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696章 剑灵

第696章 剑灵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制作假人,蒙骗自己。不过,在连续两次失败之后,那人自己估计也懵了。

  为啥你一看灵魂兽,就知道是假的呢?是我模仿出来的灵魂兽,不真实吗?这特么没有道理啊!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好不好?

  却见韩非眉心一闪,小黑和小白出现。韩非摸了摸小白脑袋:“闺女,能找到这里有什么不同之处么?找找,带你爹地我杀他个片甲不留。”

  本来,迷雾重重的冰雪之地,方向感应该极差的。但是,小白却毫不犹豫地,带着韩非往一个方向径直游了过去。

  随即,一连变换了30多次方向,小白都是陡然转向。

  这一下,顿时就让韩非明白了过来:“阵法?”

  韩非已经确定,自己确定跑到了什么阵法里面来了。否则,按照小白这种逆天的超级导航,在这无垠的雪地上,根本就不用变幻方向。

  面对小白,这阵法估计都快自我放弃了。我特么变换了那么多次,你咋就不迷路呢?

  “蹬!”

  当韩非脚下踩到了一块冰面之上,顿时咧嘴笑了:果然,这里另有乾坤。

  如果不出意外,其他人这会儿应该都还在阵中迷路呢。按照迷阵的尿性,没有过人的天赋,几乎不可能轻松就从里面出来的。

  韩非沿着冰面狂奔,一直到一处冰雪宫殿前,才停下。

  这宫殿并没有很大,高不超过百米,大门也是冰做的,净如琉璃。

  “咯吱!”

  当韩非到了门前的时候,大门竟自动地打开了。

  韩非直接收了小黑和小白,当即给自己踩出六灵甲,手持饮血刀和分水印,走了进去。

  “咯吱!”

  身后,大门关闭。韩非往前一路看去,发现自己的最前方,是一片台阶。台阶之上,似是一处冰雪王座。

  韩非冷笑着,他算是发现了,只要在这个地方不相信任何事情,就没道理被骗。

  当韩非走上前来,发现那王座前的地上插着一把剑,一柄看起来极为霸道的长剑。

  剑柄处,是由冰蓝线条和黑色奇石构成。至于剑身,韩非感觉那就是由冰和奇石相融而成。而且,时时刻刻在往外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韩非盯着那柄剑,深深地看了几眼。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但是,在雪神宫内,住着的全是一群骗子。在这插一柄剑,这不摆明了给别人拔的么?

  “呵!我就不拔。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还特意弄一柄剑来唬人……”

  韩非往前两步走,直接往那寒冰王座上一坐,二郎腿翘了起来。

  却见韩非随手掏出一枚灵果,“吧唧”咬了一口,然后手中随便就出现了一柄极品灵器来。这是封印了跳跳鱼的那柄长刀,韩非心念一动,长刀自动飞出,狠狠一刀劈在了这霸道长剑上。(霜之哀伤)

  “咔擦!”

  “噗!”

  一抹诡异的力量爆发,这柄已经封灵的极品长刀,轰然断裂。

  而韩非,几乎在同一时间,口鼻溢血,遭受了反噬,吓得韩非“嗖”一下,就从这寒冰王座上站了起来。

  “什么玩意?”

  韩非咽了口唾沫,连忙给自己丢了一道神愈术,然后小心翼翼地盯着这柄长剑。

  韩非心脏在跳动。他连忙四下看去,发现周围除了冰还是冰,当即眼神火热,这特么绝对是一柄神兵。

  极品灵器一击而裂,这玩意,能是寻常之物?

  却见韩非将手里的半只灵果,直接丢进嘴里。一伸手,绣花针出现。

  “呵!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任天飞都确认了,绣花针乃定海异宝。韩非还就不信了,这剑还能比我定海异宝强?

  “铛~”

  随着韩非举起双手,全力敲击。

  当绣花针和这寒冰巨剑彭烈撞击之时,韩非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绣花针的异动,自己竟然差点没抓得住。

  紧跟着,一股幽蓝色的力量瞬间爆发,直接将韩非反震回去,一屁股坐在寒冰王座之上。

  这会儿,已经不是口鼻溢血了,而是七窍流血。

  “我敲尼玛……什么玩意?难道这也是定海异宝?”

