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824章 悬天大瀑人物志(上)

第824章 悬天大瀑人物志(上)

  在扭曲丛林中,吃饱喝足之后,韩非跟唐歌单独聊了会儿。

  韩非并没有在这儿多作逗留,直接往悬天大瀑赶去。

  他和唐歌毕竟都已经长大了,走的路不一样,但只要是往前走就对了。

  唐歌叫住了韩非:“可以在悬天大瀑,多修炼一阵子。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基本上都已经突破到了潜钓者境界。”

  韩非微微点头,笑了笑道:“放心,我想突破潜钓者,也很快的。倒是你,七级灵脉的天赋,现在也才初级潜钓者,可得抓紧啊!”

  唐歌咧嘴,哈哈一笑道:“我还是很强的。啥时候,咱俩再切磋一下?”

  韩非摆了摆手道:“等下次,有任务的时候,总是会有机会的。”

  ……

  扭曲丛林距离悬天大瀑很近。只要出了丛林,就可以看见那高悬的山峰,以及峰间隐隐的云雾。所以说,老头隐居在此,也忒会选地方了……

  悬天大瀑,刚被发现的时候,瀑下白骨森森。

  此刻,这里俨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囚笼。

  一些刺头人员、限制出海人员、重大过失人员等乱七八糟的人,都在这旮旯地方。

  若论人数,悬天大瀑分为内外两层,合计住户得有300余舍。

  其中,内围住户38户,外围279户。

  而不管是内围住户还是外围住户,论实力,至少都是六星星衔以上的,甚至还有三户达到了八星星衔。

  七星星衔的,多达12人。

  这意味着,这里面,明面上的潜钓者级别住户就有15个。

  但实际上,潜钓者数量,远超这个数字。

  然而,只要在碎星岛的人,几乎都不会认为这里只有15名潜钓者级别的强者。比如王大帅,这家伙六星星衔,他是悬钓者吗?

  此刻,韩非落在了悬天大瀑的外围,他在思考:自己到底是要住外围,还是住内围?

  从理论,内外并无高地之差,住哪儿都可以。但直观上,韩非总觉得内围更危险。

  “要不,跟师兄一起住吧?”

  “也不好。如果能住偏一点就好了!要不然,天天跟王大帅见面,干嘛呢?天天斗地主、吃火锅?”

  韩非的视野中,大约隔着几百米,就能看见一座屋院。

  从韩非到了这里,就有几十道感知从自己的身上掠过。

  韩非也不在意,准备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自己动手盖房子。

  这不,刚走了没多远,韩非就看见有人举着一只大碗,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了门口,静静地看着他。这模样,跟乡下老农也没啥差别了。感情这些高手,都活到了一定的境界?

  有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顶上,嘴里咬着小鱼干,跟韩非打了个招呼。

  有人倚靠在自家的门框上,打量着韩非。

  韩非也是无语了:这些个人,有的越活越像老农,有的越活越像乡下小娃子……

  一连路过了数十家,韩非看见一人双手抓着两只匕首,淡淡地看着自己。

  当韩非路过的时候,那人忽然开口道:“闻蓉是我师妹。”

  韩非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向他:“哦?怎么?你要给她报仇?”

  那人嘴角一撇:“她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不过,有机会可以切磋一下?”

  韩非呵呵,干笑了一声:“等我有空的。”

  路过了这家,韩非又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飘逸纱衣的姑娘,正在修剪她院子里的花朵。

  那姑娘抬头一看,见韩非目光正瞧向自己这边,顿时抿着嘴角,微微抬了抬头:“如果你家里需要养点儿花草的话,可以来我这里,给你移植一点。”

  韩非看这个院子里,灵气浓郁得不像话。

  当即,韩非就知道:这姑娘,怕是一个厉害的聚灵师!她家门前,四周的花草,栽种得似乎别有规律。应该来说,此女还是一名阵法师。而喜欢花草的,就更可能是操控师。

  韩非不禁心惊,都特么人才啊!

  只是,这姑娘的阵法水平,应该没有自己好。当然了,比以前的自己好一点是肯定的。

  韩非还路过了一家。准确来说,那根本就不是家,那就是一块大石头。一个白衣青年坐在石头上面,膝盖上放了一柄剑。

  在这人周边300米内,到处都是剑痕,应当是一个剑修,连房子都懒得造的剑修。

  韩非大约走了一半的路程,忽然间,一道身影临空飞来。而且,对方还不是正着飞来的,是横着飞过来的。

  “duang……”

  那人轰然落地,砸在韩非位置的百米之外。

  “大帅师兄?”

  “铛!”

  一扇大青门轰然落地,又砸在了王大帅身边的两米外,砸得地面都在晃动。

  韩非感知一下扫过去,心说:到底是谁,居然能把王大帅给丢出来?

  只是……这感知一扫,韩非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女人。然而,那女人竟微微点了点。

  随即,韩非的感知,碎了。

  韩非:“???”

