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543章 那一张鱼皮图

第543章 那一张鱼皮图

  那名猎杀者在切碎韩非的那一瞬间,露出了笑容。

  他心道,纵使你天纵奇才又能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

  看当他劈开韩非的时候,却愕然发现,哪来的盐?

  是的,韩非夏小蝉出生提醒的那一刻就使用了冰盐之镜,看似自己被劈了,实际上自己是和分身一起被劈进了海里。

  没等这猎杀者开心起来呢,一道红光瞬间就出现在他的身侧。

  “怎么可能?”

  他心头惊骇,夏小蝉的速度怎么可能那么快,他承认夏小蝉拥有着几乎完美的猎杀者天赋,但是刚才可没有这么强的实力啊!

  一切都还没反应的过来,被切成两半的韩非早在那瞬间坠入海中。

  夏小蝉身影如同根本不存在一般,在疯狂的闪烁着,手中匕首在眨眼间已经对这那名猎杀者攻击了上百次。

  “吼!”

  龙吟声在那名猎杀者耳边震荡,震的他七窍流血,五脏翻滚。

  那个猎杀者在反击,身上有还来海量的毒刺喷射而出,每一道,都足以让巅峰垂钓者胆寒。

  但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这些毒刺竟然都直接穿透了夏小蝉的身体,根本没有一支能落在她的身上。

  “怎么会,空间秘术?”

  乐人狂眼里哗啦地流了出去,狂暴战体直接叠加,通灵元气蚌直接附体,整个人化成一道火球撞向那名猎杀者。

  张玄玉从水里轰然冲出,距离他入水才1息时间,韩非怎么可能就死了?

  他不信,他坚决不信,但他在水里看见了韩非的半截身躯。

  “老子砸死个你王八龟儿子。魂爆……”

  那名猎杀者哪里能料到这些人直接就放手一搏了,一股精神力直接在他脑子里轰然爆开。一柄带着炽烈红光的匕首已经彻底撕碎了他的极品战衣,此刻正在撕碎他的契约灵兽。

  “这是,神兵匕首?”

  火球一样的乐人狂双手持双刀,直接扎向他的头颅。

  六门海星此刻正趴在船上瑟瑟发抖,它感觉有点不对,韩非死了?不可能啊!自己没感受到啊!

  可那电光火石之间,六门海星根本来不及说,天空中,另外两名悬钓者就强忍着腹痛,朝夏小蝉和乐人狂三人。

  洛小白喝道:“都小心,韩非没死。”

  洛小白保持了一贯的冷静,在韩非被劈了的瞬间,她的心确实凉了半截。

  但是,所有人都忘了,韩非有不死印啊!

  他会那么傻?在那种关键时刻忘了不死印的存在么?

  不会的,如果那具尸体没有爆发出不死印,那就绝对不是韩非,洛小白百分百的确认。

  而且,此刻她水下的藤蔓中感受到一道人影正在疯狂的往上冲来,那不是韩非又是谁?

  另外三个已经疯了,洛小白此刻能做的,就是拼命挡住那两名悬钓者。

  于是乎,一道幽蓝花朵在天空盛开,从花骨朵中,伸出数以万计的细细丝条,每一根细丝都呈墨绿色,毒液密布。

  幽蓝花朵更是意图将俩人包裹其中。

  “滚开。”

  其中一人一棍轰出千百道棍影,浑然不顾洛小白。

  若是两名巅峰悬钓者被一名巅峰垂钓者级别的操控师困住,那简直就丢了悬钓者的脸。

  事实上就是这样,洛小白的强,是对于同级强者来说的。

  如叶白宇那种,虽然速度奇快,但无论是体魄还是战力根本就和悬钓者没法比,遇到洛小白这种又是毒又是麻痹又是幻象的各类灵植,可能无法抵挡。

  但悬钓者不一样,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随手就破开了。

  “嘭!”

  正当此刻,水面破开,一张图鱼皮图凌空飞去,一柄大斧直接撕裂虚空,仿佛有一个擎天巨人,持大斧,试图开天劈海一般。

  这是当初在幽灵船上的时候,那个无面人送给自己的。

  “怎么会。”

  “你没死?”

  “该死,是弑神斧。”

  这俩人此刻哪里还有工夫去管那名猎杀者?自己保命才才是要紧,那一瞬,天降三重虚空大门。

  韩非眼神凛冽:“无生三重门?”

