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469章 夏小蝉和墨绯鄢

第469章 夏小蝉和墨绯鄢

  墨绯鄢还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她只是多了一份警惕之心而已。

  在她的认知里,那种关键时刻,曹球这些人全跑了,这就是典型的不正常。

  以她对曹球的了解,这小胖子虽然一肚子坏水,但对朋友倒是不错。别看很多人见了都想砍他,其实真说起来,关键时刻却也会保护他。所以她料定,曹球之所以跑,就有跑的理由。

  下到201层,墨绯鄢并没有去献祭。她并不是来战斗的,而是来揭开疑惑的。

  可是,当她发现第201层的人都没了之后,心中就不免怪异了起来。按理说,能到201层的,可比第200层的还要强,是谁把第201层给清理掉了?

  正当她四处寻找其他人踪迹的时候,海水开始剧烈地震荡起来,某处似乎发生了大战,强度很高的那种。

  同样作为天之骄子的墨绯鄢,自然也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当即就往战斗的方向游去。

  可是,她刚游了一小段距离,就看见一个瘦弱的男子也在往那边游。

  “咦!这不是跟曹球在一起的那个散人么?”

  “唰!”

  软剑出鞘,一道剑光扫过。

  墨绯鄢拦在那名男子的面前:“咯咯,这位哥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夏小蝉在看见墨绯鄢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就被墨绯鄢那娇柔的体态和风姿给恶心到了:“噫……真恶心。”

  墨绯鄢脸色一变,脸色顿时就耷拉下来了:作为一个女人,看见我这样一个美女,难道不应该夸一下么?你恶心什么?

  墨绯鄢脸色冰冷:“有本事,你再说一句。”

  “真恶心,真恶心,真恶心……说话就说话,你扭什么扭!男孩子是不会喜欢的!”

  墨绯鄢:“???”

  墨绯鄢给气乐了,反问道:“那你说男人喜欢怎样的女人?”

  夏小蝉直耿耿道:“当然是喜欢能打的!”

  墨绯鄢:“???”

  墨绯鄢差点给气笑了:这特么钢铁直男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头一次听一个男人说,自己喜欢能打的女孩子!你特么是有受虐倾向,还是脑子被吞海贝给夹了?

  夏小蝉想了一下,韩非就是这样的。于是,还确定地点了点头:“对,你这样的,你太恶心了。”

  “你闭嘴。”

  “唰!”

  墨绯鄢毫不犹豫地扫出一道剑光。然而,夏小蝉是什么人?岂会被一道寻常的剑光给劈到?只见她随手一刀,就砍爆了这道剑光。

  却听夏小蝉冷冷道:“我知道你,你这个女人坏得很。既然碰见了,就把吞海贝交出来。”

  墨绯鄢微微一愣:这个人这么莽的吗?不近女色,还让我交出吞海贝?

  然而,下一刻,墨绯鄢心中一紧:这个人好快。

  用万物水把自己套了层男人外表的夏小蝉,已经恢复了猎杀者的身份。在刚一动手的时候,就直接进入了隐身状态。

  几乎就是在同时,眨眼间的功夫,夏小蝉两把刀已经捅向了墨绯鄢。

  这也不怪墨绯鄢说夏小蝉快,如果她知道夏小蝉是直接瞬移过来的,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叮铃铃……”

  当夏小蝉的匕首掠过墨绯鄢的腰肢,她外层的衣服被小蝉撸出了一道大口子,而里面,竟然穿着一层鱼鳞内甲。

  “七尾!”

  只看墨绯鄢脚下一动,数十道剑光纵横,脚下骤然冒出了七条如同蜈蚣一样的链条。链条的两侧,均是锐利的刀锋。

  这七尾有点儿像是韩非的九星锁链,夏小蝉对这个简直太熟了,熟悉到了她闭着眼睛甚至都能猜到墨绯鄢会怎么做。

  于是乎,在七尾横扫之中,墨绯鄢震惊地发现,几乎没一息,自己的身上就被撸出一道口子,灵气盈体直接被砍碎了,而自己的七尾连碰都没有碰到夏小蝉。

  “哼!看我捅穿你的铁壳子。”

  只见海水中,瞬间全布满了水影掠过的影痕。

  那一瞬间,墨绯鄢二话没说,直接手持护身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护身障在眨眼间被劈斩了数十次。

  当一记凶猛的双刀捅来的时候,只听“咔擦”一声,墨绯鄢的一枚护身障被砍碎了。

  当时,墨绯鄢心头那个震惊:我特么这又是遇到哪个天骄了?怎会如此强悍?这种实力,这种战斗技巧,这种速度,在七大宗绝对是天资纵横的人物,为什么自己都不认识?

