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5章 意外突破

第5章 意外突破

  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收杆结束了。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对很长的触须,船上几个人都挥舞鱼竿砸过去。

  中年大汉暴喝:“给我断……”

  可说是迟,那时快,只见一根虾须直接捆住了那少年一只胳膊,登时韩非就心中发怵,那少年胳膊上一片血肉都给撸了下来,整个人哀嚎一声往前倾去,整个人半挂在船边。

  老陈“啊啊啊”连番大叫,拽住少年的腿,就要把他往后拖,可一根虾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了过来,直接探向陈老头,当即,中年大叔一鱼竿拍在陈老头身上,把他拍退。

  下一刻,少年整个人被拖下了船,韩非傻大胆地伸头看了一下,结果霎时间冷汗直流,少年的脑袋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没有了。而触手虾,从头至尾只看见了两根虾须而已。

  “我敲你吗……我特么还能穿越回去不?”

  船上所有人脸色都极为难看,一个少年眼睁睁的在他们面前给拖下了海,那是根本不可能活了。虽然触手虾被中年大叔砸断了半根虾须,但这哪儿比得上一条人命?

  韩非吓的脸色发白,早上那少年还嘲讽自己呢,刚刚还被自己钩了一屁股血,结果现在人就没了,心中不免叹惋,毕竟那只是一个小孩子。

  此时韩非心里也直突突,昨天王杰钓师说唐歌昨日就钓了一只触手虾,这么危险的杀人大虾,唐歌怎么钓上来的?

  有人沉吟片刻:“报告渔场监察队吧!”

  渔场监察队是由一名钓师率领,在渔场内巡查的队伍,普通渔场的监察队长就是昨天救了韩非的王杰。

  很快,王杰就到了。第一时间扫了一下人群,看见韩非,眼神并没有停留。

  王杰脸色难看:“怎么回事?”

  众人七嘴八舌的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王杰听后顿时微怒:“混账东西,他难道不知道触手虾上钩的触感和鱼类不同么?这他也敢收竿?”

  中年大叔:“钓师大人,这,可能是他太急了吧!毕竟太阳快落山了。”

  这句话说出来,韩非的脸色更黑了。

  特么的,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堂堂海中有名的淘金客,别说普通的小鱼了,鲨鱼我也不是没钓过,结果枯坐一天愣是连一个小虾米都没钓上来,简直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王杰脸色微沉:“最近渔场有些动荡。今天不仅你们出事了,另一条船比你们更惨,遇上了蛇带,一船八个人死了四个……”

  “嘶……”

  众人倒吸了口气,蛇带,那可比是比触手虾还要恐怖的东西,亏得自己一行人没遇上,否则恐怕不会比那艘船好。

  韩非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那是一条淡红色的长鱼,有点儿像蛇,但是它的脑袋几乎由牙齿组成,在海中游行速度极快。这种鱼天生喜欢温热,最喜欢的是穿射入人体内,在人身体内游走,恐怖至极。

  韩非算是明白大家为什么喜欢上低级钓舟的原因了,因为人多力量大,遇上了事儿还能帮衬一下。否则就自己这样的,要是遇上触手虾,基本上就凉凉了?

  王杰:“你们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

  “完成了,完成了,多谢钓师大人关心。”

  王杰冷漠地看向韩非:“你的鱼呢?”

  韩非憋红着脸:“没,没钓到。”

  王杰一愣,昨天给青甲鱼拖进水里,今天竟然一条鱼都没钓到,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没钓到鱼的渔夫。哪怕水平再烂,不求你钓青甲鱼,你大黄鱼和小白鱼你总能钓的上来吧?

  中年大叔连忙道:“钓师大人,听说他昨日被拖入海中,可能是被吓坏了,今天下钩总是心神不稳,可能缓个一天,也就好了。”

  王杰冷哼一声:“废物……受了点儿惊吓就给你成这个样子,以后还指望你能干什么?”

  韩非没说话,他也有点懵,真的是因为下钩不稳的原因?

  王杰:“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规矩不可破。今晚你就不用回去了,在海上过夜吧!”

  顿时众人心有不忍。

  老陈:“钓师大人,毕竟还是个孩子,还在长身体,现在给他搁船上,会有危险的吧?”

  王杰严肃道:“垂钓者,谁没危险?这是片吃人的海洋。在一级渔场,流血牺牲,那是常有的事儿,此事不容缓和,你们跟我离开,韩非你自己留下……记住,如果夜里下钩,下钩深度不可超过三米,否则,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其它渔夫都于心不忍,别说韩非这还没到12岁的孩子,就算是钓师,敢独自留在海上过夜的那都极少。

  中年大叔叹了口气,把自己剩下的半盒绿引虫给韩非递了过来说道:“千万记住钓师大人的话,下钩深度绝不可超过三米。”

  老陈从怀里掏出一块鱼干和半壶水递给韩非:“小心些。”

  还有人给韩非递了一把粗糙的铁匕首说:“防身用吧!”

