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离开与纠结

第五百六十九章 离开与纠结

  阿爹做好了就留在山里的准备,但却管不住江海要去外面的心。

  第二天一大早,江海就准备了一辆板车,收拾了家里能用得上的东西,并在板车上留了一个能做人的位置。

  被阿爹看在眼里,眼皮一个劲的在跳,有些控制不住。

  心道,‘这瓜娃子怕是要来强的。’

  但心里打定主意,就是不跟着离开,打死也不离开,单腿跳着不知道从哪翻出自己当年用过的蛇叉,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忙前忙后的江海。

  江海并没有理会阿爹的举动,而是自顾自的忙着,等到将东西全搬到车上,然后给邻居打了一声招呼,让他将房子看着点。

  回到家里,就上前要将阿爹往车上抱。

  早就有准备的阿爹将蛇叉横在胸前,怒道:“你要干啥,我不去城里,要去你自己去。”

  江海冷笑一声,说道:“去不去不是由你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以后饿不死你,我要做是,与给你养老送终不冲突,赶紧上车。”

  说着就要上前抓阿爹,但阿爹的蛇叉功夫也不是盖的,一个横扫将江海给打退了回去。

  说道:“我是你老子,我说不去就不去,你还管到你老子身上来了?”

  江海自然不甘示弱,说道:“我当初不想学抓蛇,还不是被你给打着学会了抓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群,这个家现在是我做主,不是你,你的时代已经过了,今天轮到你了。”

  说着,江海就一个箭步上前,迎接他的事他阿爹子啊惊慌失措中打过来的一蛇叉。

  阿爹虽然少了一条腿,但手上的手上的功夫没放下,若是有一批战马,妥妥的事一个武将,出手之际力道打的出奇。

  但即使再厉害,也不是腿脚灵活,正是年轻立壮的江海的对手,空手与阿爹拿着蛇叉拼了三招,一个甩身将蛇叉夺了过来扔在一边,上前一个反扣,就将阿爹制服。

  抱着就往车上放,阿爹惊恐的喊道:“你这愣子咋回事,有你这样的不孝子吗,我可是你爹,你就不怕被人说不孝。”

  江海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还是儿子,你当初将你的事强加在我身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想,还不孝,今个出了这个山村,谁认识我,谁又知道你,你说出来也没用。”

  最终,阿爹还是被江海给放在了车上,想要挣扎,几次都被江海死死的按在原地,并警告他不要动,若不然就将他绑起来。

  最终,阿爹也感觉到自己是没法抵抗的,还是放弃了抵抗,只能叹息一声,随着江海的安排。

  指着被扔在地上的蛇叉说道:“把我那个伙计给我捡起来。”

  江海顿时警惕,问道:“你还要他干嘛,想趁我不注意打我?”

  阿爹有些落寞,摇了摇头,说道:“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滴,有个老伙计在手,若是遇到山匪劫道的也好有个照应,别看你阿爹我是个残废,但坐在车上,有个蛇叉也能对付几个,也免得遇到危险你瞻前顾后的。”

  江海心中一动,也觉得如此,蛇叉为精铁制作,量身打造,价格不菲,长度刚好达到持有者的下巴,虽然是用来固定蛇的,但前端却有连个尖锐,可扎穿山石。

  青城山山石遍地,有些蛇都是趴在石头上的,想要固定,必须要扎穿山石,但也不能将蛇扎死,一般都要扎在石头上将蛇固定,才来捕捉,所以没有一定的力量技巧肯定不行。

  捕蛇人一般都有用利器扎进石头一寸的本事,若是用在战场上,即使穿着铠甲之人,也能给他扎个对穿。

  若是阿爹有个兵器,自己在灵活的拉着车,遇上一般的人根本不用担心。

  但怎么都觉得怪怪的,有点像拉车的牲口一样,但还是将阿爹的蛇叉捡起来放在了车上。

  阿爹立即将蛇叉拿走手里,仔细的看着,深怕有一点儿的损伤。

  而江海就上前将板车拉起来,就向着山村之外行去。

  “驾!”

  一声喊牲口的声音从车上传来,江海差点栽倒在地,怒视了阿爹一眼,见阿爹一副得意的神情,冷哼一声,不在啃声,继续拉着板车前进。

  很开,一个身材壮硕,脖子里挂着一个砂锅的年轻人,拉着一个装满东西的板车,车上坐着一个一条腿的中年人,就消失山村之外。

  接着,或许是老天在送行,或者是在感慨最优秀的捕蛇人消失,下了一场暴雨,天晴之后,两个法师打扮的人找到了山村,并打听到了江海的家。

  但看到的只是一个空宅,最后打听到人已经走了。

  两个法师顿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其中一人说道:“法相师兄,人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而叫法相的这位法师也开始皱起眉头,说道:“事情有些不对劲,这件事是青城山大士选中的有缘人,要带回峨眉教他修炼之法的,不应该就此离开啊。”

  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说道:“法戒师弟,你擅长追踪之法,看看是否能追踪到痕迹,他们走的时间不长,应该能追的回来。”

  两法师出生同门,属于阿萨辛法师的徒弟,法字辈法师,在峨眉山修行,而这位阿萨辛法师就是在山林中与一个白衣白头巾拿着瓶子的大士一起讨论棋子之人。

  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两人法师中,叫法戒的就开始拿出一个大鼻子,装在自己的鼻子上,对着周围的空气使劲的闻着,但闻了半天,都没有找出什么来,最终看了一下周围雨后的积水,面色变的十分难看。

  法相就问道:“怎么样,法戒师弟,找到了什么线索没?”

