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七十章 自己的选择

第五百七十章 自己的选择

  黄老爷还是比较热衷于拉拢别人,他目的被江海看的一清二楚,就是想让这些人一起过山,他要做的就是将这群人组织起来,为自己增加一些安全的几率。

  在江海眼里,这些人就是炮灰,只要需要,随时都会扔出去牺牲的那种。

  对此他并不感冒,有些时候,靠人多是没用的,关键要抓住要害,这是他以捕蛇人的经验分析而得,虽然许多人说人多力量大,但江海并不是怎么合群。

  不但不合群,反而会远离人群,因为在捕蛇人出去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与人联合的时候不是没有过,但在先祖的捕蛇经验中,留下了许多血淋淋的教训,所以之后只要捕蛇,哪怕是父子兄弟之间,也是一个人上山。

  当然,也造成了捕蛇人的个性太强,与大众的关系比较冷淡。

  在黄老爷有说了一阵,就回到了江海父子身边,笑着对板车上的阿爹说道:“壮士,我已经跟所有人说好了,待会就过黑煞山,我们人多势众,这样过去也安全点,您说是不是。”

  虽然看似在与阿爹商量,但那种语气却不像是商量,就像身居高位的人一样在发号施令。

  在一边听着的江海本来就自我个性比较强,听着就不舒服,见黄老爷盯着阿爹,江海就打断道。

  “黄老爷,我们不过山了,就打算在这谋生,你要过山就自己过去吧。”

  “什么?”黄老爷感觉自己听错了,那看见江海真挚的眼神,也确信了这江海的意思,脸上微不可查的漏出一丝怒气。

  见江海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知道不好给他说,并没有理会江海,转而就看向阿爹问道:“壮士,现在人多,过山是一个机会,若是错过了,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只见阿爹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看着黄老爷说道:“现在是我儿子拿主意,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说了不管用。”

  黄老爷脸色逐渐的显露出一丝难看,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好了要过山的,为何现在变卦。”

  此话一出,不光是阿爹面色变冷,就连江海也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心中极为不舒服。

  自己是与黄老爷萍水相逢,没有受他的恩惠,又没有得到他什么钱财,只不过有意无意的指出出去之后肯定会有回报,就像画了一个大饼一样。

  江海对着样的大饼刚开始还有些期待,但逐渐的就变得不相信了,甚至有些嗤之以鼻。

  画出的大饼,就和诱惑狗的骨头一样,狗想要得到骨头,必须听人家指挥,让翻跟头就翻跟头,让趴下就趴下,甚至引诱到陷阱里都有可能。

  作为一个捕蛇人,最忌讳的就是被自己的贪念所控制,江海顿时冷着脸说道:“我们想不想过山是我们的事,如何安排是我们的自由,与你又有什么关系,该怎么做我们自己知道,用不着你来提醒。

  还请黄老爷自便,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拦着你,但你不要过来干涉我们。”

  黄老爷被江海一句话顶的面色涨红,似乎是被气得,手指不停的发抖,指着江海说道:“竖子无礼,竟然如此不守诚信,我好心请你们加入过山的队伍,你却如此不领情。”

  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你不来跟我服软,我就继续生气的架势。

  而这时候,黄老爷身边的小厮就站出来帮腔,对着江海指责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识趣,我家老爷也算是由头有脸的人,开口邀请你那是看得起你,当初都说好了要过山的,如今竟然变卦,你如此不讲诚信,又如何在世间立足。”

  江海看着小厮趾高气昂的样子,说出的话听着没问题,但这意思很明显,就是用身份威势来压他的,让他服从。

  在他的眼中,小厮的这番话让他跟确信了黄老爷就是要拉他去送死,眼中逐渐的出现一道杀气,盯着小厮的脖子看着。

  小厮被吓得向后退了两步,就是黄老爷也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转头一看,与江海来了一个对视,心中顿时一颤,感觉被猛兽盯住了的感觉,惊恐之下,向后退了两步。

  而江海说道:“我们也就是在路上遇见了,走了一段路而已,我就不明白你有什么资格如此的说我,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说完,就拉起板车向山道的一侧行去,嘴里还嘀咕着。

  “有头有脸?谁好像没有头也没有脸了?”

