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白蛇换钵盂

第五百六十七章 白蛇换钵盂

  牧童身后的老黄牛就要发怒的样子,看的江海的眼皮直跳,暗暗的收起了蛇叉,将柴刀握在手中,隐隐的防备着。 

  这种黄牛体格极大,一身的腱子肉,平时看着温顺,若是被人激怒,肯定会发狂。

  江海也意识道刚才的那个眼神并不是针对黄牛的,而是针对牧童的,差点就惹怒黄牛。

  若是针对黄牛的,非得惹怒它不可,若是发起狂来,根本就不是人能对付的。

  一边暗暗的防备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另一边在查看这周围的环境,寻找可以躲避黄牛的地方。

  长时间在山林之中,对一些危险都是很敏感,对于此,江海没有疏忽过。

  而牧童被吓的似乎要哭出来,但看着江海将白蛇装进蛇篓,又开始打扫完刚才的痕迹之后,就要离开了。

  牧童顿时有些急了,鼓起勇气,开口说道:“等一等。”

  江海转头冷视了牧童一眼,说道:“别打扰我,你我无冤无仇,我不想对你动手。”

  对于这种眼神,牧童心有余悸,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

  但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感觉,就是要救下白蛇,看见白蛇的样子,那种可怜深入他的心中,心中焦急,不知道为何,鬼使神差的鼓起勇气说道:“我可不可以用钱买。”

  江海嗤笑一声,说道:“我这条白蛇属于妖蛇,在外随便能卖三千两以上的银子,你若想要,就出两千两,也算是成全你这种善心。”

  牧童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小声的说道:“我没钱。”

  但接着说道:“人应该行善积德,不能乱杀无辜,否则要遭报应的。”

  江海看了一眼牧童身后的黄牛,也算是明白了牧童的心态,就是灌输了一些洗脑思想的小孩而已,跟给他灌香灰的人没啥两样。

  就怜悯的看着牧童说道:“你想行善,你行你的善就行,但不要挡着别人的生存之路,若是我将蛇放了,我想这辈子估计连媳妇都娶不上,你的善良是得道了施展,那我呢?我的事情又有谁来负责?若是没钱,就不要说了,毕竟我不是做慈善的。”

  江海说完,就看见牧童一脸的失望,似乎对世人的失望,没想到竟然被如此打击了。

  最终还是一咬牙,从黄牛角上挂着的小包袱中取下一个钵盂,端到了江海面前说道:“我用这个跟你换可以不。”

  “砂锅?我家也有,做汤熬药都挺好的,但好像也值不了几个钱吧,你还是哪去自个玩吧。”江海看着犹如砂锅一样的钵盂说道,看着也没什么奇特的。

  而牧童就解释道:“这不是砂锅,是钵盂,是山上的大师傅送给我的,还开了光,是一个法宝,说此物与我有缘,我用它跟你换小白蛇。”

  说着用手在钵盂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回音荡荡,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江海顿时眼睛亮了,这次仔细看向钵盂,通体都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很是神奇。

  但他看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见到青城山上的许多披着方块布的那些人手中都拿着一个。

  那种方块布上的珠宝都能值很多钱,那这个黑不溜秋的砂锅肯定也值钱,不然也不会被拿在手上了吧。

  而这个东西,也与他要做普度众生的事情有关联,方块布没有可以用麻袋来代替,但这手中的东西,就用这个好了。

  原本就打算手上拿个砂锅去普度众生的,但最终还是觉得有一个真的总比没有好。

  也觉得这个砂锅钵盂与自己有用,最终想了一下,这种东西能被人拿在手上,怎么也能值点钱,也对自己有用。

  思索片刻,还是决定答应下来,就说道:“好,我跟你换了。”

  牧童捧着手中的钵盂似乎有些不妥,但以想到小白蛇那种哀求,又心软了,最终还是将钵盂拿到了江海面前,说道:“这个给你,小白蛇给我,我要去放了它。”

  梦寐以求的物件到手,江海也平静了下来,当即从蛇篓中取出小白蛇,扔了过去,就一把将比喻拿在手中,

  入手很沉,很有质感,上面散发着黑色金属的光泽,犹如给钵盂之上待了一层光晕,跟他见过的的白蛇蛇蜕上散发的光芒有些类似。

  不管是小白蛇,还是蛇蜕之上,都回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光晕,代表着不凡,而在江海家中的捕蛇人传承之中,也有类似的情况。

  也就是当初他那位抓捕了妖蛇的先祖,成这种东西为妖光,有妖光就代表这有银子。

  一时间,江海对手中的钵盂爱不释手,开始赞叹道:“好一个散发着妖光的砂锅,此物与我却是有缘。”

