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94章 韩大忽悠

第94章 韩大忽悠

  村长来当然不是看看韩非有没有欺压百姓的,韩非的个性他早从王杰和江老头那边打听楚了,想来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这货也太特么张扬了,你才12岁啊!搞得跟你是村长似的,出个门带着一百多号人。

  村长把韩非喊到一边:“李绝真是你杀的?”

  韩非:“侥幸。”

  村长沉默了片刻:“有空去我那去一趟,我觉得有必要给你重新测试一下灵脉,上次测试可能有问题。”

  韩非眼珠子一转,可以吗?自己现在的灵脉已经没法升级了,重新测试一下其实也不错的吧?

  韩非佯装惊喜道:“是吗?太好了,村长爷爷,我也觉得我灵脉测试有问题。上回测试的时候我还在震惊唐歌的灵脉等级,等我测试的时候,往那石头里输入灵气,一不小心就断了……”

  村长脸色微变:“那你不早说?”

  韩非挠了挠头:“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手放上去就行了。”

  村长:“走,那你现在跟我去测试。”

  韩非:“等一下,村长爷爷,这事儿也没那么急。你看我现在正在给帮众做培训呢,虎头帮刚刚瓦解,鱼龙帮刚刚兴起,可谓是百废待兴,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我处理呢。”

  “呵!”

  村长脸一黑,什么叫一大堆事儿等着你处理呢?就一帮派,你至于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村长呢。

  村长:“那你快点来找我,我在家等你。”

  韩非:“嗳,得嘞。”

  ……

  送走了村长,韩非又领着一百多号帮众考察了一下东市这边的店铺。选了一间最大的店铺,加起来得有近五百个平方。

  韩非:“刚子,这铺子,咱租了。”

  李刚:“啊?少爷,这铺子租金可不少,一个月得这个数。”

  韩非瞅着李刚竖起来的一根手指,疑惑道:“一百枚中品珍珠。”

  李刚:“……10枚。”

  韩非无语道:“你要死啊!我还以为要一百枚呢,租了……”

  李刚应下,头皮发麻,心说少爷你怕是根本不知道钱有多么不好赚吧!不过回头一想,好像自己开烧烤摊子最巅峰的时候每天就赚10枚中品珍珠了,好像真不太多。

  韩非:“拿纸来。”

  不一会儿,韩非飞快地在纸上画了个平面图,递给李刚道:“给你三天时间,把这铺子给我整理好……对了,你的烧烤摊子让李青做。”

  李刚顿时脸色大变道:“少爷,不要啊!是不是小刚哪里做的不好啊!少爷,烧烤摊子是我的命啊!”

  “啪……”

  韩非一巴掌抽过去:“你的命在这!你知不知道,这生鲜火锅店要比烧烤摊子赚钱多十倍。”

  “啊!那不能够吧?”

  李刚搓了搓手,多十倍,那这得赚多少钱啊!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顿时有人喊道:“你不做我做,少爷我做。”

  李刚连忙回头,黑着脸喝道:“开去,我是鱼龙帮元老,你谁啊你?”

  韩非没搭理这茬,淡淡道:“李敢,以后棋牌室和生鲜火锅店你要多走动一下,看看有没有人闹事,你跟刚子各拿半成利。”

  李敢:“好!李……李敢保……保证完……完……”

  韩非捂着脑袋:“算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能完成任务。”

  ……

  晚上。

  种植园。

  韩非拎着烧烤和酒来了,看见江老头正围着醋缸在转悠。

  韩非:“老爷子,我回来了。”

  江老头头都没回,只是淡淡地“嗯”了一下道:“这醋现在闻起来越来越有劲了,你今晚给整个醉虾,我喝两口。”

  韩非:“得嘞,我小琴姐呢?”

  江老头:“没回来呢。”

  韩非眼珠子一转:“老爷子,晚上我给您整几个硬菜吧?”

  老头这才把脑袋转过来:“硬菜?有多硬,我牙口不太好,要软点。”

  韩非:“……”

  晚上,江琴下班刚回来,就闻到一阵奇香,顿时让人胃口大开,她知道韩非回来了。

  等江琴进来,发现桌上已经摆了五个菜了,锅里好像还有个什么菜。而江老头正不时的从盘子里拎一只醉虾往嘴里放,跟做贼似的。

  江琴哭笑不得:“爷爷,你洗手了没?”

