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529章宗门快递(三合一,求票求订阅)

第529章宗门快递(三合一,求票求订阅)

  场面一度混乱至极,七大宗门,包括天剑宗在内,所有弟子都看傻了。

  他们哪儿见过这个?在他们看来,这全是阴招。

  他们在宗内的时候,不是没有进行过团队比试。相反,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有团队赛,可他们没可见过这种打法,根本摸不清套路。

  一上来,就全力爆发的吗?

  那速度,那攻击强度,弓月涵三息不到就败了?

  曹球在钓舟上激动的不行:“好样的,打,加油,再偷袭一个……唉!姐,你别揪我耳朵……”

  场间,朝洛小白杀去的兵甲师不下八个。这八个人可算把吃奶的本事都用出来了。一人斩出了五六十米大的巨大刀芒。

  有俩人兵甲盒中,刀剑齐出,直接在海面上卷出了一个刀剑龙卷,范围囊括30多米。

  另外几人有大剑悬天的,有化作巨大的水蜈蚣的,看上去猛的一批。

  结果几人架势刚刚摆开,韩非的九星锁链就朝他们扣去。

  几人见洛小白已经被卷在了刀剑龙卷里面了,于是就分身朝韩非的九星锁链斩去。

  “叮叮叮……”

  这才刚一碰撞,水面涌起一个巨大的拱形圆。

  当即有一个兵甲师吼道:“小心水下的张玄玉。”

  当即有俩人分身朝水中轰击而去。

  “轰隆……”

  水面爆发出剧烈的冲击,数道人影刚刚出海就被轰飞了出去,等定睛一看,那不是山海阁的三名战魂师么?

  “噗!”

  有人怒道,打我们干嘛?

  那两名兵甲师忽然一愣,却陡然听见他们身后,一个声音道:“找我吗?”

  “怒海九叠浪。”

  剩下的几名兵甲师心中惊骇:“小心。”

  然而,就在他们喊出小心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身上一紧,不知何时,身上竟已经多了数道藤蔓。

  “给我开。”

  这些兵甲师根本不惧藤蔓,他们可是兵甲师啊!掌控兵器的存在,怎么会惧怕这些藤蔓海草之流的东西呢?

  可谁能料到,这些藤蔓坚韧无比,而且藤蔓之上继续生长出藤蔓,只是一息时间就几乎将他们捆成了粽子。

  这会儿,张玄玉一个人怒海九叠浪就不断的叠起,韩非直接冲杀进来。只用了三息时间,八名兵甲师全部出局。一起出局的还有三名战魂师,这会儿被藤蔓扣着,周身百道青藤疯狂的抽击,已经被抽成鱼脑袋。

  短短不到10息时间,50个人的宗门子弟,已经只剩下了25人不到。而这一切,就是因为被韩非他占了一个先手而已。

  无生门的领头吕无为吼道:“操控师,小心夏小蝉。”

  已经有猎杀者朝夏小蝉杀过去了,可是开启了王霸玄咒的夏小蝉是他们能追上的么?就看身影每一次闪烁,都会有一名操控师坠落。

  甚至,有时候,夏小蝉根本不会攻击操控师,而是直接掠向战魂师。

  只要被夏小蝉近身,至少挨两刀这种基础行为,是跑不掉的。

  乐人狂啥事都没干,他就一直在吼,一直在吞,在给那些战魂师制造压力。

  这会儿见人少了,他也不吞了,葬刀术、兵甲纵横术齐出,不求斩敌,只求牵制。

  明面上,最显眼的一个莫过于韩非了,一个人左冲右突,金色拳芒在四面暴起。

  并且,韩非嗷嗷着还给自己的拳法起了个名字……“大鱼流星拳”。

  楚巡怒了,韩非和夏小蝉他追不上。乐人狂那边,只要一靠近就感觉要被那大嘴吸住。张玄玉一个战魂师神出鬼没的,这会儿人又跑水下去了。

  洛小白那边,本以为八名兵甲师妥妥能轻松解决掉,谁能料到转眼间兵甲师全部出局了。

  韩非此刻和楚巡正面相对,拳芒刺目,宛如一轮烈阳,将韩非映照得宛如一位金甲战神。

  “咦!”

