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八十章 骊山的景象

第五百八十章 骊山的景象

  岁月变迁,王朝更迭,许多家族到兴旺,走向衰落,反反复复,在大道之下的一切事物,都演绎着自己的兴衰。

  但对于一个事物,却永远的存在着,存在了多久,年代不可考证,但依旧在这个世界中屹立不倒。

  而这个势力,就是黎山老母一脉,好像从没有变过,不管外界如何,都影响不到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存在着,继续演绎着自己的大道。

  江海对于黎山老母的事情仔细查证了一番,最终发现,黎山出现过许多次大的劫难,即使最后被打的不敢抬头,最终还是抗了过来。

  当初的对手,早已不知所踪,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而黎山一脉,依旧存在。

  而这个,也是江海最感兴趣的事情,为何有一个势力能够永远的存在下去,似乎有一种天荒地老的架势,这种长治久安之法,也让他有了学习一番的兴趣。

  虽然他的眷龙人以成就真龙为最终目的,但对于长生久视也极为重视,长生,就意味着有无限的可能,如骊山一样,永远的屹立不倒。

  在长生久视与自己原本想要寻找雷门线索的事情上选择,江海毫无疑问的会选择前者。

  因为雷门祖师宣化雷神当初说过,心放在自己身上,命运就是自己掌控,心放在别人身上,别人死了,你就会被拖着陪葬。

  虽然说的有些自私,但江海觉得这话是对的,而且,他的心龙修炼之法也是这么做的。

  骊山之下,一片和平景象,百姓安居乐业,地界安详宁静,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幸福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一幕幕的演绎在江海的眼中,让江海感觉的为之惊叹的时候,也觉得自己身上有些东西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似乎,还缺点什么。

  “大修行者的道场果然非比寻常。”

  最终江海感慨一声,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地方为何会如此宁静繁华,是内心的繁华,虎头山好是好,但与这里相比,还差了不止一个层次那么简单。

  相比之下,这里就是天堂,而虎头山就是人间,凡间王朝管辖的地方,就是地狱。

  在他正在思考之际,忽然听到身边有人说道:“那当然,这可是黎山老母元君的道场,怎么可能一般。”

  江海转过身去,才发现是一个路过的老农,扛着一把锄头在路上行走着,江海发现,这老者年龄已经有了七十多岁,让他心中一惊。

  七十岁在这个时代可不容易,凡间之人大多只能活到四五十岁,六十岁以上的都很少见。

  而他眼神一扫,街上随便就能找出十几个七八十岁的人出来。

  这个时代能活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独有的一份了,就是虎头山都没有如此之多的老者,寿命似乎在六十岁左右就变的苍老无比,即使七十岁,也不可能如此地的老者们一样,还能下地干活。

  看着江海发愣,老者就说道:“是不是看见这个地方很惊讶?”

  江海点了点头,老者就有些自豪的笑着说道:“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是如此,看见这种繁荣,都有些难以置信,其实这一切都是黎山老母元君的功劳,她在任何地方,都会将自己的气场散发出去,只要笼罩在这种气场中,就会有如此效果。”

  “气场。”

  江海仔细品味着这个词,觉得这个词陌生又熟悉,似乎这就是造成了骊山这一副繁荣景象的原因所在,总觉得会是很深奥的一件事,将此时记在心里,准备研究一下。

  老者似乎很热情,见江海认真的听着他的说话,就接着说道:“你这次来对了,再过几天是黎山老母讲道的日子,你有兴趣可以去听听,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江海心中一动,这不是瞌睡来了枕头吗,若是能听一次讲道,说不定还能解除许多疑惑呢。

  虽然他以前对各种的势力都抱有敬而远之的心态,但那时以前,不是现在。

  现在心龙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必须要走出去,若能有一次听道的机会,那简直是送福利。

  就对老者疏导:“多谢老丈,我会去听的。”

  老者笑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客气,即使我不说待会你也会知道。”

  说着就一拍脑门,说道:“糟了,我答应小孙儿给他抓的蚂蚱忘了,我得赶紧去抓一只,不然我那婆娘非得收拾我不可。”

  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往田间地头跑去,腿脚灵活的让江海看的目瞪口呆。

  就是这身体素质,比自己虎头山四五十岁的壮年之人都要好,更不要说人间王朝的那些人了。

  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使吃穿与虎头山一样,在四五十岁的时候,都会变的极为沧桑,身体佝偻,走路都颤颤巍巍。

