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捕蛇人传承

第五百六十五章 捕蛇人传承

  <tent>

  江汉珍所使用的事一种类似于契约一类的东西,就是将两人的因果全部抽取出来,然后摆在明面上,根据一些约定,来了结这次的因果,从而消除自己心性中的阻碍。

  心性修炼,全在一心,与外在的法术相对应,也是一个完善的体系,与心术类似,只不过全部都是用来完善自己的,与别人没有什么关系。

  而内心中最深处的东西很难被人察觉,只有自己去细微的感受,慢慢的体悟,通过一定的方式,才能进行完善,当内心最终成就一种混元转态的时候,也就是超脱之时。

  但在道行途中,却有许许多多的枷锁以及漏洞存在在内心之中,就需要自己去修补,枷锁也罢,漏洞也罢,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但存在人的内心之中,就承认万物合一的阻碍。

  若是最后定型,就再也难以修正,或者永远发现不了,而江汉珍所做的《心性易》就是完善自己内心,最终直指大道混元的一种方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也能察觉出内心中命运阻碍的因素,就比如慈航置他于死地,以换取自身的位置稳定的事。

  不管慈航的出发点是什么,但将他给牵扯了进来,这就是对别人的命运造成了影响,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有影响。

  但可惜的事慈航的手段已经给江汉珍造成了生死危机,是想要他的命,是想让江汉珍以及一大批人当成他稳定位置的牺牲品,或者垫脚石之类的。

  若是陨落,一切皆休,但若没有陨落,这份因果只能继续保留着,直到解决。

  追求利益是对的,但却不要将要付出的代价转嫁在自己身上,这是江汉珍的态度。

  也正是一次因果为基础,设置大阵,让两人分出一道没有任何记忆的意识投入世界之中,来一次较量。

  可以说,江汉珍是真的首先留情了,但可惜的是慈航不领情。

  而这一下,也让江汉珍有了一个决定,对慈航也不再手下留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道果的惯性行事。

  白蛇世界之中,原本经过江汉珍的完善,已经有了一定的底蕴,当然,也成了雷府培养人才的一方世界,属于雷府所有。

  但随着他的消失,雷府又被挡在的域外不得动弹,最终所有的仙道门派与玉帝一起,开始了瓜分之事,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世界都被各仙道瓜分了个干净,成为了他们的底蕴。

  而白蛇世界,却没有遭到多少迫害,但因为白蛇世界有黎山老母的道统在,众仙都会给些面子,将此默认为黎山老母的道统,当时也没有进入。

  但随着玉帝感觉到自身的权利又被压缩了之后,就起了别样的心思,又一次的引入了西方教,逐渐的将西方教拉入了天庭的权利中心。

  西方教自然不会让玉帝失望,当仁不让的开始与仙道抢夺资源,又有阿弥陀降下法旨,又增强了人手,一时间西方教遍地开花,自六道轮回代替了五道六桥之后,西方教也逐渐站稳了脚跟,重建极乐。

  西方灵山娑婆殿中,如来深感众生疾苦,东方天庭之人不修德行,好杀多意,贪嗔痴愚慢俱全,心中慈悲,故在灵山以洪钟之音说道:“东方众生疾苦,沉沦苦海,永不上岸,我欲建立魔忉利天,八部龙天,众仙封号为坨天,治理诸天万界,让众生永登极乐。”

  “如来慈悲。”众人深感慈悲旨意,俯首拜服。

  而接着如来又说道:“诸天万界之中,都被众仙把持,众生所能颐养天年,但难逃生老病死,无常到来,途之哀叹,最终沉沦地狱,遭受无量劫之苦。

  诸位可派遣人去宣讲经法,普度众生。”

  “善哉,善哉。”

  众人拜服,当即组织了普度众生之人,降临各个世界,要普度众仙所管理的世界。

  因为仙道还在域外战场,一时间逐渐的败退,西方教逐渐的占据了上风,有了一种大兴之相。

  而且,随和西方教四处显圣,也逐渐的争取了很大的信仰,成了玉帝要与众仙打擂以求平衡的中坚力量,而此时,众仙因为在域外战场,加上玉帝的有意封锁消息,还不知道后方已经起火,还在为争夺对雷府的控制权而吵得不可开交。

  玉帝打压了众仙之后,也觉得权利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深感西方教的贡献,也就答应了西游之事,自此,西游之事也逐渐的展开。

  当然,对于诸天世界的掌控,却没有停下脚步,白蛇世界,也被派了人,而且声势浩大,最终站稳了脚跟。

  雷府的传承,已经被消除了个干净,剩下的也都在民间发展,也只有骊山一脉,成了心腹大患,就想谋划一场气运争夺之战。

  两方就此积极准备,都放置属于自己的旗子,开始了争夺之战。

  而江汉珍与慈航的角斗,也拉开了帷幕。

  世界之中,因为江汉珍的出现,使得原来的轨迹有所偏移,但随着他的消失,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在青城山下,有许多以捕蛇为生的人,山下的村庄之中,有许多家传捕蛇之法的家庭。

