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816章 用沧海书画画

第816章 用沧海书画画

  韩非这都来了两天了,跟这人吃了两顿饭,搭了一座两天都没搭成的房子。现在,这里还诡异地下起了雨,最后,还要跟你一起喝茶?

  韩非只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被教育了的感觉。

  韩非没说话,一路走向那青石边,坐在石凳上。

  随着他低头一看,发现那茶杯中,盛着的是一抹淡红色的茶水,色泽中透着一些明亮的光泽。

  韩非端起茶杯,举起来,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微微皱眉。这就是一杯普通的茶水,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什么高深之物。

  只听对面那人吹了吹热气,缓缓抬起头道:“修行一途,养心之道极为重要。不管修行时有多疯狂,总需要拿出时间来,慢慢体悟,慢慢回忆,消化曾经掌握的知识和力量。”

  这一次,韩非终于忍不住了,不禁开口道:“前辈,我为什么会到碎星狱第四层来?”

  那中年人继续吹了口热气,轻轻地喝了一口茶道:“不是你自己要来的么?”

  韩非心说:我也没想过我会来第四层啊!

  我也不知道,第四层是这样的啊!

  我更不知道,第四层里面有你这么一位大佬啊!

  韩非又问:“那前辈,你这是在教我么?”

  中年人浅浅笑道:“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为什么?”

  韩非充满了好奇。吃八尾金鲤,吃迷龙角,这种高大上东西的时候,寻常人能吃到的吗?

  他下意识地看向那边的厨房,心说:那吞海贝里,还有好几样生灵呢!自己一样可都没见过。要这么吃下去,韩非觉得自己啥都不用管,心无旁骛的情况下,最多一个月,就会直接提升到悬钓者巅峰中的巅峰,随时可以冲击潜钓者境界了。

  韩非不相信,有人会无条件地帮助自己。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自己原本是打算以功抵罪的,顺便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适当地修炼和学习。

  当然,还有的一层打算,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了解一下狱字令的用途……以及,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六门海星那里?为什么被自己给得到?

  此刻,韩非有了一丝猜测,但又不那么确定。

  只听这中年人微微一笑:“等你要出去的时候,再问。”

  韩非虽然好奇难耐,但还是压住了自己这颗躁动的心。对方既然说,让自己要出去的时候再问,至少可以确定,自己是可以出去的。

  而且,到时候,他会给出一个答案。

  喝完了茶,中年人将茶杯放下,淡淡道:“今天把房子盖起来吧!明天跟我一起,画图。”

  “啊?”

  韩非懵了一下:合着你不是在写字,而是在画图啊?

  韩非点了点头,忽然道:“前辈,这里,为什么还能下雨?”

  那中年人抬头看了一眼,缓缓道:“停!”

  韩非:“……”

  在韩非震惊的目光中,雨停了。他当时就懵了:这又是特么什么神操作?你龙王啊你?说下雨就下雨,说停就停的么?

  只听中年人淡淡道:“偶尔需要一场雨,来浇灌大地。”

  韩非:“……”

  “咕嘟!”

  韩非咽了口唾沫,得,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

  韩非花了一天时间,将他的小洋房给搭建了起来,包括屋子里面的床,和一些基本的家具。

  第二天。

  韩非于睡眠中,听到有笔墨书写的声音,他顿时间睁开眼睛,起床,走出门外。

  果然,韩非发现那中年人,已经站在青石前,开始落笔。

  那中年人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搬一张青石台面过来。”

  韩非闻言,二话不说,就搬了一张青石台过去。这一次,韩非才看清这中年人到底在画着些什么。

  让韩非讶异的是,他真的是在画画,此刻他画的是一条蛟龙。

  那蛟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而且点上了眼珠子,龙威扑面而来,就像是一条真的蛟龙被他封印到了这鱼皮上面一样。

  那中年人,每一次落笔,便是一根线条。韩非甚至可以看见,那线条上,有一抹淡淡的金光一闪而过。当笔落下的一瞬间,当线条出现的一瞬间,那线条仿佛活了过来,似乎他本就是蛟龙的一部分。

  只见那中年人落下了一笔,然后收住,轻轻一挥手,韩非的青石台上出现了笔和鱼皮,还有一只龙虾图。

  中年人淡淡道:“从临摹开始。”