  “咦!”

  场外,陈傲辰和曹天同时惊咦了一声。曹天的目光是期待,陈傲辰的目光是灼热。刚才韩非也用拳,但是没现在如此爆裂。

  无敌术本就惊世骇俗,当韩非彻底爆发之后,顿时就引起这俩人的注意。

  用拳,其实要比刀剑斧钺等兵器更难,因为你的攻击范围没有人家长,所以就要求修习拳术之人体魄骇人。

  如曹天,可凭拳头硬撼韩非的拔刀术,

  如陈傲辰,被一轮全是极品灵器的游龙刀卷过之后,还能与唐歌一战,体魄甚是惊人。

  如此一看,韩非此刻竟有与这俩人比肩的程度,要知道,韩非的无敌术根本还是初习而已。

  感受到韩非的强大,楚巡不敢有半分懈怠,一柄长剑卷起怒浪,大浪化剑,数十米海水锋芒乍现。

  有人惊呼道:“是太虚六式,楚巡竟然练成了?”

  “嘭……”

  长达近30米的巨型剑浪被韩非一拳轰碎,然而楚巡第二剑已出,海水中冒出千百剑流。

  韩非咧嘴一笑:“此等剑流,比杀仙阵弱了那么多,你也敢施展。”

  “哼!”

  见韩非根本没准备防御,似乎准备硬抗,楚巡第三剑已出,却见那海水涌起,直接包裹楚巡全身。

  纪文轩等人神色激动:“太虚六式第三式,身为剑海,楚巡师兄竟已成长到这等地步。”

  曹球喊道:“小心,这一剑很持久。”

  只听曹天淡淡道:“放心,身为剑海是不弱,但力量不敌韩非,再持久也没用。如果他能用出第四式,或许还能一战。”

  “哦!”

  一听难不住韩非,曹球顿时就安静了。

  只见楚巡身体被倒卷而上的海水包裹,一道剑气横贯百米,直冲韩非。

  而韩非无视了那些海水剑流,顶着楚巡那横贯百米而不断的海水巨剑一路轰杀了进去。

  轰轰轰……

  楚巡咬牙,这特么还是人吗?这人竟扛着剑海一路冲了进来?

  场外大宗门徒都看呆了,很多人都张大了嘴巴。

  弓月涵眼睛死死地盯着韩非,太强了,这人的体魄已经强到了她无法理解的地步。

  天剑宗那边,唐歌身上气血涌动,像是随时要爆开一般,那是激动的。

  穆灵眼中灵光闪烁,这对兄弟还真是强,当初方泽带唐歌来千星城的时候,怎么就没把韩非带来上?如果能把韩非也带上来,年青一代里面绝对算是翘楚。

  唐歌咧嘴笑道:“楚巡不行,哪怕用出了第四式还是败。”

  “吼!”

  韩非一拳轰穿巨浪之剑,宛如流光,直冲楚巡。

  眼看着楚巡必败无疑之时,有人厉声一喝;“无生第一门。”

  天穹之上,巨大门影从天而降。

  “当……”

  浪碎,门破,拳灭。

  韩非扭头看去,却是那无生门的领头人物吕无为,此刻血气狂涌,喝道:“无生第二门”。

  韩非曾经就领教这无生门的厉害,防御确实极强,也就自己如今突破之后,又以无敌术轰之,才能将第一门击破。

  第二门的话。

  “舍身拳印。”

  一改耀眼的金色拳印,一只巨大的炽烈赤红拳影狂涌而出,全速之快,力量之猛,眨眼间冲破音障,与空气摩擦出绚烂的火光。

  “咚~~~”

  第二道从天而降的灵光大门直接被一举轰穿,拳芒不止,继续前行,直接轰击在楚巡身上。

  “咔擦!”

