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3章 实力才是王道

第3章 实力才是王道

  高兴的事儿总不那么长久。

  韩非默默看了看自己那48点灵气,距离1000点灵气简直遥遥无期,顿时他就呵呵了!

  随即,韩非看见功法后面的可修复三个字时,心说修复一下会如何?

  有了这个想法,“刷”的一下,只见48点灵气值瞬间归零,而后灰蒙蒙的画面直接消失不见。

  “咕噜噜……”

  “饿,好饿!”

  韩非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刚刚还四溢的灵气一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韩非踉跄着来到桌边,抓起没吃完的海蚌就开始啃了起来,一直到所有海蚌全都啃完,灵气值变成了12后才堪堪好转一点。

  可他还是很饿啊!

  韩非立马跑出门,把缸里剩下的所有海蚌都捞了出来,甚至都赶不上去烹煮,直接把海蚌给撬开,准备生吃。

  不过韩非无奈的是,韩非看见单个大海蚌数据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名称】普通的海蚌

  【等级】1级

  【品质】普通

  【蕴含灵气】4点

  【食用效果】勉强能够饱腹

  【可吸收】

  “就4点灵气也太少了吧?可吸收是什么意思?”

  这个念头一起,韩非就感觉眼前的海蚌好像缺了点啥,再看自己的数据,灵气值竟然变成了16。

  而手里海蚌的数据信息则完全变了。

  【名称】不新鲜的海蚌

  【等级】1级

  【品质】差

  【蕴含灵气】0点

  【食用效果】勉强能够饱腹

  “还可以这样?”

  韩非神色怪异,难不成我不用吃饭?直接摸一摸海蚌就行了?

  于是他再次拿起了一只,只是这一次韩非捧着足足有一分钟,灵气值变成了才变成20。又试了几只,他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吸收灵气的快慢竟然和新鲜程度和生命力有关。凡是吸收过的海蚌,全死了,肉质也不再鲜嫩。

  韩非没有立刻去把所有大海蚌都摸完,正喃喃道:“炼妖壶可以直接吸收灵气?这岂不是只要有足够的海鲜,我就有无限的灵气?既然能够吸收海蚌的灵气,那花花草草,石头能不能?”

  几分钟后,韩非失望的回屋,家院附近的东西他都试了一个遍,并没有提升半点灵气,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数据。

  韩非笑了笑,这能力已经很逆天了。

  随即,韩非就把目光落在灵脉上。自己是一级残缺灵脉,是不是这东西限制了自己实力提升?

  眼看缸里还有一些海蚌,韩非意念一动,升级竟然也要1000点灵气值?

  韩非无语,又是1000点,我去哪儿偷去?

  韩非重新将目光落在大海蚌身上。

  几分钟后,海蚌都给摸完,灵气值已经到了52点。

  韩非:“等等,灵气量可以超过自己的身体承受量?”

  韩非精神一震,这意味着什么?人家灵气用完了就空了,那自己只要一直储备,岂不是灵气用不完?

  只不过这个念头堪堪持续了几秒钟,韩非就放弃了,自己总得有足够的海货来吸收才行啊!

  收拾了满地的蚌壳,韩非再次往床上一坐,再次准备修炼。

  这一次,他已经深刻意识到了灵气的重要性,身体中的灵气一旦消耗殆尽,人体就会极度虚弱。最根本的体现就是饥饿,饥饿是因为缺少能量,所以灵气是一种高级能量,只要有灵气,即便不吃不喝都可以。

  这一次韩非没敢再去修复什么功法,只是草草瞥了眼,发现多了一个进度条,不过进度条只是前进了一点点,想来是刚才自己那48点灵气消耗造成的,韩非继续看了下去,果然眼前有了新的信息。

  已有功法《灵魂垂钓术》(残缺)。

  第一层《不动术》(残缺)。

  备注:上古第一篇通用性功法,经过无尽岁月流逝,早已残缺不全,补全需消耗灵气1000点。

  推演功法:《虚空垂钓术》

  完成度:481000

  韩非咂舌,罢了,我还是好好修炼吧!

  床上,韩非再次盘膝而坐。

  同样的,手腕处的葫芦隐约浮现,只是刺痛感没那么强烈了。

  冥冥中,韩非感觉到空气中有一股清凉往自己体内钻去。

  不知过了多久,正修炼的好好地韩非,练着练着整个人往后一倒,呼呼大睡了起来。

  “砰……”

  韩非还在呼呼大睡,只听见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表情凶恶的胖子怒指着韩非道:“好啊!你倒是跟大爷似的,竟然还敢在这里睡大觉。赶紧的,半个时辰后,去普通渔场……别以为你是病号就可以放假,完不成任务今晚你就在海上别回来了。”

  韩非一脸懵逼,我不是修炼的么?怎么就睡着了?

  韩非抬眼看着这胖子,他叫张汉,是这片区域的管理者,其地位相当于城管。

  但别以为这里的城管好当,以前的公务员有多难考?这里的城管就有多难当。就张汉这样的,是因为永远都无法突破钓师,但实力和钓技又是普通渔夫中极高的,所以才能找了关系当上这城管职业。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有炼妖壶,崛起只是时间问题,没必要现在惹麻烦。

  韩非麻溜地起身并笑道:“张总管,今天就要去?”

