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九十章 法海变了因

第五百九十章 法海变了因

  在江海的眼里,白蛇的法力要远比法海要强一些,若是白蛇诚心想要杀死法海,也不是不可能,但这白蛇似乎心有忧虑,打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如此忧虑之下,都能将法海打的节节败退,也知道短时间之内拿不下法海,心中还有着急的事情要做,将法海打退之后,喊了一句今日先不与你争斗,就此离去。

  而法海也自然不甘示弱,放下狠话来,扬言一定要斩妖除魔。

  但在白蛇走了以后,法海也还是受了一些不小的伤势,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白蛇精离开的方向,神色中带着一丝狰狞的狠厉,就要准备回法场疗伤。

  但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身材与他一样高大,面容淡然的年轻人,但眼中的眸子呈现方孔之相,浑身带着一股犹如莽荒中走来的气息,提着一杆蛇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法海看见这个眼神,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一紧,连全身毫毛都能感受的到,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

  法海心中一突,总感觉这人有些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而这人,已经挡在了他离开的路上,想要离开,不管是中空中还是地下,那个地方都是一个节点。

  感受着自己身上的伤势,暗道一声麻烦,决定还是将面前这人先打发了,就上前对着面前之人一礼,说道:“不知这位壮士为何挡着我的去路,可是有什么疑惑之事?需要老衲为你解惑?”

  而面前这人正是见他与白蛇争斗玩之后,准备出来收拾法海的江海,见法海要离开,心神正是松懈时刻,就站了出来。

  见法海有此一问,就说道:“不错,我有一个疑惑不解,法师之中也有众生平等一说,世尊曾言,万千众生都为六道众生,并无高下之分,常讲经说法,鼓励弟子度化六道众生,脱离苦海,但今日观大师行径,却不如此,见人强行拉入门墙,见妖就要降妖除魔,难道此二者都不是众生?不知大师可如何教我。”

  法海听闻面前这人竟然指责自己,心中一阵嗔怒涌上心头,但感觉到从江海身上发出的一阵阵危险的气息,瞬间冷静下来,也不敢动手,面前这人所站的方位,随时都能攻击到他,而且似乎连身后的大山气势都强加在了他身上。

  最终还是说道:“那许仙与我空门有缘,合该入我空门,那白蛇精为祸人间,老衲理当降妖除魔。”

  “呵呵。”

  江海冷笑一声,说道:“据我所知,那许仙并无进入空门之意,你却要强行拖入空门,而那白蛇在人间并无为祸之事,你又为何如此诬陷。”

  法海暗暗防备着说道:“老衲度许仙入门,是为他好,相信他以后会感谢我的,那白蛇精现在没有为祸人间,但不代表以后会为祸人间,人妖不两力,妖孽就是妖孽。”

  江海继续盯着法海问道:“你怎之许仙以后会感谢你,他有他自己的活法,又为何去用分别心来对待白蛇精,世尊当年并没有将生灵分出个好坏,你这分别心又是从何而来?”

  法海心念电转,见如此问自己,就在想着对策,心道,若是回答的合适,说不定就能活下来,就说道:“我之道乃康庄大道,凡人求之不得,作为修行之人,为天下苍生是责任,又何来分别心之说。”

  “哈哈哈。”

  江海看到这里,一阵大笑,看着法海说道:“我当是什么得道之人,原来是一个口是心非,连自己内心都欺骗的神棍罢了,连自己做这件事是为什么都不知道,还自称修行之人,我想你自己连自己的道都不知道吧。”

  而法海被如此说,心中有些愤怒,但此时的身体还没恢复,也不敢动手,若是在平时,他早就开始动手了,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面前这人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凝重,给他的威胁越发的强烈,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在第一时间跟面前这人动手,即使打不过,也能逃走,不像现在,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心中已经暗暗防备,但还是不认同面前这人的说法,就说道:“老衲一心修行,坚守清规戒律,五十多年如一日的修行,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江海嗤笑一声,说道:“修什么都一样,没有修炼到自己身上,都是假的。”

  法海顿时有些生气的问道:“老衲修炼如此多年,难道都是假的?难不成修炼到了你身上?”

  江海盯着法海,眼神闪烁一道利光,在法海身上仔细的看着。

  法海就感觉到这目光好像将他从里到外的看了一个透彻,甚至连他最引以为傲的舍利寺都看出来了一样。

  就听江海说道:“你虽然没修炼到我身上,但你也没修炼到自己身上,你这一切恐怕都是被别人控制的吧。”

  说着,江海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法海,法海顿觉心中一晃,有些站立不稳。

  一直以来都骗自己,舍利子是自己的修为,而且将自己的一切都送入舍利子之中,就为了提高修为,其实他也知道,舍利子并非别他完全掌控。

  不但不被他掌控,还影响着他的行为,原本还固执的认为就是自己,但被江海揭穿之后,也藏不住了,全身的气息瞬间暗淡下来。

  犹如失去生机的枯木,逐渐的凋零,原本强壮的身躯,逐渐的衰老了下来,眼神也出现一种暗淡之色。

  江海看的是目瞪口呆,原本打算是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想破了法海的道心,然后来个永绝后患。