  青光骤闪,然后破裂,楚巡的护身障应声而破。同时,楚巡在慌忙之中祭出两套上品战衣,同样破碎。

  下一秒,楚巡被轰射入海中。

  无数人看呆了,护身障,一击就破了?

  “该死,这韩非到底强横到了何等地步?”

  陈傲辰脸色骤变:“好强的一拳,连破无生第二门、护身障、两套上品战衣,这家伙……”

  曹天眼睛微微一眯:“好可怕的拳印。”

  “好!”

  “好!”

  “好!”

  虽然惊骇韩非舍身拳印的威力,但唐歌、陈傲辰、曹天三人纷纷叫好。

  这三人只觉得体内热血激荡,这才是男人间的战斗,太过生猛,狂暴的让人根本无法抑制内心的激荡。

  在场中,特别是玉仙宫,几乎所有的小姑娘都不由得握起了拳头。

  “好霸道的男人。”

  这就是她们这一刻唯一的反应。

  正所谓美女爱英雄,如韩非此刻的状态,那霸道无双的架势,直接看的她们头晕目眩,这也太man了。

  即便是弓月涵这样的天之骄女,都不禁张了张嘴,她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男人和之前阴险狡诈的范大桶联系到一起去,她恨不得这就是两个人才好。

  楚巡败了,吕无为根本来不及施展出无生第三门,两个腰子就被捅了,一道影子在他身上缠绕,眨眼间就戳了五六刀,一直戳到他护身障弹起才罢休。

  片刻间,几大宗门领军人物落败大半,剩下的人哪儿扛得住韩非五人的轰杀?

  特别是韩非往嘴里塞了一团烛龙血之后,身上爆发出滔天煞气,宛如战神,谁还敢上去一战?

  不过50息,六大宗门剩下的人就被轰的七零八落,全场变得安静无比。

  ……

  全场无声,只有海水拍打着钓舟的水浪声,海风仿佛都停止了吹拂,七大宗门所有学生此刻正处于懵逼的状态。

  特别是天剑宗那边,好多人都吞咽着口水,他们真的庆幸自己没有参与这一场赌战。

  虽说他们自认比其它几大宗强了那么一丢丢,但也没多少,真要上去打,就按他们的战力,绝对会被按在海水里摩擦。

  之前被韩非抢过的那个几个学生此刻一脸尴尬,那小姑娘还暗暗吐了吐舌头,心说自己只是丢了一枚吞海贝而已,好歹没堕了宗门的威风。

  可眼下,除了天剑宗之外的其它几个大宗,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他们用屁股想都可以知道,这事儿是瞒不住的。回到学院之后,这些人恐怕会被学校老师吊起来打。

  洛小白站在船头,冷眼看着六大宗门的人。

  张玄玉和乐人狂这会儿破水而出,站在洛小白的身边。夏小蝉姿势就更帅了,一个瞬移就落在了船上。

  只有韩非,站在海面上,99柄游龙刀一柄一柄有节奏的没入体内。

  韩非咧嘴笑道:“喂!愿赌服输,吞海贝交出来吧!”

  本来就被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的大宗子弟,此刻满脸尴尬,之前吹牛逼要上场的家伙恨不得钻进水里,再也不出来了。

  但是,打架已经输了,难道还要不守信用么?

  这万万是不可能的,他们丢不起这个脸,六大宗门更丢不起这个脸。

  于是乎,随着弓月涵将吞海贝丢过来的时候,那50人纷纷将吞海贝丢了过来。

  韩非没有动弹,海水中升起藤蔓,轻松扣住那些吞海贝。

  楚巡被人从海里面架了出来,身上还沾着一大片的海草。刚才他在海下已经吐过血了,所以这会儿还勉强撑着站在那儿,只是脸色十分苍白。

  楚巡艰难道:“韩非,我记住你了,期待你进入千星城的那一天。到时候,我太虚六式必成,届时与你再战。”

  韩非嗤笑一声:“太虚六式,等我去千星城那天,你就算练成太虚十六式又如何?”

