个战书,这样让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沉沦进去,总觉得有失英雄气概。

  江汉珍噗嗤笑了一声,说道:“每个人的修炼之路都是为自己负责的,别人并没有什么义务或者责任为他买单,仙道每行一步都危险万分,即使是天尊之属,若是一个不小心,都会跌落无尽深渊,永远的迷失,我所擅长的战斗方式只有这种,若是给敌人有了警觉,只会徒增麻烦,即使我完全占据上风,也不一定能保证将慈航永远的迷失,又怎么可能提前告知于他?”

  江汉珍说完,看着陈驿似乎有些不忍,有些心软,甚至起了一些恻隐之心。

  江汉珍心中一阵摇头,陈驿怕是又犯了以前在战场之上的那种光明正大的病了。

  想了一下,就说道:“我先送你去怒晴湘西世界。”

  说让不等陈驿开口,就调转了星辰的方向,向着一个偏僻的方向飞去,而那个地方,似乎就在仙道宇宙的尽头。

  陈驿本想阻止,或者说点什么,但看到江汉珍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架势,最终还是欲言又止的忍住了,他也心里明白,自己是有些恻隐之心,对慈航产生了怜悯。

  或许是这位江师弟看出了什么,才做出如此决定,心中也有些惋惜,怕是这次之后,这份情谊也就逐渐的消散了。

  在雷府之中,这样做并没有什么,都是在一个体系中的,有着共同的方向,但他面前的江汉珍,已经有了自己的道,大道上的分歧都不一样,根本无法调和,互相之间想要信任,根本不容易。

  恐怕这次的隔阂,很难消除了,陈驿最终一叹,也不再说话。

  而且他似乎明白,江汉珍给他找了一个大麻烦,将他的怒晴湘西的世界,暴露在了慈航的眼前,但他却不知道白蛇世界的坐标。

  不管以后从白蛇出来的是慈航,或是白蛇,若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肯定会来寻他,不知为何,想到这个,陈驿的内心舒服了许多。

  江汉珍心中一动,对于陈驿的一切尽收眼底,也明白,自己跟陈驿的一切情分就此淡薄了,但江汉珍并不感觉到惋惜,甚至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依照修行者的谨慎之心,全身上下都是眼睛,而且还是能看到立体图像的眼睛,也不会容忍有一丝一毫的危险出现在自己身上。

  而在他与敌人争斗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善良,善良本没有错,但在对付敌人的时候,善良就是一种致命的病。

  依照陈驿的心态,很轻易就能被人感动,若是心软,见不得白蛇的可怜,动了一丝恻隐之心,只要稍微对白蛇放一些水,白蛇是解脱了,说不定就会恢复慈航,而他却危险了。

  虽然他站在绝对的优势上,也有着全面的准备,但他可不敢保证没有变数的发生,若是陈驿在其中,造成一定的变数,那就是他的灾难。

  当然,他也可以将陈驿的恻隐之心也算进去,将慈航与陈驿一起算在里面,但之后呢?

  就是最后彻底的将慈航迷失,也会想起陈驿在自己战斗的时候从中使绊子,那这份感情还是就淡了,说不定还会成为仇人。

  或许陈驿不认为他是在使绊子,而是在展示自己的善良,或者慈悲,但他却没有想到他这个慈悲会造成什么后果。

  陈驿念头一动,就注定了两人不是一条心,虽然看着两人关系很好,但对敌的时候,不求帮忙,只要能做到不插手就行。

  但陈驿的这种思想,或许是好的,或许是博爱,慈悲,但对他却不是慈悲,将慈悲用在了他的敌人身上。

  若是在凡俗世界,这也没什么,凡俗世界中讲求一个‘集体观念’,说的是一个‘人无完人’,连完善自己的内心都有些难以实现,只能依靠他人的帮助,所以,即使有朋友从中帮了敌人,损失也不是很大,当然可以继续做朋友。

  但修炼之路上却不一样,都是在无尽深渊上走钢丝的,一不小心就会跌落下去,即使将自己修炼的平衡性再厉害,都不一定能抗住别人的一指头。

  而这一指头若是信任的人,那就更危险了,根本就是防不胜防,与其小心的防备,还不如分道扬镳。

  江汉珍驾驭着星辰提高了速度,早就已经打消了跟陈驿继续维持关系的想法,想要尽快的将陈驿送到怒晴湘西世界中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陈驿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每次看到江汉珍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又压下了想要道歉的冲动。

  随着极为遥远的一方世界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中,江汉珍也松了一口气,而星辰之外的慈航也目光闪烁不已,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但暗暗的做好的准备,等待一个脱离的机会。

  到了世界前方,江汉珍扫视了一眼,看见原本的怒晴湘西世界是发展了一些,只不过道术横行,以前的科技似乎没有什么发展,世界也比以前增大了一些。

  总体上来说,还是很贫瘠,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人来此夺取资源。

  这方世界也成了雷部名下位数不多的没有没仙道其他人插手夺取的世界之一,才得以保存至今。

  对于雷府连自己的财产都报不了的事情,江汉珍也不想做任何评价。

  因为他也是一样,做了事也是白忙活一场,最终啥也没有。

  江汉珍并没有多在意,对着身边的陈驿说道:“我打开一个通道,你自己离开就行,离开之后切记不要回头,去做你的事。”

  “好的。”陈驿起身,对着江汉珍一礼,随着江汉珍控制着星辰内部的阵法,一条通道延伸了出去,陈驿本来还要问一句,但在江汉珍的面无表情的示意之下,还是一头跳了出去,站到了星辰外面。

  江汉珍见陈驿离开,立即关闭的通道,调转星辰,向着远处白蛇世界的方向飞去。

  而这时候,慈航眼睛一亮,本来看见陈驿出来,想要说话,但忽然感觉到星辰又离开了,有些诧异的时候,就见到陈驿向远飞了一阵,然后转头对着星辰挥了挥手,似乎是在打招呼。

  在星辰中间控制着星辰的江汉珍见此,只能叹息一声,原本在心中陈驿的形象逐渐的破碎,化为虚无,而两人之见的一些细小的因果丝线,也慢慢的消失。

  江汉珍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继续控制着星辰向白蛇世界离去。

  而慈航见到了陈驿的动作,心中忽然一突,陈驿的样子,似乎是在告别,或者是在打招呼。

  但慈航可以确定,绝对不是针对他的,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盯着星辰内部看个不停,而且确定星辰内部不止陈驿一个人。

  心神飞快的转动着,与陈驿交好,而且有些手段的人就那么几个。

  而且,那几个他都知道在什么地方,唯一的就是一个消失的一个,没有得到陨落的消息,似乎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而这颗星辰上的作用,似乎有一方世界的一些功用,与那位的手段极为相似。

  最终,锁定在了江汉珍的身上,也只有江汉珍又这种手段,这种手段奇特,让人防不胜防,而且施展起来威力极大,若是凝聚成气势,甚至可以越阶战斗。

  对着星辰内部试探的说道:“里面的可是诸天宣化雷神,慈航在此有礼了?”

  但内部的江汉珍并没回答他的话,但外面慈航还想酌定了一般,就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而且还在慢慢的猜测着江汉珍的修为。

  </tent>

  西游之雷行诸天 </p>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