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因果炼心龙

第五百八十九章 因果炼心龙

  很明显,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猛烈的东西出现,若想要好好的生存下去,就必须将自己提升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抵抗这种未知的风险。

  而他所仪仗的就是自己的心龙,就是眷龙人之中的核心之物。

  想要上山寻找根源,也有锻炼心龙解决自身因果的打算。

  能解决一个,自身就会轻松一分,若是解决的多了,自身的因果就少了,即使大劫开启,让自身的对因果的感触会扩大十倍百倍,也能通过自己的手段,不让心龙受到外界的影响,从而冷静的去面对外界所出现的劫难。

  人之所以很容易在劫难中出现意外,就是因为在劫难中慌乱了,不能冷静的去看问题,去解决问题,所以在慌乱中遇到危险的情况慌乱中做出不合理的选择,才因此而出了意外。

  很明显,这次就是一次劫难,而且是一个马上就要爆发的劫难,推演了无数次,都已经成了定性,就犹如已经打出去的拳头,很难收住力道。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巨大的劫难之下冷静的去面对问题,这也是他所仪仗的一个办法。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想法,江海才准备去山中寻找影响自己的一些问题,既然有那种感觉,肯定与自己有关系,只要解决了,自身的因果就少了一分,也就少一个能影响自己的东西。

  循着笛声向上中走去,但忽然之间,在笛声中听到了一阵阵的梵音念经之声,原本这种声音也是一种修行之音,有让人清净身心的作用。

  但此时的这种声音却不是这样,就犹如一锅好饭中扔了一把苍蝇一样的让人恶心,看着都膈应。

  随着梵音之声响起,山涧的笛声也戛然而止,似乎是被生生的打断了。

  江海听着一阵皱眉,总感觉这梵音有些熟悉,似乎与者身影的主人有些渊源。

  当即潜藏了身形,循着梵音而去。

  等到了林间之时,忽然见到一个采药青年,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腰间有一支笛子,从气息上判断,刚才的声音就是这青年身上发出的,步履轻松,一副不想任何事情的样子。

  而不远处正坐着一个法师在原地念着经,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而这个法师,给江海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准确的说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人身上的舍利寺,与当初他见到并且了解因果夺取丹药的那个法海同出一源。

  让他顿时来了精神,但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杀气。

  心中怒道:“此人竟然又来盗取我的命格,怪不得如此心神不凝,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原本在他的打算中,夺取了一粒神丹,就算了结了与法师团伙之间的因果,从此两方再无瓜葛。

  但没想到还要强行介入,不要脸的又缠了上来。

  这让他想起了五百年前查出的那一段过往,当初蓍草之法小成,就遇到有人盗取他的因果,来顶替自己在人间行事,而这事情,就是他当初还是捕蛇人时的那一件事情。

  当初身为捕蛇人,上山捕蛇之时,捕捉了一条白蛇妖,本打算带去市集还钱的,最后出现了一个牧童,用一个法钵价格白蛇换了回去,自此两人一妖就接下了因果。

  就这件事,江海当时用蓍草之法算出了不可抗拒的因素,所以立即带着阿爹离开的山村,当时天公作美,一场大雨洗去了他留下的所有痕迹,最终安全的到了虎头山落脚。

  后来因为捕蛇传承大成,又用蓍草之法悟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锻炼方法,再加上当时凡间王朝的夺嫡之战,让他得到了大量的修炼典籍,经过几十年如一日的积累,最终创出心龙之法,才得以长生。

  到后来打听到法师团伙竟然有一个奇怪的事情,感觉到与自己有关系,当初在毒龙潭不但见到了这个法海,还加到了当初被他抓住的白蛇精。

  最终明了因果,发现法师团伙竟然用一个人来盗用他的命格强行的掺和进来,代替他来解决当初的那段因果。

  本以为盗取丹药,了结了与法师们的因果,但今日见到这个法海,就发现法师团伙不但没有收手,而且还继续强行介入其中。

  还在占用着他的一些命格来做他所做的事,江海心中怒意丛生,对这名法海有了一道杀意。

  等着吹笛子的采药青年离开之后,就动手,就此隐藏在暗中耐心等待。

  而这时,青年也下了上来,本来端坐在石头上的法海用眼睛瞟了一眼,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继续的在石头上念着经。

  年轻人看了一眼一副老神在在,似乎一副高深莫测架势的法师,下意识的往远处多了躲,因为那块石头正在路旁边,年轻人就远离这法师,一副饶过去的架势。

  石头上的法海高深莫测的念着经,看着你去年轻人这幅架势,分明就是躲着他,嘴角抽了抽,看着年轻人绕过了石头,就要向山下走去。

  这时候,石头上高深莫测的法海再也忍不住了,就说道:“年轻人,能否给老衲施舍点水。”

  采药青年本来以为躲了过去,但没想到还会被叫住了,因为他实在不喜欢这人的样子。

  最终还是处于善良,取下自己带着的水壶,递了过去,说道:“有的有的,大师您请用。”

  法海当仁不让的拿过水壶,狂灌了几口,这才将水壶递给采药青年,道了一声谢。

  年轻人连忙摆手,连称不谢,装好水壶,就要离去,但这法海却站了起来,从前面挡住了采药青年的去路,问道:“刚才的笛声可是你吹凑而出。”

  采药青年见此有些不舒服,但还是为了不伤及面子点头说道:“正是在下。”

  而法海又问道:“你说着世界什么声音最好听?”