  似乎,岁月都偏向于他们,特意照顾了一番,将岁月的痕迹,偏偏留在了他们身上。

  等到老农离开,江海走入了市集之中,果然,听到许多人谈论骊山讲道的事情,就在三天之后,而且从言辞之中听到了讲道的一些规矩。

  黎山老母每次讲道,都会在山顶云台之上,声音能覆盖整个骊山,只要任意的坐在一个地方,都能够听到讲道之声。

  江海心中打定主意,一定不能错过这次盛会,也暗中查证了一番,只要到山上就能听到,随便坐就可以,没有什么规矩。

  但好的座位已经有人占了,骊山讲道,三日前开山门,可以进入山中,而时间就在今日。

  当即准备现在就去占据一个坐位,直接等到三天之后讲道就成。

  而就在这时,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声的白衣,婀娜多姿的在路上晃荡着,引的路人一阵侧目,似乎被此人所迷惑,引的一路一阵动荡。

  “白蛇精。”江海心中一声惊呼,不住的嘀咕道:“她为何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也是要来听道的?”

  但转念一想,自己能来,为何这位不能来,但为了避免麻烦,还是跟上去看了一段时间,发现白蛇上了骊山,似乎是要去占座位。

  江海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占个座位,但白蛇精也在上面,最终决定还是在山下待着,等到黎山老母讲道的时候,再去就行,也不想与之进行冲突,当然,也就会放弃一个好的座位。

  当然,这不是他怕了白蛇精,而是不愿意太过高调,自身的心龙到现在都没有泄露过一丝气息,这是他的优势。

  不管在哪里,低调总没有坏处。

  而且,这里是黎山老母的道场,是人家的家里,自己一个外人,若是跑到人家家里跟别人打架,总有些说不过去。

  在骊山与人争斗,黎山老母肯定会知道的,就是他自己的虎头山,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被他感知到,更何况是一个大神通的道场。

  他不想与人争斗,但他不敢白蛇会不会,看到在山下放荡的样子,一看就就是心性动荡之相,性情多变,见到他难保不会动手。

  即使不动手,江海也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心性稳定的情况下,江海从来动不会认为能掌控别人,他能掌控的,只有自己。

  与白蛇有断尾之仇,按照他对蛇类的了解,白蛇肯定不会忘记。

  若是真的发生冲突,被赶出去他也没话说,总不能舔着脸继续待在骊山听道吧。

  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江海就在山下的小镇上找了一个单独小院,地理位置僻静,环境还算不错,就住了进去,在小院里琢磨着气场之道,等待着三天后讲道的开始。

  而山上,白蛇精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一路上引的一阵骚乱,而且故意的去让一些人为她而打架,闹得不亦乐乎,她是玩开心了,但山上占座位的人却不得安宁,弄得一阵鸡飞狗跳。

  骊山大殿之中,黎山老母一动不动的坐在云台之上打坐修炼,似乎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似乎外面的动静与他没有丝毫影响。

  但坐下的一个小童却被这种不和谐的气场所惊扰,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神识扫了一眼山下,暗自皱眉道:“怎能如此不失礼数,竟然在道场放肆。”

  说着就起身对着黎山老母一礼,说道:“主人,我去将外面闹事的赶下山吧。”

  万年不动的黎山老母也慢慢的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心头一阵明悟。

  似乎有些疑惑,又似乎在想着什么,最终摇了摇头,说道:“不必,将她带到这里来。”

  童子两眼放光,说道:“是主人,我这就去将她带来接受您的惩罚。”

  就见黎山老母笑了一声,说道:“非是惩罚,而是让她在这里打坐修行,培养心性。”

  童子顿时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黎山老母说道:“为何,此人破坏道场宁静,主人为何对她如此之好?”

  黎山老母慢慢的解释道:“非是对她好,而是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童子有些不服,就问道:“这是为何?”

  就见黎山老母说道:“此人乃是将近千年的蛇妖,你们出去也收拾不了她,若是强行动手,说不定还让她对我黎山一脉产生怨恨,与其如此,不如将之带到身边教导一番,让她心性沉淀下来,若是她能够安心修行,也算是我黎山一脉之人,若是她心性顽固,不堪教导,以后自然会离开,如此,也不会对我黎山一脉产生怨恨。”

  童子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还是将事情记了下来,等到以后再去参悟。

  最终还是对着黎山老母一礼,说道:“是,主人,我这就去将她带上山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