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忽然的杀劫

第五百八十一章 忽然的杀劫

  果然,白蛇在被童子邀请之时,一副倨傲的姿态,但童子得到了黎山老母的交代,并没有生气,而是将白蛇邀请到了元君殿中。

  白蛇得到了尊敬,自然十分得意,跟着童子到了元君殿,趾高气昂的与黎山老母元君说着自己的打算,但元君并没有生气,而是对白蛇悉心教导,让其待在元君殿中,等待三天后的开讲,而这三天时间,也给白蛇讲解了一些修炼之道。

  让白蛇的许多疑惑明了心头的同时,也大为感动。

  想她一介妖修之辈,走到哪里都会出现人人喊打的局面,很不受人的欢迎,所以才让她性格变得越来越乖张,被黎山老母元君如此对待,心中越发的感动。

  当即表示道,‘还没有人对她如此好过。’

  但黎山老母只是淡淡的一笑,说出看众生就像看自己孩子一样,对白蛇精也只是用教导自己孩子的方式来教导。

  白蛇精当即稳定了许多,也不再闹腾,最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黎山老母为白蛇精取名为白素贞,接着又是一番感谢,白蛇精对黎山一脉有了一定的归属感。

  接着就到了讲道的时候,江海也混在人群中,找了个偏远的地方,跟众人一起听道。

  黎山老母这等大修行者讲道,自然是不同凡响,也听到了他这几日所研究的气场之道,也是这里之所以能够让人七八十岁还活奔乱跳的原因,就是因为道场中的气场作用。

  让江海有所感悟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以后的路子会更广了,也让江海决定在骊山混迹一段时间,感受一些此地的道场气息。

  讲了三天的时间才结束,但在最后,黎山老母却从坐下拉出一个人来,说这是他新收的记名弟子,以后就在骊山修炼云云。

  而这个弟子的出现,让江海又觉得骊山也不能久留了,而这名记名弟子,正是与他有仇的白蛇精,等到结束之后,江海在山下的城镇逛了一圈,就离开了骊山地界,漫无目的的在四处走着。

  一甲子之后,才回到虎头山,开始闭关修炼,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千年大劫就要来临,而且这事情还牵扯很多的东西,似乎还有一些未知的因素存在其中。

  而他回山的时候,也听到骊山那边的消息,说白蛇心性还是不稳,有些难以忍受山上的清苦生活,最终在黎山老母赐下了雄黄宝剑,就离开了骊山,不知去了何处。

  也是因为这件事的原因,他忽然间发现以往很清晰的天机变得有些混乱,很多事情都难以查明。

  让他感觉到了一阵风雨欲来的一股气势,还感觉到一阵阵的危险,不知道危险从何而来,但最终还是决定争取在劫难来领之前,继续提升一番修为,也好面临自身的千年大劫。

  在回到山上之后,越发的感觉到一阵阵的杀机,似乎随时都会面临着危险一样。

  让他有些心悸的同时,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并非是修行人之中的千年大劫。

  在虎头山安排了一番,下令让整个虎头山一脉全部处于隐藏之中,而他自然是抓紧时间来修炼一番,也好面对接下来的劫难。

  天机的变化,不止是他感觉到了,就是此界存在的两个大修行者,西方教大士与黎山老母都感觉到了。

  两人也察觉到了不正常,大士已经难以稳定心神,即使躲在洞府之中,也被外界的杀机所影响,最终无奈,将此事通过天界文书的方式,通过天庭,去转达西方教。

  而黎山老母元君,也感觉到了不正常,此界即使发生灭世大劫,也不能影响到他,但诡异的是连他也感觉到了危机。

  就像当初经历过洪荒巫妖之战的那场杀机,当初的修士不知道死伤了多少,即使大罗金仙也难以保证自己能存活下去,即使他当初的本尊娲皇也有好几次差点身死道消,最终还是决定将此事传回本尊之处。

  而此时的天庭,已经处在一阵混乱之中,玉帝也按照西游猴子闹天宫的剧情安排,躲在了桌子下面。

  但在一个传信官将一份发往西方教的信函递给玉帝的时候,玉帝刚开始还以为是传信官拆开了信函,就要发怒,在天庭之中,私拆信件可是重罪。

  却被告知是猴子打翻了太上老君的丹炉,将许多书信都烧毁了,这一份还是他们抢救出来的。

  他们看到一些不正常内容的时候,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有大劫必有大机遇,信中说的问题很严重,而且要增加人手的事情,非同小可。

  而玉帝正在思索之间,却又有一人上前来报,说娲皇宫内有异象,有人已经去了小世界,而世界的你方向,正是白蛇世界。

  两件事一结合,玉帝当即断定,这件事决定不正常,而且从信件上的内容,也看出了事情的大概,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似乎有一种暴怒的征兆。