  “哼!”

  弓月涵是败的最快几个人之一,这会儿都不好意思开口。不过,作为宗门领头人物,却也不好退缩,只能硬着头皮站在船首。

  只听韩非大笑道:“如今,黑白无常与六大宗门之事已了。”

  说着,就见韩非瞥向孙沐那边:“喂!尔等现在欲要何为?”

  韩非细数了一下这些大族子弟,其中陈傲辰和叶白宇离的最远。不过,这俩人给韩非的压力不小。

  陈傲辰应该不敌自己。

  叶白宇速度太快,自己五人当中哪怕夏小蝉,恐怕都没法跟上叶白宇的速度,但好在这家伙只是速度快,实力却并不如何。

  曹天他们应该不会出手。

  李黑夜和李白昼这俩人被自己坑过,应该会出手。

  在他们身边那个张闻,韩非之前跟他素未蒙面,还不认识。不过那人有资格跟李黑夜他们站在一起,想来也是不凡的。

  至于孙沐、墨绯鄢、杨德宇三人,这已经是老对手了,算是知根知底了,这三人问题应该不大。

  可现在的问题是,对方有8个人,还有家里的仆从,但是自己这边只有5个人。

  这可不是六大宗门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天之骄子。也许是大族子弟培养下一代的方法不同,他们或许会给下一代很多护身物,但就历练一事,他们经历的绝不少。

  当然,细算下来,韩非觉得其它人都不是问题,只有一个叶白宇,问题很大。

  或许他的实力并不够,但如果这家伙来偷袭的话,可绝对会把自己这个团队给坑翻的。

  韩非第一时间看向那个自己不认识的张闻:“你也要参与?”

  张闻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千星城大族,说不上同气连枝,守望相助,但大家都参与了,我倒也不好置身事外。”

  李黑夜:“韩非,这一战你们是避不开的。不过呢,虽然你曾坑过我们兄弟二人,但我们兄弟二人倒也好说话。只要你交出海字令,我二人立刻退出。”

  韩非冷笑,这些人可不好忽悠,就算真的给出了海字令,他们真就会不参与了?有可能,毕竟他们需要保全实力,守住海字令。

  但也说不定,万一这些人先打完自己,再去争夺海字令呢?

  想起炼化天地里那枚假的海字令,韩非陷入思考。这枚假令可以给出去,但绝不是现在。

  就在这时,曹球传音道:“你用毒王烟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飞高一点。”

  韩非心中一动,毒王烟是个好东西,可惜也不能这会儿用,否则极易露出破绽。

  曹球身边。

  曹佳人浅浅笑道:“球球,你结交的这几人确实不错,不过想逃出去,怕是不易。这时候他们是绝不可能分散的,所以绝不会用闪石。我实在想不到他们能逃出去的办法。”

  曹球昂着脑袋道:“韩非一个能打好几个。”

  曹佳人微微摇头:“算他一个能打三个,可还是逃不出去啊!”

