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心龙有因果

第五百八十八章 心龙有因果

  天地劫气的出现,不光是江海感觉到了不安,就是天下所有的修炼之都感觉到了不安,纷纷从仙山洞府中走了出来,来到了人间,想要寻求一份安稳。

  或者被迎入其中,被自身的因果所牵引,遇到自己心中没有解决的事情之中。

  但凡修行者,在任何时候,都是心如止水,泰然自若,一副坐看天下兴衰,取法天地自然的架势。

  若不然,也不能称之为仙。

  因为心静,所以有功夫去研究长生大道,若是一个修行者连心都静不下来,被外界的事情所牵引,就连自己都难以稳住,又何谈修炼。

  心境不定的,只有刚入门的和一些妖魔,才会如此。

  但在劫气之下,就是修炼者,也难以将自己的心性稳定,不得已,才会出来寻找解决办法。

  此种行为,称之为入劫。

  若是大修行者,即使入劫,也是自身的问题,修炼遇到瓶颈,或者到了一个阶段,不得不去下山走一遭,解决缠绕自身的东西,才能继续的向前修行。

  但这次的不一样,劫气席卷了整个世界,甚至成了一定的范围,涵盖面太广,已经影响到了整个仙道文明宇宙。

  只要没有成就混元,自身就有因果存在,与世界的因果,在每一个修行者身上都存在着,所以,只要存在因果,就被此劫气所牵引。

  原本,所谓的劫难都是进行一番优胜劣汰的筛选,祛除一些不合理的,留下一下有益于世界发展的。

  但一般都是小范围的存在,但这次不一样,因为种种的因素,被引发成了整个仙道的大劫,席卷了整个仙道宇宙。

  就连在背后引发这大劫之人,都在暗暗皱眉。

  因为这一切,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去前行,成了被他拿来吓人的无量量劫。

  即使引发大劫之人面色变得扭曲狰狞,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天道混乱,法则不显,不像以往的那样清晰,即使想测算都毫无办法。

  无奈,背后推动之人使出了自己分身万界之法,使得自己的化生遍布仙道诸天,来通过监视,汇总消息,好做出判断。

  ···

  白蛇世界中,江海只所以不离开,并不是发现了什么大的拟端,而是见到了在人间行走的白蛇精。

  他第一次见到白蛇精的时候,是在一个月前,原本不予理会,躲开了与白蛇精碰面,并不想与之冲突。

  虽然他有一种想冲上去杀了白蛇精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也明白自己这是受了外界的影响,说实话,在内心中并不想做一些打打杀杀之事,虽然他对白蛇精不感冒,也有杀了她的意思,但却不希望在自己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杀了白蛇精。

  最终打坐静心十日,将心龙平复下来,又出去转了一圈,但又看见的在西湖浪荡的白蛇精,但这次,身边还跟了一女子。

  但见到白蛇精的时候,那种暴虐的气息又一次出现在了心龙之中,让他对外界的这种不安的因素有忌惮了几分。

  在心龙之法中,一个修士若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了,那就是还没将命修炼回来。

  修行常流行的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但此时的江海,却感觉到了自己与天争夺自己命运的拉锯战,你来我往的都要对自身进行掌控。

  所以第二次又回到了自己在西湖的临时落脚点,继续的驯服心龙。

  这次驯服之后,又感悟了一番,最后发现心龙竟然就是自己的命运,而且根据心龙修炼,他对心龙的成长,分为了三个大的阶段。

  第一个,凝聚心龙之前,自身所有的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制凭着人群中的惯性而生活,看别人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跟羊群毫无区别。

  第二个阶段,就是明白了心龙,然后逐渐的发现自己的心龙,明白了自己的喜好,然后就脱离了人群,开始寻找自己的路。

  比如,成为山人,寻找洞天福地修行,或者在朝堂,或者在市井,和光同尘,又与众不同,颇有一种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架势。

  而这个阶段,就是所有修行者的阶段,但做的事情,就是与天地争夺对自身的掌控权。

  随着对自身的掌控越多,修为也就越高。

  这也是世间所有修行者的阶段,即使到了很高的境界,只要不能完全脱离,还是会受到外界的影响,其中的因果,羁绊等一些因素,都会牵引修行者的行为。

  当然,在第三个阶段,也是江海的猜测,就是自身完全没有了任何因果,没有了任何束缚,达到了完全掌握自己命运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大自由,也是成就真龙之时,甚至能随意的遨游天地之间,不受任何拘束。