  而此时,李天王上前汇报道:“玉帝,猴子太厉害了,我们只有请西天如来佛祖才能将之降服,让三界幸免于难。”

  玉帝当即忍不住暴怒了,一把将桌子掀飞,桌子带着巨大的力道,向猴子飞了过去。

  而猴子正在与天兵打的高兴,却不想被一张桌子打了过来,本想转身打碎桌子,但棍子打到桌子上才发现,事情远远没他想想的那么简单。

  桌子上传来巨大的力道,一个瞬息就将他引以为傲的不灭金身打的再也维持不住,不但如此,五脏六腑都迎来了很大的重击,被力道的打击下,全部崩碎,就连灵台也遭受了一种毁灭性意识的打击,一口血喷出之后,被桌子的力道打的飞了出去,飞出了南天门,瞬间消失在天边,不知道去了哪里。

  忽然出现的这一情况,让天庭的众人傻了眼。

  不是都说了要成全一个威名吗?怎么发生了让他措手不及的变故。

  而一些西方亲善派当即坐不住了,最终还是李天王当仁不让,站出来说道:“玉帝,西游之事势在必行,如今已经到了这个时刻,玉帝您为何要忽然出手,将这一切都破坏了,我们又如何向西天交代。”

  玉帝顿时双眼闪过一丝杀气,说道:“看来李天王心属西方,既然如此,那就去西方吧。”

  接着说道:“来人,将李天王送上西天。”

  “什么?”

  这一决定,让许多人都觉得有些措手不及,转变的也太快了,刚开始的还与西方教联合,下一刻说翻脸就翻脸,但见到玉帝铁青的脸色,也不敢多问。

  但也有对西方仇视之人,几个人趁着李天王还没反应过来,上前就将提天王按住,下了官帽,卸了大印。

  在几人的簇拥下,将李天王拉了出去,其中就属卷帘大将最为积极,将李天王拖到了金瓜台上,一个金瓜护法上前,对着李天王的脑袋上就是一金瓜。

  砰的一声,李天王就魂飞魄散的倒在了地上,一命归西。

  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这时候,作为儿子的哪吒想要求情,但见到李天王被打死,不但没有伤心,还产生一股舒畅之感。

  玉帝的暴怒之下,许多亲善西方之人都选择不说话,待立在原地。

  而有人这次开始猜想,是什么事让玉帝如此愤怒,连往日的威严也不顾了。

  但玉帝闭着眼睛坐在龙椅上,一句话了不说,面色不停的变化着,时而懊悔,时而痛苦。

  但他对这一切无言以对,没想到仙道竟然成了这样一种局面。

  以前还乐观的想着,即使让西方教进入天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还能给仙道之人找个对手,他在玉帝尊位上,平衡两方就行。

  而他最大的底蕴,并不在天庭之上,而是在诸天万界之中,当初江汉珍收拢过来的那无数的小世界,才是他最大的底蕴。

  那些世界被收服之后,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天地的掌控大了很多,似乎有了真正至尊的架势,就连天地,也向着永恒世界进化。

  但在江汉珍被送入绝地之后,这种情况就缓慢了很多。

  到了后来,不但没有增长,还退步了一些,就连已经到了永恒世界边缘的主世界都开始退化。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仙道之人搞的鬼,来从中祸害,没了江汉珍,就要另找一位来抵抗仙道之人,而保存完好的西方教就成了首选。

  所以开始与西方教接触,准备再来一次西游,而且随着世界的退化,让他变得有些迫不及待,就连失去了五道六桥,都没有让他放弃自己的认识,就以为是仙道之祸。

  但看到白蛇世界中的一份信的时候,才让他忽然大悟,一切的天机皆以明朗。

  也发觉是有人遮掩了天机,而遮掩天机的人还是他不认识的,甚至有更神秘的存在。

  但是所有的诸天万界,天机都一片混乱,让他都感觉到了危险。

  但还是从中算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自己的底蕴,并非是仙道造成的,而是另有其人,当然,西方教也在此当了帮凶,最终将他所有的一切底蕴,都化为了虚无。

  天地出问题,并不是在仙道身上,而是在他自己身上,并不是仙道是祸害天地之人,而是那个遮掩天机之人。

  推演到这里,玉帝感觉到一阵大祸临头之感,似乎在下一刻,自己就要面临着灭顶之灾一样,当即中断了推演,一脸颓废的坐在龙椅之上。

  有气无力的对着下面的群仙摆了摆手,说道:“都退下吧,让我静一静。”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