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416章 虾兵?蟹将?

第416章 虾兵?蟹将?

  不止韩非他们在退,很多人都在退,往城门口退。

  有潜钓者在天空中喝道:“战线后移,不要恋战,速退。”

  忽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韩非低头一看,发现脚下的海水竟然向海中倒流而去。

  “我特么……”

  见到海水倒流,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刚才,那道剑芒是谁发出的,他不知道。那道剑芒要干嘛,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道剑芒很强,强到他自己只要触碰一下,就会被碾碎。

  夏小蝉传音:“不对劲,地面在震动。”

  韩非看着那一颤一颤的砂砾,面色凝重。

  忽然,韩非他们身边有人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韩非和夏小蝉连忙回头,只不过,那一眼,看的他们是如遭雷击。

  视野中,那是一只螃蟹,一只巨大无比的螃蟹。那身型,宽近千米,有数百米之高。

  “咕嘟!”

  韩非咽了口唾沫:“我敲尼玛……”

  夏小蝉眼睛瞪得老大:“好大的螃蟹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货的体型太过巨大,所以正常情况下,韩非需要近距离才能读出来的数据,此刻直接就浮现在眼中。

  【名称】蟹将(海妖)

  【介绍】统领一方的蟹中之王。在无尽的岁月中,经过无数次蜕变,演化成型,具有极强的防御能力。灵识奇高,智力出色,为一方镇海妖。

  【等级】???

  【灵气】???

  【妖脉】???

  【境界】???

  【伴生灵】???

  【不可吸收】

  当时,韩非就感觉这个世界没有爱了。要打仗,我们可以打!打打小螃蟹什么的,咱一点也不怂。

  但这玩意儿,跟特么哥斯拉体型都有的一拼,打个毛啊?谁有本事,谁上吧!反正我没本事,溜了,溜了。

  当然,韩非也稍稍有点儿安慰。比如说,这蟹将的一只蟹鳌已经断了,大钳子没有了,只剩下了半肢。另一只大钳子,在虚空中剪出一道光影,直破云霄。最终,在天空之上,爆发出惊天的轰鸣声。

  “轰隆隆……”

  云雾消散,韩非看见那名南门最强统帅正站在虚空,一手背后,一手提剑。

  “退去。”

  那人声音滚滚,声音在百里上空震荡。

  “人类!死……”

  随着那蟹将另一只大钳一拍,滔天洪水在远方形成。

  天空上,那持剑男子回头看了一眼:“所有人,且战且退,入城。”

  一时间,城门打开,戍卫队浑身染血地正在组织撤退。可是,撤退的人太多了!身后还有海量的海洋生灵在追击,导致撤退都没法撤退得及时。

  但好在,有些人直接爬城而过。虽然城墙很高,但也就500多米的样子,对于垂钓者来说不算什么。

  韩非和夏小蝉俩人,跟随着人群在撤。

  韩非脸色大变:“这座城扛不住了。这么大浪,绝对能把整座城都给灌满水。”

  夏小蝉边退,变看着地面:“不对,你有没有发现?这座城在下降。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3000米外才是海洋。现在,你看水痕……”

  韩非闻言一愣,他愕然发现,在城外500米就有水淹的痕迹了。

  韩非不由想到:一座城若是从天而坠,为什么还能飘在海面上?

  要么,是有什么东西在下方抵着;要么……

  韩非忽然看向城墙:“这座城有惊天大阵!”

  韩非能想的结果,唯有如此!虽然他不敢相信,会有那么大的一个阵法护持着城市……但好像除此之外,别无它中可能了!

  “快退,快退,不要恋战了。”

  “嘶嘶……”

  地面在颤动,潜钓者在呼喊。

  韩非回头看去,发现那滔天巨浪之上,竟然有无数虾影浮现。

  是的,他不可能认错。那特么绝对是虾,虾脑袋他要是还认不出,他还跑个屁的海?

  “咻咻咻……”

  只见那浪影中,一根根虾刺如漫天飞蝗般射来,每一道虾刺上都有灵光爆闪。

  这会儿,刚和夏小蝉到达城墙边,因城门挤不进去,只能爬墙。

  韩非喝道:“你先上。”

  说着,韩非忽然抓起夏小蝉的手,用力往上一甩,巨大的力量让夏小蝉娇小的身体,如利箭般直射天空。

  最后,夏小蝉一个闪烁,站在城墙之上,对着韩非喊道:“快上来。”

  韩非看了夏小蝉一眼:“等我会儿,我马上来。”

  说着,韩非忽然往城门口的前方一站,分水印祭出,眨眼间化作三十多米的大印。

  夏小蝉气得一跺脚,之前让自己别犯傻,这会儿自己反而犯傻了,傻不傻?