  采药青年说道:“当然是这山中自然的声音了。”

  法海一声大笑,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

  而引的采药青年问道:“那大师您说什么声音最好听?”

  法海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说道:“当然是暮鼓晨钟狮子吼的声音最好听了。”

  接着就深吸一口气,在原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大吼,震的山林中鸟儿四处飞散,好似避之不及,而采药青年也被震荡的有些发懵,当即捂住了耳朵。

  江海看到这里,眼神中出现一股怒气,怒道:“好个披衣妖孽,竟然对凡人种如此毒种,若不是我发现了,这采药青年以后还不得被你控制。”

  若是一般人,的确看不出刚才那一声吼叫的原理,但江海却看出来了,这分明就是给人精神中种了一枚种子,是一种控制人思想的手段,这种手段让人防不胜防那个,若是着了道,就会按照这种子的成长去发展,以后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去。

  在江海看来,这分明就是给人下毒,而且比凡间毒药更狠毒的毒药,是作用在人的灵魂上的。

  此时,已经让他有必须要取了这人性命的决心,比刚才强烈不少。

  此人盗用他的命格行事也就罢了,但还做出如此惨无人道之事,这是他不可容忍的,盗用了他的命格,来做一些邪恶之事,虽然不是他自身所为,但若盗用命格之人死了,命格完全的回到自己身上,盗用之人所做的一些恶事,还是要有一部分算在他的身上的。

  这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在夺取法海丹药之时,命格也完善了,但随着还有大量的因果,还好他的虎头山有功德在,将这些因果逐渐的化去,后来也花了一些时间将这些后遗症解决了,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但这几百年之内,这些人不但没有停手,还继续的盗用他的命格,江海也反应了过来,这几百年这些人做的恶事肯定不少,肯定会带了一定的麻烦。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法海他都杀定了。

  而此时,两人互通的姓名,采药青年名叫许仙,子汉文,而这位法师,自然就是法海。

  法海说出了许仙与他空门有缘,要让许仙跟他竟然空门,采药青年哪敢随他而去,而是说自己还想娶个漂亮的媳妇,就此互相拉扯。

  许仙哪是法海的对手,就要被带走的时刻,江海就准备出手,先将法海吓住,让许仙离开,然后再找机会杀了法海。

  但就在这时,山林中一阵晃动,法海抬头一看,发现了一道白影闪过,当即怒道:“有妖孽。”

  说完,就松开了许仙,甩出禅杖,向妖气的方向飞去,而许仙被放开之后,慌忙的下山而去,在此地一刻也不敢多待,看来是被法海给吓得不轻。

  而江海原本要追着许仙去解除刚才法海给下的灵魂之毒的,但看到法海飞走了,心念电转,准备想解决了法海。

  法海才是这种毒素的毒源,法海不除这灵魂之毒就永远存在,即使他去给许仙解了毒,法海若是发现还会下毒的。

  明白此理之后,也追着法海的身影飞了过去。

  法海此时看见了刚才出现的真面目,就是他的目标白蛇精,一边追着,一边还在大喊:“妖孽哪里逃。”

  等到追了一段时间,前面的白蛇精果断的停下,凌空而立的站着等待,等到法海上前之后,就说道:“法海,我只是想做我的事,还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法海当即怒道:“妖孽,人间岂是你该来的,既然你在此为祸人间,那老衲只有降妖除魔了。”

  说着就举起禅杖向白蛇精打了过去,白蛇也不甘示弱,当即取出一把宝剑,正是黎山老母赐予的雄黄宝剑,一人一妖你来我往的打打原地山石飞溅,犹如巨大灾祸的制造现场。

  江海看着两人的打斗,一点也不急,因为见到白蛇精之后,一切的脉络都已整理清楚,也知道如何去做了。

  总之,这场因果之中,就是他,白蛇,还有当年那位牧童的事情,而若是无意外,许仙就是当年那个牧童的转世之身,若是不然,白蛇也不会在关键世界来救牧童。

  当然,是不是转世之身,还有待猜测。

  但这场因果是他们三人的事情,与外人却没有任何关系。

  就比如三个人正在玩游戏,而这个游戏就是三个人的,但偏偏有一个人硬要插进来,想要参与其中,强行的将一人赶走,又强迫另外两人跟他玩。

  这事怎么看都觉得让人不舒服,三人中,谁都不喜欢跟这个法海玩,还死皮赖脸的缠着不放。

  江海就在暗暗的看着,等到白蛇精将法海的法力消耗一些,自己杀起来就更轻松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