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捕蛇遇牧童

第五百六十六章 捕蛇遇牧童

  青城山附近有无数的小山,山林密布,怪石林立,风景秀丽,也算一方灵秀之地。

  但就是外人只知青城山,而不知其余的山。

  有道是‘山不再高,有仙则名’,就是因为青城山经常流传出一些反常必有妖的事件,因此而出名。

  当然,‘是有反常必有妖’是江海自己认为的,但只能自己认为,若是说给别人听,肯定还是会抓起来灌两把香灰,少不了一顿饱打。

  常人认为一些异象属于神佛显灵,但江海却不会只看见这个,而是在想。

  为什么会显灵,有什么目的,与普通人有什么关系,让人烧香叩拜的捐献自己的财产,这是要干什么,与老百姓又有多大关系。

  仙佛是显灵了,但普通人呢,不但要缴纳官府的赋税,还要额外的增加一笔支出,俗称功德钱。

  最终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更加艰难,甚至连生活都难以保障。

  江海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显灵与普通人没有一点关系,甚至还盯着你口袋里那点仅剩而为数不多的钱。

  得到的就是一点心理安慰,让人觉得自己浑身是劲,连走路都有精神了。

  江海发现这个原因的时候,也是有些激动,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学习这样,给人一点心理安慰,让人将口袋里的钱心甘情愿的掏出来,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若是这样的话,就不用做捕蛇这样危险的事情了,虽然他的捕蛇技能很高,几乎不会失手。

  但这一行,只有一次失手的机会,而失手,就意味着丢了性命。

  而他这个想法,也在考虑从哪里开始,给谁都没说过,就连他那个一条腿的阿爹都没告诉,这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在上山的路上,江海一边用蓍草判断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寻找着蛇道。

  但只要一停下,那种想要给人心理安慰,来交换钱财的想法就冒了出来。

  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走这条路,他也见过青城山上那些人身上的行头,就是被称为袈裟的方块布,上面挂满了黄金宝石,看起来一身珠光宝气,一看就价格不菲。

  首先要做这种事情,起码要有一身行头,江海也仔细的打听过,最终悲哀的发现,就是那些人身上随便摘下一颗,就差不多上百两的白银,因为这事,也让他对这件事情望而却步,只能另想他法。

  若是穿不上挂满宝物的衣裳,就没办法普度众生,只能当一个捕蛇人。

  正坐在石头上休息的江海心中一叹,还是自己的蓍草比较实在,从来不骗自己。

  瞅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忽然发现树枝上挂着一条蛇蜕,而这蛇蜕竟然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晕,让他一阵警觉。

  而在江海的记忆中,蛇蜕若是出现光晕,就是成妖迹象,心中顿时冒出一句话来。

  ‘百年蛇蜕必有妖’这是捕蛇人传承中的一句警告,若是发现百年的蛇蜕,就赶紧离开,不要多留恋。

  让江海逐渐的冷汗遍布全身,心道,这怕是真的遇到妖了。

  但转念一想,在自己的祖先中,有人却有不同的看法,若是遇到这种蛇蜕,说不定就是一笔横财。

  向看看蛇蜕的新旧程度,若是旧的,就赶紧离开,因为妖可能已经恢复了,说不定就在附近。

  但若是新的,说不定就是一笔横财,因为这种情况就是蛇刚刚成妖,蜕皮要消耗很大的力量,没有一段时间,根本恢复不了。

  就可以去寻找蛇的踪迹,找到那条看起来很弱的蛇,钉住七寸,堵住口鼻,用蓍草遮住眼睛,然后就可以带走了。

  而这种蛇价格极高,随便一条都能卖到几千两。

  这是一位江家捕蛇先祖的经验,他遇到过好几条,大发了几笔横财。

  但可笑的是这位先祖并没有死在蛇手里,或者死在山里,而是被人诬陷以杀人盗窃等罪名拉出去菜市场砍了头,所有的积累也都被人当做脏污没收了。

  这位先祖的经验不是没有人试过,但要求实在太高,若是稍有疏忽,就会丢了性命。

  江海想起这位先祖留下的经验,看着这幅蛇蜕目光闪烁不定,这分明就是几千两的白银,若是有了这些银子,哪还需要继续做捕蛇人,去城里生活就行了,只要将钱藏得好,伪装的好,也不会不如那位先祖的后尘,被人诬陷了。

  这种事情,很难遇到,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但江海怎么都觉得有些不甘心,天生就是捕蛇人,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因为没得选择,若是有了钱,就不用为生活发愁,就能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了。

  最终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冒险一试,就用自己的蓍草来推断,若是能成,就抓了,若是不成,就离开。

  江海当即取出蓍草,一个个的数了起来,所有的异常,所有的环境都算了进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蓍草看似是算外面,其实是在印证自身,看到外面的情景,然后对照自身,是否能解决,若是能解决,就将蓍草取出来,若是不能解决,就用蓍草来从自身找问题,看自己哪一些地方有缺失,为何不能解决,若要解决,需要什么条件。