  韩非一一谢过,危难时刻慷慨解囊这事儿,让韩非不禁心生暖意。

  王杰把这艘钓舟留给了韩非,带着其它人离开了。

  韩非知道,人家的确不是想弄死自己,而是把自己列成了一个反面教材。比如回去宣传一下,谁谁谁今天连300斤鱼都没钓到,简直是渔夫界的耻辱,大家要以此为戒什么的。

  至于钓舟,那不会丢,普通渔场千里方圆,凭一个小小的渔夫,能把钓舟玩没了,那几乎不可能。

  所有人走后,韩非郁闷的不行,他抓起老陈留给自己的鱼干,虽然腥味刺鼻,但还是开始啃了起来。

  一天没有吃饭,到现在早已经饥肠辘辘,一块本来就不大的鱼干分分钟就被韩非啃了个干净。

  斜阳半落,天色微沉,天边升起了一颗堪比太阳大小的的巨大圆月。圆月边上还有两颗伴月,要小很多,三月同出,景象倒是很美,但却显得很怪。

  不多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海面风浪不大,整片海面上除了倒映着明月,有皎皎月光倾洒,没有其它颜色。

  “下钩不稳?”

  韩非记住了中年大汉的话,同时响起《灵魂垂钓术》里的那篇《不动术》。

  《灵魂垂钓术》是一本修炼法门,而《不动术》是第一篇中最基本的一个垂钓法门。

  韩非并非没研究过,白日里他钓不到鱼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七八遍。但是书里讲的内容太过简单,身不动,竿不动,心不动,如止水,无波澜……说的简单,可谁能跟个雕塑一样站在那儿不动?

  韩非再次落钩,结果尝试一遍依旧毫无效果。

  突然间,韩非感觉手腕处开始热了起来。他连忙撸起袖子,竟发现那葫芦形的印记正在一隐一现的发光,然后就感觉有灵气然落在手腕,而后进入自己的体内,就如呼吸的气流入体,他就是能感觉到。

  “咦,自动牵引灵气入体?”

  顿时,韩非收起鱼竿,开始盘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葫芦会突然开始吸纳灵气,但这是好事儿啊!这岂不是可以帮助自己修炼?

  功法运转,玄奥心法藏于胸腹。

  脑海中有《灵魂垂钓术》开篇:

  截天灵气,夺天造化,以己身为海,凭灵魂炼魂,始铸魂海……

  韩非顺着记忆开始修炼,可刚一修炼,他只觉得手腕上的葫芦猛然一震,那引来的灵气比刚刚顿时大增了数倍不止。

  如果这时候有人看见韩非这般修炼,一定会觉得他疯了,哪有人敢直接吸收日月精华的?一个不小心,可就走火入魔可没救了。

  然而韩非却觉得浑身舒爽,昨晚怎么没这感觉?

  此刻,韩非只觉得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种柔和的光辉中,舒服的他都懒得动。

  “咔擦……”

  小半个时辰后,韩非就感觉心底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只觉得浑身大爽,精神活跃。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突破?”

  韩非看向炼妖壶,果然数据有所变化。

  炼妖壶

  主人:韩非

  等级:3级(渔夫初品)

  灵气:60(60)

  灵脉:一级残缺(可升级)

  主修功法:《灵魂垂钓术》(可修复)

  韩非有点儿惊喜,这突破也太随便了吧?不是都说数年都破不了一个小等级么?怎么自己这才修炼半个时辰都没到,就突破了?

  突破的瞬间,韩非就有种明悟,如果说刚才的自己一双手有几十斤力道,可现在,却绝对超过了百斤,他只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韩非正准备继续修炼,就听见海面上传来“啪啪”的声音。

  钓舟附近有数十条大鱼在水里扑腾来扑腾去,一直围绕着钓舟数十分钟后这才不甘离去,似乎在问为什么灵气突然断了?

  而韩非则心神激荡,这灵气就像是兴奋剂,难不成我修炼,连鱼都能感觉到?

  不过你们往我船上跳啊你们,别光在水里蹦跶好吗?

  见蹦跶的鱼越来越少,韩非连忙给鱼钩上穿了绿引虫,直接抛钩,现在不抛,更待何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非心情好,所以运气就特别顺,这鱼钩才刚刚抛下,手上就有一股巨力传来。

  韩非顿时大喝一声,连忙抓紧鱼竿,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钩鱼技巧,直接就是蛮力硬拽。

  “卧槽,好大的力气!”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