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江海不懂爱

第五百九十四章 江海不懂爱

  江海回去之后,就开始研究刚才收自青蛇精的那一丝黑色气息,如今已经被心龙吸收,融入到了心龙之中。

  而且是一种天然的融合,没有丝毫违和之感,好像就是自己的东西一样。

  其中的气息,与自己的心性知道相合,物质奇特,有一种不灭与毁灭交织在一起的特性,两种特性相合,竟然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就如浑然一体的一个物质同时具备多种特性一样。

  而这丝黑气,竟然有一种看心龙的感觉。

  最终将问题归结为心龙的特性之上,真龙在他的认识中,是大道的化生,是道的一部分,是与道对等的存在。

  道的性质,就是龙的性质,龙也是道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

  他的心龙之道,就是报了这种心态,其中的道理,就是龙与道同。

  而这丝气息就如龙一样,有自己的变化知道,所以两者之间才会融合。

  虽然这种推演觉得没有错,但总觉得这融合方式也太轻松了,好像就是自己的东西一样,最终推演了无数次,推演到了自己的前世甚至以前,江海也就没有继续推演下去。

  因为他知道,自己似乎与别的修行人有所不同。

  别的修行人,只要修炼到一定的程度,都会慢慢的觉醒前世的记忆,就如雷九天,在他看来就是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但他却不一样,即使修为比雷九天还要厉害一些,也没有记起来自己前世的丝毫,多次测算无果,只能将之当成一个悬案,只要继续培养心龙,迟早有找回自己的一天。

  江海回去之后,倒在地上的李公甫等人也陆续的醒来,不但没有追回盗银,而且还被全部打晕了过去,最后回到县衙之后,李公甫说出昨夜出现妖邪的事情。

  知县当即大怒,怒斥李公甫胡言乱语,当即打了二十大板,然后责令其尽快破案。

  李公甫回去之后,经过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高人指点,说只要请个库神就能镇压。

  但李公甫自然不信,虎头山崇拜姜子牙,不拜鬼神拜祖先,能依靠的全是自己,当即一心修炼,希望在下次遇到之后,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将妖孽捉拿归案。

  而另一边,许仙却外出之后,与侠王府中白家小姐成了亲,过上了双宿双飞的生活。

  当然,被许仙佩戴的那一道符,白蛇精看着不喜欢,最终许仙将之丢进了草丛里,好巧不巧的丢到了侠王府一个变幻成石头的白骨之上,白骨将符文吸收,继续装扮着石头。

  许仙的长久消失,也急坏了许娇容,催着李公甫除外寻找,最终打听到了侠王府,与许娇容一起来看了许仙,并祝福了一番,也盼着许仙能够好。

  但许仙眼高手低,自然不甘当个吃软饭的,要自己干一番事业,最终又来了一次小青盗取银库的事情。

  而这,李公甫有了准备,最终青蛇精受伤而逃,身边的五个鬼妖死了三个。

  最后关头,若不是白蛇精出现说不定连小青都要受重伤,但好歹是将银子盗了出来。

  而这次李公甫又一次被责罚,但许仙却将银子拿出来使用的时候,被人发现,这就是银库的官银,就此许仙被下如大牢之中。

  而李公甫也查证了一番,侠王府是前朝之地,早就在百年前死绝了,如今又冒出一个侠王府,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明白这是遇上了妖怪。

  最终还是找到了江海身边,其实,这段时间江海对这件事的关注并没有丝毫放松,而是从头看到了尾。

  原本准备自己动手,但发现李公甫修为有所进步,就连一般的妖邪都不是对手,也就没有再动手,而这次李公甫找上门来,江海还是不准备动手。

  而他在测算中,发现随着许仙与白蛇精两人的纠葛,他自身的因果逐渐的减少了,就让他有了一个打算。

  真正相爱的两个人,都是有共同智趣之人,若没有共同智趣,这种爱情不会长久,分开也就是一个早晚的事情。

  但若有人从中阻隔,就会让两人产生一种反弹,越阻碍,吸引越大。

  而他的目的,就是想为这两人制造阻隔,不要让两人的这份感情淡下来就行,而以许仙的那种性格,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都是未知数,只要将事情扩大化,白蛇就会一次次的营救,到时候纠葛在一起,想分开都难。

  最终,又给李公甫指点了一番,让他每个月来一次,接受自己的指点,如此,江海继续的坐看两人纠葛。

  而许仙,毫无例外的被下入大狱最终判了流放,到了流放之地,学了医术,并与药店老板的女儿打的火热,白蛇付出了如此之多,自然心中不甘许仙被抢,最后还是将许仙抢了回来。

  两人又一次到了一起,即使这样,两人身边也一直灾祸不断,而这灾祸似乎大部分来自于那个青蛇精。

  江海知道青蛇精的所作所为之时,让他忍不住有些古怪,难道这青蛇精打的主意与他一样?也是给两人制造麻烦,让两人纠缠在一起?

