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702章 妖元(第五更,9500票加更,求票)

第702章 妖元(第五更,9500票加更,求票)

  鱼北疯了,水雾他可以抵挡,水刀他也可以提防,可是那无形毒烟他根本防不胜防。

  这不,身上的神兵战衣,虽然格挡住了那无尽水刀的席卷。但是,他却依然感觉到体内五脏翻滚,肚子疼痛欲爆……

  韩非站在祭台的台阶上,只往上跨了一步。

  上一次,走入海台阶的情形,还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所以,此刻韩非异常小心。

  甚至,他已经准备好暴露霸王的准备。

  但是,出奇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

  韩非一脚踩出盘龟阵,再踩出六灵甲,身后大章鱼眼睛正在盯着鱼北。无尽水,小爷我就不撤了,你就准备活活地上吐下泻,虚死吧!

  孟归一传音:“小心。”

  唐歌:“小心一点。”

  韩非竖起手掌摆了摆,三两步走上了祭台。

  地台上有阵法,看不懂。韩非没有走进去,只是在阵外,抬头往上看去。

  这巨大的人形虚影,长裙在飘舞,让韩非不禁心生摇曳。我要是跑到阵法中间,往上看去,岂不是风光尽览无遗?

  只是不知道,这雪神宫宫主有没有穿安全打底裤的习惯?

  不过,当韩非的目光,落在了女人虚影的眼睛上时,却赫然发现那双眼睛,竟然在盯着自己看。

  “卧槽!”

  韩非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现在,他对雪神宫这些人,是真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不好。”

  下一秒,韩非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有一股奇异的香气,仿佛就在自己身边,一点点钻入了自己的鼻子。

  韩非扭不动脑袋,但土肥圆的视野中,他发现有一片如瀑的青色头发,正耷拉在自己的肩头。

  “咯咯咯!”

  韩非深吸了口气。艰难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子,就看见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庞正笑看着自己。那脑袋的下巴,正抵着自己的肩膀。

  沁心的香味,就是从身边这女人身上发出来的,也有可能是从头发上散发出来的。

  忽的,韩非只觉得身体微微一紧。低头一看,却见有一双青葱如玉的双手,绕过了自己的腰间,抱在了自己的腰上。

  “咕嘟!”

  韩非咽了口唾沫,他感觉自己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韩非的嘴,微微咧开:“嗨!”

  韩非视野中,鱼北还在无尽水中挣扎。唐歌还在左突右冲,最远处弓月涵已然追云踏月,浮空而来。

  此时的韩非,一动都不敢动。为什么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女人?其他人都没有反应?

  这女人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就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

  关键是,这女人用下巴抵着自己的肩膀,自己为什么第一时间没有感觉到?

  “不对!”

  韩非忽然身体一颤:不科学啊!如果自己身后真的有一个人,那么土肥圆的视野应该被挡住了才对啊!为什么自己还能够清晰地看见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视野?

  韩非吸了口气:“你是谁?”

  那女子没有说话。韩非也没敢多问,只是感觉这女人的手和这女人的脸很冷,冷的跟冰块一样。

  过了许久。

  韩非耳边,忽然传出若有若无的声音:“你身为人类,为何有妖气呢?”

  韩非猛吸了口气:“我说,我曾经干掉一只半人鱼的时候,被她往体内灌注过妖气,你信不?”

  那仿佛来自于虚无中的声音,在韩非耳边轻轻叹息了一声:“如此强横的体魄,如此厚重的神魂。还有……雪之哀伤的气息,你见过那个女人了?”

  韩非悚然:“见过,那女人不是海妖吗?”

  韩非感觉到搂住自己的那双玉手,在缓缓往上,从小腹、到肚子、到胸口……

  韩非狂咽唾沫:“雪神宫已经沉没了无尽岁月。末法时代后,人来重新归来,你应该高兴才是。”

  那声音缥缈,如同从另一个时空飘了过来:“可我已经死了啊!”

  “嘶!”

  韩非当时,心里面只觉得有一万头铁头鱼在奔腾:你特么死了,我在跟谁讲话啊?

  你最多也就肉身死了,你灵魂不是还在么?

  韩非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那女人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脸上,冰寒刺骨。

  那极低的声音,飘忽着说道:“咦!你身上的,竟然不是妖气……我明白了,你竟然来自那里。”

  韩非无语:“姐姐,我就普通人啊!我肯定没妖气啊!”

  “咯咯……可怜的家伙,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呢。”

  韩非:“???”