  江老头:“我手干净的,你看……”

  却见江老头从虚空种抓出一团水来,手往里面一丢,看的韩非羡慕不已,这一招实在太666了,自己一定要忽悠老头子教自己。

  江老头:“韩小子,你那硬菜好了没啊?”

  江琴:“硬菜?”

  江老头一脸狐疑:“我也不知道,他说很硬。”

  韩非:“来了来了。”

  只见韩非先端了一个火盆架子过来,然后把大锅往火盆架子上一搁道:“谁开”?

  江老头直接就把锅给揭开了,还谁开。

  当锅盖一揭开,老头当时就迷了,这味道,这也太绝了,光味道就这么诱人么?和烧烤味道不一样,可一点都不比烧烤味差了。

  江琴也是咽了口唾沫:“这是鱼?”

  韩非笑道:“准确来说,是大黄鱼生鲜火锅。”

  “火锅?”

  江老头指着火盆架子道:“就是在火盆上面摆个锅?”

  韩非:“啊!对啊!就是连火带锅一起上的。”

  江老头:“这菜不硬啊!你给介绍介绍。”

  韩非:“咳咳,那您二位听好了,这火锅里面,我加了7种灵果调料,12种灵果配料,蒸煮小半个时辰方成。”

  韩非顺便介绍了一下其他菜道:“旁边的这都是小菜,酸辣土豆丝。”

  江老头:“这是黄球。”

  韩非:“叫土豆好听,您先听我说。”

  江老头讪讪。

  韩非:“这是龙须黄瓜。”

  江老头:“这是长绿瓜。”

  韩非无语到:“我知道,叫黄瓜好听,您老别打岔好不?”

  江琴揉了揉脑袋,这对活宝,嗳,就不能赶紧吃饭吗?

  韩非:“醉虾您吃过了,这一盘是彩椒糖醋花生,下酒的……这一盘,就更不得了了,金丝虾球,将鲜虾拨开,去筋取肉,裹上一层豆泥,再入油锅滚一遍,外表金黄,入口酥脆,虾汁横溢,口齿留香……好了,可以开吃了。”

  韩非的介绍听的江老头和江琴口水都快掉下来了,哪来那么多形容词啊!听得直叫人受不了。

  三人立刻动筷了,全都去夹火锅里的大黄鱼,一口下肚,老头和江琴都是眼睛一亮。

  老头:“有点长春菇的清香,还有甜草的顺滑,咦,还有一点七叶花的甘甜,啧啧……”

  江琴第二筷子夹了金丝虾球,一入口,那种酥脆,那种嘴里炸裂的感觉,感觉都要飞了。

  这一晚,老头子足足喝了半坛子酒,硬菜几乎全给他吃光了。

  酒足饭饱,韩非这才凑到老头身边道:“老爷子。”

  江老头:“嗯?啥事儿?”

  韩非:“您老毕竟在天水村待了这么久了,有没有想过为人民做出一点点的贡献啊?”

  江老头:“贡献啥,又不是没手没脚,自己去垂钓啊!”

  韩非:“不是这种贡献,垂钓只能让人生存,但是美食可以让人在生存之余多一点追求,多一点享受,多一点休闲,多一点乐趣……难道您老就看着那些普通的渔夫们每天过着早出晚归,日复一日的垂钓日子,是个人都会疲惫,都会累的嘛!”

  江老头:“似乎有点道理,那关我什么事儿?”

  韩非狡黠一笑道:“老爷子,咱种植园很多灵果根本吃不掉,然后就自己掉土里烂掉了,这样有点浪费吼……我琢磨着与其浪费了,不如把它们贡献出去,也好让人知道老爷子你也是心心念念为人民做贡献的对不对?”

  江琴感觉自己快听不下去了,天知道韩非从哪儿来的忽悠本事,反正她已经知道结果了,看来这园子已经易主了啊!

  江琴不时摇头,叫您让这家伙进来,看看,这才几天,这到底是你的园子还是他的园子啊?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