  都已经做好了借用身后这座大山的山势,在破了法海道心之后,再将法海一叉给叉死。

  但却不想这个法海的心性本就在逃避一种事情,不敢面对现实的边缘,知道自己是一个傀儡,是被舍利子所控制的,被揭穿之后,断了与舍利子的联系,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人,身体没有了舍利子的加持,全身的那种法力好像被抽干了一样。

  看到这里,江海对面前这个法海再也提不起杀心了,若是之前,就是夺取自己命格的人,但现在看来,就是一个追寻了一辈子大道,连自己的追求都不知道的老人罢了,心中的一切信念崩塌,心中没有了止住,身体瞬间垮了下来。

  接着一颗舍利子从法海的头顶冒出,在法海头顶盘旋,然后自动飞到了江海的手中。

  江海感觉到了自身的命格终于补全了,但相应的,舍利子上也携带这一些因果,而这个因果,他并没有多少畏惧。

  但这并没有让江海将舍利子抛开,心中打定主意,接下这份因果。

  他的心龙之道成就,其中少不了大量的法师典籍,自然明白起意。

  如此一来,更是符合了‘菩萨畏因,凡人畏果’的说法,对于所造的因果,他并不逃避,只要去解决就行,但对于因,却不会自己去造作。

  而这时法海已经瘫软在地上,双眼无神,江海看了一些,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个人的心念本来在自己身上,若是有一天发现,自己活得竟然不是自己,一个人就失去了心中的支柱,就连身体也会垮了。

  江海摇头叹息一声,就要离开,但忽然发现法海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光亮,让江海心中一动,觉得这法海还有救。

  就继续等着,逐渐的这一抹亮光越来越亮,带着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一些生机,虽然没有舍利子在身之时的那样强大,但还算是活了过来。

  而法海也慢慢的起身,站起身来,对着江海一礼,说道:“多谢施主点化。”

  江海看的啧啧称奇,也收了自身的气势,早已没了杀心,而这时候的法海,看着就一片祥和之气,就笑着说道:“大师现在的样子,可比刚才好了许多。”

  法海连忙摇头说道:“惭愧惭愧,小僧修炼多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若不是施主点化,还在苦海之中沉沦,过往种种,一切因果,小僧甘愿受罚,所造冤孽,小僧也愿意一力承当,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施主原谅。”

  此时的法海,一脸温和,前不久的那一身戾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的法海,已经彻底的变了,现在才能算个修行人,对于这种人,江海自然也会以礼相待。

  就笑着说道:“大师如今找回自我,明了心性,可喜可贺,过往种种,天道自有定数,如今大师明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大师此时犹如新生,我辈又多了一人。”

  法海面色有些羞愧之色,想起过往,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面前江海所说的我辈多了一人,他也明白,以前的他,在江海的眼里,连个修行之人都算不上,如今他走的这条路,才算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之人。

  感叹一声惭愧,说道:“小僧今日明了本心,施主点化之恩功不可没,为我新生,当抛弃以往,法海此号本就有大因果在身,却不适合小僧,还请施主为小僧赐下法号。”

  说完对着江海一礼,而江海面楼一种古怪,对于法海这个法号,本来就是要收回来的,也是在打算之中,法海既然提出,也省了他去说。

  但法海对自己一礼,分明就是执弟子之礼,这本也没什么,法海明心见性,虽然大部分是他自己的功劳,也是善根具足而点亮了心中明灯。

  当然,也有一部分是他的功劳,但这弟子之礼一出,就让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的弟子很多一样,对这种场面很熟悉,但想了半天,也没找到原因,不禁对自己的前世有了一些疑惑。

  准备以后再寻找一番,按道理,他这等修为早就能觉醒前世了,但到如今,也没有前世的任何信息,让他越发的奇怪。

  当初与自己交好的那个雷九天,似乎在某一时间都觉醒了前世,但自那时候,自己就再没见过他,而且也找过几次,似乎发现雷九天在刻意的躲着自己。

  心中打算一定要将雷九天找出来,问问自己的前世,又如何找回,解决自身出现的种种异常。

  看了面前的法海一眼,说道:“法海此号与我命格相符,也不适合你用,如此,今后你就叫了因吧,也算是今日了却以往因果,从而踏入修行之道的一个转折点。”

  面前的法海对着江海一礼,说道:“了因多谢施主赐名,以后定当痛改前非,好生修行。”

  江海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下,将自己以前换取白蛇的那个钵盂拿了出来,说道:“这钵盂是我早年所得,我之修为入门,此物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进入见你于此相符,就送与你当个护道之物吧。”

  了因也不推辞,上前双手接过江海手中的钵盂,连连称谢。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