  曹天依旧一副憨厚的模样,此刻像是就像是一个路人甲一样,微笑道:“问题在陈傲辰和叶白宇,他们如果不出手,凭孙沐他们应该挡不住韩非他们。”

  此刻,韩非往钓舟上一跳,脚踩聚灵阵,指尖灵气正在往洛小白等人的体内灌注。

  刚才一战,大家消耗可不小,之所以刚刚没立刻给洛小白他们灌注灵气,是因为一旦这个行为开始了,就代表着战斗就开始了。

  这些大族子弟可不会管你刚才有没有进行过战斗,你现在是不是巅峰状态,只要能赢,他们无所谓。

  韩非急速传音:“先干翻那个张闻,无缘无故找麻烦,先打到他怀疑人生再说。夏小蝉注意那个叶白宇,他速度极快,我们五个当中唯一一个能在速度上与他匹敌的只有你的瞬移。”

  就在韩非给几人灌注灵气的时候,孙沐等人动了,几乎第一时间,包括陈傲辰和叶白宇俩人也都快速掠来。

  特别是叶白宇,这家伙速度几乎快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真的就跟一道光束一样,刷一下就靠近了。

  “开始。”

  只见洛小白几人每人掏出一枚灵果,直接塞进嘴里。

  聚灵师灌注灵气是快,甚至要比直接吞食灵果要来的更快,这会儿韩非可不是充当聚灵师用的。

  在那瞬间,一朵巨大的花骨朵出现,直接将韩非几人包裹,直接没入海水之中。

  杨德宇大吼:“当我们不会感知么?”

  结果,杨德宇感知,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咦!人呢?”

  其它几人也是纷纷一滞,不该啊!眼皮子底下,难道人没了?

  只听叶白宇喊道:“不对,小心六门海星。”

  众人再一感知,就发现六门海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到了李黑夜、李白昼,还有张闻的那个方向而去。

  “轰!”

  金色拳印破水而出,目标直击张闻。

  “怒海九叠浪。”

  “兵甲纵横术。”

  “至尊刺。”

  ……

  一瞬间,张闻所在的地方直接就炸开了,所有的攻击全部迎着他冲去。

  特别是夏小蝉,速度之快,刹那间就出现在了张闻的身边。

  不过,张闻反应也是极快,上品战衣瞬间加身,灵气盈体直接撑开,身侧直接出现了三只发光的珍珠大球。

  “叮!”

  一只球挡住了至尊刺,然而那只球也被夏小蝉刺破。

  紧跟着,无敌拳印和怒海酒叠浪就迎面而来了。张闻脸色大变,护身障直接就用了出来。

  他可不是六大宗门那些白痴,有东西不会用。韩非他们几个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会儿还端着,他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会被瞬间打成铁头鱼。

  其他人迅速掠来,杨德宇举着双斧在大吼,墨绯鄢挥着蛇形剑,身姿缥缈,孙沐直接就用上了杀仙阵。

  陈傲辰双拳稍开,人未到,拳印先至。

  不过,就在陈傲辰出拳的那一刻,一道巨刃刀芒破水而来,直接搅碎了他的双拳。而后那巨刃再舞,迎着杨德宇就砍了过去。

  “铛~~~”

  只听杨德宇和陈傲辰顿时怒道:“唐歌,你几个意思?”

  唐歌高昂着头颅,冷冷地憋着这俩人:“看你们两个不爽,切磋一下!”

  杨德宇:“……”

  陈傲辰:“……”

  ……

  对于唐歌的突然出手,众人感到意外,然后就是怀疑,难道真的是因为韩非救过穆灵?

  说实话,穆灵这种身份,别人打劫她可以,但是杀她却是不可能。

  而且,这要算成人情的话,那也是七大宗门之间的事情吧?唐歌此刻出手,摆明了得罪几大大族也不惜一战,难道原因真就这么简单?

  话说张闻那头,因为事出太突然,李黑夜和李白昼两人直接就闪开了。

  这就导致张闻此刻正在被群殴。此刻,他接了韩非一拳,体外第二枚圆球也碎了。

  跟着,乐人狂的兵甲纵横术,就已经将他的第三只球给搅碎。

  剩下一个张玄玉,怒海就叠浪正面怼上了张闻。

  张闻大骇,一只六翅大鱼出现。可还没来的及跑呢,就发现自己下半身已经被一圈圈藤蔓给扣住了。

  “咚咚咚~~~”