  韩非不禁想起:难道这就是大帅师兄,抢回来的媳妇?

  不能够啊!

  这种体型,这种力量,能把王大帅和大青门都丢飞出来,师兄他能抢得回来?

  当即,韩非就听见有人喊道:“大帅啊!你什么时候能硬气一点?这都多少次了?”

  有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大帅,这路你得修啊!你家那口子……算了,你得修路。”

  韩非身后,之前种花的那姑娘,探出脑袋来喊道:“大帅,我这里刚种的灵草,可以活血祛瘀,你要来点么?”

  王大帅听这声音后,顿时一个哆嗦,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是来接我小师弟的。”

  韩非无语:你就是这么来接我的?

  王大帅爬起身,扛起大青门,来到韩非身边,憨憨一笑:“不要见怪,不要见怪。你嫂子她外冷内热,刚才我们闹着玩呢?”

  韩非诡异地看了一眼王大帅:“师兄,是不是嫂子不太欢迎我啊?”

  王大帅当即摇头:“那不能够,绝不可能。主要,主要是……我今天跟悠野说了两句话。”

  韩非疑惑道:“悠野是谁?”

  王大帅的眼神,偷偷往韩非身后瞟了一眼,立刻就收了回来。

  韩非顿时回头看去,发现那养花的姑娘,还冲着俩人微笑了一下。

  韩非顿时就明白了王大帅为什么会被丢出来了?

  身后这位姑娘,人家长的确实俊俏,还温柔内敛。可是,想起王大帅的媳妇,韩非不由得一阵哆嗦。

  韩非不禁在王大帅的胳膊上,拍了拍,说道:“师兄,你要多保重。”

  王大帅憨憨一笑:“不妨事,不妨事。以后,你就住在悬天大瀑下了。这里的人,你总得认识一下。我带你溜一圈?”

  韩非点头:“好啊!”

  王大帅低声道:“其实啊,悬天大瀑这里的人都是顶好的,根本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不堪……”

  韩非当时就呵呵了……

  好个鸡儿?我一路过来,又不是没看见……我就感觉,这里的气氛很不正常!

  只听王大帅道:“但是呢……有几个怪人,我得跟你提前说说。不过,你要记住!他们只是怪,不是坏。”

  韩非眨了眨眼,看向王大帅:能让你说出来怪的,只怕没啥好人吧?

  王大帅指了指韩非来时的路,笑道:“刚刚,悠野你见过了,她喜欢养花。但你要记住,除非她自己移植给你,否则你千万别动她的花。”

  韩非顿时好奇道:“怎么说?”

  王大帅唏嘘道:“本来,还有一个人住在她家隔壁。就因为早上吃早饭跟她聊天,随手摘了她家一朵花,被她用幽灵藤挂在了悬天大瀑下,冲了三天三夜。”

  “嘶!”

  韩非瞅了瞅那高高的大瀑布,咽了口唾沫,心说:那姑娘,我看着挺好的啊!和和气气的,笑得还很温柔。

  王大帅又指了指那坐在石头上,修炼的剑修道:“你就叫他无名,就可以了。”

  “无名?他会剑二十三不?”

  忽然间,一道声音飘了过来:“剑二十三?听起来,似乎是个很强的剑技?”

  韩非当即回头,冲那块大石头笑道:“啊!没有,没有,就是寻常的剑技。”

  无名一听是寻常剑技,顿时就没了回应。

  王大帅笑道:“不用太在意。咱们聊咱们的,你不要挨近无名身边300米就可以。”

  韩非疑惑:“为什么?”

  王大帅笑道:“你要挑战他的话,可以进去试试。”

  王大帅又道:“进来的时候,你有看见一个蹲在门口吃饭的家伙么?”

  韩非点头。

  王大帅道:“他叫岳十二,脾气很好,是咱们悬天大瀑唯一一个老好人……”

  王大帅话没说完,各种声音就飘了过来。

  “王大帅,你这话,讲的过分了吧?”

  “王大帅,平时我为难你了还是怎么滴?”

  “大帅,你这是出口伤人啊!”

  “大帅哥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韩非怪异地看着王大帅,心说:师兄,你回去又要挨打了!嫂子估计也听见了。

  随后。

  王大帅继续介绍了一下几个最典型的。

  “躺在房顶上看天的那家伙,叫宁京尧,刀修。”

  “刚刚叫大帅哥哥的那姑娘,叫离落落。人送外号:百变魔童。”

  “倚在门口的那位,叫杜江流,野蛮战魂师。”

  片刻后,王大帅笑道:“你住内围还是外围?如果住外围,那么内围回头再给你介绍。要住内围的话,咱现在就过去溜达溜达。”

  韩非想了一下:“我要住偏僻一点的,安静一点的。对了,潭里有鱼么?”

  忽然间,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王大帅讶异道:“你要去潭里钓鱼?”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