  韩非吸了口气,拿起笔来。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想要画画,那都完全不是用素描俗法来形容的了。无论是感官,还是落笔细节,还是精神控制,力量掌控,可以轻松画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龙虾。

  韩非表情认真,笔尖有一丝极淡的灵气浮现。临摹那只龙虾图,第一笔落下,韩非忽然意识到,自己画错了。

  仅仅一笔,一个线条,他感觉到,自己的灵气线条,和那只龙虾上的线条有着极大的差距,没有神韵。

  韩非愣在这边,足足过了一刻钟,中年人才道:“先画完。”

  于是乎,碎星狱第四层出现了古怪的一幕。两个人站在石台前画画,若是张腾进来,一定会惊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韩非的龙虾,已经临摹到了一大半,已经画到了身躯。

  忽然间,韩非“咦”了一声。

  他看了眼中年人,又看了眼眼前的龙虾图,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鱼皮上浮现。

  “嘶!阵图?”

  韩非终于反应了过来:神特么画画?这只龙虾,竟然是一个阵。

  因为,韩非想起了《沧海书》,想起了那本自己一直都没有时间,修炼的巨大阵图。

  在《沧海书》上,每一根线条,几乎都相当于一个阵。他当然不知道,每一根线条都具体对应着什么阵?但是,他知道,那线条组合后,便是阵。

  线条,阵……

  线条,阵……

  韩非呢喃道:“线条本身也是阵,多个线条就是多个阵。那用线条画图,就是创造了复杂的连环阵。”

  “嘶!”

  想通了这一点,韩非心中如翻江倒海:自己好像学到了什么牛逼轰轰的阵法精髓……

  “静心。”

  中年人淡淡地提醒了一句。韩非立马回过神来,坚持着以原本的方式,将一只龙虾画完。这一整个过程,耗时两个时辰。

  当一整只龙虾画完之后,忽然间,韩非就看见一只巴掌大的小龙虾虚影浮现。只存在了一息时间,然后就湮灭了。

  韩非实在憋不住了,顿时问道:“前辈,这是,啥情况?”

  中年人依旧没有抬头,只是开口淡淡说道:“说明画的比较差,再画一张。”

  韩非那是一头雾水,但心中却惊骇万分:我特么都快变神笔马良了,还差?

  韩非心想,就我这渣渣水平,都能画出一个龙虾出来。那旁边这位,图上的那蛟龙,画出来会怎样?难道真的能画出一条蛟龙出来?

  韩非没多问。正好,之前自己画法错了,再画一张试试。

  这一次,韩非脑海中浮现了《沧海书》。他打算用沧海书的线条试试,看最终能画出什么东西来?

  当韩非再次动笔,用了一道沧海书上的线条,这一笔刚刚落下,就见旁边的中年人忽然抬起头来,朝韩非这边瞥了一眼。

  韩非立马也直起身子:“不对吗?”

  中年人浅浅一笑:“你继续。”

  韩非没有多想,再次落笔。这一次,他完全按照沧海书上的线条来画的。只用了一个时辰,一只龙虾就跃然于鱼皮之上。

  当最后一笔画完,顿时间,一股狂暴的力量凭空浮现。

  似有狂风起,有雷霆落,有海啸浪潮,有金戈剑鸣,还有纵横刀气……

  反正,那龙虾是没出来,恐怖的力量轰然间,向外席卷。

  “咔擦!”

  “嘭!”

  只是顷刻之间,韩非身前的青石台碎成了粉末。除了中年人手下的石台和他的屋子,千米之内,所有的东西全都被碾碎了,包括草地和韩非那花了三天时间盖起来的“小别野”。

  韩非傻眼了,呆在原地,手里捏着一只笔,傻不拉几的。

  那一刻,韩非欲哭无泪:我没干啥啊!我明明就是在画龙虾,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不过,韩非还是明显地注意到,不是这股力量席卷不到千米之外,而是被一种无形力量给控制在了千米之内。

  中年人缓缓放下手中的笔,看了韩非一眼:“每一根线条,代表一个阵,可阵不是乱用的。你落笔1245下,其中真正有效的阵只有47个。这些阵,类型不同,效果不同,有些力量相冲,有些相互抵消。真正起作用的,只有13个……”

  说着,中年人看了眼被韩非毁了的草地,不由得再道:“想要用那些阵,首先你得知道,这些阵是什么?代表着什么力量?”

  。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