  一连九击,一浪比一浪更强。

  使用了王霸玄咒下的张玄玉,绝对不弱。怒海酒叠浪的每一击,落在张闻的护身障上,就爆发出一阵巨响。

  接连九击,张闻愣是被震得吞了三口血,护身障被敲的闪烁不定。

  距离最近的李黑夜和李白昼回过神来,俩人冲杀而来。然而又两个张玄玉出现在海水中,挡住了这二人的去路。

  已经近身的叶白宇,剑出通玄,眨眼间就斩了数百剑。

  可空气中忽然就出现了数百道黑色的裂痕,夏小蝉无影刃出手,下一秒夏小蝉就落在了叶白宇身边,匕首在空中划破数道光影。

  可惜,叶白宇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便是夏小蝉瞬移过去,依旧被叶白宇一个折身给躲了过去,匕首只是擦过了叶白宇的衣服。

  “轰轰轰……”

  韩非已经怼着张闻的护身障,怼了数十拳,捶得护身障几乎泯灭。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息之内。一息之内没有干掉张闻,乐人狂出手了,这会儿他放弃张闻,兵甲盒中刀剑尽出,刀剑飞卷杀向孙沐和墨绯鄢。

  “杀仙剑气”

  “水龙吟”

  紫光剑气出现,眨眼间就落在了乐人狂的身上。

  “噗噗……”

  乐人狂身上被撸出了几道剑痕,却没有洞穿。这让孙沐微微一惊,难道这也是炼体的的?

  只见乐人狂双目中赤红,体表爆发出腾腾煞气。

  “狂暴战体”

  “吞天术”

  大嘴出现,那刚刚破水戏珠的双龙,直接就被一口吞了进去,连影子都没能见着。

  墨绯鄢:“该死,这是什么异术?”

  不仅仅墨绯鄢的水龙吟,杀仙剑气同样被吞掉了,这让孙沐和墨绯鄢俩人有点惊诧。

  之前,在外围观看的时候,只以为这胖子就是个打酱油的。虽然当时吞天术吸住了不少人,但是并不能将他们真的吸进去,所以众人以为乐人狂是个花架子。

  可此刻,当他们亲自体会了这大嘴的强烈的吸扯能力时,立马就领会了。怪不得很多人被吸的连抵抗都颇为艰难,这特么身体就像是被封印住了一般,拼尽了灵气才能往后退去数米。

  护身障中,张闻被锤的是头晕眼花,我特么怎么就被群殴了?但凡给我点反击的机会,我至少能怼上一个,是不是?

  韩非下了血本,管他什么玩意儿的,护身障确实厉害,那你尝尝我的舍身拳印。

  “吼……”

  张闻顿时不淡定了,顿时大吼:“李黑夜,李白昼你们两个吃shi的东西,速来助我。”

  “咚~~”

  “咔擦……”

  护身障本来就被轰得随时都快破碎,这会儿在接上舍身拳印,如何能接?连挣扎都没挣扎,就被韩非一拳轰爆了。

  不过那一刻,一道暗红色符文阵法出现。

  舍身拳印轰击在这上面,没能击穿,只是将张闻轰进了海底。

  根本不等李黑夜和李白昼到来,而硬挨了韩非一记舍身拳印的张闻,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感知之中。

  只有曹天淡淡道:“被轰进了泥沙之中,张闻废了,连不死印都被打出来了。可偏偏在不死印的保护下,他还没死,没法换命重生。数月之内,恐怕都将处于废人状态。”

  “少爷。”

  远远的,那些速度没那么快,正在往这边冲来的大族子弟的守护人,直接就懵了。

  这特么多久?区区三息不到,自己少爷连不死印都被打出来了?

  周围那些正在围观的七大宗门弟子,也是看傻了。

  玉仙宫那边。

  弓月涵身边有少女拉着她的衣服道:“师姐,张闻唉!也是三息就败了,连护身障都被打碎了。不过,后面那个符文阵是什么东西?”