  法戒摇了摇头,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没有,下过雨,所有的痕迹度被抹除了,根本找不到。”

  法相的脸色也变得那看起了,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赶紧回去,汇报师父,这件事非同小可。”

  “好。”

  两人立即匆匆离开,出了山村之后,就施展起飞行之术,向着峨眉山奔去。

  而此时的江海,早就已经离开山村很远了,本身就害怕自己从蓍草中分析出的那种不确定因素存在,一路上都不敢停留,几乎是在狂奔着,到了午时,已经距离山村五十里的路程了。

  与阿爹稍作休息,就继续上路,就连晚上都要赶一会路,一连三天,早就离开了青城山的地界,到了一个名为黑煞口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因为这个黑煞口,有山匪出没,大大小小的山匪有好几十支,大的有几千人,小的有十几人到百人不等,极其凶恶。

  本来,对于这一切江海并不知道,但被一个看着有一副官老爷派头的人看着他年轻力壮,又在路上遇到了几个劫道的山匪,被板车上的阿爹两下扎翻在地,江海麻利的上前摸了一遍。

  而刚好被同路的官老爷派头人看见,有些另眼相加,在有意的结交之下,告诉了他黑煞口的事情,还有整个蜀中地区的风土人情。

  将板车上的阿爹唬的一愣一愣的,但江海只是听着,听一阵,还要默默的数一遍蓍草,最终判断出这人有些地位,或许还是个官,与他们结交,无非就是想要让他们父子两出点力,给他在路上提供保护。

  对于这种事情,江海并不反感,相反,还有自己的打算,这位黄老爷见多识广,似乎什么都知道。

  而江海在一边默默的听着,感觉收获颇多,但不知为何,总感觉不对劲,最后用蓍草算了一遍又一遍。

  发现自己得到的,没有付出多,跟着这位黄老爷好是好,但结合黑煞山的环境,加上黄老爷这个累赘,自己父子两人非得折损在这里一个不可。

  黑煞山是厉害,但江海却不怎么害怕,这里面大部分是山路,到时候谁劫了谁还真不好说。

  但他的极限只能带一个人,两个人就有些麻烦了,但不知为何,从蓍草上分析出,若是离开,就是一场机缘,甚至有好事。

  也就在黑煞山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看见许多人在黑煞山口等待着,打听之后,才知道都是要过山的人,集合在一起,就是为了等到人多势众再过山。

  但江海观察了一阵,这些人没有一个性格刚强之人,大都显得唯唯诺诺,做事小心翼翼,从这些人的目光中,看出了一种温顺,犹如小绵羊一样的温顺。

  江海看的有些失望,不由得摇了摇头。

  而坐在板车上的单腿阿爹就看出来了说道:“怎么样,是不是看着这群人像菜花蛇?”

  江海点了点头,也觉得阿爹说的实在,常见的菜花蛇无毒,咬人都能将自己的牙齿崩下来,还胆小,见人就跑,用来形容这些人,也比较合适。

  阿爹因为一路上不时的遇到几个山匪,大显威风了一把,将被江海强制的郁闷一扫而空,心情还算不错。

  就呵呵一笑,说道:“这就对了,我看要过黑煞山有点玄乎,有个故事叫李逵背妈,妈让老虎吃了,我看这次是江海拉爹,爹还让山匪给劫了。”

  江海也正在考虑如何安全的带着阿爹过山,没想到被如此打击,不禁瞪了一眼板车上的阿爹。

  毕竟是要出来做寻找一条安稳的道路的,不是出来送死的,心高气傲的要出来做一番事业,还将阿爹给拉了出来,但半道上却折在了山里。

  到时候是少了累赘,是轻松了,但以后即使再厉害,难免有些心里上遗憾,一辈子都愧疚着,很难消除。

  江海的心中,还是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阿爹百年之后老死,而不是半途出了意外。

  阿爹看将江海给难住了,就十分得意的说道:“要不你将我扔下,我虽然一条腿,但跳也能跳回去,你自己出去闯去,别让你在这为难。”

  江海这时候,的确有些为难,因为黄老爷有意的结交,也让他从黄老爷身上看到了机会,只要出去,就能有一个好差事,也算是能立足。

  但要过这个山,却没有那么容易,一个不小心,就要将阿爹折损在里面,这却是他不想放弃的,在人群中瞅了两眼,没发现一个狠人的存在,与这群人一起,不被拖累就算好的。

  最终叹息一声,决定不过山了,就在附近谋生。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