  其中,有一个捕蛇人名叫江海,与江汉珍形象七分相似,为人正直,抓捕蛇的手段十分高明,家中世代相传捕蛇,到了他这一代,已经第十一代了。

  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家中长辈大多死于蛇口,如今能上山捕蛇的,也只有他一人而已,其余的不是早就丧生,就是受伤过重,难以行动。

  但就是没有一个老的,做这种危险的事,基本上在半途夭折。

  在捕蛇人口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挖矿的是埋了不死,出海的是死了不埋,而上山的就是即使死了,也不一定敢埋,就是埋了的,也不一定是死的。’

  而这个上山的,就指的是捕蛇人。

  因为遇到毒的关系,山中各种瘴气毒雾遍地,不止是蛇毒,还有各种从未见过的毒,若是一不小心沾上,就会成为一个毒源,若是遇到这种悲哀的事情,就是死了,也要放在安全之处暴晒三年才能处理,以防止毒气扩散,若是没死,就会当即活埋,也要保证不传播与别人。

  江海家祖祖辈辈都是进山捕蛇的,即使传承深远,但也难免会遇到危险。

  江海从小就心思比较多,喜欢想事情,见到这种情况,就问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一条腿的爹。

  “阿爹,我们为撒子要进山,为撒子又要捕蛇?”

  他阿爹当即怒道:“不捕蛇你吃个毛线吆,不捕蛇你拿个锤子娶媳妇吆。”

  江海当即不说话了,心情有些低落,他阿爹说的就是事实,的确,他们世代捕蛇,又没有地可种,属于半个山民,唯一能做的就是打猎,或者采药。

  但这个都被压价压的厉害,能混个温饱就不错了。

  也只有捕蛇这种风险大的事情,收益比较高,但同样,也会丢了性命。

  江海在内心却极为反感这事,这种连自己生活都没法选择,连自己做什么都被安排好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阿爹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情低落,似乎有些心软,叹息一声,说道:“要不今天就别出去了,我听隔壁的王大婶说最近青城山有了神仙,似乎要开张,你去看看,讨个彩头,让他们保佑你捕蛇的时候平平安安。”

  江汉珍听完,尤其是他阿爹说的‘开张’,有一阵想笑的冲动,但原因却说不清楚。

  但对于保佑一事上,江海打小就不相信这些,听起来神神叨叨,若是仔细深究起来毫无一点根据,根本经不起推敲,被村名说的玄乎其神的,好像跟真的似的,但他从来就不相信。

  在他小时候,问了祭祀什么娘娘的场景,说了一些问题,没有人答的上来,就被当成中邪了,绑在柱子上抽了一顿柳条,然后灌了两把香灰。

  这还没完,为他驱邪的说邪气有可能渗入血液之中,要放血,将沾染了邪气的血放出来就好了。

  最终江海还算反应机智,改了口,装作一脸迷茫的说忘了当时说过什么,然后大哭起来,才让村名放下心来,也让他们露出了一脸轻松之色,说是邪气已经驱赶了,现在恢复了。

  而他阿爹还为了感谢为江海驱邪的人,特意的提了半头野猪,算是感谢。

  自此之后,江海就再也没有给别人说过自己的想法,有什么想法都是自己慢慢琢磨,因为不识字,就用蓍草在当做记事的工具,一根草,代表着一件事情。

  每次进山之前,都要拿出蓍草来看看是否有遗漏了什么,自己带的东西是否齐全,是否合乎道理,而家里捕蛇的经验传承,也成了他用蓍草分析事情的理论根据。

  捕蛇传承之中,都是实打实的经验传承,比如观看环境,天气,寻找蛇道,蛇的习性,所用的方法,都应有尽有。

  最后江海也寻找到了其中的规律,就拿出蓍草开始数,只要符合一个条件,就拿走一根,最后所有的条件符合,就能判断出蛇离开的方向,而且每次都很准确。

  而且,还能分析出捕蛇之地的未知危险出来,就是发现不符合捕蛇经验的事情,就是诡事,只要遇到,就会绕道。

  所以,到现在未知,江汉珍都能很快的找到蛇,并将之抓住,然后消除自己的痕迹,与蛇留下的气息,转身就走,从来都不停留。

  而且每天进山之抓一条,绝不贪多,以免造成麻烦,抓完之后,还不到连个时辰,随后就去了最近的集市中,寻找收蛇的商贩,挑选出给价高的商贩将蛇卖掉。

  在十岁父亲中了蛇毒,失去了一条腿,然后自己独自进山,这八年时间也积攒了一些钱,早就不想干这个了,但是是在找不到路可以走,只能做捕蛇人的事情。

  对于阿爹说的去求神保佑,他心中一阵鄙视,他从来没见过什么保佑过什么,最多就是给人一点安慰罢了。

  做这些事,还不如他抓一条蛇创造点收入来的实在。

  最终摇了摇头对阿爹说道:“我进山了,你若是想去,我回来就带你去。”

  阿爹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样能去个毛线,单腿跳这去吗?”

  最后见江海已经背上了蛇篓,拿着柴刀,蛇叉等工具,嘱咐了一句。

  “上山小心点。”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会小心的。”

  最后将蓍草揣入怀中,出了门,取出蓍草,确定了方向,然后向山上走去。

  </tent>

  西游之雷行诸天 </p>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