  韩非无语:“姑娘,你是在跟我说话不?”

  韩非只感觉,自己脸上的那双手,悄然缩了回去,身侧的香味也在淡淡消散。

  许是风中,许是冥冥中,有声音传出:“罢了,想不到最后,竟要落在你的手里呢!也不知,是福是祸……”

  韩非连忙问道:“不是,姑娘,你说啥,我听不懂啊!你能不能解释清楚再走啊?”

  那声音轻轻一笑:“记住,路要慢慢走,慢慢地……记得来找我。我叫,冰雪初灵……”

  韩非无语:“等等,什么路要慢慢走啊?你都死了,我咋找你啊?喂!你还在不在?喂……信号不好了吗?喂……”

  韩非想张嘴,结果嘴张开了,一粒白色的小珠子,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忽然就钻进了自己的嘴里。

  然后,那珠子,顺着自己的嘴巴,进入喉咙,然后逸散成气流一般,飘飘忽忽钻进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韩非只觉得头皮发麻:什么东西啊?自己就跑进来了?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早就该知道祭台这种诡异的地方,不能随便上的!”

  丹田中,一枚种子,一只虫子,一只白色小球,已经三样东西了。

  其中,天灵解毒虫抱着种子。白色小球,却绕着种子,在缓缓地旋转。

  韩非只觉得浑身一哆嗦,身体好像解开了一层束缚一般。

  那一刻,韩非猛然回头,结果却什么都看不见。

  而此刻,唐歌还瞅了韩非一眼:“上面有没有危险?”

  韩非愣愣地看了唐歌一眼。不对,不对,刚才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唐歌就在现在那位置。那女人跟自己都聊半天了,唐歌怎么还在那位置?

  却见韩非当即抛出钓钩,直射唐歌。

  唐歌单手扣住钓钩,整个人豁然飞起,直接落在了祭台之上。

  而那鱼北已经趴在了地上,他在疯狂地呕吐,似乎已经肝肠寸断。

  但是,韩非并没有收了无尽水,因为这人定然是有不死印的。等到激发后,还得再杀一次,才能彻底将其击杀。

  而且,第二次击杀,也可能引出对方体内的垂死一击。那玩意可不简单!自己可不想再挡一次了,还是远距离干掉他吧!

  唐歌上了祭台,直接愣住:“怎么什么都没有?”

  韩非挠了挠头。我该怎么跟你说呢?难道说,我刚才被一女的摸过了吗?

  韩非:“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

  唐歌摇头:“没有啊!你刚才不是一直都站在这儿的么?”

  “嘶!”

  韩非暗暗咽了口唾沫。果然,唐歌他们果然看不见刚才那个女人。

  “冰雪初灵?找她?我特么找个鬼啊!”

  韩非不禁摇了摇头。先别去想这个事情,首要问题是干掉鱼北。

  弓月涵已经踏空而来,落下的第一句是:“这些雕像的力量似乎在变弱,不知道为什么……”

  韩非当即道:“灵气不够了呗!本来,这里就极度缺乏灵气,维持如此庞大一个阵法,调动如此多的雕像守卫,能一直战斗下去才怪呢。”

  在这方面,弓月涵没有什么发言权。实际上,就连孟归一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没人知道,韩非只是想找个借口而已。毕竟,在他看来,显然是机缘没了,大阵自然就衰退了。

  片刻后,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叶香香无语:“怎么什么都没有?我还以为,这台子上会有东西呢。”

  苏红叶:“所以,我们其实就是白白在这里跑了一圈。遇到了许多危险,却根本连半点机缘,都没遇见?”

  孟归一:“裂魂术定然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却没办法从那些老怪物手里获得。”

  陈傲辰:“我倒是有点收获。”

  众人纷纷看过去。

  却听陈傲辰道:“这一次打架打的颇爽,我感觉实力大进。回去,闭关一段时间,说不定能突破。”

  “切!”

  一群人无语,还以为你收获了什么呢。

  宁冬:“没意思,就这破地方,让我们陨落了11个人。”

  韩非连忙打断:“先把这货给弄死吧!这半人鱼快死了,不死印应该快用出来了。等再次弄死他,我们应当就可以出去了。”

  唐歌豁然一愣:“不死印?不好,快跑。”

  说完,唐歌一拉韩非,直接横冲出去。

  韩非:“咋了?”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跑,一脸懵逼,不知道什么情况。

  却听唐歌喝道:“这家伙被我斩过一次,不死印已经用了。”

  “嘶!”

  就在这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横扫而来。

  :。: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