  以此检查印证,若最后没有丝毫问题,就可以推算出方向,若是蓍草用完了,还没找到解决的办法,就只能离开。

  江海印证完之后,就转身起了丛林,不一会,手里提着三只野鸡挂在腰间,将柴刀收起来,取下蛇叉拿在手中,慢慢的向蛇蜕的方向行去。

  等到了蛇蜕的附近,忽然闻到一股蛇腥味,心中一阵明悟,也下了一个结论。

  “这条蛇刚蜕皮不久,应该还在附近。”

  江海立即打开一个小袋子,取出一个用辣封好的药丸,放在了口中。

  这是专门克制蛇毒的药物,有一定的毒性,一般都还放在舌头下面,就会口齿生津,与药丸相遇,会散发一种极为难闻的气味,对蛇毒瘴气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也是防止蛇毒随着呼吸被带入身体的一种方法,但对于皮肤毛孔就没那么大的作用了。

  若是遇到这样的,还需要用药水洗身,以排出毒素。

  江海看着蛇蜕的方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蛇道,果然,从不远处发现了蛇翻滚的痕迹,似乎有丈长,拳头粗细。

  但痕迹与蛇蜕的方向,有五六丈的距离,江海顿时开始判断到,这蛇弹力惊人,随便就能达到五六丈。

  这不但没让他害怕,还有些激动,若是这样,就真的妖蛇,就这一条,就能让他脱离捕蛇人的生活了,去选择自己喜欢的行业,比如普度众生。

  江海当即的用蓍草检查了一番,最终显示了方位,提着蛇叉就追了过去。

  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一块小石头旁边,江海低级取出身上家传的特殊方法配置的雄黄粉,顺着石头撒了一圈。

  一时间,雄黄粉的味道将整个石头包围,江海捂住了口鼻,就见到一条白色的小蛇从石头缝里钻了出来,在地上翻滚着就像喝醉了一样。

  蛇身上泛着一层晶莹剔透的亮光,全身犹如白玉一样,看着犹如一件宝物。

  江海顿时眼睛一亮,感叹道,价值几千两的蛇就是不一样,当即上前一蛇叉将白蛇固定在原地,很麻利的取出专门绑七寸的绳子,紧紧的绑在了蛇的七寸之上。

  白蛇当即没了力气,坦然在地上,江海上前从尾巴上提起,开始打量起来。

  越看越是喜欢,就像看着三千两白花花的银子一样。

  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开始大笑起来。

  而这时候后,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动静,江海顿时心生警觉,拿着蛇叉做出一个防备的姿势。

  转身一看,却发现一个牵着牛的牧童站在不远的地方,正愣愣的盯着他手中正在无力挣扎的白蛇看着。

  江海顿时松了一口气,嘀咕道:“原来是个牧童,还吓了我一跳。”

  也不去理会,就要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但牧童却开口了。

  “那条蛇很可怜,你可不可以放了他。”

  江海听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牧童,想要确信这是从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作为一个捕蛇人,所有的一切都聚集在捕蛇上,竟然有人说出如此可笑的话来。

  看着牧童正一副怜悯的看着他手中的小白蛇,似乎在可怜,或者怜悯。

  江海不准备理会,但牧童接着说道:“你没看小白蛇很可怜吗,眼睛里都在求饶,你就放了他吧。”

  江汉珍看了一眼,眼神还是蛇眼,但却没看出蛇在求饶。

  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的眼睛与这位牧童的眼睛结构有区别?看不出来?

  江海看了一阵,就取下身上的蛇篓,准备将手中的小白蛇放进去。

  但牧童又开口了,“你怎么没有一点怜悯之心,我听山上的大师傅说人要有慈悲之心,要有一颗善良的心,才能有福报,你放了它就是福报,对你以后好,即使今生没有,来世也会有福报的,若是作恶,会下地狱的。”

  “哈哈。”

  江海似乎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但心中也有一点怒气,既然指责自己,竟然咒骂自己下地狱,这可是自己的维持生活的根本,这小孩竟然要断了自己的生计。

  就有些生气的说道:“福报?谁说的?你看到了?还是你见到了谁得了福报?还是你看见地狱了”

  牧童顿时愣了,心中仔细的想着,但却发现这是别人说的,自己并没有看到,也没有见到,真的假的还不知道。

  一想起地狱,就感觉到一阵恐惧,但仔细一想,却没有见过,只是从别人身上听到的。

  就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见过,但青城山上的大师傅说过。”

  江海嗤笑一声,说道:“既然没见过,那就别给我说,你害怕是你自己的事,不要将你的认识加在别人身上,我有我自己的事情,我走的我的路,也没碍着你的事,但你堵着我的路,休怪我不客气。”

  江海说着,就眼神中露出一道凶光,长期在山中行走,长达八年的捕蛇生涯,也练就了一身杀气。

  牧童被此一眼,就感觉身在冰窖,浑身犹如在风中飘零,就连灵魂都被吹散了一样,呆立在原地,不能动弹。

  就连他身后的牛也有一种不安,用蹄子踩着地上的野草,鼻子里冒着白气,似乎有发怒的征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