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六百零七章 无脸人阻路

第六百零七章 无脸人阻路

  <tent>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怕一个修炼者也是一样,并不可能无限制的去做任何事情,总有一些事情力有未逮,不得心意。

  即使江汉珍如今已经明悟了混元之路,能用的精力也只能将武士文明宇宙的事情做好,至于仙道,即使有心,也没有多余的力量。

  即使有人来向他求助,江汉珍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东西,去帮助他们。

  就犹如在大灾害面前,人首先要保护的是自己家人,为自己家人做些事,或许第一时间想到为别人考虑的人也有,但江汉珍并不在此列。

  但这次量劫来的太快,已经牵扯到了很多事情,就连江汉珍自己,也觉得自己与这件事存在着很大的因果,好像与这件事有些关系。

  但江汉珍并不像过多的掺和进去,回想以前,自己并没有这些因果的丝毫信息,自然不会去承担,也打算用转嫁之法,因果连同隐藏在自己真灵深处的那个命格一起转移出去,与自己再无关系,也无法影响到他。

  但最终,还是因为一些好奇,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有些事只有合作才能做成的,到哪江汉珍思来想去,诸天万界之中都没有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就是雷九天,虽然可以合作,但他那种随时准备赴死的行为,就让他打消了这种想法,只能断定并非一个好的合作人。

  自己合作是去做事,并不是要去送死。

  但如今观自在的提出,让江汉珍才意识道,观自在才是一个好的合作人,因为心泉的关系,两人有很深的关系,也能称之为道友。

  若是有她帮忙,就在好不过了,江汉珍就可以完全的将武士文明宇宙的一切交给他。

  接下来,江汉珍很自然的就将目光放在了此次劫难劫气最严重的地方,也猜测出,劫气最严重的地方才是点燃劫难最好的办法,若是那位存在出现,肯定会从这里开始。

  白蛇世界周围,随着各方势力的涌入,已经出现一种凝重之感,就连周围的气息,都变得有些混乱,让原本热闹的环境,竟然出现一股压抑。

  各方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深怕劫气影响到自己。

  但在江汉珍看来,无极世界的人也就罢了,他们是来寻找东西的,只要是仙道世界之中,随便哪一个世界都可以,尤其是仙道此时这里的气息最强,很定有他们要寻找的东西,来这里很合理。

  但仙道不知为何也跑到这里,若是江汉珍自己,肯定会回去紧守灵台,以天庭为中心,道化万界,然后一点点的排除异常,也不用被人如此牵着鼻子走。

  当然,雷部的出现,或许合理,想消除灾祸根源,必须要站在最危险的地方,也使他们的责任。

  但北斗征伐司的出现,就让江汉珍看不懂了,星空难道不好吗?非得跑这里来,只要北归位,组成星宿大阵,将星空封锁,自己玩自己的,就是谁也别想突入星空之中,自然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但江汉珍就是看不明白为何北斗征伐司的人会跑到这里来,还带来了八成的星神。

  或许是修为高了,看问题的方式有了一些变化,在外界看来被当成浑水猛兽般的祸害,在他看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凡间江海能出那种对抗到底的计策,他也有一个道化万千的策略,而且还还是一种固本培元之法,将他最常用的那种用大势与天道之力的手段完全发挥。

  而且,心中有了腹稿,只要让他能够掌握权力,肯定有办法将祸害祛除,甚至不会有多少损耗。

  如今有了观自在看着武士宇宙,没了后顾之忧,江汉珍的心思变得活络起来,就将目光投向了这些势力之中,打算寻找一个契合点,然后开始他心中所想的计划。

  在江汉珍心中定计之后,让原本混乱的劫气,变的更加负责,更加混乱。

  白蛇世界周围虚空中的一个小世界边缘,一个佝偻着身材的老者面色变得更加阴沉,十分吓人,就连周边的虚空都感觉到了这人的扭曲,四周虚空中的气息都四散开来,深怕被这位老者侵蚀一般。

  眼中中带着怨毒的怒吼道:“是谁,是谁在捣鬼,异数,又有异数。”

  愤怒之后,似乎有一个短暂的冷静,小声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劫气就会跟大,天地就会有湮灭的危机,成为真正的灭世之劫。”

  但接着面色一变,五官有些扭曲的说道:“异数当灭,这些异数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哪怕有灭世危机,也要让异数除去,不能再等了。”

  身形一闪,进入了一个世界之中。

  这个世界就在白蛇世界的附近,是仙道的一个驻扎据点,由一个名为正阳天尊的仙道大能负责,这样的世界,在仙道中布置了几十个,被泰山大帝统一管辖,这也是前线战场回来的这批仙尊。