  当然,第三种情况,也是江海的一种猜想,因为他还真没发现有这种修士的存在。

  即使世界中最强大的黎山老母,也因为外界的这一切气息而做出了一些布置。

  这就让江海断定,强大如黎山老母,也没有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若是不然那,就不会做出任何举动了。

  也让江海感觉到一阵阵的恐怖,也感慨这次的劫气的强大,竟然将整个白蛇世界都给席卷了进去,而且他还看不出危险出在什么地方。

  若是不强大,黎山老母就不会动了,比如凡间王朝的矛盾积累到了极点,然后发生战争,像黎山老母那样的修行者,肯定连看都懒得看,继续修行自己的。

  但人间的劫气,对人间来说是灾难,在黎山老母这等修行者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而就在这一番感悟之后,江海就有了研究劫气的想法,当然,并不是他要当救世主,而是想要通过研究劫气,来察觉自己身的因果,也好将此解决,免得在大劫真正爆发的时候,被卷入其中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稳住自己的心龙,不能被外界给影响了。

  在此之前,他要稳定心龙在随意之间就可以,但是现在,在无形无质的劫气影响下,每天必须要用半个时辰的时间将心龙稳住,免得不受控制,连自己都拖入深渊。

  但为了保险起见,每天都要用一个时辰,不但要稳住,而且要强大。

  第二次见白蛇,比第一次好了一些,第一次花了十天时间才将心龙稳住,第二次只花了九天,让他有些不敢见白蛇了。

  等到参悟完之后,已经过去了半月之久,而这一次,并没有去西湖去看看,因为白蛇精经常在西湖转悠,若是再见到,还得要为稳定心龙而花时间。

  但对于白蛇精,两人本身有仇恨在身,在这种劫气的影响下,只要见到,就会进行争斗,他有预感,他与白蛇精迟早会有一次争斗。

  但见到就会忍不住出手,与人争斗他倒是不怕,自捕蛇人出生的他,自然不会畏惧战斗。

  但他担心的事那种心龙失控的感受,自己修炼的心龙,到头来失控的带着自己踏入深渊,想想都觉得不舒服,为此,难免纠结起来。

  这次他准备去荒山野岭转转,散散心情,准备想一个好一点的办法,解决劫气对自身影响的办法,最终拿着行头,向着山涧走去。

  踏入山涧的那一刻,江海有感觉到了那种感觉,似乎要驱使自己心龙做某些事情的感觉,好像又被牵引了,站在原地慢慢的平复这心龙。

  等到心龙平复下来,就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笛声从山岭深处传来,似乎有一中无忧无虑的样子,但江海不免又发现了心龙的动静,让他暗自皱眉。

  这种感觉一次还好,多了谁也受不了,心中暗道,总不能一直这样吧,若是真的如此,在劫起爆发的时候,迟早会被拖入其中,还不如早早的将之解决的好。

  但要解决,也要看清事情的真实脉络,寻找影响自己的因果,将之解除,只有参与其中,才能找出来。

  但然,也要保证自己的心龙还是稳定的,见到这些不稳之后,也可以锻炼自己对心龙的掌控。

  有了这个想法,就想去看个究竟,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影响了自己。

  四下的看了一下,发现周围并没有修行者,就向山涧走去,准备看个究竟,这里的事情,是不是与自己有关系。

  当然那,他还发现一个有关劫气的现象,只要心龙出现不稳,或者失控迹象,所遇到的事就与自己有关联,原本倒也能够克制,但在这种劫气的影响之下,这种感觉就好像被扩大了无数倍,那种力量促使着自己去做一些事情。

  这就说明,所有的事情逃避不是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

  若是从根源上将影响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即使劫气再强大十倍百倍,自身没有因果,又如何能够影响自己。

  或者,自身的因果太小,即使扩大十倍百倍,也不能让自己的心龙不受控制,还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

  若是这样,就能够慢慢的找出其中的因果丝线,然后主动去解除,而不是在劫气的驱使之下,被动的卷入其中。

  到了此时,江海更加感慨自己的路是走对了,不管什么时候,自己的心都不能乱,若是心乱了自己干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