  张汉:“废话,要不然谁养你啊?也算是你运气好,上面有新规矩下来,普通渔夫每天只要上缴300斤鱼税就行了。”

  说着张汉就冷笑:“但要是缴不到300斤,呵呵,后果你知道的吧?我们天水村可不养废人,到时候你就在海上过夜吧,你自己掂量掂量……”

  韩非一凛,他当然知道,交不上鱼税的渔夫会被扔在海面过夜,据说海上的夜里可危险的很,常会有鱼类袭击钓舟的事情发生,到现在还没人能连续在海上连过5夜还不死的。

  韩非咬牙:“那个,张总管。我不是也得上课呢嘛!我们毕竟每五天只需要出海两次,这两次我都去过了,是不是就该轮到下个五天了啊?”

  张汉:“想的倒是挺美,你昨天什么鱼都没钓上来,还给青甲鱼拖到了海里。这事儿整个离空港已经人尽皆知了,你以为昨天出海不要交鱼税?没交就给我老老实实给我出海。”

  韩非握了握拳头,心想迟早把拳头砸你脸上。

  不过韩非嘴上却笑着说:“张总管,那个……我的钓竿没了,鱼饵都洒了,所以……”

  张汉狞着脸笑道:“小事儿,我随后给你一根普通钓竿,另外给你一盒绿引虫,不贵不贵,只要10枚下品珍珠,你觉得怎样?”

  韩非暗里拳头握的更紧了,这是摆明了要欺负我?一根普通钓竿3枚下品珍珠就买到了,一盒绿引虫更是只要80海币,你特么哪儿冒出来的10枚下品珍珠?连小孩子你丫都敲诈,还是不是个人?

  韩非深吸了口气道:“张总管,我现在只有20海币,要不,算我借您的?”

  一听韩非没钱,张汉顿时脸色就变了,没好气道:“没钱你早说啊你!这么大个人,连10枚下品珍珠都没有,活该当一辈子平民……要是你死在海里,我还亏了呢。”

  嘴上这么说着,但张汉转身就走到:“给你半个时辰,来离空港我的铺子里找我……回头钓竿和鱼饵我先给你,但是得涨利息的,一天涨1枚下品珍珠……老子现在真是越来越心软了,这要搁以前,一天至少得涨2枚。”

  韩非当即脸都绿了,特么的正常人一天的辛苦劳作,在缴纳了钓舟费用和300斤鱼税后,最多也就能赚两三枚下品珍珠,这狗日的竟然还给我放高利贷?

  韩非心里虽然不悦,但也说明了这是个更加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实力才是王道。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不用十年,等我稍有成就,看我不弄死你?我韩非是吓大的?

  ……

  很快,韩非就来到了离空港。

  第二次来到离空港,韩非依旧感到新奇,一条街足足长有十里远,沿街都是各种小商铺或者摊位。可惜时间紧迫,根本不给韩非时间去了解。

  韩非所在的这个片区,就是张汉等垂钓执法队的成员进行管理的。离空港每一艘钓舟出海都需要垂钓执法队登记。

  张汉自己也有个小铺子,但是他很少打理,韩非来的时候,这家伙正在嗑海瓜子,一种微型贝壳。

  海瓜子不值钱,到了海里,直接往船下随便扔一条绳子,等收工的时候,就能捞出一整串的海瓜子。

  却见张汉从自己那破落铺子里倒腾出一根破破烂烂的钓竿,然后随手从摊子上装了一盒子绿引虫丢给韩非。

  张汉:“要不是看你还能参加垂钓试炼,你都该流放了。赶紧的去,记得每天涨1枚下品珍珠。”

  韩非拎着破烂的钓竿转身走了,虽然他知道自己被坑了,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总不能自己跑海里去拿手抓鱼吧?那不是坑自己么?

  离空港登记处。

  韩非:“我要出海。”

  女登记员抬头看了眼韩非,然后冷冷说道:“小心点,别把自己弄死在海里了。”

  韩非:“谢谢关心。”

  女登记员愣了下,微微点头,没当回事。

  最廉价的钓舟上,坐着八个人,只有这样才最划算。另外还有六人钓舟,四人钓舟,双人钓舟和单人钓舟……反正只要你有钱,一个人租十条钓舟出海那都没问题。

  所有人都默然,只有坐在韩非旁边的一个中年大叔提醒了句:“坐好,出发了”。

  虽然有了一次经验,但韩非依旧觉得很震撼,这个世界太美了。巨大的太阳倒影在海面上,染遍大片海洋,煞是好看。

  “喂!那小子,太阳有啥好看的,你不穿饵啦?”

  韩非回头,发现大家都默默地提着自己鱼竿,然后开始给鱼钩上穿饵,清一色的绿引虫。

  绿引虫是普通渔夫最常用的鱼饵,像是蚯蚓,但是比蚯蚓粗,也比蚯蚓短。最关键的是这玩意重,身上肉很扎实。穿起来之后的绿引虫,身体因为被刺破,不仅没有变细,反而鼓了起来,像极了一个小肉球,而且这个小肉球还一涨一缩这般动着。

  此时船上的一个少年看着韩非:“你就是昨天那个被青甲鱼拖入海底的韩非?”

  韩非微微点头:“是我。”

  结果那少年冷冷一笑:“真弱。”

  韩非无语,这里的小孩都这么现实的吗?看来没有实力根本混不下去啊!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