  一边赞叹着一边想着,只要有了这个东西,以后就可以凭借这这东西充当门面,去干一些普度众生的勾当了,也不用在这山上冒险的抓蛇。

  正在想象之际,捡起小白蛇一脸怜惜柔情,让人一看都要打个冷颤的牧童说道:“还希望你以后珍惜这只钵盂,这毕竟是算是一件机缘之物,还有,那个不叫砂锅,而是法钵,上面的光是宝光。”

  江海斜视了一眼牧童,说道:“此物天生与我有缘,该为我所得,我自然很喜欢,谢谢你告知它的名字。”

  此时牧童似乎还为江海听进去了他所说的话,相信了他的话的,心有中感觉舒服了一些的时候,却见江海话音一转,又接着说道。

  “不过珍惜不珍惜也不是由你说的,我怎么做我自己知道,不老你来费心,告辞。”

  说完,江海就背好蛇篓,收起了柴刀,一手拿着蛇叉,一手拖着钵盂,向着山下走去。

  自我感觉了一下,还颇有那种要去普度众生的架势,原本健步如飞了步伐也逐渐的缓慢下来,回想着山上见到的那些法师们,慢慢的模仿者他们的气势,一步一步的走在山林之中。

  一边走还不时的敲一下,钵盂上传出的嗡嗡声让他心中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甚至有一种提神醒脑的功能,就像清晨山上那些法师所说的‘暮鼓晨钟狮子吼,梵音重重唤众生’的感觉。

  江海还时不时的模仿着戏文里的降妖除魔的情景,举起钵盂,对准一个地方,念叨着‘看我法钵’,‘妖怪哪里逃’之类的话,越模仿,越是觉得自己有普度众生的天赋。

  而在他走后,牧童的脸色却变了几变,甚至有些难看,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

  心中在想,为什么别人都不听他的,自己可是为别人好,为什么这个犹如屠夫一样的捕蛇人就是不听他的话呢,还如此固执。

  别人不听他的话,就让他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忽然想到大师傅给他说的,这种人就是顽固众生,地狱之恶鬼脱身,百劫难度,要对这种人产生怜悯,因为他们迟早要下地狱的。

  想到这里,牧童才感觉舒服了很多,就解开了白蛇七寸的绳子,放了白蛇,说道:“你走吧,不要在这待了,这里有捕蛇人,他们是地狱恶鬼托生,会杀了你的,以后小心点。”

  白蛇似乎听懂了牧童的话,对着牧童点了点头,留下两滴晶莹,一步三回头的向山林深处爬去。

  而在同一时刻,江海也在想着,按照那些法师们所说的六道,毕竟要普度众生也要有些业务技能。

  六道为天人道,人道,畜生道,地狱道,恶鬼道,阿修罗道,六道之分,为六道轮回之人。

  虽然那些法师们口口声声说六道是真实存在的,但江海却有自己的看法,六道是否存在两说,但六道众生在世间满地都是。

  有些人活着像天人,有些人能称为人,有些人连畜生都不如,有些人的做事方法就和地狱恶鬼一般,这不就是众生相吗。

  六道不再别处,就在身边,无处不再,江海想到这里,有些兴奋,觉得自己的这个比那看不见的要实在,顿时手舞足蹈起来。

  还不停的模仿着那些法师们说话。

  “六道轮回,众生相,人相我相众生相,无处不轮回,无处不六道,心在何处,六道就在何处,天人,人,畜生,恶鬼,地狱,阿修罗等众生随处可见,千变万化,唯在一心,远离轮回,普度众生。”

  江海东拼西凑的说出了一段话,有些自鸣得意,越念越觉得有道理,心中已经决定,就按照这些理论,与自己的蓍草寻蛇之法结合,去普度众生。

  而此时的天空之上,一个身披袈裟之人与一个一袭白衣的的人在虚空之中,看着山中发生的故事,尤其是在江海最后说的那些,让两人眼皮直跳。

  而袈裟之人说道:“大士,此次天生与我们有缘,何不将之度入空门悉心教导,却要让其当棋子。”

  而被称为大士的身披白衣,手中拿着一个花瓶的人说道:“此事为我教大兴之事,我们就此在人间显化,为普度众生之大计,也再无合适人选。”

  顿了一下,说道:“此时也有功德可做,若他最后功德圆满,自然可以永入我门,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善哉善哉。”

  袈裟之人双手合十一声念叨,最终看了一眼牧童,说道:“大士,这牧童根性是否就差了些,似乎根性顽劣,非可之人。”

  白衣大士说道:“此人痴愚心性,根性低劣,有贪嗔痴愚慢我五毒俱全,也只有这种人,才能将山中灵秀之白蛇灵物拉下水,将这骊山看好的弟子拖下水,我们才能胜利。”

  “善哉。”

  俩人说完,就此消失不见。

  西游之雷行诸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