  当然,仙道此时也分为两派,一派是没有去过战场的,此时也进入附属世界之中,原本受玉帝管辖,但是玉帝消失,又三清四御等人的化生来镇压天庭,也派人降临下来,寻找劫起根源。

  而五灵散仙,就失这次降临的领军人物,也在白蛇世界周边驻扎着。

  因为察觉到劫起越来越严重,心有不安之下,准备找仙道征伐队伍联合,共同抵抗这次大劫。

  就这样,五灵散仙中的金灵散仙,就决定让众人与征伐队伍接触一下,商议联合之事,没人负责一个地方,而金灵散仙也亲自出动,准备去找正阳天尊所驻扎的世界。

  但行至半路,却有一人挡住脚步,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金灵散仙看了一眼,发现此人就是仙道无疑,但就是气息有些古怪,让人感觉到极为不舒服,但要看清面目,却有些困难,似乎没有脸一样。

  就拱手问道:“不知面前这位道友为何挡着我的去路。”

  面前无脸人阴恻恻的笑了一声,说道:“自然是借你的皮囊一用。”

  “什么?”金灵散仙心中一惊,暗道遇到了危险了,暗暗凝聚这法术,随时准备出手。

  但面前的无脸人不屑的看了一眼金灵散仙,一挥手,一个圆盘法器出现在头顶,对着虚空以照,竟然将整个虚空封锁。

  金灵散仙顿时睁大了眼睛,已经看出了面前这人的身份,暗道一声要遭,一个一道金光打出,转身就向后逃去。

  但无脸人随手一挥,就将金光湮灭,控制着圆盘玉蝶对着金灵散仙一划,金灵散仙当即使出自己的护身之法,但之抵抗了不到一个呼吸,就被攻破仿佛,在圆盘玉蝶的旋转之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消失。

  但在最后关头,金灵散仙之道自己必死,掐动一个法决,疯狂的看着面前的无脸人。

  无脸人目光闪烁,似乎有些愤怒,低沉的声音呵斥道:“异数,竟敢还手。”

  就见到金灵散仙全身消失,化成一道金光,向他面门冲来。

  无脸人立即召回玉蝶,挡在了胸前,与金光相撞,只听轰的一声,金光之地,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洞,无脸人被震荡的飞了出去。

  站在虚空不远处,目光闪烁的看着面前消失的金光散仙,脸上又是一阵扭曲。

  最终脸皮定格在一个面目上,正是一个无须老者的形象,举起微微颤抖的手,看了已经变得血迹斑斑,怨恨的看了一眼金光散仙消失的方向,目光闪烁连连,似乎在寻找尸体要鞭尸一般。

  随即法力一阵运转,手上的伤恢复如初。

  抬头感应了一下,面色又变的难看起来,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就在无脸人消失之后不到三个呼吸,一道雷光划过,一个身影站到了事发之地,感受着原地的气息,面色变得凝重,说道:“来晚了一步,让他给逃了。”

  接着一阵测算,又向着一个地方追了过去。

  而此时世界之中的正阳天尊,正在安排着布防之事,忽然有人来报,说金灵散仙有事造访,说要商议联合之事。

  正阳天尊心中有些奇怪,就问传讯之人,说道:“为何不去泰山大帝那里,要跑来我这里,难道不知道我域外征伐司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吗,怎么如一盘散沙的来与我商议,就说我没在,气将他打发了。”

  正阳天尊对着些玉帝身边的人,极为不屑,当初域外战场那么困难,这些人只知道内部夺权,却对域外战场的事情丝毫不关心,不但不支援,还经常拖后腿。

  在域外待的时间长了,自然不想跟这些人有什么接触,早就打定主意,没有泰山府的命令,就不和这些人接触。

  传讯之人离开之后,但很快有回来了,并传回话,说道:“已经发现了劫难的蛛丝马迹,因为事情紧急,所以来此求援,还望能见一面。”

  但正阳天尊对此并不感冒,冷笑一声,说道:“仙道传讯手段层出不群,怎么不去用传送之法,就说我不在,若是想等,就将他带入偏殿等着。”

  正阳天尊说完拂袖离去,此时正是大劫期间,所有的事情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与无极世界征战三千多年,早就不会轻易的去相信别人,对于什么一团和气,朋友满天下早已嗤之以鼻,自己并没有发现与人抱团取暖带来什么好处,自然不会去无故的结交别人。

  当然,即使有人来结交自己,也要考察上几百上千年,因为作为一个修炼之人,乱七八糟的关系除了乱人心神,再也没什么作用。</tent>

  西游之雷行诸天 </p>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