  若不然那,以许仙那种胆小懦弱,耳根子还很软的性格,不拈花惹草就成了怪事,而白蛇似乎是进入了一种执念,不知道什么理由,竟然让一个堂堂妖仙去喜欢一个凡人。

  这一点让江海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也觉得这白蛇似乎是被人迷惑了一些意识,若不然,作为一个修炼者,报恩的方式也不用将自己搭进去。

  就这样,那边的三人有闯了大祸,而这次的祸还是盗窃,盗取了梁王府用来当贡品的四件宝物,其中有一样,就是可以让枯木逢春的羊脂玉净瓶。

  最终请来各路法师开示降妖,而李公甫这几年因为破了许多大案子,也晋升了好几级,也成了参与这事的人。

  最终江海觉得这事李公甫不宜参与,就亲自出手,将白蛇精降服,下入大狱之中。

  而两人的分分合合,也让两人的粘性越来越高,最终好像连接在了一起。

  而在关键时刻,小青却毫无意外的逃跑了,还是从江海的手中逃跑的。

  江海看的有些古怪,也更加确定了青蛇精就是有人安排的。

  以他目前的修为,对付千年蛇妖都很轻松,更何况还是一个没有千年道行的青蛇精。

  但就是如此,这青蛇精却很神奇的逃跑了,让他更确信了心中的猜测,青蛇精背后肯定有人。

  而将白蛇下入死牢之后,江海又一次的站到了白蛇面前,白蛇凄厉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你要这样陷害我和官人。”

  到了最后一刻,白蛇也明白她与许仙两人的事情,也有面前这人的一些影子。

  而面前这人,也是与她当初有仇的人,如今站在她的面前,却恨不起来,担心许仙的心早已占了上风。

  江海说道:“不是我要这样,而是你想这样。”

  白蛇摇头哭道:“不是我想这样,因为我爱官人。”

  “呵呵。”

  江海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说道:“我的确没看出来你们这是爱,这只是一种互相的利用罢了,或许,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不不。”白蛇一阵摇头,心痛的说道:“我们这是爱,江海,你不懂爱,你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你永远不懂。”

  江海看着在一间绘制满符文的监牢中很凄惨的白蛇,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

  “你可以说我不懂爱,但我知道你与许仙的感情,这不是爱。”

  “不不,这是爱,我们是相爱的,我爱官人,官人也爱我。”

  白蛇自然不会相信江海的说辞,还怜悯的看了江海一眼,说道:“你这种人,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懂得什么是爱情。”

  江海听完就忍不住笑了一声,看着一副我为爱献身,我光荣,我伟大的白蛇精,目光闪烁不已。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而这个,也是江海早就打算好的,也是所有事情的关键所在,而这次的最终目的,就要破了白蛇精的道心。

  而破了道心也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白蛇精信念崩塌,心若死灰,成为行尸走肉,永远的沉沦下去,再也难以翻身。

  而另一种结果,却不是这样,是白蛇精若是被破了道心,所有的信念崩塌,就能认清自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只要有人救她,拉她一把,就能从沉沦中走出来,从此走向真正的大道之途。

  江海心中犹豫,在两个选择中犹豫了起来,若是以捕蛇人的作风,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肯定不能留下其性命,要破道心就破个彻底,不给敌人一丝一毫的翻身机会。

  但这种方法有些狠了,甚至是太狠了,看似没有伤害人的身体,但伤害的是一个人真正的自我。

  江海从来不认为人只是身体,而他认为,人的核心是人的灵魂,人的意识,这才是一个生灵的本来面目,也是一个人的核心,甚至比身体的生命还重要。

  人,活的其实就是一颗心,这是江海的认识。

  对此,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但若是选择另一条,白蛇肯定会找回自我,若是真的得道了,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而江海从白蛇的身上,发现了与自己同样的特点,两人同为修行之人,境界也相差无几,都有些自身没法找寻根源的东西在其中,他没有觉醒前世,白蛇精也同样没有。

  而此种特性,也是江海难以下手的原因,但却发现许多蛛丝马迹,自己与白蛇精有些没有解开的缘分在其中。

  这也是他不愿意下狠手的原因。

  但要将其重塑道心,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这是自己前世的仇人,只要得道,估计第一个杀的就是自己。

  江海目光闪烁的看着白蛇精,杀与不杀的两种念头,在心头不停的徘徊着,一时难以决定。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