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一剂良药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一剂良药

  <tent>

  就在江汉珍思量这些事情的时候,一边的青华帝君暗自焦急起来。

  他也知道江汉珍说的是事实,身体出了毛病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分别对待。

  在内心里,也对刚才自己的一番言语有些后悔,若是刚才那样做了,道心就会不纯粹,他也没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名号,被称为救苦天尊。

  之所你能救苦,就应该以慈悲为怀,并不能因为有了祸害的存在,而去牵连无辜,若非江汉珍不同意,肯定会犯下错误。

  但泰山大帝的事情总不能不管吧,心中犹如,是不是要给江汉珍说清楚,也同时醒悟过来,总不能顾及颜面而去牵连别人吧。

  此时的他,也开始反思起来,若不是祸害灌输什么面皮之言,甚至将面皮看的比大道还重,时至今日,已经成为了一种病态。

  为了所谓的面子,竟然连无辜之人的死活都不顾了,想到这里,忽然感觉到全身一阵冷汗。

  曾几何时,仙道变成了这样,修道之人为何会变的如此,竟然连生命都不顾了。

  回想许久,才将这原因归结在被困在白蛇世界中的那个祸害身上,若不是他想要要控制天地,想要天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也不会出现什么劫难,自然就不可能有这些事情。

  如此祸害多年,将一层层的枷锁加在了众仙的头上。

  此时对那位祸害的态度从避之不及,逐渐的变成了仇恨,恨不得现在就将祸害除去。

  两人回想之际,宇宙虚空忽然出现一道光影,青华帝君顿时做出防备姿势,此时正是关键时刻,不想有任何人来打扰。

  就听到江汉珍说道:“帝君无须防备,此人乃我雷门弟子,名为黑山,应该是来找我的。”

  青华帝君这才收了剑,隐藏了起来,继续盯着世界之中,做一些防备。

  等到光影靠近,就见到黑山的身影出现,站到江汉珍面前,一礼说道:“弟子黑山拜见先生。”

  江汉珍打量了一下黑山,全身气息浩瀚,犹如一座大山一样,有一种厚重之感,就赞赏的说道:“不错,看来你没有落下修行。”

  黑山说道:“弟子不敢有丝毫忘却先生叮嘱,千年如一日,就渴望有朝一日能帮助先生,听到先生归来,弟子等人已经联络众师兄弟,响应先生号召,以正三界本源。”

  江汉珍听到这里,眼皮跳了跳,什么召集中师兄弟,什么以正天地本源的,你这是想干什么。

  他所做之事,都是为了修行,可不是为了什么扬武扬威。

  在他看来修行才是自己的唯一目标,至于其他,根本不算什么。

  就是这次,若不是不忍心雷祖天尊劳苦奔波,说不定都懒得出来,仙道之中明悟混元的人又不是他一个,为何别人不出来,非要他站出来。

  自从明悟了心中源泉,就感应出数道有混元气息的大修行者,就是他知道的,就有好几位,比如燃灯祖师,又比如红云祖师,还有斗姆,后土地祗,甚至三清祖师,都是明悟了混元的修行者,他们都是一心向道之人,从不会去沾染这些是非。

  在大修行者眼中,参悟大道远比参与是非要来的自在,江汉珍也是一样,带大道的追求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至于营造自己的势力,还不是想要让自己的道走的更顺畅些。

  已经有了武士文明宇宙,有个这个根基在,他就有一个道场,若是修为再深厚些,就是武士文明宇宙毁灭了,也有重新建造的能力,至于黑山说表达的意思,根本不是他的想法。

  看了一眼黑山,笑着说道:“你恐怕是误会了,我之所以这样积极,并非是为了什么正本清源,而是我感念祖师之恩德,就此偿还,祛除祸害,也是为了了结自身因果,并非是为了仙道,此间事了,我会离开仙道。

  当然,这件事是仙道众生之事,你们若是愿意,也可以加入进来,等事情结束,自会有功德降下。”

  黑山听得一阵错愕,觉得有些不对劲,就问道:“前些时日先生去各仙道上门行那合纵之道,联合众多势力来祛除祸害,弟子等人原本以为是先生所想,所以才互相联络。”

  接着,黑山有些犹豫,似乎要问及原因,但也有些不好开口。

  江汉珍淡然一笑,说道:“我之所以联络众多势力,只是当成一次交换,并不是为了仙道,而是感受到了仙道宇宙的诉求,你也知我擅长与天地意志交流,倾听天地的声音,所行之事,都是仙道意志产生交流,以求感悟大道,并非什么凡俗之事。”