  对,就和那个范大桶一样,都已经强悍到了可以一个人硬撼杀仙阵的地步,偏偏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毒爆!”

  当一圈黑色烟雾弥散的瞬间,墨绯鄢再次定睛一看,夏小蝉已经出现在了百米之外。这会儿,她的手里正抓着一枚灵果,歪着脑袋,一边嚼着灵果一边看向她。

  夏小蝉:“你是不是没用全力?为什么我感觉你很弱的样子?”

  墨绯鄢的脑子都快炸了:我弱?

  只听墨绯鄢冷冷道:“该死的男人,你惹怒我了!你不是喜欢能打的女生么?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能打……”

  说完,一只十丈大的巨型鳗鱼出现了。只不过,这鳗鱼造型奇特,一个头竟然在长了七条尾巴。

  “噫~~竟然不是蜈蚣。”

  夏小蝉嫌弃地皱眉:“为什么你的灵魂兽这么丑?”

  墨绯鄢觉得快受不了了:从见面到现在,自己被鄙视过多少次了?特别是对方那个鄙视的眼神,那声“噫”的嫌弃声,都让她感觉莫名的暴躁。

  “丑?无知的男人!下辈子,记住别对女生说‘丑’这个字。”

  “唰唰唰……”

  只见那巨大的鳗鱼,一下子分裂为七条。

  随着墨绯鄢一个念头,七条巨大的鳗鱼化作七道澎湃的水流,眨眼间卷起了百米之内的海水。

  “嗤啦!”

  电流突然爆发,蓝色的弧度在海水中蔓延。

  夏小蝉在鳗鱼化水的那一刻,就已经消失了。因为速度太快,最后在水里化成了影子,倒也没能引起墨绯鄢的注意。

  “噗嗤……”

  就在墨绯鄢愣神之间,她感觉腰间被扎了一下,低头一看,一只手正伸在自己的肚子上。

  “嘭……”

  夏小蝉被震飞,一股奇怪而诡异的力量,在墨绯鄢身侧凝成。

  夏小蝉身上还闪着电弧,脸色略微有些苍白:“这电弧还成,比刺电水母和龙鳗的电强多了。”

  墨绯鄢给自己塞了一枚疗伤药,然后愤怒道:“别把我的七尾毒鳗和那些垃圾生灵去做比较,你这个该死的男人。”

  夏小蝉撇撇嘴:“不过,也没强横到无可匹敌的程度,你还有什么手段?听说,你跟那孙沐,杨德宇一个水平的……目前看来,你还是弱。”

  “不准再说我弱,也不准说丑……水龙吟第一式,双龙戏珠。”

  “嗡……”

  夏小蝉看向四周,迅速隐身。只见两边的海水暴起,两只巨大的水龙凝聚而成,张牙舞爪地朝她扑来。

  “我闪!咦……”

  夏小蝉错愕地发现,自己被锁定了,水流在限制自己。

  见到夏小蝉出来了,只听墨绯鄢冷声道:“孙沐有杀仙阵,我有水龙吟,你真当我是个花瓶吗?”

  四方威压越来越大,两只水龙身体太过巨大,夏小蝉即便可以闪烁,恐怕都闪不出这两条水龙的覆盖范围。

  此时,只见夏小蝉眉心一动,一道光影一闪而过。

  “吼!”

  只见夏小蝉张嘴一吼,一声真正的龙吟响彻四方。

  而那两只准备戏珠的水龙,顷刻间消散于无形,被这龙吟之声给喊爆了。

  “噗……”

  墨绯鄢距离夏小蝉并不远,贸然被这么吼了一下,顿时觉得五脏翻滚,气血涌动。直接就被震得连吐三口鲜血。

  “你到底是谁?”

  墨绯鄢惊了,一招就破了水龙吟,这男人到底是谁?曹球特么的,到底从什么鬼地方找到的这两个人?

  夏小蝉此刻寒声道:“还有吗?没有,该我打了哦!”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