  让小厮听见之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连江海拉着板车走远都没有恢复过来。

  在板车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黄老爷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说道:“这次看走眼了,厉害的不是板车上的,而是这个年轻人,好好的一个人才就这样被我错过了。”

  脸上闪过一丝懊悔之色。

  身边的小厮见到,不以为意的说道:“老爷,这有什么,那个年轻人就是个棒槌,还横的很,能有什么作用,最多也就是一个刁民,人才我看谈不上吧。”

  黄老爷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懂,此人深谙人心之道,有一股帝王之气,若是在乱世之中,就能建立一番功业,但在盛世之中,只能被压着,虽然要多加提防,但若是能够收服,也算是一个猛将。”

  小厮听得心中有些惊异,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老爷,你的意思是这个年轻人有龙气?怎么可能?他就一个穷山恶水的刁民而已。”

  “你不懂。”黄老爷看着拉着板车逐渐消失的身影,说道:“此人虽然身份卑微,但内心却极有主见,不为世俗所束缚,做事不拘于行事,做事也有分寸,若是给他一群人,肯定会成为我朝的心腹大患。”

  小厮听得一惊,心中使劲的在否定着,但却发现就在刚才的那几乎话中,他完全落入下风,根本不是对手。

  就是他现在没有漏出身份,面前的人群对他这个小厮也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而这个年轻人根本不管他。

  两者相比较起来,有着天壤之别。

  小厮顿时目光闪烁,心中杀意渐生,说道:“老爷,此人若如此厉害,何不现在就将之除去,也免得以后做出乱子来,这山中山匪无数,若是被此人混入其中,怕是这蜀中之地都要脱离出去。”

  黄老爷也有些心动,但瞅了一眼自己带的几个随从,就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说道:“除去?又有谁是他们的对手,就靠我们的这几个人,去了也是被一叉一个叉死的命,不必理会,此事对我们没有坏处,有人会烦心的,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小厮也面色黯淡下来,自家老爷说的是事实,这次带的侍卫虽然也算数一数二的好手,但他看了那个一条腿的中年人出手之后,也明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而且还有一个很少说话,十分凶狠的年轻人,最终还是一声叹息,觉得只要不挡着老爷的路就好。

  至于黄老爷说的有合作的机会,他认为不可能,因为在他看来,两者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若是这年轻人跟着老爷,说不定也会如他一样,成为老爷身边的心腹,至于离开,就等于错过了一个贵人。

  离开了也好,对他来说,也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接着黄老爷一行人就开始组织队伍,准备过山。

  离开之后的江海一声不吭的拉着板车,一句话也不说,心事重重的样子。

  最后阿爹是在看不过去,就说道:“怎么样,机会错过了?后悔了?现在后悔来来的及,把我扔这你去找黄老爷,给他认个错肯定会利用你的。”

  江海转头瞪了一眼板车上的老爹,说道:“去了还不是被利用,谁知道要让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出来找个谋生的行业,不是要送给人去使唤的。”

  阿爹摇了摇头,说道:“这世道谁不是被使唤的,不是你利用我,就是我利用你,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呵呵。”

  江海笑了,转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阿爹说道:“使唤?你怎么不让人使唤去,而是躲在山里抓了一辈子蛇?我可是打听了,黄老爷身边的那些随从,每年都有三百两银子,就他们那本事都能挣钱,你少了一条腿都能打他们好几个,一年挣个一千两随便吧,你怎么不出去让人使唤?”

  “我?”

  阿爹不以为意的说道:“祖上就是干这个的,我们天生是捕蛇人,我不像你,每天想着改行,我可没你这么不听话。”

  “哈哈。”

  江海一声大笑,好像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一样,就说道:“当初阿爷还活着的时候,他说你不好好捕蛇,还去当了一个什么总的兵头子,最后将你抓回来的。”

  被说起这事,让板车上的阿爹有些恼羞成怒,说道:“你一天做你的事就行,我可没拦着你,还管到老子身上来了,你放我下来,我要回去。”

  江海一阵摇头,不再理会身后暴怒的阿爹,继续的拉着车向前走去。

  随着这一番谈话,他的目的也明确了,就是在这山里混,先夺取一个小的匪窝,然后慢慢发展。

  心道那些法师们不都是占据一个山头来赚钱的吗,他为何不可以。

  虽然行头不全,但不一定非要像法师们那样,但若能占据一个山头,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条件。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