  “原来如此。”此时的黑山恍然大悟,也明白江汉珍说的是什么,宣化诸天并非是为了仙道,也并非为了天庭,而是为了整个天地。

  听到江汉珍的这番话,心中顿时觉得有些愧疚,在是非中呆久了,就连想法都变得低级了,如今见到江汉珍,被一番提醒才反应过来。

  对着江汉珍一礼,说道:“多谢先生指点,弟子差点迷失在是非中,远离了大道。”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善,你能明白就好。”

  说完,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再对黑山说什么。

  刚才这一番话,对除自己弟子以外的人,是不可能说的,也不会说,也只有自己的弟子,才能如此说。

  在外人面前,江汉珍永远不会显得不一样,跟大众一样,都是修行者。

  自始至终,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道在哪里,所擅长的是什么,刚一见黑山,就察觉到了黑山索然修为高了,但也距离大道远了,才会出现提醒一番。

  若是外人,根本就不会显露这些东西。

  黑山站在江汉珍面前,也逐渐的将自己一些想法纠正,才发现自己错了很多地方,竟然进入了权利的漩涡之中,脑子装的全是争权夺利。

  自此,越发的对江汉珍恭敬起来。

  但想起阳极殿下的说辞,也不知如何去办,就说道:“先生,弟子来此有一事相告。”

  江汉珍不在意的问道:“是无极世界的吧。”

  对于无极世界的到来,祸害造层那么大动静,早就被暴漏了,当然,江汉珍并没有理会,但这次仙道之人也将阳极殿下的资料送了上来,所以对此一清二楚,而且已经算在了其中。

  黑山点了点头说道:“先生神机妙算,正是无极世界之事。”

  江汉珍沉吟片刻,说道:“也好,就让无极世界参与进来吧,他们毕竟对祸害没有畏惧之心,做事不会束手束脚,仙道枷锁来自于祸害,但祸害并没有给无极世界之人增加枷锁,有他们四处宣扬一番,也能让仙道减弱对祸害的畏惧,这是好事。”

  黑山心中一阵感慨,自己怎么修行,还是没办法超越江汉珍。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好的行事方法,就问道:“那先生可有无极世界的任务。”

  江汉珍对这件事早就研究了一番,早就有了这个想法,但没想到无极世界自己找来了,也神的一些麻烦,就对黑山说道:“去告诉无极世界,他们可以自由的在仙道行走,可以去拜访各路仙山洞府,只有一个要求,让他们将他们自己对祸害的看法表露出来,给仙道增加信心就成。”

  黑山心中一禀,也觉得这办法绝了,是一个除根之法,当即说道:“是,先生,弟子这就去办。”

  随后黑山就告别的江汉珍离开了,而这个时候,早已忍不住的青华帝君就出现在了江汉珍身边。

  对于刚才江汉珍与黑山的对话,他也听到了,总觉得这两人好像在对暗号一样,让他听得云里雾里,不大明白,如今再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宣化雷神,不知你为何想出这个主意,无极世界之人可是我们的地然,若是在仙道祸害,那该如何是好。”

  江汉珍摇头失笑一声,说道:“无极世界,我看未必,若是无极世界之人,就不会对仙道修行之法感兴趣了,如今他们又怎么能算是纯粹的无极世界之人?”

  青华帝君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也是,若是将这些人拉出来,全身仙光旋绕,让人看了都不觉得是域外之人,定会以为是仙道某个修行法脉之人呢。”

  江汉珍接着说道:“那不就得了,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无极世界之人还是仙道的,但总而言之已经算是仙道半个门人,又如何将他们区别对待。”

  “而且这些人对祸害没有多少畏惧,没有仙道之中的避之不及,他们那种不畏惧任何外敌,追求自我的心态,才是我仙道缺少的,我仙道常言逍遥,但都被枷锁缠绕,有他们的加入,虽然不能根除枷锁,但这次对付祸害却是够了。

  只要四处宣扬祸害也就是一个修行者,在这个仙道众仙都在犹豫的时刻,也算是一剂良药,有着能控制仙道宇宙病情的作用。”

  青华帝君也明白了过来,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神色中不禁有些暗淡。

  仙道自天地初开之后,这位祸害就存在,一次次的给仙道众生强行灌输他自己的歪理,就像一个个的限制,让人不得动弹。

  人生来本自有,但出生之后,就会被强行加上许多禁忌,比如不能做这个,不能干那个,这个不能动,那个不能碰。

  当然,有些是先辈总结出来的经验,比如不能招惹比自己强的,招惹了就会有危险。

  但这个祸害也参与其中,捏造出一个量劫出来,然后施展他的自私,如此多年,不知道加了多少个,早就将仙道之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也是为何仙道入门越来越难,甚至在有些世界已经成为传说的原因。

  并非是仙道消失,而是自身枷锁太多,早已迷失了真灵的缘故。</tent>

  西游之雷行诸天 </p>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