  韩非又给自己丢了一道神愈术,正准备凑上去细细观察,却见那寒冰大剑之上,幽蓝奇光爆发。紧跟着,眼前飘出一团诡异的光芒。

  定睛一看,却是一名穿着水蓝色纱织长裙,拥有一头雪白长发,脸色清冷的女人。

  韩非当即双脚往那冰雪王座上一缩:“卧槽……你谁啊你?你从剑里冒出来的?你是剑灵?”

  那女人眉头微皱,冷冷地看着韩非:“下来。”

  韩非觉得周围气温冷得出奇,牙齿不禁打颤:“什么下来?”

  那女人瞅了瞅韩非的脚:“从我的座位上下来。”

  韩非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两只脚,正蹲缩在人家椅子上。他顿时无语:我特么啥时候这么怂了?

  当即,韩非正色,并没有下来,而是往椅子上一坐,然后翘起了二郎腿:“你的椅子?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椅子?难道你就是那什么雪神宫宫主?”

  那女人见韩非似乎颇为无赖,竟也没有强求,反而是看向韩非手里抱着的棍子:“定海异宝?就你这点实力,为何能用定海异宝?不对,这定海异宝并没有认主,你只是强行使用。”

  韩非呵呵:“关你啥事?反正我能用。我高兴,我喜欢……倒是你,你们这雪神宫,忒坏了你们。以裂魂术诱惑他人,企图夺舍重生,真是打的一副绝好的如意算盘。刚才,在雪地里冒充别人,就是你弄出来的伎俩吧?”

  这女人静静地看着韩非:“我从未想过,竟会是你走到了这里。”

  韩非嘴角勾起:“所以,你其实早就知道有人进来了?”

  这女人摇头:“从你们踏入地宫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只是我看遍所有人的根基灵脉,你应该是最弱的一个。”

  韩非嗤笑:“说明你看走眼了。怎么说吧?现在是几个意思?你大本营被我找到了,你自己……好像还变成了器灵。啧啧……告诉我宝藏在哪儿?告诉我,半人鱼他们在守护什么?”

  这女人冷冷瞥了韩非一眼:“就凭你?你还不配知道。若非雪神宫灵气耗尽,否则岂会暴露?岂会轮到你这等中级悬钓者,在此嚣张?”

  韩非呵呵道:“你不说是不是?你确定你不说?你现在就是一剑灵,你能奈我何?你信不信我尿你一身?”

  韩非此话一出,整个冰宫内气息陡然一滞。他仿佛感觉到了极寒的味道,浓烈的冰寒似乎已经刺到了他的骨头里。

  韩非一哆嗦,当即往寒冰王座下一跳,距离这女人远远的:“你嚣张个毛啊你嚣张?距离你们末法时代,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你还当自己是女王呢?我跟你讲,我对你已经够宽仁的了。否则,你信不信我把你扔虫窝里面去?雾草……”

  “唰!”

  却见那寒冰大剑骤然飞起,直接往韩非这边劈了过来。

  刚刚,韩非可是感受过这寒冰大剑的威力,他的体魄可不比极品灵器。这要是给劈上一下,估计一剑就能把自己给劈成两段。

  “王霸玄咒。”

  “附体。”

  当即,韩非顾不得那么多了。秘法加身,土肥圆和小金附体。

  之所以没让虾日天附体,自然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九星锁链绝对挡不住这寒冰大剑的威力。这玩意,要是给九星锁链劈断一根,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搞呢?

  “咦!传……说类契约灵兽?”

  此刻,韩非的速度,力量,防御几乎发挥到了极致。

  他没敢用万刀归宗。

  毕竟,极品灵器也来之不易,那都是实打实一件一件炼出来的,每一柄都价值不菲。被这寒冰大剑劈坏了,那就就亏大了。

  “铛铛铛~”

  也得亏任天飞曾经专门训练过韩非两个月,让他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此刻韩非才能每一次险之又险地避开这寒冰大剑,并不时地还能反击一下。

  那女人有些诧异:“倒是有些天赋异禀,竟堪比天骄。难道末法时代之后,人类重新崛起了吗?”

  :。: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