  “嘭!”

  “嘭!”

  “嘭!”

  ……

  三道虚空大门一碎再碎,斧势不减,一往无前。

  却见那两名悬钓者直接掏出五六件极品灵器护在身前。

  可这些灵器依旧陆续碎之,极品灵器在这种滔天威势面前,只能阻挡一二,但终究是挡不住的。

  眨眼间,这俩人随着斧光落进了那宽达千米的飓风之中,恐怖的斧光,甚至直接把飓风给劈成了两半。

  这一刻,韩非忽然意识到,灵器在日后或许将不再成为主流。

  韩非没管这俩人,双翅一张,直接向夏小蝉那边冲去。

  他看见,那名悬钓者已经被她给捅烂了,夏小蝉的手上抓着两柄如同血玉的匕首,好像是特么神兵。

  韩非目光一闪,九星锁链飙射而出,直接扣住乐人狂和张玄玉。

  这俩个脑残,我就那么容易死么?

  这会儿,乐人狂肚子上被夏小蝉砍了一刀,哪怕王霸玄咒和狂暴战体加身,也被撸的鲜血横流。

  张玄玉好在还有点躲避意识,这会儿正在跑,正好被韩非给拽了回去。

  韩非咽了口唾沫,发了病的夏小蝉,手持神兵的夏小蝉,这怎么搞?

  韩非顿时一咬牙,一套极品战衣套在身体上,手持两柄游龙刀冲了过去,意图和夏小蝉互撸一下。

  结果,韩非刚冲过去不足一息时间,两柄游龙刀就特么只剩下刀柄了,身上的极品战衣被砍的全是刀痕。

  “夏小蝉,醒醒。”

  “喂!你谋杀亲夫啊你!”

  “哎呦!我没死……我的腰啊我!”

  “夏小蝉,我是韩非……”

  在韩非说出自己名字名字的时候,却见夏小蝉忽然顿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迷茫。

  韩非一见有效,连忙道:“我是韩非,我还没死,没死……”

  夏小蝉眼中的赤红光芒闪烁了一下,艰难道:“你……没死……”

  “对对对,我没死,没死……”

  只见夏小蝉身上的赤焰红光骤然一息,整个人眼睛一闭,从天上坠落。

  韩非连忙伸手将夏小蝉一捞,连忙给自己丢神愈术。

  就特么刚刚几息的时间,自己被被捅了十七道,亏得自己修习过《108道吸灵战体》,可以控制肌肉状态,刀刀避开了要害,要不然这特么非得给捅死不可。

  韩非这一刻无比同情那名猎杀者,简直就特么找死,活该被捅成塞子。

  钓舟上,张玄玉惊魂未定,还有点不真实,看向韩非:“非!你没死?”

  韩非:“屁话,快操控钓舟,溜了溜了。”

  乐人狂见韩非没死,当时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肚子,那是从左到右被撸了一刀,极品战衣被切开了,肚皮也被切开了。

  乐人狂哀嚎:“非啊!救命啊!救命……”

  韩非连忙给这货丢了一刀神愈术,吼道:“你特么别动,让你别动。”

  洛小白半跪在甲板上,喘息道:“快走,那俩人似乎撑过去了。”

  韩非回头又看,没干掉?那特么惊天一斧竟然没干掉?

  “不对,风暴中只有一个人。”

  “轰!”

  那道粗大的飓风被人似乎被人一巴掌给拍散了,却看见一个无面人从风暴中走了出来。

  只见那无面人手里正在掂量着两枚吞海贝,似乎有些满意,大概在嘀咕这为什么不是日月贝。

  无面人一步跨到了风神舟船头,不时地摇了摇头:“五个傻子,明知悬天镜高悬于天,还从海面上跑。不会找个秘境躲过去么?你们前些天怎么躲的自己心里没点数?”

  韩非咧嘴道:“这不是活下来了么。话说,你为什么帮我们?”

  无面人:“我是一个生意人。”

  韩非一只手正按在肚子上,只不过有点按不过来,洞有点多,于是又给自己丢了一道神愈术。

  韩非嗤笑:“生意人?生意人会做赔本的生意么?刚才那张鱼皮图,至少得值两个亿吧?”

  无面人阴森森一笑:“两个亿能买你们五条命么?”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