  韩非知道这座城要没了,后面可能还会有更强的存在。但城门处,成千上万的人,很多人根本没有战斗力了,连爬墙都做不到,只能回头看着满天的虾刺等死……

  那绝望的眼神,看得韩非的脑子当时就抽了。

  韩非喃喃自语:“我能挡,只挡一波,我特么只能挡一波。”

  六门海星震惊:“你疯啦?”

  韩非传音:“六门大爷,这时候你得相信我。”

  六门海星:“我不信,我想回海星之地。”

  韩非:“闭嘴。”

  韩非身后,有人怒吼:“那少年,给我滚上去。我们还轮不到你一个娃子来救。”

  “快走,不要埋没了天赋,将来替我等多斩几只海妖。”

  “喂!别挡了,挡不住的,不要凭白送了性命。”

  只见韩非回头,咧嘴一笑,一手抓起绣花针,往地上一插:“大大大……”

  只看见绣花针越变越粗,越变越高。然而,当绣花针到了50米左右的高度后,就不听使唤了。

  韩非无语:“喂!你能不能靠谱点?学学人家金箍棒,人家能捅破天,我不要你捅破天,你跟这座城市一样高,就好了啊!”

  然而,绣花针没反应。

  “叮叮叮……”

  忽然间,韩非只感觉分水印上,被疯狂攻击。眨眼间,似乎就有数百根虾刺,轰击在上面。

  “王霸玄咒。”

  这一刻,韩非用出了王霸玄咒,身上的肌肉暴起,恐怖的力量传遍了四肢百骸。

  即便有分水印和绣花针挡着,韩非还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虾刺太多了,铺天盖地。力量强大他身体都弯了。

  “傻子。”

  忽然,韩非感觉脚下有什么不对,一道影子已经缠了上来,然后变成了夏小蝉的模样。

  韩非大怒:“我让你在上面的呢?”

  夏小蝉哼道:“你不上去,我就不上去。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

  韩非身体一颤,前后两辈子,没人跟自己说过这种话。夏小蝉是第一个!再看她,那是一脸认真、理所当然的表情。

  韩非忽然咧嘴一笑,全身灵气都顶在分水印上,咬牙吼道:“我是韩非,此生,生来不凡,不会死在这儿。”

  “叮叮叮叮叮叮……”

  密集的虾刺如下冰雹一样,落在分水印上,敲得“叮叮”作响。

  “噗……”

  韩非身后,城门处,有人骂道:“龟儿子的,现在的娃,就是不听话。”

  “够种,小子,若你不死,他日必登临巅峰。”

  “好了,小子,挡住一波,你可以滚了。”

  韩非还艰难地回头笑了一下。然后,他就看见城墙之上,一道青色光罩浮现。所有的虾刺,竟都被挡在了光罩之外。

  “果然,有阵啊!”

  “噗……”

  韩非一屁股坐在地上,分水印变成了巴掌大小,绣花针也因为没有了韩非的灵气支持,变成了正常形态。

  韩非一时脱力,嘴里却笑道:“卧槽,震死小爷了。”

  刚收了绣花针和分水印,韩非就感觉自己被拎了起来。夏小蝉抓起他,以匕首御空,几番弹跳,最后落在了那到处是刺的城墙之上。

  韩非尽力了,只能给那些人争取一波的时间。再来一次,他觉得自己还真不一定扛得住。

  韩非也不知道自己挡住了多少虾刺,反正肯定救了不少人是应该的。

  夏小蝉怒道:“从现在开始,听我的,不准乱跑。”

  说着,夏小蝉拉着韩非的手,往城下跳,往内城方向跑。

  韩非边跑边道:“哎哎哎,你慢点儿,内城恐怕进不去。”

  夏小蝉:“为什么?”

  韩非苦笑一声:“别忘了,我们进海底荒城的时候,外城里也是战场。这会儿,当务之急,不是往内城跑,而是休息。恢复体力,让战力重回巅峰。”

  说着韩非还掏出了没吃完的黄血海参,给夏小蝉递了一大块海参肉。

  夏小蝉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想着吃饭,你特么绝对是独一号。

  夏小蝉住过海参就咬了一口,也不管味道,直接问道:“你看见了,这场战斗不可能赢的。难道我们真的只有打赢了,才会回去?”

  韩非苦笑:“谁知道啊?反正能不死,就别想着死着回去。除非这座城市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除非我们俩被包围了,否则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夏小蝉重重地点头:“我总觉得,这秘境,没道理就是让我们来打仗的啊!城市都毁灭了无数年了,我们还能打什么?就算是打赢了,难不成海底荒城里,这些死了的人,还能活过来不成?”

  韩非淡淡一笑:“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机缘。”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