  弓月涵眼睛眯了两下:“那叫不死印,是大族中保护优秀子弟,在他们身上布下的一种手段。”

  弓月涵内心很不平静:太凶了,长这么大,没见过打架打的这么凶的。

  其它大宗弟子也看的傻傻愣愣。

  “韩非这几人也太凶残了吧?”

  “何止凶残?以这几人的天资,放在任何一个大宗里面绝对都是佼佼者。”

  “暴徒学院,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学院?”

  然而,场间局势变幻。

  曹球在天上大吼:“洛小白,小心。”

  却倒是那叶白宇发现夏小蝉十分缠人,一会儿变成影子,一会儿瞬移,这特么还怎么打?她打不到自己,可自己也打不到她啊!

  于是,叶白宇直接放弃了夏小蝉,直接转头奔向洛小白。

  洛小白是一个合格的辅助,否则正在和李黑夜和李白昼战斗的张玄玉已经落败了。

  张玄玉实力是刚刚进入高级垂钓者,而且他没有韩非那种变态的体质,虽然战力不俗,却也不是李黑夜和李白昼的对手。

  之所以能和这俩人互有攻杀,还是因为洛小白的藤蔓太过难缠。

  实力成长到巅峰垂钓者的洛小白,此刻轻易就在海面上以人力塑造了一处丛林般的地带。纵横五百米,高数百米,几乎被藤蔓锁死。而且,藤蔓之上还会继续生长藤蔓,将李家兄弟锁得死死的。

  这会儿,眼见叶白宇如流光般掠来。

  洛小白伸手一点,虚空中绽放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瓣。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花粉将洛小白和叶白宇给彻底笼罩。

  “咦!”

  场外,曹佳人忽然愣了一下,她看了下身边的曹天道;“洛小白,是不是那家的人?”

  曹天笑呵呵道:“应该是了。大唤灵术,除了那家人应该没有第二家会用了。”

  天剑宗那边,穆灵目光一闪:“大唤灵术?”

  穆灵有些诧异,那家人怎么会和韩非他们一起?唐歌不是说,韩非他们只是村镇学习的么?

  却见那五颜六色的花粉迷雾之中,偶尔有数米粗大的藤蔓一闪而过。几息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动静了。

  干翻了张闻,韩非脚下,虾日天身影一闪,已经往海底拱去。而他在收到洛小白消息之后,直接奔向孙沐和墨绯鄢那边。

  孙沐一见势不可为,直接以灵气爆开,捏碎了一枚闪石,逃离乐人狂的吞天术。

  墨绯鄢自然也不傻,孙沐闪走了,她自然也第一时间闪开了。

  这不,少主都跑了,那些家仆就不好继续往上冲了。

  李黑夜和李白昼俩人对视一眼,也撤出战斗。三个张玄玉,实力几乎完全一样,而且还是使用秘法的情况下,他们很难打。

  “八息!”

  曹佳人淡淡的说了一声。

  曹球早就看傻了:“哇!打的好,这些人也太菜了,八息就给干完了。”

  完了,曹球兴奋的大吼道:“韩非,不要放人,弄死他们……唉!姐,你别揪我耳朵。”

  曹佳人:“大呼小叫,等什么时候你看自己有本事弄死他们的时候,再去弄。那件事是你自己的事。自己的事,得自己做。”

  曹球哼哼了一声,没说话,不过还是很激动。

  而韩非听曹球吼了一嗓子,嗤笑了一声,随着他的一个响指,一个人影被拖出水面。

  虾日天拽着哼哼唧唧的张闻,献宝似的来到了韩非的面前。

  “小贼,放开我家少爷?”

  张闻的家仆此刻纷纷怒吼,他们知道自己干不过韩非,只能以大族的身份要人。

  只见韩非轻轻落在水面上,一脚踩在张闻脸上:“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